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二十三章 爱无尽
本章来自《《牡丹仙子》》 作者:华尚花
发表时间:2015-11-11 点击数:1729次 字数:

第二十三章 爱无尽

 

 

089

 

又一个清明节到了。每逢清明,仙子就难以遏止地思念故园,缅怀母亲。

仙子写过很多关于清明的文章,有些句子“人间”都背下来了,譬如,南国的清明雨,细软如丝绸,譬如,故乡湘西的清明雨都是押了韵的……

“清明时节,与我有割不断的情缘。

“记得,在故乡的年月,每当清明,我便带着弟妹去祭奠母亲。

“我们走在泥泞的路上,爬上那个叫做佼佼坡的半山腰上。那就是母亲的安息之地。远远地望着母亲孤零零的坟墓,心中的泪、脸上的泪,就和着清明的雨,缠缠绵绵地流淌……

“我们谁也不说话,走到跟前,就唤一声:‘阿娘,你的儿女看你来了。’

“我们拿出供品,整理坟墓周围的野草。

“母亲的坟丘正中,有我们亲手种植的翠竹。一蓬蓬郁郁的绿色,常年不懈、蓬蓬勃勃地生长着。

“家乡的人习惯在坟丘中间种植竹子。

“我的阿姐,怕母亲孤独,就在母亲的坟墓旁边,在满是荒草、满是杂枝野蒿的乱石堆中平出一块地来。开垦出来之后,她总是去修整那块地,种上芝麻、黄豆、油菜。

“阿姐把所有的思念、哀伤及希望,都哭给母亲听。渐渐地她忘了忧伤,好似跟母亲一起在侍弄那块地。

“在油菜花开的三月,满山金黄、满山花香气息的母亲的安息地,一派鲜艳靓丽的景致。”

可爱的仙子,是个用情最深、最深的女儿。

2013年春季,湖南的妹妹带头,在沅陵买石料,为母亲圆墓,树碑。仙子和“人间”无法前往,怀着虔敬的心情,拟了一幅对联,让石工雕镌在碑亭两边的石柱上,以孝敬老人家……

牡丹花开的季节,仙子以美文《识花独凭栏》支援了约稿的杂志 。

每年,牡丹盛开的时候,人们都会惊喜:今年的牡丹比往年娇艳,这里的牡丹比别处美丽。

牡丹独有的芬芳气息淹没了一切,呼吸着牡丹的空气,耳边不时飘过阵阵欢呼的笑语,那是游人在用手里的相机,收进牡丹的逸貌仙姿。

人间四月,春风和煦,牡丹花开,倾国倾城,游客如织。没有人会知道,在四月牡丹的内心深处,是何等深沉的思想和希冀。

漂亮的牡丹花是易于被感动的,走过牡丹身边的朋友,看到国色天姿的花朵,热情或是淡漠,牡丹是能够察知的。

相濡以沫?相忘江湖?咫尺天涯?朝朝暮暮?其实牡丹在摇曳,在注目,在欢乐,在难舍,在共享人间朋友的冷暖。离开的人五味俱全,留下的花却是寒心。喧嚷过后,牡丹孤寂可有几人懂得?

当我频频告诉身边的朋友们,提请她们注意路边的牡丹在盛开的时候,她们可能是淡漠的,可能随着我的话音望两眼,平淡地听我介绍,哪种是“姚黄”, 哪种是“魏紫”, 哪种是“首案红”, 哪种是“雪莲白”,讲这株牡丹和那株牡丹的异同。

风又轻又清。风经过牡丹的叶,风淡绿了,橙红了,风经过牡丹的花,风七彩缤纷了。能感受到风的颜色的朋友,才是真正爱花的人。

站在花栏之下,牡丹之边,她的不凡容貌,甚至让人觉得失真。这是花吗?这是植物绽开的真实的花吗?

