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暗流涌动 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1-16 点击数:249次 字数:

8

 

新华门原为宝月楼,建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乾隆皇帝还为上下各有三间房的宝月楼题写了“仰视俯察”的匾额。

传说宝月楼是乾隆皇帝为讨得香妃的欢心而建。

香妃入宫后思念家乡终日闷闷不乐,乾隆皇帝就建了宝月楼,还在楼对面建了回营和清真寺等回人生活的街市,使得香妃登楼就可见到家乡景色。

后来皇太后得知此事,暗中缢死了香妃。

这段传说虚构的成分居多,尽管如此,后人还是由此衍生出了一些动人的故事。

宝月楼原本不与外边相通,及至民国初年袁世凯任大总统时,把中南海作为他的总统府,还将宝月楼改建成总统府大门,更名为新华门。

新华门从此取代西苑门成了中南海的正门。

瀛台明时称“南台”,清朝顺治康熙年间在岛上修筑大量殿宇并改为现名。

瀛台岛北有石桥与岸上相连,桥南为仁曜门,门南为翔鸾阁,正殿七间,左右延楼19间。

再南为涵元门,内为瀛台主体建筑涵元殿。

由于岛上存在坡度,该殿北立面为单层建筑,南面则为两层楼阁,称“蓬莱阁”。

涵元殿北有配殿两座,东为庆云殿,西为景星殿;殿南两侧建筑,东为藻韵楼,西为绮思楼。

藻韵楼之东有补桐书屋和随安室,乾隆时为书房,东北为待月轩和镜光亭。

绮思楼向西为长春书屋和漱芳润,周围有长廊,名为“八音克谐”,及“怀抱爽”亭。戊戌变法失败后,光绪帝曾被囚禁于瀛台。

袁世凯称帝后亦曾将副总统黎元洪软禁于此。

瀛台现为举办宴会及招待活动的场所。

翔鸾阁位于瀛台的北部,建于清代康熙年间,是瀛台的正门。翔鸾阁坐南朝北,高两层,左右共有房十四间,左右延楼共有房三十八间。

涵元殿位于翔鸾阁之后,为瀛台的正殿。

此处是清皇室在瀛台游玩和摆宴的主要活动场所;康熙和乾隆时,这里又是皇帝宴请王公宗室和大臣权贵之处,涵元殿的热闹风光随光绪皇帝死于此处而消逝。

丰泽园在瀛台之北,康熙年间建造,曾为养蚕之处。

雍正年间皇帝在举行亲耕礼之前在此演礼。

丰泽园内主体建筑为惇叙殿,光绪年间改名为颐年殿,民国时改名颐年堂,袁世凯曾在此办公。

1949年后改为会议场所。颐年堂东为菊香书屋,为毛泽东居住地。

丰泽园西有荷风蕙露亭、崇雅殿、静憩轩、怀远斋和纯一斋,荷风蕙露亭北为静谷,为一座幽静的小园林。静谷再北为春耦斋,民国时为总统办公处,1949年后改为会议及娱乐场所。

静谷位于丰泽园西侧,是个自成一体的园中之园。园内的主要建筑有长廊、春藕斋和桂秀轩。

怀仁堂位于丰泽园东北,原为仪銮殿旧址。

仪銮殿于光绪时用六年的时间建成,慈禧太后迁入居住并在此殿召见大臣并处理政务。

戊戌政变之后,慈禧太后把从事过变法维新的光绪皇帝囚禁于瀛台,自己就在仪銮殿亲自训政,使得仪銮殿取代了紫禁城成为实际意义上的政治中心。

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曾在此居住,其间不慎失火,将殿烧毁。

慈禧太后后另在中海西岸修建新仪鸾殿,后改名佛照楼,袁世凯称帝前改名怀仁堂,用于办公。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拆除原建筑,修建中式屋顶的两层楼房,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在这里举行过若干重大会议。

