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1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1-29 点击数:255次 字数:

18

 

1950年,方虎山为完成攻下开城的使命,悄悄修好了京义线在三八线段被破坏的铁轨。625进攻发起后,他用一个团从正面攻击牵制韩112团,另一个团坐火车直插开城车站,据守开城的韩12团在前后夹击下只跑出2个连。

711以后,方虎山的六师在美情报部门的视野中消失了,它象幽灵一样挺进到釜山附近,遗憾的是,它没有全力向美军的补给中心——釜山进军。

也许是担心遭到埋伏,也许是为了找寻给养,花了几天宝贵时间占领了一路上的所有港口,从而丧失了最有可能赶走美军的一个机会。

723,美军发现了六师,美24师被派来堵截。

727,六师在河东关伏击了美293营,美军被打死500多人,被俘100余人,5个连长只有1个生还。

82,美2527团赶来增援,六师14团损失很大,但人民军仍攻下了晋州。

为夺回晋州,解除人民军对美韩后勤基地釜山的威胁,美军集中24000人(25师、海军陆战旅、第5加强团)、101辆坦克、2个战斗轰炸机中队,于87,向六师(7500人)进攻。

813,美军败下阵来,方虎山用伏击和袭扰打得美国人狼狈不堪。

特别是812的凤岩里之战,第5加强团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从此,美国人把这里叫做“流血之谷”。

915的仁川登陆彻底毁灭了人民军统一祖国的梦想,为了避免被切断后路,人民军开始撤退,方虎山的师团在最南方,撤退机会最为渺茫,为此,他精心地设计了后退计划:

在师团主力的退路,晋州——山清——咸阳公路上,采取了后退行动所必要的各种阻止追击的手段,如布设地雷场,破坏桥梁,小部队的迟滞行动等。

这些阻滞行动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例如使美25师直到928才占领晋州。

但是对那些由侦察、坦克、工程、迫击炮分队以及战术航空控制组构成的快速追击分遣队影响不太明显,因为他们可以随时召唤飞机压制沿途阻击的小分队,推进速度很快。

沿着晋州—山清—咸阳—全州公路向大田北上的主力眼看要被追上了,方虎山便命令把重火器类隐藏到山清的山中,带着中迫击炮以下的轻装备,改变路线,摸索着沿小白山脉中的小路前进,30日夜抵达金泉西侧的京釜公路。

在这里集中起23千名败兵,于101夜,利用秋风岭之险以假地雷和反坦克火箭筒切断京釜公路达10小时之久,并且在此期间突破了“联合国军”的封锁线;

另外有2千人逃进智异山开展游击战。可以说由于方虎山的机智果断和英勇战斗的后卫,第6 师成功地在联军的围捕中逃出生天。

方虎山率领着2000名部下在敌后打了两个月的游击,终于同前来寻找他们的中朝联合支队会师,奉命撤到中朝边境休整。

朝鲜领导人对方虎山的指挥非常满意,当他还在打游击时,就因为"为祖国的统一、自由和独立,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武装侵略,在正义的祖国解放战争中发挥了勇敢性及立下英雄伟大功勋",于19501115,被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共和国"双重英雄"称号,同时授予国旗勋章第一级和第二次金星纪念章,这也是朝鲜的第一个双重共和国英雄。

回到后方不久,方虎山就被任命为这年10月初成立的第5军团(辖第347942师)的中将军团长。

不过这个军团只是个空架子,因为下辖的5个师中有4个还在敌后作战或在后方整编,仅有的第42师又基本上由新兵组成。

到了第二次战役结束后,由于在敌后游击的大量成建制的老部队归来,这种情况才得到了好转,军团重新编为第67133243师,不过编制严重不足,总兵力只有14300人,基本上等同于原来的一个师。

在经过短时间的休整后,12月,人民军的第25师在东线参加了第三次战役,方虎山兼任前敌指挥官,统一指挥这两个军团由杨口、麟蹄之间突破,向洪川方向攻击,以配合志愿军左纵队(志愿军第4266军并加强炮兵第44团)围歼韩国第7师。