牡丹的美,在于态,她雍容华贵的娇姿,是哪种花都比不了的,所以看到牡丹的时候,人们总要想到美人,美人之美,大半也是在态。

人间四月天,别的花都黯然失色了,牡丹殿春驾临。大片的牡丹,荡漾成色彩的海洋,予人以游赏之兴。

人流如织,摩肩接踵,惊呼连连,忽焉往西,忽焉往东。牡丹浅红深紫,淡粉玉白,千变万化,从容淡定。

若是有几株牡丹藏在林外,藏在山后,远离浓郁缤纷,开得热烈而又静谧,就是另一番盛景了。

地点偏僻,游人稀少,夕阳西下时分,凉风习习拂过,几株牡丹,枝叶茁壮,一米多高的身姿,碗口大的洁白的花朵,雍容,静穆,素淡,娴雅。

这是深闺中婉淑贞静的女子,款款地站在春风中,不张扬也不炫耀,大大方方地随遇而安地打发着日子。

她没有刻意摆弄姿态,她没有城府,不管世事,她的娇憨明媚是天生的,风骨是藏在骨子里的,骄傲是写在淡定里的。

宁静的牡丹是有福的,每一朵都雍荣富贵、娇不胜衣,却没有拘束,俯仰随意,各种色泽相互映衬,各种姿态任意站立,知道自已美丽,却无心张扬,悠闲慵懒,见惯富贵,却波澜不惊,视若云烟。

我眼中的偏僻,正是牡丹的福气。同样的花开富贵,艳丽无匹,却甘于沉默,独立静地,随遇而安,散淡悠闲,决不随波逐流,钻营投机。

无论如何,也是在春天里走了一遭。同样是花,落在谁家,开在何处,似乎并不能够选择,能够选择的是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已的自然。

静处的牡丹,是清风中、天地间的仙子,她不屑于选择命运,只是自如地绽放自己生命的姿态。

牡丹花开的日子,由儿回来看望父母了。

由儿三月二日在戴高乐机场起飞,下午到奥地利维也纳。近晚时从维也纳起飞,合计飞行约二十个小时,次日上午十一点平安抵达北京。晚九点半乘火车,翌晨八点钟回到洛阳。

孩子长高了,也潇洒了。一个现实的家庭圆满了。

妈妈!爸爸!由儿!由儿!幸福的唤声使清寒的家充满了甜蜜的气氛。

回来次日,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就是劳动——搬透析液箱子。孩子休息过来之后,仙子带着孩子上街,为孩子选购衣物和鞋子。

三月十三日,是农历二月初二,仙子听人说是理发的好日子,就让“人间”给由儿理发。仙子也给“人间”理了发。“人间”则给仙子美丽的褐黄色的发梢修剪了一下,全家乐融融。

那年,由儿离家上大学前夕,就知道给父母买礼物,后来孩子每次回家,都保持着这个好习惯。

从遥远的欧洲回来,由儿给妈妈和爸爸购买了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却十分必须非常好用的厨房生活用品等礼物。

和懂事的儿子在一起,惟觉时间短促,难分难舍。三月十五日,是孩子再度跨洲远行的日子。

中午,由儿在酒店安排宴席,招待邻居们。

仙子的善心一贯感人,她专门提示:把九都路二十四号院到二十六号院经常在路边聚坐的几位老婆婆“也请来一起吃饭吧” 。

孩子向邻居们敬酒,感谢邻里亲情。邻居们则都忘不了仙子平素对大家的惦记和帮助……

孩子有他的世界,有他的天地,有他的事业,有他的奋斗,仙子和人间”一直是鼓励孩子的,纵使万分难舍,有他们两人在家的相亲相爱、相依相扶,有邻里和洛阳的温暖,也得让孩子到他的场面上去。

由儿这次探亲,洛阳摄影家索彪先生拍摄了不少珍贵的资料视频和照片。

由儿离家前,再次再次地提醒父母:一定要把身体放在第一位。

由儿乘坐T232次客车,洛阳二十二点二十五分开车,十六日六点五分到北京。十二点二十五分在北京起飞,经维也纳再飞往巴黎。从戴高乐机场到巴黎住所花两个小时,巴黎时间晚上二十二点二十五分回到巴黎住所。

又一个天生的巧合。二十二点二十五分离开洛阳,二十二点二十五分到达巴黎。

尽管时区不同,两个二十二点二十五分并非一个“时点”,但还是让人惊异,而不由得回头去寻找仙子和人间”经历中太多太多的巧合。

仙子在清水坪,“人间”在洛阳,各自的斗室,同一时刻从梦中醒来,同样深情地“呼唤”对方……

仙子和“人间” ,各在异地的旅馆,却在同一时刻,为对方写信……

“人间”出差襄阳,脚冷时,仙子恰好在写信提醒他买皮靴……

“人间”在给仙子寄钱时,仙子也把自己将近两个月的工资寄到了洛阳的“人间”和妹妹们,而且恰好在写信提示“人间”把钱用于自己……

他们曾经在同一个夜晚,同一个时刻,把对方的所有信件全部读了一遍……

人间”还清晰地记得那年仙子和由儿从湖南回来的情景——

那时候还没有电话,无法即时联系,可那天太热,平时不午睡的“人间”小睡了一会儿,小睡的时候,梦到仙子和由儿回来了。

下午六点钟,按照梦的提示,人间”骑自行车去较远的洛阳东车站,看看车到时亲人回来没有,即便没有回来,也算锻炼身体了。

六点三十分,仙子和由儿在出站口出现了!

