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高处风寒
本章来自《通往NBA之路》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1-21 点击数:716次 字数:

高处风寒

李秋平说道:

1993年,当姚明刚进入上海市队参加夏季篮球训练班时,他个头还没有门框高。”

李秋平接着又道:

“可是,我敢断言,一年之后,当他进入青年队再来敲门时,我一开门,肯定看不见他的脑袋。因为他的头已经高过了门框。”

姚明第一次来上海体育学院接受篮球基础训练时,并没有住在后来他经常居住的305室。李秋平特意安排他和刘炜、贾晓钟一起住在304室。李秋平对他们三人寄予了同样大的希望。希望他仨人能在“同吃、同住、同训练”之中建立起良好的友谊关系,将来在球场上可以配合得更加默契。

可是不久后,姚明搬了出去,住进了305室。

刘炜笑道:

“我们把他踢出去的!”

因为姚明长得实在是太快,房间里摆不下一张更大的床。

提及姚明的个头,刘炜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那颗“受伤的巨头”。当他们外出打球住进酒店或旅馆时,时不时就会听到姚明大叫一声:“哎哟!”不用问,肯定是他的脑袋又撞在了门框上。

李秋平打趣道:

“每个人都知道姚明的优势——他的高度,同样还有他的短处——还是他的高度。”

尽管姚明平时很小心走路,可是,有时候外出打球时,住在酒店里,他的头每每还是会撞在门框上的。有时候甚至引发了走廊里火警。

在他很小的时候,姚明就知道自己比同年龄的小朋友长得高。不是高一点点,而是高很多很多。坐公共汽车,他也是中国买票最早的一个小孩子。上小学四年级时,清洗高处的窗户,成了他的专利。因为别的孩子做不到这点,甚至于连试都不敢试。

王家英比姚明小一岁,两家住得很近,他俩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的。二、三岁时,他俩长得差不多一般高矮。可是当姚明像吃错了药,一个劲地疯长时,王家英只能抱怨老天太不公平:

“我们只能看着姚明一个人在长高,因为老天爷忘记我们了。”

有一次,王家英的奶奶开玩笑道:

“王家英,你知道,姚明是个好小伙。将来你俩一定是很般配的一对。”

王家英摇着她的小脑袋一本正经地表示反对道:

“门都没有!让我每天抬着头才能看到他的脸,脖子痛不痛?我才不干呢!”

姚明有时候去乡下姑妈姚志英家时,姑妈会带他去自己上班的小学校玩耍。姚明高兴得又蹦又跳,当时他路还走得不太稳,常常跌倒。别的老师困惑不解地问她道:

“你侄儿多大了?”

“您猜猜看。”

“好啊,从他的个头来看,也许有9岁或10岁了吧?”

那时候,姚明只有5岁。

4岁上幼儿园时,姚明身高1.187岁上一年级时,他长到了1.499岁读三年级时,到了1.6713岁上初中时,他便窜到了1.95。姚明的身体就这样不受控制地一个劲儿往上长。

1995年初,上海体育学院医务室的卫国平医生负责姚明的健康管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提出要给姚明服用高碘性的食物和药物。

卫医生说:

“进队这三年来,姚明长高了1多。他就是躺在床上,也能感觉到自己在长个儿。”

在卫医生医务室的门背后,我们可以看到一连串的数字:

19953       2.04

199512      2.10

1996822  2.16

199717   2.19

1997331  2.21

1997617  2.22

199891   2.24

门旁刻着刻度。

卫医生解释说:

“我们医务室的磅秤,高度只能打到1.89。所以我只能使用最原始的方法,用门框来测量姚明的身高。我记得很清楚,姚明光脚站在地上,头已经顶到了门框。我必须站在凳子上,用尺子来量。”

关于姚明的身高,外面有多种说法。2002年国家男子篮球甲A队的手册上记载着的数据是2.22。姚明到底有多高?这个问题直到20025月去了美国,经过严密的身体检查后才得到解决。美国人得出的最精确的数据是2.2257

还是美国人聪明,将小数点用到了四位。

美国人是聪明,每四年进行一次大选。风水轮流转,喜欢谁,就选谁做总统。

关于美国2004年的大选,一开始姚明一直看好克里。可是后来,在投票日的前一天,他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姚明与自己最要好的队友斯科特打赌:“布什胜出!”赌注是一瓶啤酒。结果姚明赢了。

斯科特问他理由?

姚明答道:

“美国人聪明,可是美国的政治家通常都不是那么回事儿。”

“未必。”

斯科特不以为然。

4年前,2000年大选的事,还记得吗?”

