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14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1-22 点击数:241次 字数:

14

 

高岗自杀前给毛泽东写了一封带血的信。

交通员将高岗授意送走的两封信拿了过来。

赵家梁、董文彬和李力群一看信封上有血,感到情况不对,决定把信拆开看看。

打开一看,给刘少奇的信正是昨晚写的致毛泽东的信,信的抬头写的是毛主席,落款是高岗,日期是217

19531215下午,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会议,高岗、彭德怀、邓小平、陈云、杨尚昆、胡乔木列席。

会议上,毛泽东提议在他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刘少奇则谦虚地表示由书记处的同志轮流主持为好。

书记处的其他同志都同意由刘少奇主持,不赞成轮流。

但高岗说:

“轮流吧,搞轮流好。”

高岗的言行使毛泽东认识到解决高岗的问题已经不能再拖延。

据杨尚昆回忆,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他休假期间是否由刘少奇主持工作,实际上是“有意亲自‘测试’一下”高岗的态度。

因为毛主席不在北京时由刘少奇主持中央工作,“这已是近几年的惯例。高岗却表示反对,主张由几个书记‘轮流坐庄’。这一试,果然使他露了底”。

但高岗显然并不知道毛泽东是在“有意亲自‘测试’一下”自己,此时他仍天真地认为会有很多人和他站在一起。

在此之前,高岗确实得到了一批重要人物的支持。

1980319,邓小平在与中共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说:

毛主席提出中央分一线、二线之后,高岗活动得非常积极。

他首先得到林彪的支持,也得到了彭德怀同志的支持,才敢于放手这么搞。

那时候六个大区,他得到四个大区的支持,东北是他自己,中南是林彪,华东是饶漱石,西北是彭德怀同志。

华北是高所反对的。

对西南,他用拉拢的办法,正式和我谈判,说刘少奇不成熟,要争取我和他一起拱倒少奇同志。

我明确表示态度,这是历史形成的,从总的方面讲,少奇同志是好的,改变这样一种历史形成的地位不适当。

高岗又转过来进行试探,说把恩来同志推上来好不好?

我说:恩来同志我很熟悉,但两个人比较,还是少奇同志合适。

高岗也找陈云同志谈判,说搞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

这样一来,陈云同志和我才觉得问题严重,立即向毛主席反映,引起毛主席的注意。

后来陈云同志去做林彪的工作,林彪说受了高岗的骗;我去做彭德怀同志的工作,他说:我相信你。

高岗确实是搞谈判、搞交易。

还有苏联人的关系。

苏联有个顾问在东北。

高岗敢于那样出来活动,老人家也有责任。

老人家解放初期就对少奇同志、总理有意见,而对高岗抬得比较高,组织“经济内阁”,也就是计划委员会,几个大区的头头都是委员,权力很大,把政务院管经济的大权都拿出去了。

高岗又从毛主席那里探了消息,摸了气候,好像老人家重用他,又有四个大区的支持,因此晕头转向。

高岗也确实抓住了少奇同志的一些小辫子、高岗批评少奇同志的东西,不是完全批评错的,有批评对了的。

例如土改时搬石头、反五大领袖;天津讲话,还是有缺点错误。

最近报刊上好几篇文章都说,天津讲话没错误。

高岗夸大事实,但少奇同志确有讲得不妥当的地方,起码语言不准确。

高岗想把少奇同志推倒,采取搞交易、搞阴谋诡计的办法,是很不正常的。

1224,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

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不点名地向与会者点出了高岗问题的严重性。他不同凡响地说:

北京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是以我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阳风,烧阳火;一个是以别人为司令的司令部,就是刮阴风,烧阴火,一股地下水。

究竟是政出一门,还是政出多门?

在毛泽东看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在中国共产党的内部,竟然会在以“我”为首的司令部之外,出现另一个司令部,问题何其严重?

岂能坐视不问?

 

中共中央1224政治局会议在高岗的政治生涯中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在此之前,高岗自以为有毛泽东的欣赏,有一批重量级人物的支持,便摩拳擦掌,四处活动,欲把刘少奇拉下来。

甚至在毛泽东已经察觉并采取了一系列行动之后,他仍然自以为是,自我感觉良好,继续搞非组织活动。

但是,毛泽东在1224会议上抛出的“两个司令部”的论断太严厉、太明确了。

虽然毛泽东的论述大大出乎高岗的预料,打得高岗晕头转向,但毛泽东对于自己的极端不满,高岗终于明白了。

1224政治局会议结束后,高岗的情绪就开始低落。

他上班开会时很少发言,下班回家后也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到处设法打听有关消息。

进入1954年,毛泽东也确实加快了解决高饶问题的步伐。

13,毛泽东在杭州与苏联驻华大使尤金会谈中,暗示中国共产党内将要出现大的问题,而且说问题的性质是“有人要打倒我……

在毛泽东向苏联人吹风之前,刘少奇已经根据毛泽东在19531224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提议,组织起草了《中共中央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定(草案)》,派人送往杭州,请毛泽东审定。

毛泽东极为重视,亲自修改,并决心召开一次中央全会通过这个决定。

对于即将召开的七届四中全会,毛泽东虽然不打算回京参加,但他对于会议议程以及刘少奇在会上报告的内容,都做了详细认真的交代,甚至一些比较细微的环节,都做了精心的布置。

四处打探消息的高岗乱了阵脚。

思前想后,高岗决定亲自向毛泽东检讨。

于是,高岗于119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表达了他想到杭州向毛泽东当面检讨的愿望。

高岗还同时给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写了一封信,要杨尚昆派专人将他致毛泽东的信送杭州呈毛泽东。

杨尚昆接到高岗的信后,首先将信交给了刘少奇。

刘少奇阅后找来了周恩来、陈云、邓小平、彭真、李富春协商对高岗信的处理办法。

协商中大家提出了四种处理方案:

一是让高岗去杭州与主席面谈,但结果是不好处理;

二是请主席回来,结果是同样不好处理;

三是由主席指定书记处成员与高岗谈话,结果还是不好处理;

四是由主席指定刘少奇与周恩来与高岗谈话,邓小平可以参加,但陈云以不参加为好。这种方法可能较为妥当。

会议最后决定,如果毛主席同意第四方案,就请主席电告刘少奇,高岗不必来杭,由主席委托人与其交谈。

毛泽东果然采纳了第四种方案。

高岗见到毛泽东不愿面谈的电报后十分沮丧,也更加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但此时的高岗尚未绝望,认为自己如果有个姿态也许能够过关。

于是,他分别找刘少奇、周恩来、李富春,就自己的问题做了一定程度的检讨和解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1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