“见哥!”仙子喊人间”。“爸爸!”由儿喊“人间”

啊,神奇的梦,神奇的仙子和由儿!

回忆起来,确实神奇,无法解释,那天,由儿还“人间”准备了“礼物”——口香糖纸包着的一枚亮亮的硬币。

仙子说:“哦,见哥,是的,我想起来了。当时由儿说‘我送你的礼物是你们大人最需要的。’你说‘由儿看问题总是能抓住本质。’”

四月二十一日,牡丹花开正盛的日子,仙子把由儿领到世界上来的日子,仙子和“人间”通过网络为由儿祝贺生日。

祝贺生日之后,聊天,孩子提出“政府债”和货币的关系问题。起因是法国政府发行大量的政府债,同事们都在谴责,非常激愤。

“人间”的观点是,政府债其实是货币的“负发行”,是为了紧缩货币量,抑制通货膨胀。

货币发行有一种重要的方式,是政府以债务形式投入银行,当然利率可以商量了。那么,政府向银行举债不就是把“发行”反过来了吗?

其实,这是宏观经济控制的一根数轴的两个方向。

所以“人间”肯定法国政府在经济下滑的时候稳定货币、举债抑制通货膨胀的做法。

由儿说很有感触,并说也真正理解了“激愤”的反面是“温和” ,而要做到温和,则要站在知识的高原上。

“站得高、看得宽,人自然就会温和了。爸爸妈妈,像你们一样温和。”

仙子和“人间”比较欣慰,孩子的言外之意是:一个人温和了,就不会人云亦云,盲目地谴责和激愤了。

 

090

 

四月下旬,仙子督促“人间”去医院复查。

做了各种检查和检验,医生提示“人间” ,得注意休息,一个半月之后再做复查。

春季,“人间”延续了一直以来的忙碌,写作和修订了一批长、中篇历史小说,大多及时发表了。冬春两季,合起来看,还真不少呢。

有《周公营洛》 、《赵盾易君》 、《荆楚英雄》 、《八百诸侯》 、《君臣鏖兵》 、《魅力庄周》 、《秦晋恩仇》 、《洛阳贾谊》 、《伏波将军》 、《盛衰曹魏》 、《北魏冯后》 、《孝文皇帝》等。

名义上是“人间”在写作,实际上是仙子在忍受着病痛,承担全家的一切事务,才出了这些作品。

医生提示“人间”注意休息,仙子尤其惦记“人间” ,于是“人间”说:好的,休息。

洛浦公园中段比较近,是仙子和“人间”常到的地方。

仙子总不让“人间”给她拍照,说:“人已病了,还有什么好拍的呢。”

偶尔想为仙子拍几张照片,“人间”得好说歹说,费尽口舌。

其实我们的仙子,岁月真的没有奈何你,疾病没有打败你,你的风采永远都是那么清隽,你的格调永远都是那么高雅啊,你的气息永远都是那么馨香啊,你羞赧地偎着“人间”的模样永远都像小姑娘那么纯真啊。

“人间”说:“不信我们现在就拍几张看看。”

仙子同意了,拍了一些。拍完,“人间”让她看小屏幕上的照片。

站在竹林间的小路上的,站在造型古朴的松树下的,坐在中间有柱子的白色水泥圆环凳上的,仙子特别悠然随意,风采和气质特别动人。

这些动人的照片后来用在《……仙子》一书中,刊发在媒体上,反响很大。

“人间”说,娟娟,你看多好啊。平常硬是不照。如今又不是从前,舍不得买胶卷。现在是数码摄影,不需要花钱了。你听话了,让拍了,拍出来多好啊。

五月一日,气候甚好,仙子和“人间”到洛河南岸游览。

在洛阳博物馆前面的草地上逗留了一阵,时光已近中午,走到隋唐植物园西门口,商量了一下,不再进去了。

以西门为背景,“人间”给仙子拍了几幅照片。

仙子让“人间”站在西门外路北停车场的路口,为他拍照:“见哥,这个背景挺好,你站在那里,我给你照。”