勤政殿位于中海与南海之间的堤岸上,正门德昌门即南海的北门。原建筑在中华民国初年已被拆除,仅存地名。

淑清院位于南海东北角,为乾隆时修建的小型园林,风格类似北海公园静心斋。

园内有“流水音”亭、葆光室、蓬瀛在望殿、云绘楼、清音阁、日知阁、万字廊、双环万寿亭等建筑,1949年后将双环万寿亭移至天坛公园,并拆除部分古建,修建卫戍部队营房及办公人员宿舍。

顺治帝早逝,康熙帝奉母命多次到五台山朝圣,民间便有了顺治皇帝其实未死,而是到五台山出了家的传说,由此还演义出许多精彩的文学作品。

补桐书屋是太湖石上的一个小院落,院内南屋名补桐书屋,北屋名随安室。

康熙年间,身为贝勒的乾隆就在这里读书。

当时院中有两株老桐树,其中一株因病枯死,后又补种一株。

枯死之树用其材制成四琴存在屋中。

北屋的随安室之名,就是取其随遇而安的意思。

在北京的西单到天安门城楼之间,沿着长安街的路北,有堵数百米长、六米多高的红墙,在一排绿树和红灯笼的映衬下,红墙愈发显得有历史的厚重感。

红墙外,游历至此的路人正在以之为背景留影纪念。

红墙内,就是著名的中南海。

这个位于中国首都北京中心位置的处所,是中共中央委员会和中国国务院的办公地点,是名副其实的中国政治生活的心脏。

公开出版物对于这个地方的描述,少之又少,令普通人感到十分陌生。

或许现在网民们可以从Google Earth上模糊看到里面一幢幢以平房为主的古代宫廷建筑、大片的绿化带以及那与北海相连的大片水域,但对于更多普通人而言,却只能看到那里结实的红墙和层层绿树,或者还有那些飞跃枝头和墙头的鸟儿。

中南海的正门是南门,又称新华门,朝向长安街,门口一面五星红旗高高飘扬,门旁哨兵庄严站岗,日夜面对着车流涌动的长安街。

路人的视线穿过洞开的大门,更会被毛泽东亲自书写的“为人民服务”五个熠熠闪烁的金色大字吸引。

发生在中南海的故事

一九四九年后,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中南海也迎来了新的主人。

这里留下了中共几代领导人的足迹。

丰泽园曾留下毛泽东伏案的身影,西花厅留下过周恩来思索的脚印……

根据周恩来侄女周秉德的回忆,那个时代的中南海是朴素的、艰苦的。

她第一次步入中南海的时候甚至是失望的,因为那里的朴素。

据周秉德的回忆,一次李敏、李讷拉她到毛主席那边吃饭,厨师特地加了菜,也不过四菜一汤,其中那个汤还是她们从中南海湖里面捞起来的小鱼小虾做的。

一位走进中南海的地方基层官员发现,中南海一直延续了这种朴素的传统,国务院规定机关招待来宾,伙食还以四菜一汤为标准。

而他更是惊异地发现,这是总理的伙食标准。

但周秉德记得最多的,还是她伯伯周恩来常常夜晚只睡上一小觉就又去外面忙的情景。

中南海曾经见证过决定中国人民今后命运的政协一届全体会议,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的确立,见证了义勇军进行曲被定为国歌,见证了五星红旗的诞生。

从那以后,从中南海传出的声音,整个中国都在倾听,整个世界都在关注。

这片始建于辽宋时代、有着六百多年历史的宫廷建筑群,在2005年见证了国共六十年来再次握手后,胡锦涛总书记为国民党主席连战一行在瀛台举行的宴请。

九十九年前看过变法失败后光绪皇帝郁郁终其一生的中南海,目睹了中国三十年改革开放以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国普及、四大经济特区的设立、中国经济从计划向市场的转型、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突破三十万亿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如今的中国,世界瞩目,中共高层提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宏伟目标。

中南海内,新一届领导集体提出了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的科学发展观,并从中共十六大之后,二00二年十二月开始,中央政治局在完成政治决策的同时,至今已经就国内外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领域集体学习四十四次,中共正以学习型政党的姿态提升其执政能力。