“记得。”

“大选前一星期,老布什去了哪儿?”

“北京。”

“干什么?”

“我哪知道啊。”

“收账。”

“收账?!收谁的帐?”

“老布什在北京期间,为中国,为中国人民做了不少好事。本来嘛,一个人做点儿好事并不难,难得是一辈子做好事。可是老布什也没寻思过要做一辈子好事呀。他做好事是要求有回报的。这不,为他儿子找‘江老大’收账来了。”

“‘江老大’能买他的帐么?”

“买。而且是照单全收。”

“……?!”

“中国人从来都是恩怨分明。有恩必报!”

“可是小布什并不买中国的帐哟。上台没多久就派飞机将中国的飞行员王伟给撞死了。”

“是哪。正是这件事,小布什将老头子存在中国银行里的‘钱’全都用光了。在后来的阿富汗、伊拉克和朝鲜问题上,他可没少吃中国的苦头。”

“钱用完了。跟中国也没有什么账要算了。这次的大选和中国还有什么关系吗?”

“有。”

“……?!”

“大选前三天,美国的国务卿鲍威尔去了哪儿?”

“北京。又是北京?!”

“去干什么?”

“收账……?”

“不是。账早两清了。是做买卖。”

“买卖?!”

“卖什么?买什么?”

“卖台湾,买选票。”

“台湾……”

“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从来政策都是模糊不清的。鲍威尔发表了三点讲话,将台湾明确定为‘不是一个主权国家’。你说这笔买卖大不大?”

“大。可是中国敢做么?”

“敢!‘胡司令’不比‘江老大’,他可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走‘群众(人大)路线’上来的。我敢说,在他任内一定会解决台湾问题!”

“天哪!你是说在美国大选出现势均力敌的局面下,中国可以左右美国的大选?!”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你说的。”

“……?!”

望着一头雾水样似的斯科特,姚明笑了:

“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我们来看看中国的媒体是怎么说的吧。”

说着,姚明走回房间,从因特网上打印下一篇文章。是某大报驻纽约记者王波写的《美国大选中的华裔》。然后,逐字逐句地翻译给斯科特听。

 

当地时间2日晚10点左右,纽约州总统大选投票结果揭晓,根据来自全州60%的选区的资料计算,民主党候选人克里以59%比39%的优势赢得纽约州的31张选举人票。同时纽约州现任参议员、民主党人舒默也以较大优势击败对手,得以连任。纽约州的选民在刚刚结束的投票中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据选举官员估计,投票率创纪录地高于以往。而这其中,也有华裔选民的一份功劳。选举之前,一些媒体就预测说,华裔选民的选票对将对此次大选产生重要影响。当地报纸《纽约太阳报》声称,在纽约市80万华裔人口当中,来自华人的选票估计可达到45万张,因而将成为这次总统大选的一个重要票源,其中来自新移民的选票将大幅度增加。纽约移民联盟的统计表明,在过去8年中新登记的选民中,移民超过25万人。

但是,单纯人数上的增加,还不足以形成一股令人不可小觑的政治力量。由于在美国的华人来自亚洲不同国家和地区,生长环境、社会文化背景各异。与在美国的其他少数族裔相比,他们在价值取向,利益诉求等方面表现出更大的差异性,往往不被美国政界人士当作一个有着相对一致的政治诉求的群体来看待。此外,华人在历届总统大选中缺乏积极投票的纪录更是一个致命伤。

越来越多的华人意识到,一个不投票的族群就没有自己的声音,就很难为自己争取利益。华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立场,但是只在通过自己的选票来体现这种立场,才能受到重视,也只有用选票才能从有限有资源和福利中争取到自己应得的一份。基于这一认识,一些华人积极投身政治,在纽约市出现了华裔市议员和其他官员,为维护华人的合法权益作出了贡献。一些华人社团也积极推动华人选民行使自己的公民权利和义务,让华人社区的声音为主流社会所听到。

例如,今年年初,在纽约成立的美国华裔选民协会就是一个以鼓励、帮助更多的华人同胞为宗旨的民间团体。协会成立以来,曾多次举办投票咨询活动,帮助华人了解选举的程序。投票日前,该组织又组织志愿者到中国城附近的几个投票站为华裔选民提供翻译和咨询服务。选民协会会长王维华还呼吁华人企业雇主为员工提供投票的便利,他指出,“只有投票,才能维护华人的既得利益,表达华人的未来需求,争取更多的福利,提高华人的法律地位”,他表示有信心在本次大选中使新移民投票率再创新高。