按照金雄司令官制订的预定计划,第2军团于1222在杨口西南方突破了敌人凭借昭阳江修筑的防线,插入东线敌军的后方;而方虎山则指挥第5军团在县里南乡突破了敌人的防线,并向西南方纵深迂回,1230进至阳德院里(洪川西南10公里),从敌后对中线敌军的防线加以威胁。

联军以春川—原州道路为中心的中线,以惊人的速度被突破了。

3师首当其冲,被打得溃不成军,紧急调来封闭突破口的韩7师也被从春川以北溃败下来的韩5师和韩8师冲乱。

这时,已经潜入后方的人民军第2军团切断了韩国第2军团和第3军团的退路和补给线,伏击其增援部队,这样,中线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第5军团乘虚而入,力图把联军分割成东西两个部分。

新任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将军立即命令美第10军(美第2师、第7师),确保杨平—洪川一线的阵地。

并解散了已经崩溃的韩国第2军团,其所属各师(第2师、第5师和第8师)归美第10军军长指挥。

美第10军在在左翼美第9军的配合下,占领了北纬37度线阵地。

但韩国第3军(第79师)却在原州以北遭到了包围,美第2师赶去增援,但却遭到了人民军第2军团的进攻,于18放弃原州。

110,人民军3个师逼近原州东南32公里的堤川,其一部正在向堤川东南30公里的丹阳进击。

111,李奇微将军下决心起用作为集团军唯一的预备队在马山地区整编的第1陆战师,阻止正在南下的人民军;他自己则指挥第10军,对人民军的突破口的翼侧进行反击。

进攻开始以来,人民军连续作战,消耗很大,而且西线的志愿军在18就结束了攻势,东线人民军孤掌难鸣,眼见联军的反击兵力越来越多,前线司令部终于下定决心于15日结束了进攻。

8集团军为了不给中朝军队以重新编组的时间,为了使逐渐激烈的水原正面的进攻能够顺利地进行,于131命令美第10军进行大规模的战斗侦察。

一路上抵抗极其微弱,美国人形容这是"万物都在沉睡的雪的战场"

人民军的主力到哪里去了呢?

与西线得不到补充的志愿军不同,东线人民军在第三次战役结束后,由于第3军团的到来,力量反而更加强大,而在战役中损失的部队,也可以用教育后编入的韩国战俘来补充。

为了尽量引诱联军深入,以给予其歼灭性打击,人民军把主力集结到洪川(洪川位于连接汉城——南汉山桥头阵地——杨平——江陵的要道的中央,是通往春川的关口)周围,进行休整,守株待兔;而志愿军的第394066军主力也从西线迅速向洪川开来。

当美国人正在为捕捉不到中朝军队的主力而懊恼时,211夜里,中朝军队沿着洪川-横城-原州的轴线,发动了攻势。

第一线的韩国各师全被打垮,美国公开史料记述这一情况说:"联合国部队土崩瓦解,建制全被打乱了,纷纷企图逃向南方,但道路被切断了,战斗越来越激烈,尸体越来越多。"

仅韩军俘虏就超过了7500人。

这次攻势的主角是中国志愿军,即使在人民军方面,方虎山的第5军团也只承担了配角的角色。

他的部队虽然迂回过原州,进至堤川以北,是突破距离最远的,但是在堤川被美7师和韩3军的残部挡住了,没有达成切断联军后路的战略目标,这主要是补给缺乏、部队过于疲乏和实力不足的关系,都是无法抗拒的客观因素。

志愿军在砥平里战败后,方虎山也奉命率部北撤,并节节抗击,迟滞进攻,直到331再次退到三八线以北。

当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攻势开始时,东线人民军担任牵制任务,向麟蹄和车坪里地区的敌人进行了佯攻。