《中国新闻周刊》第26期刊登记者罗雪挥撰写的专稿,介绍中南海向普通公众开放的经历,现摘录如下。

新中国成立后,关于中南海开放的话题,一度曾是禁区。

1971年以后,连与中南海一桥之隔的北海公园及附近的景山公园也长期关闭。

中南海也曾有过特殊的 “开放”经历。

19666月,红卫兵一出现,便迅速壮大起来。

各地涌入北京的红卫兵不计其数。

他们大多是自发地来北京串联,吃住成了大问题。

当时中央、国务院各机关部委以及北京的工厂、接待都被动员起来搞接待,中南海也成立了接待站。

经周恩来同意,请红卫兵住进了中南海北区的紫光阁、小礼堂、武承殿等处。

不过,大部分时候,中南海仍然是普通人望尘莫及之地。

直到19805月,普通人走入中南海的夙愿得偿。

那时,在重要的节日和星期六、星期天,中南海开始有组织地接待群众游览。

参观的人数众多,有时一天超过上万人。

中南海景点的开放

1981年春天起,包括怀仁堂、人民大会堂在内的重要国务场所开始对外开放。

起初很低调,但是自19814月开始,有关开放的报道便形成了一个小高潮。

那年411日,在中央办公厅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中共中央书记处决定,中南海怀仁堂免费为少年儿童开放5天,《北京日报》随后刊发了消息《党中央带了个好头——记怀仁堂开放的第一天》。

而在同一份报纸的同一版面上,紧挨着的便是一篇题为《人民大会堂餐厅对旅游宾客开放》的文章。

 中共中央带头,引起了各界的积极响应。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国务院小礼堂于1981年的“五一”节对外开放,中办警卫局礼堂在稍后的“六一”节开放。

北京市府大楼机关礼堂很快也向少年儿童开放了。

198154,全国农业展览馆向首都青少年开放。

同一天,北京市4千多名青年,手持中共中央办公厅发给的请柬,高高兴兴地来到了中南海。

中南海的正式开放一直持续了9年。

中南海街坊、住在中南海西侧胡同的刘福有至少去过中南海十几次。

64岁的他回忆中南海,“跟公园似的,跟北海没什么区别,环境还不错。”

中南海是否会再次开放?

200411月举办的“酒店发展与奥运机遇”国际论坛上,北京市旅游局、市发改委、市商务局举办北京奥运旅游推介会,为此公布系列推进政策,报批的项目里就有中南海部分区域向旅游者开放。

“主要还是考虑安全问题。”

文物专家罗哲文向记者表示。

因为文物保护工作的需要,他常年出入中南海,最近一次是今年6月到里头开会。

罗哲文认为,中南海是否再开放将取决于安全的需要。

这是可以理解的原因。

他本人曾经去过美国,但因为参观需要提前登记,限制很严,他两次都没有能够参观白宫。

中南海二次开放

在中国乃至世界,中南海已经变成了一个政治代名词,是神秘、庄严的象征。

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中南海曾一度对外开放,寻常百姓也可以到里面参观,一睹毛泽东居住过的丰泽园菊香书屋。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由于政治原因,中南海停止向公众开放,至今已超过22年。

2004年的北京酒店业发展国际论坛上传出消息,在北京推动奥运旅游的大背景下,中南海部分区域有望二次开放。

“两会”即将开幕,更令外界对此备加关注。

新中国成立后,中南海成为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所在地,成为中国的最高领导中心。

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中共开国元老都曾在此居住和办公。

据作家王凡、东平在《我家住在中南海》一书考证,毛泽东原本不愿住中南海。

1949年,第一任北平市市长叶剑英正式打报告,敦请中共中央进驻中南海,要把中南海当做长久的办公处和居所。

毛泽东却说:

“我不搬,我不做皇帝!”

最后,毛泽东是否搬进中南海一事,被摆到了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桌面上,终以少数服从多数议决,毛泽东和部分中央直属机关入住中南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暗流涌动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