这次,仙子为“人间”拍了几幅非常好非常好的照片,不久后《帝都传奇》出版,其中一幅用在了书前的“著者简介”页面。

为了拍好“人间”身后的蓝天和其下浓绿的植物,仙子采用了二十比九的横幅尺寸,宽阔极了,而且抓住了“人间”的神情的最具代表性的瞬间。

为补此次未进隋唐植物园之憾,两个月后,他们又去了一次。

六月三十日,极热的天气。隋唐植物园树多,可能凉快些吧?

走进北门,过石拱桥。桥下绿水森森,芦苇、蒲草、睡莲等植物十分茂密,仙子望着桥下的绿水,拉着“人间”的手,十二分率真地说:“见哥,这里边呀,肯定有鳄鱼。”

仙子一丝一毫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非常胆怯地拉着“人间”的手在说。

仙子冷不丁拿出这样一个孩子气的判断,惹得旁边的路人都笑了起来。

好傻的人儿啊,“人间”赶忙说:“光说傻话,这里哪会有鳄鱼。”

气温太高,进北门后,他们选择西向前进,一路上有很多水景。虽说林木葱茏,但热得无奈,个把小时后即离开了。

公元2013年夏天仍然是火热的,七月二十日是“人间”手术一周年的日子,几天前仙子就提醒他复查,治疗。于是,七月十九日到医院去。

七月二十五日,各种化验单都出来了,医生说:“你知道休息了,近期恢复得不错。”

这一年,仙子和“人间”相扶相依,坚持治疗,在仙子的智慧建议之下,在仙子的后勤保障之下,“人间”发表了很多作品,最大的功劳是,修订完成了十卷本一百五十章三百三十万字的《帝都传奇》 。

“人间”永远不会忘记,仙子一次又一次温柔地提醒,细心对待《帝都传奇》 。

“见哥,辛苦了。这么大的书,你一丝不苟,真的好辛苦。”

“见哥,会有很多读者、很多朋友看重《帝都传奇》的,可真的不能留一点遗憾啊。”

“见哥做编辑就是最认真的,修订自己的稿子肯定认真。”

“见哥,我帮你把这些修订记录的卡片排了排队,你看方便你使用不?”

“见哥,今天中餐想吃什么呀?我要去采购了。”

浩大的,十卷本《帝都传奇》 ,写作之初,凝聚着仙子的指导性的建议,修订之时,融汇着仙子的全方位的关怀,所有读到《帝都传奇》的人都不会忘记仙子的。

这一时期,“人间”还写了两本不太厚的新书《香山茶韵》和《洛阳述要》 ,各十几万字,而且,为友人做了不少序文和前言。

这年,“人间”接受两家出版社的邀约,将自己近年的散文、评论等作品,编辑为数卷。

“人间”对自己的写作是高要求的,既然聪明善良的娟娟仙子支持他走这条艰难的写作之路,仙子又帮助他,把他们的作品奉献给世人,至少在主观上,就绝不能是不优秀的,不高端的。

公元2013年底,在洛阳朋友文柳川等联络、推动下,河南人民出版社决定出版《帝都传奇》 。

出版社高度评价《帝都传奇》 ,“全社总动员” ,以一间大会议室为该书的编辑室,说要将此书作为“旗帜”打起来,还要加印,并拟报奖。

后来,《帝都传奇》确实获得包括特等奖在内的很多奖项。

公元2014年降临了,二月十五日,出版社排好了《帝都传奇》的印刷版,将全部的电子图片版发了来。

各卷都是非常匀称的,每卷均为三百三十页左右。大十六开,深蓝色布面精装。

“我的好娟娟,”“人间”真诚地说,“我怎么感激你啊亲爱的!”

