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1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1-25 点击数:278次 字数:

17

 

一提到国际形势,江青立刻来了精神。

新中国成立之初面临最大的威胁是“外国侵略”。说白了就是美国佬已经侵略了朝鲜,将战火烧到了中国的家门口——鸭绿江边。

江青搬出了好几本笔记,上面密密麻麻地记载着好些数据和一些我看不懂的符号。

朝鲜战争原是朝鲜半岛上的朝韩之间的民族内战,后美、苏、中国等分别支持朝韩双方的多个国家不同程度地卷入这场战争。

1950625,朝鲜得到苏联默许不宣而战入侵韩国,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爆发。

77,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御朝鲜的进攻。

8月中旬,朝鲜人民军将韩军驱至釜山一隅,攻占了韩国90%的土地。

915,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法国、土耳其、泰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南非、卢森堡)在仁川登陆,开始大规模反攻。

1025,中国人民志愿军应朝鲜请求赴朝,与朝鲜并肩作战,战事陷入胶着状态。

1951710,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方面与联合国军的美国代表开始停战谈判,经过多次谈判后,终于在1953727签署《朝鲜停战协定》。

“朝鲜战争”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有不同的名称:

中国大陆称之为“朝鲜战争”,对其中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参与部分称为“抗美援朝战争”。

朝鲜称其为“朝鲜祖国解放战争”。

韩国称其为“韩国战争”或“六二五事变”。

美国称其为韩战(KoreanWar)或韩国冲突(KoreanConflict)。此外,由于此次战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越南战争之间发生而不被重视,在美国亦将其称为“被遗忘的战争”(TheForgottenWar)。

香港、台湾等地经常称之为“韩战”。日本称之为“朝鲜战争”或“朝鲜动乱”。

中国派志愿军支持朝鲜。

美国以及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法国、土耳其、泰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南非、卢森堡共16个国家根据联合国第84号决议参战;

苏联也秘密派遣了小规模航空兵部队与高炮部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防空作战。

朝鲜人民军19482月起精心准备建立起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军队。

武器装备:

苏联向朝鲜人民军提供了以T-34坦克为代表的大量现代化武器装备。

人员培训和配备:

1946年起苏联就培训了几千名朝鲜军官,每个师还配备了约15名苏军顾问。

值得一提的是19492月金日成命朴一禹(长期参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活动)赴刚刚和平解放的北京找毛泽东“借”原被称为“朝鲜义勇军”的两个解放军朝鲜族师(164166师)。

获得毛泽东首肯后,大批曾在中国东北与关内参加过中国抗日战争与内战、有丰富实战经验的朝鲜族官兵被充实到朝鲜军队中,这其中就包括令美军闻风丧胆的方虎山将军。

方虎山(1916—?),朝鲜军事家、战术家。

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朝鲜独立同盟、朝鲜劳动党。

早期经历不详,九一八事变后加入东北抗日游击队,后赴苏联留学,1939年来到延安。

1945年赴东北参加对日反攻和解放战争,1949年率部奔赴朝鲜。

朝鲜战争期间,曾率其部横扫朝鲜半岛,打到朝鲜最南端的全州。

朝鲜战争结束后,被金日成打成反革命批斗,后含冤致死。

19366月,由于日本已经占领整个东北,又开始向华北进犯。

中共满洲省委感到培养和训练东北的抗日游击干部非常迫切,由于方虎山是朝鲜人,鉴于东北有大量的朝鲜侨民,东北抗日斗争的领导人和指战员也有很大部分是朝鲜族人,让他到东北去是比较合适的,于是,他被省委派往苏联的莫斯科学习。

1937年初,方虎山到达莫斯科,这座城市在他们这一代人的心目中,是胜利的象征,是革命的灯塔,无疑,此刻他的心情是十分激动的,同时,对未来的一切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革命者为了从事地下工作和保密,往往使用化名,而且大多数人不止一个化名,这也是资料难以寻找的原因之一。