同其他族裔一样,华人参政也会根据各自的社会、文化背景以及政治、经济利益而选择加入不同政党,提出不同诉求。此外,由于对美国党派政治了解有限,许多华人选民在投票时,往往将候选人能否为本族裔谋求利益作为首要考虑因素。

在纽约所作的多次民调显示,纽约的亚裔人士中支持民主党的比例高于共和党。一些学者认为,这是因为纽约的亚裔人士中,移民、社会中下层人士占多数,他们赞赏民主党的社会福利、低收入家庭、医疗保险、公共教育等方面的政策。

而支持共和党的华人选民认为,布什是给予亚裔任命最多的美国总统,到目前为止,已经任命了250多位亚裔。他们对民主党关注少数族裔,共和党代表富人的说法提出质疑,认为共和党的政纲就其实质来说,是在保护大家自食其力,对所有人都有好处。此外,共和党的商业政策和给非法移民临时身份文件的政策也深受广大华裔中小企业主和移民的欢迎。对于布什总统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一些华裔选民虽然有所保留,但认为面对恐怖主义的攻击,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不能不有所反应。而对民主党候选人克里则表示不放心,认为他多变的政策会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

一些华人社区人士说,选谁并不重要,关键是华人要参与大选进程,让美国主流社会听到他们的声音。

 

“听到没有?选谁并不重要。换句话说,谁当美国总统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否听到华人的声音,能否听取北京的忠告。”

姚明希望中国强大,希望中国将来更加强大。可是他不愿意看到美国人将中国看做是自己的强敌。

话说回来,卫医生虽然没有美国的先进仪器,可他一直坚持姚明的身高在二米二二和二米二三之间。特别是早晨刚起床的时候,肯定要高一些。

姚明去了NBA之后,他那张留在队里的大床移交给了身高二米零四的王立刚。这张特制的长二米三八的单人床占据了房间里的大部分空间。

离队之前,姚明开玩笑说:

“你可得小心点儿用我的床,甭定什么时候我回来时还要睡呢。”

姚明心里很清楚,他自身条件最大的优势就是身高。换句话说,这也是他不能马上离开青年队的原因。

“队里没有好中锋,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要坚持培养青年运动员的主要原因。”

当姚明开始接受篮球训练的时候,他总是觉得自己不如别人。他甚至有些怨恨自己的身高。他的体格一直很弱,在青年体校时,一些最简单的体育项目他都做不来,比如说围着操场跑4圈。进入国家队,当他第一次看到“大腕”王治郅、巴特尔和巩晓斌时,他甚至有些自卑,觉得自己比不上他们。

自然,没有人希望自己身高七尺。全身的重量压在骨头上,骨头也会受不了的。

有一次,姚明和队友沈威和刘炜散步时溜达到了徐家汇,想回去时好长时间找不到车,身边围了一大群人。沈威用手肘轻推了推刘炜:

“喂,伙计,快走吧!这些人干嘛老跟着我们?”

“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我们长得比他们高。这也怪不得我们,对不对?”

对这种事情,姚明早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人们当成“另类人”或“外星人”看待了。想想也好笑,那时候他还觉得挺委屈呢。现在他最值得骄傲的就是自己的身高了。

每个人都叫他“小巨人”,尽管他并不喜欢这个名称:

“通常,在上海无论我走到哪里,人们都会指着我说:‘姚明,姚明。’真让人受不了。我知道我作为一名篮球运动员,只不过是比别人长得高那么一点儿而已。离开球场,我不希望与其他人有什么两样。所以,有时候当我外出散步遇到有人对我指手画脚时,我就装做看不见他们。心里想,反正我跟你们一样,都是高级动物——人。当有人当面问我的身高时,我就告诉他,‘一米八。’”

事实上,姚明极少上街溜达。

姚明生活圈子里的朋友不多,能够谈得来的就更少。很多朋友只是心交而已。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人们总是高看了我,他们都把我当成了篮球明星。总想和我一起合影,要不就是给他们签名什么的。没有人想真正地和我交朋友。我真希望有人能够和我做朋友,在平等心态下交朋友。”

姚明又说:

“和我交朋友,首先要把我当做普通人看待。这话说说容易,做起来还真难。我可以把别人当普通人看待,可别人却不能当我是变通人。”

面对众人的阿谀奉承,姚明觉着并不舒服。

他喜欢别人跟他直来直去,实话实说。他希望别人在他面前说真话,哪怕是批评他,让他听起来并不顺耳的话。也不要他说什么是什么,人云亦云。总之,他希望别人当他是个普通人。

 


  
上一章:三大中锋
下一章:一战惊魂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高处风寒》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