 

091

 

这年,仙子的“人间四月天” ,非常奇特,竟然有三家牡丹苗木公司的朋友送来九株含苞待放的牡丹。

四月花季,没有想很多。后来“人间”思忖,是牡丹要来奉仙子的。

春天,他们常常到距家很远的东关大石桥农贸市场去,以前总是仙子一个人跑到那里采购蔬菜和干果,现在“人间”可以陪着仙子了。

他们常常从新修的滨河路东行,到大石桥农贸市场去,先购买蔬菜,再到南边的洛浦公园东段散步。

洛浦公园几十里长,东段,建设比较粗粝,到的人也少,但仙子和“人间”是非常喜欢的。

“人间”说:“娟娟,我们找到这里,尽管人工的痕迹仍然到处都是,但现实的人迹较少,‘清风高谊,天地精神’总算基本上获得了吧。”

仙子微微笑着,挽起“人间”的胳膊,说:“真感谢见哥,总是能带着我,找到最纯净、最圣洁的境界。”

“人间”清楚,论实情,是仙子一直在以纯净的心灵和圣洁的言行指引 “人间” 。

仙子是一块透亮的美玉,她身为仙子,一丝一毫也不贪功,“人间”心里有数啊。

洛浦公园东段靠河的堤坝之下,还有个不小的园区,有湖,有小桥,有亭子,有草丘,踏勘之后,他们多次下去转悠。

仙子站在两棵乳白色树干的大树间,观察树皮上的花纹,这当儿,“人间”悄悄给她拍了一幅照片。

仙子的专注,仙子的认真,“人间”非常欣赏。

这张身着青铜色小褂的仙子之照,后来发表在杂志上,仙子额头上金黄色的毳毛,飘逸而略显在风中卷动的长发,明亮的大眼睛,蕴涵着无限温情的微笑……韵致和魅力让人惊羡。

拍了这幅动人心弦的照片,他们坐在小亭子的长椅上歇息。

“人间”再看看刚才相机所记录的高雅魅力的仙子,禁不住放任了自己翻卷不休的思绪——

娟娟,你本是清洁、宁静的,是我打扰了你,粗暴地将你拉到了疯狂人世的“炮火前沿” ,我自己经历铁窗冤狱不说,害得你辛苦劳碌,疾病疼痛。

我无话好说,我只能坐着,在心里仰望着你,我的心爱的人儿。

娟娟,你的眼睛永远是那样的明亮,你的光洁的额头和额头上茸茸的细发永远显得那样稚真,你的淡黄色头发和身上的气息永远是那样芬芳,你的南方口音的普通话永远是那样悦耳,你的孩子气的笑容永远那样让我暖心。

重要的是,你的心地永远是那样的单纯,你的格调永远是那样的脱俗。

“清风高谊。天地精神。

“这八字箴言出自几十年前刚到洛阳的你,洛河为证,牡丹为证,天为证,地为证。我多少次,多少次,为你曾让我惊异不置的崇高境界所折服。

“我的好娟娟,你的境界明净于我不知多少倍,超越人生,超越人世,不像我,世俗而又矫情。

“可是我的好娟娟以清风高谊为悦,与天地精神为伴,一脱尘网羁绊,在浩渺无垠的大自然间徜徉,由于我的世俗和矫情,我没有实现。

“娟娟,我比不上你,我望尘莫及啊,我因此而深感羞惭。

清水坪,沅陵,吉首,襄樊,洛阳,每一处相思地,都叠印着你的形影,那么多,那么靓,那么隽秀,那么纯美,让我幸运的是,虽在多年后的今日,我的娟娟,韵致益增,魅力有加,与过去相比,更可爱了……

这时,仙子说:“见哥,我们走吧。

仙子“人间”去不远处的丝路历史文化广场,“到那里去,你给我讲讲西域的故事好吧。”

多少春,多少秋,“人间”总在讲故事,仙子总在听故事。

只有天地和牡丹知道,仙子是在用她独特的方式,激励“人间”写出传世的作品来。

 

092

 

论其实,娟娟仙子是那样地具有艺术和写作天分。

仙子的五线谱音乐创作,舞蹈创作,都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精品佳作。

早年仙子写的长篇,手稿清晰漂亮,发表的那么多散文,公元1998年的文集,都是那么清新优美,我们在前几卷已经有所领略。

让我们温习一下娟娟的一些文章的段落和句子,来领悟领悟仙子的文采和思想吧——

古城花海,连天牡丹,阵阵芳香,又苦又甜,百花之王,百花之仙,是我一辈子的好友,一辈子的好伴……

爱情的美丽在于提高自己同时也提高对方,他们始终在追求更高的境界,这样的爱情是能够照亮人的一生的。”