方虎山在当时的化名是李天夫(其实,方虎山这个名字未必是他的真名),他被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团安排进入东方劳动大学。

朝鲜班的宿舍是第十二号楼,班里有从东北和朝鲜来的学院二十多名,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李林(后任朝鲜人民军干部部长)、李权武(后任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朱德海、朱春吉(后任朝鲜独立同盟执行委员)、金一(后任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第一副主席)等。

学员大多来自抗日前线,毕业后再回到前线去,所以,每个学员的来历和今后的去向都是保密的,学员之间也不准随便谈论这些。

当时,学校的名称已经改为“东方殖民地半殖民地利益研究院”,院下设八个分校,有中、日、朝、菲、越以及中东的一些国家的班。

在五一节后,朝鲜班和八号楼的中国班都搬到莫斯科郊外六、七十公里的古契诺镇(这里有个叫切奥尔那亚的小站,列夫·托尔斯泰的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的女主人公就在这里卧轨自尽的,给人的感觉是阴森又寂静)。

他们住的院子说是学校,却没挂牌子,警戒很严,老百姓也不知道院子里的东方人是干什么的。

学校的四周,除了东边的湖泊就是大森林,据说,南斯拉夫领导人铁托在这里学习时,就住在这里。

朝鲜班的学习课程有联共党史、世界革命运动史(着重讲朝鲜革命史)、政治经济学、社会发展史,军事课程主要是游击战术课,着重学一个士兵的作战战术及各级指挥员(团级为止)的指挥战术。

教员有德国人、朝鲜人、中国人、苏联人,大名鼎鼎的李立三是中国革命运动史的教员,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团的副团长康生也在学校讲过课。

入秋以后,军事理论课程结束,开始上军事实习课。

实习内容繁多,从夜行军、绘制战地实用地图起一直到进攻战术和防御战术样样都有,无疑,这些系统的军事学习对方虎山以后的军事生涯是有很大助益的,另一方面,苏联教条式的教学方法和实习内容也对他有着消极的影响。

到了1938年夏,为期一年半的课程全部结束,可上级迟迟不下达回国的指令。

原来,由于全面抗战爆发后的新形势和各个抗日战场的干部需要,中央决定将在苏联学习的东北抗日干部调到关内的抗日前线,而这与领导东北抗日斗争的王明产生了矛盾,王明利用自己坐镇莫斯科的便利,拖延让这批干部回关内,双方打了无数的笔墨官司。

最终,双方达成妥协,部分学员去东北,部分学员回关内。

19393月,方虎山和其他九名学员一起,在莫斯科坐火车到了哈萨克加盟共和国首都阿拉木图,然后坐汽车进入新疆伊犁境内。

这时候,虽然是国共合作时期,但国民党军政机关仍然对从苏联过来的中共人员严密监视,前几批回国的人有不少被逮捕,所以上级指示方虎山他们要秘密行动。

于是,方虎山等一起被送到了新疆边防督办盛世才管辖的特别招待所里,等候开往兰州的苏联飞机。

因为他们要乘坐的是顺便搭客的运输机,没有准确时间,只好等待苏联驻迪化(今乌鲁木齐)领事馆方面的通知。

可方虎山万万没有想到一住下就是好几个月。

原来中央考虑到王德林、李杜的东北抗日武装从苏联境内绕道进驻新疆后,将方虎山他们这一批和前几批回国的东北籍干部,派进这两支队伍里去做工作。

不料,这两支抗日军进驻新疆后情况有变,国民党政府和盛世才百般阻挠王、李二人到新疆领军,并以训政为名,在队伍中安插特务。

这样,方虎山和同行的同志们在特别招待所里住了整整半年。

有一天,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郑英(女),以中学教员的公开身份到迪化,带领方虎山他们搭乘了苏联运输机。