他们从瑞和里以南地区开始,在夜间从正面和两侧冲破敌军坚固的防线,深入敌后,切断了车坪里—麟蹄公路和麟蹄—县里公路,在车坪里和麟蹄地区歼灭了敌人。

423日起,给韩国军队3个团以歼灭性打击。

当联军反攻时,又节节抗击,再次退到他们出发前的地方。

5月中旬发动的第二阶段攻势以东线为主,方虎山奉命率部直插敌纵深,确保主力围歼县里地区的韩军第3军团(军团司令部设在下珍富里)。

朝鲜公开史料这样介绍这次穿插:

"人民军部分联合部队,击溃敌人顽强的抵抗,接连突破敌人防线,攻向寒溪岭西方1082高地和加里峰(1519)方面,从正面和左翼进攻县里地区。到达县里东部地区的朝鲜人民军另一支部队也发起了攻势,仅在16日一天,向南推进了25公里,在镇东里和芳台山一线切断了县里地区敌军的退路。"

事实正是如此,县里地区是以东部的香炉、雪岳、五台山脉形成的峡谷地带,山高达6001500,坡度达60度,地势险要,韩3师的师部就设在县里。

方虎山用两个师攻击加里峰的韩3师第22团,吸引敌人的注意力;

主力部队则翻越崇山峻岭进行穿插,于17日中午以前占领了县里东南的镇东里和芳台山(1436)诸要点,切断了东南退路,与击败韩9师的抵抗、进至县里以南的志愿军20军对韩3军团的两个师形成了合围。

18日,韩3军团开始突围,但在路上遭到小规模袭击后,整个部队都发生混乱,还未下达毁装命令,士兵们就将车辆内胎放气或放火烧毁,并无秩序地分散逃跑。

韩国战史称:

"哪是作战,纯粹是溃退的洋相......营长们掌握不了自己的部队,大部分指挥官均拿掉军衔等一切标志,部队分成三三五五各自行动,......再也不见昔日那种威武堂堂的阵容"

20军由西向东、第5军团由东向西,对其两面夹击,将两个韩国师打散,歼灭4000余人,缴获了全部重型装备。

两军会师后,又分数路共同进山搜剿分散进入深山的韩军,又俘虏1000余人,接着乘胜追击敌人,推进65公里,于520到达了下珍富里,但美国第3师和韩8师已经赶来增援,堵塞了战役缺口,于是,在21日结束了第二阶段作战。

根据韩国资料,突围的韩军为第3727人、第91323人。

逃进深山中的韩军官兵直到战役结束后很久才陆续归来,最长的为一个月之后。

但归建后的第3军团也不过8200人,而战前有23000人,与中朝军队歼敌数字相差如此之大,看来许多韩军士兵都直接跑回家了。

县里歼灭战,是方虎山指挥的最后一次运动中的歼灭战,虽然在朝鲜战争中并不著名,但却给韩国人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因为它使得韩第3军团在526被美国人取消了建制,韩国只剩下一个军团了(第1军团);第3师师长金钟五准将也因为追究战败的责任被解职,这位后来高升为韩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陆军参谋总长的韩国名将,终生将此战视为奇耻大辱。

借着和平谈判的短暂间隙,人民军的一线军团进行了整编,主要目的是保证每个师都有比较完整的编制,因此削减了一些师,把人员补充到其他师中。

5军团的原有5个师减为3个,分别是第6(师长洪林)、第12(师长崔忠国)、第32师(师长金大洪),平均每个师增加到7000人左右。

美国人也没有闲着,为了确保不败,求得休战后更为有利的阵地线,韩第1军对丁字峰、美第10军对血染岭和昭阳江东岸地区分别自818日起一齐开始了攻击。

这就是所谓夏季攻势的前期作战,作战的直接目的是攻占昭阳江东岸至南江南岸地区使东部战线进至更为坚固的一线,同时夺取大愚山西侧高地造成对"亥安盆地"(朝鲜东部太白山的一块环状低凹地,人民军在凹地的东、西、北三面都占据了居高临下的阵地,可以俯瞰联军的阵地和部队移动,并引导炮兵射击)的包围态势,以便予定于9月间进行的攻取"亥安盆地"的作战容易进行。

