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二十章 好风美雨
本章来自《《牡丹仙子》》 作者:华尚花
发表时间:2015-11-11 点击数:2103次 字数:

第二十章 好风美雨

 

 

 

077

 

在超常的忙碌中,仙子连年来的成绩也是十分骄人的呢。

在繁忙之中所撰写的教育论文《素质教育与个性施教》公元1997年在洛阳市获奖。

公元1998年,“人间”把仙子用业余时间写出来的大量散文编成了一个集子,还为她写了个序言。

序言说:“玉娟有感则发,文若瀑水奔云,其势令人惊喜,愤人疾事,又使人不由不赞非同凡俗矣!”

仙子的长篇著作修订的进展也十分喜人。

公元1999年,仙子的又一篇教育论文《温馨班会的思想指引作用》在洛阳市获奖,随后在教育杂志发表。

在圆满完成本职工作、完成省电台两个节目的编辑工作、获得多种奖项之外,仙子还学会了花样翻新的毛衣织法。

她说这是生活逼出来的,但她在身体欠安、工作劳累、家务繁重的情形之下,付出了多少辛苦啊。

“人间”内心深处最为感动的,是仙子在家务中的辛劳与付出。

“给由儿赶织了一件毛衣和一件毛裤。还想给由儿与见哥各织一套薄的。忙得我晕头晕脑。我的心总在惶惑中。

“没有人跟我说说话。看到人家夫妻,出双入对,甜甜蜜蜜,好不羡煞人也。”

“人间”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汇入社会和时代” ,进行所谓的拼搏,应该进行所谓的奋斗,小家庭的温馨,夫妻间的相守,早都忘到爪哇国去了。

多年来,“人间”给由儿理发,而“人间”的头发,则是仙子学会了理发后,一直坚持给他理的。可即使在仙子给他理发的时候,他也常常忽略了跟仙子的谈话。

岁月长长,时光漫漫,娟娟仙子,人虽柔弱,但却是一位内心坚强的女子,虽多愁善感,但从不轻易表露心中的悲伤。

气温极低,仙子忙碌工作,忙碌省电台的兼职,忙碌第二文凭的学习,由儿冬季鼻子一直有病,还得一次次地带由儿去医院治疗,还有做不完的家务。

即使在如此的境况下,仙子还写出了高质量的教育论文,在区里获得初选最高分数,被送交市里参评。

仙子的日记记载说:“太冷了。早间及整个上午,手脚都是麻木的。我穿着棉衣在九都路上奔波,还觉得身上菲薄,手指尖冻得生疼……”

家里,总有仙子洗不完的大量的衣物。

由儿的衣服和袜子,只穿一天,就要他换下来,给他洗。

由儿后来在出版的书籍《在成长》中说:“我的妈妈呀,是太爱洁净的一个人,每天晚上都在那里给我洗衣服。”

内衣,仙子嫌洗衣机洗得不够干净,要手洗。少年由儿的外衣,太容易搞脏了,嫌洗衣机洗得不够干净,也要买来一个板刷,一处一处地搓。

“我们的衣服,无论是身上穿的,还是淘汰下来不能穿的,我都要洗得干干净净,这样,看见了才觉得眼睛舒服。

“以前的衣服,有的洗得洁净清爽地送了人。有的衣服鞋子,不再穿了,舍不得放弃。看着,心里就想,当初购买的这些衣物,凝聚了我多少犹豫和果断,费了多少心思跑了多少路程啊。我才舍不得扔呢,要洗干净放在那里。”