每当天黑,飞机停下来以后,飞行员就会锁上门,而因为是秘密行动,方虎山他们不能出机舱,不得不在漆黑的底舱里吃几块面包充饥。

飞机速度很慢,遇到恶劣天气又要停飞,加上途中的其他各种原因,总共飞了七天,才到了兰州。

方虎山他们下飞机后,先隐蔽到苏联驻兰州代表团住处。

兰州的国民党监视更严,军警和特务暗地里到处密捕共产党员。

幸亏郑英在兰州的公开身份是谢觉哉的女儿,活动自由。

她将方虎山和其他同志分别装扮成谢觉哉的侄子、外甥等亲戚,坐马车到了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大门口,然后迅速下车跑进了办事处,这样就到了“根据地”。

办事处给他们发八路军的军服和符号,每个人都起了假名字,又根据各人的年龄,每人安上适当的军衔和官职,从少尉到少校不等,还给汉语说得不太纯熟的朱德海专门配了个副官,遇到盘查时,就由副官去周旋应付。

当时,从兰州到西安这段路上国民党的警戒特别严,危险也最多。

方虎山和同行的同志们化装成八路军军官,由郑英带路,顺利到达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再直接向延安出发,九月底,他们终于到达延安。

不久,方虎山他们都被分配到抗日军政大学干部训练队东北干部训练班里学习,这是因为中央东北工作委员会决定训练一批熟悉东北情况的干部,派往东北开辟工作(要早怎么想,不就犯不着和王明吵半年架耽误时间了嘛),班里大部分学员都是东北人或是河北、热河一带的人。

入冬,当方虎山就要毕业的时候,东北的形势发生了变化,抗日联军大部覆灭,地下组织也遭受严重破坏,此时前往东北不仅危险,而且困难。于是中央解散了“东干班”,八路军总政治部把学员们分配到延安地区的各个作战部队里。

没有找到方虎山到底被分配到哪支八路军部队的资料,只知道当时正值国民党封锁整个陕甘宁边区,政府和军队吃穿面临极大的困难,部队都忙于大生产运动,挖窑洞,开荒种地,喂猪养牛,方虎山作为八路军的连级干部,也不会例外,当时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生产。

1942年初,方虎山根据上级的指示,到延安海外研究班学习。

研究班是中共中央海外委员会的所属机构,海外委员会书记由朱德兼任,日本共产党负责人冈野进、菲律宾共产党负责人林仲等六人为委员。

研究班的三十多名学员按照国籍分成朝鲜、缅甸、泰国和华侨等小组。

方虎山等朝鲜组成员着重研究朝鲜革命问题。

他们在工作之余,还要搞农业、纺毛线、编筐、养羊,并合计制造了一个纺纱器。

19458月下旬,方虎山等人编入朝鲜义勇军延安部队,奔赴东北。

11月初到达奉天(今沈阳)。

19451110,朝鲜义勇军在奉天西塔附近的一个操场上召开全体军人大会,武亭司令员说,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决定派少数的领导干部先去朝鲜,大部分指战员留在东北;他还号召全体部队立即深入东北各地,广泛发动在满朝鲜人,扩大义勇军,为中国解放和朝鲜解放做准备。

接着,宣布把全军暂分成三个支队,第一支队留在南满,负责扩建第二支队;第三支队赴北满,负责扩建第四支队;第五支队赴东满,负责扩建第六支队(后来第五支队路过吉林时,留下部分干部建立了第七支队),方虎山任第一支队政委兼朝鲜独立同盟南满工作委员会书记,王子仁(崔仁)任支队长。

11月末,方虎山和王子仁率部移驻抚顺,先后合并在安东、宽甸、桓仁、靖宇等一带活动的朝鲜义勇军鸭绿江支队和在营口一带活动的朝鲜独立大队。

1220,到达通化。

当时日本残兵武装6000余人驻在通化市。

国民党在通化的特务头子、通化县党部书记孙哓耕与越狱的日本战犯、日军第125师团参谋长滕田宝彦勾结,于1946122成立武装暴动指挥部——“暂编东边道军政委员会”,拟定于23(大年初一)黎明暴动。

被义勇军及时侦破该阴谋,于22发动攻击,经两小时战斗,将其敌人全部消灭干净,毙敌五百余人,俘虏三千多人。

这次战斗虽然打得很漂亮,但是却跟方虎山无关,因为他和王子仁以及支队主力当时不在通化,参加该次战斗的只是支队的三个中队(一支队共有十一个中队)而已。

那么,方虎山和支队主力这时候在干什么呢?