方虎山最初面对的主要敌人是在比雅里西南方983高地和773高地进攻的韩第5师第36团(临时配属美2师)。

983高地位于大愚山(1179高地)和白石山(1142高地)之间的一座孤立小山,居高临下可以俯瞰沿水入川和西川北上的两条公路。

虽然并不特别高,但人民军设在这里的观测哨不断引导激烈的炮火倾泻在占领了杜密岭(788高地)东西高地线的美军第2师的头上。

从这座山上不仅能控制通往杨口和麟蹄的补给道路,而且能看到占领了山谷内的炮兵阵地和指挥所,多次予以准确的炮击。

为此,新任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上将对第10军军长的克洛威斯·E·巴亚斯少将作过如下的指示:

"为了掩护堪萨斯线,增大防御纵深,必须夺取983高地。另外为了完成对‘亥安盆地'的大包围,和威胁文登里以扰乱敌人的后方,也必须夺取成为其门户的这个高地。虽然敌人的阵地可能很坚固,但只要是集中炮兵予以打击,就不会有多少困难了。"

8186时,约200门火炮和迫击炮一齐开始了攻击准备射击。

虽然由于当时正在下雨而中止了空军支援,但因拉夫纳师长规定的是"在这次攻击中弹药没有限制"这样的方针,所以炮击用"非常激烈"这样一个词就可说清了。

目标高地和人民军的炮兵和迫击炮阵地完全被爆炸的烟尘所覆盖,使人感觉好像一个活人也没有了。

在这9天的战斗中所消耗的弹药仅炮弹就约有36万发,相当1门炮发射了2860发(平均一门炮1320发)。

这就是所谓的范弗里特弹药量。

630分,越过了攻击开始线的两支主攻部队,在难以想象的猛烈炮火掩护下开始前进,但被到处密布的地雷所阻,攻击没有进展。

地雷不仅是埋设在阵地的前面,不管是不是接近的通路到处都埋着地雷。

因此进攻983高地的第3营,在这一天中和地雷战斗到了晚上,没有进到突击距离。

进攻940773高地的第2营,也是同样的情况。

第一天的攻击一点也没有进展。

这是因为人民军在运用地雷战术上从原来的在阵地前呈带状埋设的形式前进了一步,改变为大纵深不规则埋设地雷区的原因。

19日,36团继续进攻,第2营第5连攻击773高地,第6连攻击940高地。

这两个连迫近到敌前4050处,曾几次要求突击支援射击,几次寻求突击的机会。

但是人民军每次都几乎在炮击停止的同时张开手榴弹的弹幕,并加以斜射和侧射,因此终于在没能找到突击的时机之中迎来了夜幕的降临。

这两个连都损失了约为三分之二的官兵,到傍晚时都变成只有40人左右的连了。

方虎山在洛东江血战时曾经亲身领教过美国的火力优势,所以这次他把阵地都构筑在接近山顶的反斜面上,而在正斜面上只构筑假阵地和警戒阵地。

挨近山顶的阵地由深深的交通壕和掩体组成,多为横穴式的能抗轻炮和中炮的工事。

而且特别精心构筑的是在反斜面山腰的工事,这几乎就是洞窟,可以承受任何炸弹和炮弹的工事。

人民军在受到集中炮击时,在掩蔽部里待机。

当炮击停止的同时就进到射击线上开始投掷手榴弹和机枪射击,所以怎么炮击也收不到压制的效果。

202时,第5连攻下了773高地。

940高地没能夺取。第6连用各种手段进行了突击,但人民军连一步也没有后退。

全连在21日拂晓时只剩下20多人了。

于是第2营长赵始衡中校于2118时把第67连合并起来,与增援的第1连进行了"在战史上也很少有类似先例的凄惨白刃突击"

接着又投入了第1营的主力。经过约1小时的近战格斗,终于夺取了940高地。

韩国人逐渐掌握了攻击的诀窍:

他们在迫近到突击距离时,一边大声喊叫一边急速射击。

这样使人民军误认为是突击开始了,于是开始投掷手榴弹和进行交叉射击。

在这样反复射击当中,摸清了对方火力的死角,并在930分利用这个死角进行突击,夺取了该阵地的一角,全营以这一角作为突破口来扩大战果,终于在22日的1150分夺取了983高地。

但是战斗还没有完,人民军虽然放弃了正面易受敌炮兵攻击的阵地,却与韩军在983773高地的反斜面上展开了一场短兵相接的血战,几天下来,好像山顶都被鲜血染红了。

在这里看到这种凄惨激烈战况的美军记者不由得喊出了"BloodyRidge(血染岭),因此以后就给它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827,韩国人坚持不住了,不久各个山顶几乎又被人民军占领。

拉夫纳师长派美军第9团的一部进行了增援,但人民军固守已夺回来的山顶,寸土不让。

而韩国某些作战单位的的士气低落还严重影响了美军的情绪,拉夫纳终于对韩国人失去了信心,决心彻底换马,由美军第9团(林奇上校)接替韩36团攻击血染岭,该团83191从正面进行了攻击,仍然没有成功。

该团的攻击和韩第36团的攻击采用相同的方法,因此遇到了几乎相同的经过和失败。

无论怎样炮击,人民军躲在反斜面的坑道内,在美军将要突然进到山顶阵地时,突然予以猛烈射击,因此每次都遭到重大损失。

虽然几次改变攻击方法,但还是被潜藏在反斜面深深的堑壕中投掷手榴弹的人民军士兵所击退。

为了阻止人民军士兵进入山顶阵地,压制投掷手榴弹的士兵,使用飞机支援攻击了反斜面阵地,但是,人民军修筑的坑道四通八达,仅摧毁一段也无法阻止其在山顶上的机动,上次换掉韩国人的拉夫纳这次也让他的上司不耐烦了,汤姆斯·E·戴夏佐准将取代了他的位置。

巴亚斯军长和戴夏佐仔细研究以后,决定以3个团全力进行攻击,以第38团进到大愚山西麓的比雅里附近,以第23团进到水入川河谷,和第9团的正面攻击相呼应进行包围攻击。

该师于94再次发起进攻,5日很顺利地夺取了整个高地。

这是由于夺取了大愚山西麓的868高地和705高地的第38团和进到血染岭西北侧的第23团压制了血染岭北斜面的结果。

在从81895攻击血染岭的3周时间内,联合国军所受的损失实际是战死326人,负伤2032人,失踪414人,共计2772人。

在长达200公里的战线上夺取一个不过像个瘤子似的4平方公里的小山包,就需用3个星期的时间,近3000人的损失和36万发炮弹。

与美2师血战近一月的是第5军团的第12师一部,他们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进行了防御。

据朝鲜公开史料记载:"当时遇到了30多年来从未曾有过的洪水暴涨,我军不得不在雨水齐腰深的堑壕和隐蔽壕中坚持战斗,打退敌人的疯狂进攻。

战场上的所有山沟洪水泛滥,山间小溪都变成了宽有50的大河。

因而前沿阵地部队的行动受到限制,供应弹药,粮食和其他物资的道路被切断。

并且,前沿阵地的战斗部队和上级指挥部的通信联络也有了困难。

......我军各级指挥机关和后勤部队的指战员们,节约口粮,送给守卫在高地上的英雄战士们。

在洪水泛滥的山沟,战士们就用铁索和麻绳架设索道,搬运弹药和粮食。

但是,公路和桥梁都被洪水冲坏,加上敌人对前沿阵地的炮击和轰炸更加加强,因此对前沿阵地的兵力增援、弹药和粮食的供应都遭到阻碍,并且一天也要击退敌人十多次攻击的我军阵地的物资消耗又很多,所以常常缺乏粮弹,有的分队还没有充分准备好弹药,就投入了下一次战斗"

在这样的非人环境下,虽然血染岭最终放弃,就其给敌人的巨大杀伤来说,战斗不能说是失败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1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