我们的仙子,十五岁多一点就失去了母亲,但秉承了母亲所有的好习惯,尤其是洁净。

“母亲把家收拾得井井有条,清清爽爽。她把全家大小的衣服、被褥洗涤得干干净净,洗菜、洗米,不怕走远路,要到山泉的出口处……

“母亲特爱洁净,对孩子们最起码的要求就是洁净,不许偷懒。她自己尤其认真仔细,甘于付出。一件事只要经过她的手做出来,就让人喜欢。

“母亲非常美丽,个儿也挺高,她那双修长而透着灵气的手,让你无法想象她是什么活都会干的。

“方圆山乡的阿姐、阿姆们,都跑来跟母亲学做鞋子,学绣花。

“我们家的窗帘、门帘上,都有母亲绣上的惟妙惟肖的图画。母亲还做有不规则的绣花壁挂,乍一看简单,可越看越好看。

“可怜母亲命薄,早早地离开了我们。母亲啊,您的女儿真想你啊!只要看到别人家的母亲就会强烈地想念你……

“见哥被一家大企业聘为高管,为他自豪的同时又不免替他忧心。他身体不好,本来已是满负荷了,心理更是不轻松,壮实的人都是难以承受的……

“我曾经戏言,他是一个苦命的人。生就的就是一个劳作之命,没有法子从苦累里面逃出来。我不愿意他是这样子的。

“说句自私的话,他的苦累是我和由儿的不幸。我和由儿是倚着他这棵大树乘凉的人啊,希望他这棵大树根深蒂固、枝繁叶茂、永不衰老啊。

“上帝会保佑我们的愿望的,会保佑我们全家的。

“有的老人,会把幼小的孙辈接去小住,或到晚辈家里照应生活,让忙累的年轻人也清闲一下。

“我的外公就是一个特别关怀晚辈的慈祥的老人,他的爱是那样宽大,他的双手是那样能干。什么事情只要找到他,你就不用担忧了,好像他就是你头顶的一片天,他让我们沐浴着爱的恩惠,心田永不干涸。

“我们都是小树,我的外公的精心呵护,悉心养育,使每一片树叶都充满光泽。

“现在,我的生活里,善良、勤劳、慈爱、睿智的老人少啊。

“苦于没有解脱痛苦的办法,我只能在日记上和自己说说话。忧愁、苦恼、思念和压抑,成了我的心病。

“希望借助这支笔,把我的忧愁、苦恼、思念和压抑都凝固在这里,画上个句号。等待我的将是舒心的春光……

“一番番美好热烈的事业计划,被平凡的生活琐事冲荡得无影无踪。

“只会幻想,不去行动,将一事无成。我怎么走出事业的脚步?

“我不想虚度青春,我期望踏出一条自己的路,一条阳光灿灿、果实累累、充实而又欣慰的路,期望把设计变为现实……”

在这天的日记上,我们的仙子画了一幅抽象画“爬山虎” ,中间一枚巨大的叶子上,有圆圆的眼睛和大大的笑口,“头”上的须子和伸在旁边的小手爪,栩栩如生,活泼可爱。

 

078

 

三月末,为了迎接牡丹的盛开,洛阳下雨了。

我们的娟娟仙子,在日记里这样记载,“春雨,应着牡丹的期望,和着清明的草色、柳烟,来了。

“细雨濛濛地下着,房顶上往下有潺潺的流水声。气候还有些潮湿,酷似故乡湘西。潜身思念里,我不能回去……

“清明时节,总教人平添几分美丽而感伤的怀想。虽然不得回去,我还是珍惜与清明的邂逅。

“在我的家乡湘西,清明的雨都是押了韵的,都是从锦绣心胸里滤出来的。

“清明时节的郊游踏青者,都不需打伞,不然,必会辜负了烟雨的诗意。在那诗意烟雨中行走而不打伞的人,都是雅人……”