宁静之地,清风徐徐,三两挚友,忘乎所以。

天籁在流动,大地在倾听,精神无限舒展,意象无限澄明。

——这,就是她所想望的人生状态和友情境界。

忧伤的时候,走入夜晚,听树叶窸窣,闻河水潺潺,把那曾经傲岸不屈的影子踩在脚下,任酸涩的眼泪在心底流淌。

她知道,人没有永恒的得意与永恒的失意。”

风起时,她闭着眼睛,让风轻拂过发梢,想念着远方的他。

睡去时,她扑入梦境,醒来枕边一片泪滴,想着他,情难自抑。

疾驰的人生,奇异的缘分,让他们驻足,多变的世界,缤纷的色彩,让他们心忧。

热情的拥抱害怕捕捉不到,轻轻的依偎却担心溜走。梦中的心,不知经历多少个黑夜的忐忑,究竟在为谁而悸动?

寥落中,她变得浮躁,变得易于怀想。展纸援笔,疾书心事,送去一个小小的问候,一份深深的怀念,一次甜甜的回想,一片浓浓的情意……

若时光可以倒流,她只想回到童年的时光。花开了,树也撑起大伞了,雨笑了,风也开始唱歌了。

若时光可以倒流,她只想回到少女的年华。夜,在微微的打盹儿,风,轻轻地躲在树后,屏息倾听。

若时光可以倒流,她只想回到初见他的时候。火热的夏季,他带着阳光,带着朴素的风格,翩然而至。

若不是那一行行的文字,他们之间也就不可能存在任何的交集,如同夜空中的星子,各有各的轨道,不会偏离和相遇。

缘分是如此奇妙,来得让人措手不及。或许是上天早已注定,他们相互间是逃不过的“数” ,是不得不面对的情。

记得看过一部电影,里面的人说,我们见过吗?我们好像见过!

第一次见他,她就奇怪地觉得熟悉。说不定很久很久以前,曾经相识?也许没有,但现在居然熟悉地走在一起,应该算是证据吧?算是。

暖风拂过,它听见了她的心跳,感觉到了她的热情。今天他陪着她散步,明天他走了,回去上班,剩下她,她会难过的。

夏日青草的气息在微风的吹拂下愈发浓重,沁人心脾。

这条路,她走了一遍又一遍,沅江在一如既往地奔流,树和草依旧在疯长,偶尔有鸟儿翩然飞过,看一眼江边稀稀落落的人,情不自禁的就想起了那天的他们。他走在左边,温文尔雅,自然恬淡……

仅仅是小别,人各有自己的岗位,怎奈也会让人泪如泉涌。细数过往的点点滴滴,不知为何,总觉得好像又变成了天涯陌路。

真正的爱情是要选择的。在所有的雨中,淋湿你的那一颗,才是真正的雨。

没有人能希望控制命运,最多只能希望控制自己。

喜欢这一种时刻,知道生命除了外表的喧闹与不安之外,在内心里还有一种安静和慎重的成长,不会因为时日的推移而消失,于是,日子才可以这样一年一年地过下去,生活也温暖了她这一颗时时在回顾与前瞻的心。