剿匪。

南满当时有五万土匪,主要活动在通化、沈阳、安东三角地区。而通化的匪患最为严重。

194511月初,第一支队和通化支队在临江、抚松、靖宇、长白等县展开了大规模的剿匪战斗,共消灭2000余名土匪。

在通化暴动后不久,国民党军队已经占领了除通化、安东以外的南满各大城镇。

1946219,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发布命令,将第一支队改称李红光支队,隶属辽东军区通化地区保安司令部,支队司令员由原新四军三师干部金雄担任,方虎山仍然是政委,同时由于朝鲜独立同盟南满工作委员会被改编为东北朝鲜人民民主联盟(简称民盟),所以还兼任安东省和通化地区民盟工作委员会(后来合并为辽宁省民盟工作委员会)主任,实际上就是当地政权的首脑。

该支队奉命与杨靖宇支队一起,肃清盘踞在柳河、新岭、辑安、通化、临江、抚松一带山岳和密林中的土匪。

19467月为止,共进行大小战斗百余次,毙伤土匪五百余人,俘虏四百余人,投降改编一千余人,缴获枪械一千三百余支,至此,基本肃清了通化地区的大股土匪,为保卫长白山根据地扫清了一大障碍。

1946年春节,通化战俘营的日本战犯在国民党特务的挑动下发生暴乱。

方虎山领导下的朝鲜义勇军三个中队和中共通化支队立刻前往镇压,两小时内平定局势,打死500多人(当时末代皇帝溥仪的奶妈也在战俘营里,被炮火打死),活捉3000人以上。

3000多个曾经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鬼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方虎山的部下让这些战犯在零下三十度的严寒下穿着单衣来到通化城头,跪下后用刺刀挨个挑死,尸体全部踹下城去,塞进未解冻的冰河凿开的冰窟窿里。

等到开春河水解冻后,河里的鱼一个个又肥又大。

老百姓都不吃,说这鱼是吃了死人养大的。这即是著名的“通化平乱”。

19469月,国民党东北“剿总司令”杜聿明动员10多万兵力,按照蒋介石“先南后北”的战略,大举进攻南满。

到是年11月,南满根据地只剩下临江、长白、蒙江、抚松四个县,是否能守住这一仅有的长白山根据地,直接关系到东北民主联军“坚持南满、巩固北满”的战略方针能不能实现。

19461217——194743,国民党连续四次进攻临江,这就是著名的“四保临江”战役。

在战役前夕,李红光支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独立四师(辖101112三个团),方虎山任师政委,王子仁任师长(金雄已回国)。

在“一保临江”战斗中,独立四师在零下30度的刺骨严寒中,坚守从辉南到蒙江的长达两百里防线,打退国民党60军的进攻,保障了第四纵队挺进敌后,克敌据点20余个,歼敌3000余人。

19471月开始的“二保临江”战斗中,该师彻夜埋伏在杨家子山三尺深的雪地上,伏击敌第2071个团,将其歼灭。

在第三次保卫临江的战斗中,该师与兄弟部队一起,解放了金川县城(226)和辉南县城(34)。

特别是辉南战斗中,全歼国民党6021师的一个团和一个保安团。

在第四次保卫临江的战斗中,该师受命在梅河口、海龙、朝阳镇之间的路段,破坏铁路,阻击从长春、吉林来犯之敌。

38消灭进攻辉南的敌184544团,并于43进占梅河口、海龙、朝阳镇。在上述这些战斗中,方虎山到底起了多大的作用呢?

由于方虎山在抗日战争中未实际指挥过战斗,虽然曾系统地学习过军事知识,但在指挥经验上,与上过军校、并和日本军队血战多年的金雄、王子仁相比,他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因此,他的作用可能只限于参与和辅助决策、政治工作等,不过这一段时间的“实习”,对他更好地领会和理解游击、防御、攻坚和运动战术,显然是裨益良多。

不过,方虎山虽然在战斗中起的作用有限,但在其他方面的工作还是很值得称道的。

19463月,方虎山建立了教导队,这实际上是一所以培养南满地区朝鲜人干部为目的的部队学校。

10月,方虎山在抚松建立了军政学校,自任政委,王子仁任校长。

后来又改为教导大队,到19489月为止,共培养了三百多名干部,分配到辽宁各地。

19473月,他以李红光支队政治学校(李红光是朝鲜人民的著名抗日英雄,所以虽然在表面上已经改为独立四师,但是他们仍以李红光支队的名称为荣)的名义在抚松建立了东北共产党军队中唯一的一所陆军中学,开设文化课、马列主义基础理论课和军事训练课。

194812月为止,共培养出一百五十余名干部,他们被分配到南满各省的朝鲜人中学里工作。

1946——1948年三年间,方虎山创立的各教导队、学校共培养干部一千六百余名,其中有五百余名到地方工作。

在那样艰苦的斗争岁月里始终没有放弃下一代教育的这一远见举措,实在是让人敬佩不已。

同时,由于兼任地方党政职务,方虎山领导支队在解放战争初期就在南满朝侨聚居区展开了建立民主政权的基础工作。

包括建立各地的武装工作队,以维护社会秩序,保护地方政权;扩大民盟的分支机构,协助地方党组织建立地方各级政权等。

总之,方虎山领导支队培养的一大批朝鲜族革命干部和新建立的各种形式的朝鲜族的地方民主政权,为巩固和扩大南满根据地做出了很大贡献。

显然,它也为建国后在南满朝鲜族聚居地区建立民族自治政权奠定了基础。

19475月,独立四师奉辽东军区指示,带3个团大约3000余人,来到沈()()抚(顺)联合县境内活动。

23日,独立四师派两个团破坏梅河口—吉林铁路,开始了东北民主联军夏季攻势的首战。

31日,独立四师占领战略重镇海龙,此外,还配合三纵解放了东丰、西丰县城,消灭国民党青年2师的一个团,打乱了敌人在沈(阳)吉(林)、梅(河口)吉(林)线的防御体系。

5月底到6月初,连续解放梅河口、辽源,最后控制了沈吉线大部和梅(河口)四(平)线,胜利结束了夏季攻势。

在陆续参加了冬季攻势和开原解放战斗后,东北我军发动四平攻坚战。

独立四师受命担负起在四平和沈阳之间阻击援敌的任务。

于是,独立四师东奔西跑,不停地转战在中固、开原、昌图一线,牵制敌人主力,直到313我军主力最后攻占四平为止。

在辽沈战役中,独立四师参加了围困长春和解放沈阳的战斗,特别是在沈阳战役中,该师以强大的政治攻势和迅猛的进攻双管齐下,迫使敌暂编53师(师长许庚扬)宣布起义、敌五十三军130师投降,战果辉煌。

194811月沈阳解放后,独立四师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166师(辖496497498三个团),直属于东北军区,担任沈阳市的卫戍任务。

方虎山仍任师政委,而师长王子仁不久调回朝鲜,由原抚顺卫戍副司令刘子仪接任。

166师的任务完成得很出色,被东北军区和沈阳卫戍司令部授予“纪律遵守模范”和“卫戍任务完成模范”的光荣称号。

19497月,中共中央应朝鲜政府的请求,决定166师的朝鲜官兵全部回国。

返回朝鲜前,师长刘子仪调出,由方虎山任师长兼政委。

1949720,方虎山和副师长洪林率领166师向朝鲜进发。

进入朝鲜以后,166师被改编为朝鲜人民军第6师团,方虎山被任命为少将师团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