她喜欢那种爱——无需告诉,无需表白。

从身边掠过的每一缕风里,从空中飞过的每片云彩里,从淡淡忧郁的眼神里,从不能自抑的慌乱里,心事像春天的雨,细细地飞,悄悄地落,不经意间,就湿了满身。

她喜欢那种爱——不要强求,不要索取。

强求来的不是爱,索取来的可能只是施舍。因为爱是纯粹的,所以甘愿,给你温柔,给你所有。因为爱是纯粹的,所以离开,带走所有的伤痕,一个人疼痛。

只是,怕眼垂得太久,偶尔的抬头,泄露出心底的秘密。

不想通过告白来索取爱,不想用纠结和牵绊来留住爱。她总觉得,爱一个人会爱得疼惜,一个人承担全部的痛,也不会用告白去卸除一丝。

疼惜是爱的极致,没有疼惜,爱就是占有和享用,会伤害了爱。

男人选择爱,女人则乐于隐藏自己的情,然后会在对方的在乎中接受。

男人的爱是实在的,物质的,女人却是乐于享用被爱的感觉,与情绪有染,与物质无涉,因此说,男人偏于理性,女人则过于感性。

在如水的夜里,她偷偷地渴望他懂得隐藏在心底深处的疼痛。

月色起时,把揉进血肉的思念,轻轻地晾出来,独自悄悄地淋湿,又悄悄地风干,再捧回隐藏的地方安放。

明日晨曦初上,却又含笑迎他,只让他看见脸上和煦的阳光,昨宵的疼痛,已化作满地班驳的光影,成为不经意的风景……

曾经,她的爱情,就是坐火车。她无奈远离家乡的酸涩,因为在她眼里,他完美,他们相爱。她有足够的勇气,远离故土,舍下家人,去追随他,多么遥远的距离都不会成为障碍。

曾经,是那样莫名其妙地想要对他好,心疼他的一切一切。每到黑夜,工作忙完了,就一次一次地打开来信阅读,在那默默的时刻,托清风明月把炽热真诚的心传递。

曾经,当孤寂的心忧郁和烦恼时,她要做的,就是将满腔渴望的思绪化作片片飞鸿,送向彼岸。她相信,那里的那颗善良的心,一定会感觉到她的悸动的心,领略到她的芬芳,给她最真挚、最深情的祝福。

曾经,心灵的触碰拨动了琴弦,盈盈的音符弹出和谐的旋律。他的轻轻的回应,足以让人陶醉,痴迷,欣慰。彩云编织的美丽梦境,汇成一首诗,题目叫做《朝朝暮暮相随祝福》

可是,爱情在故事里慢慢陈旧,他的声音在房间里盘旋而后下沉,她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她该如何让他明白,她不愿意只是他眼中的一颗沙粒,也不愿意他成为她眼中的一颗沙粒,流着泪却又舍不得拭去,双手在不由自主地颤抖,胸口在莫名的疼痛。

假如,是在寒秋也就罢了,长风凛冽,漫天萧瑟,自然不会如此生生的疼痛。可眼前,分明是盈盈润泽的春啊。

她眼前的樟树上,成群的叶子,还穿着墨绿的绒衫,还没来得及换上飘逸的纱裙,就一团团地直直下落,像是为赶赴一个约定,急急地砸向地面,没有深秋时那种悲壮的肃穆,有的只是安详、静逸和淡定。宛若有一种情感,甘愿坠入深渊,一时间,她的心口像被石磨压住似的,无法言语。

抬头望天,让满溢的湿润回流,在模糊的凝望中,寻找一只鸟儿飞过的痕迹。云 间,可曾有过一抹相拥的温暖?

一首低宛的曲子,不停地吟唱落寞的忧伤,恍若细长的触角,丝丝蔓蔓地顺着肌肤的毛孔,入心入肺地伸展,缠绕,让人无止无息地受伤。

生活,需要安慰来医疗伤痛。譬如,把无法解释的巧合称之为缘, 把不愿接受而又无力改变的结果叫做宿命。

聚散,其实也就是缘来缘去之间不断纠结的过程,就像,再次抬起头时,前一阵风早已吹过,人心却还在前一阵风中,难舍难回。

当带着伤痛的心漫步在雨中,才发现曾经的她为追求那所谓的缘,而失去了许多最珍贵的。往事如风,但曾经的失落与忧伤却早已深深扎根于心底,迟迟不肯离去。

忆起昨日,免不了伤心,失意,但更多的却是那份难忘。也曾在雨中反思,也曾在雨中自虑,可心里却始终放不下曾经相知的你。当凉凉的风和着细雨吹袭脸面,才体会到梦幻固然美丽,但最终还是一场空。

也许潜意识里她们还是在期待奇迹,成全她们理想中的爱情。虽然她们对期待本身已心存疑虑。

这是一个张扬个性的追求功利的时代,自我的发现伴随着难以忘我的投入。爱情更像一个参变量,它应该被严格控制在人们的绝对理性之下。

可是,同居时代的来临,生理压力的减轻,人对家庭的寄望更多来源于对一个精神伴侣的渴求。

真诚不再被当作前提轻易抛出,人们小心计算着自己的得失,抱怨着对方的自私和不真诚,并以此界定着爱情的有无。

“每年,牡丹盛开的时候,人们都会惊喜:今年的牡丹比往年娇艳,这里的牡丹比别处美丽。

“牡丹独有的芬芳气息淹没了一切,呼吸着牡丹的空气,耳边不时飘过阵阵欢呼的笑语,那是游人在用手里的相机,收进牡丹的逸貌仙姿。

“人间四月,春风和煦,牡丹花开,倾国倾城,游客如织。没有人会知道,在四月牡丹的内心深处,是何等深沉的思想和希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华尚花
对《第二十三章 爱无尽》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