三十一日,又是个难得的大雨天。雨天,是仙子喜欢的,她记下了自己的感想。

“恰闻春雷震天吼,疑是身处故园里。

“我来到洛阳,像今天这样又是电闪又是雷鸣的日子实在是太少太少。

“这里的人们整日为干旱发愁,农民更是揪心扯肺,盼天公下雨,能有个好收成。

“听到雷声雨声,疑在故乡。疑是故乡的雷,故乡的雨。

“在我的家乡,特别是春季,整日耳闻的,都是雷声,雨声,山民们抱怨天穹似漏,整日整夜地浇,浇得人心焦,心慌,只有在心里默默地祈求老天开恩,不要再下了。

“家乡也有特别的春天。细细的雨,如丝如织。朦胧的水汽蒸发在山涧,如烟如云如雾。

“偶尔天一放晴,阳光普照,空气清新,人似置身仙境,飘飘轻飏。

“故乡的雨啊,让我回忆,让我向往,让我愁思无尽……

“我不喜欢骄阳似火的晴日,更不喜欢风沙弥漫的天空,独喜爱雨天。洛阳是干旱的,几乎没有雨,那就只能怀念清水坪了。

“且不说烈日的光焰照得人心热难耐,焦虑不安,倍觉压抑,光是置身于人声鼎沸的街头,就让人后退无路,置身于闷热如茏的房间,就使人头昏脑胀。

“雨天不同了,或细密的雨幕飘拂,或哗哗地猛烈浇下,人在街上,或呆在房间,至少空气中有了浸人心脾的清凉。

“雨,下着。我走到窗前,隔着窗纱往外看,朦朦胧胧,似乎什么也看不清,似乎什么都在做梦。

“雨天的晚间就更好了,银灯照壁,天滴敲窗,躺着听雨,联翩浮想。

“只是如今,疲于奔命,干旱时苦盼有雨,有雨了,期盼它来滋润我干涸的心田,却做不到,做不到……”

这年仙子的事情特别多,除了本职工作和教育论文获了多项专业奖之外,她还在继续编辑电台的两个节目,新报的第二文凭高等教育课程也不轻松,基本功考试拿到了好成绩,接送由儿,忙碌家务,不一而足。

八月二日,“人间”的母亲因病住院,仙子得知情况,第一时间赶到县里探望。

在县医院,仙子跑着付住院费,陪护妈妈到下午三点钟,才出去吃了点米皮。之后,买了桃子去看妹妹们。在三妹家的小楼上稍作停留,又到妈妈跟前,同妈妈聊天。

将近晚上七点,仙子才离开县城。离开时又给了妈妈钱,自己只留了回洛阳的车费。

过了一周,仙子又回去看望。已经痊愈的妈妈向儿媳抱怨说有的女儿没有照面,仙子劝慰妈妈心放宽一点,多体谅她们,莫想那么琐碎,心宽了就愉快了。

关于九都路上家居环境的陋劣,仙子不光提醒“人间”的次数多,在日记上倾诉的次数也太多了。

“北方的气候原因,只要一天不搞卫生,桌子上、地板上就是一层细细的灰尘。总是要搞好多遍才会干净。

“我特别在意房间的角落。每次搞卫生,床底下,沙发低下,处处俱到。抹桌子、椅子、床头、床头柜,一遍又一遍,才得干净。

“每当这时候,我就想请见哥把旧窗子换一换。

“两年前就请求见哥无数遍了。我们的窗框是钢铁的,不严密。冬天风吹进来,夏天热钻进来。更严重的是,九都路是汽车的河流,每天不少于几万辆……”

“人间”终于认识到该为仙子做一做环境功课了。

于是,公元1999年四月份,“人间”自己动手,从室内做起。花费了几天工夫,将各个房间的电线全部进行“入墙”改造,并将房间粉刷一新。穷归穷,亮堂了。

五月中旬,安装双层玻璃窗和封阳台铁栏杆提上了日程。测量,制作,二十三日开始施工,至二十五日完毕。

做好这些事情,搞完了卫生,一家上街去吃了顿饭,以为小小的庆贺。

双层玻璃窗屏蔽了不少噪音,灰尘也较少进来了,夜间拉砖拉水泥板疯狂超载、向着楼上突突烟火的拖拉机,他们轰鸣不休地折腾似乎也稍微远了些。

“人间”感叹:仙子是宁馨清静的湘西来的啊,见哥麻木,环境质量的天壤反差,让仙子痛苦地委屈了多少个年头啊!

这年暑假后,由儿进入市实验中学读书,分班考试很争气,进了重点教学班,而且当上了班干部。

开学前,请由儿帮忙,给“人间”所主持的GG公司购置了数台电脑。

十月十七日,是仙子和“人间”的吉日,在由儿倡导下,举办烛光家宴,很简单,但有趣极了。

由儿送的礼物,是两张数码光盘贺卡,是孩子前一天夜里在电脑上制作的。

十二岁的儿为仙子和“人间”敬酒,使他们欣慰、快乐。

这年“人间”的各项事业齐头并进,长篇《盘龙……》的二十八万字缩写本在美国出版,他拥起仙子和由儿,说:“感谢我的娟娟!感谢我的由儿!”

一年一度的“要爱要久”节日到了,牡丹萌芽的神奇日子到了。

十二月十九日,“人间”为仙子买了一套裙装。

仙子这样记载:“是前不久看上的,总嫌太贵。今日买了,除了感激与温暖之情外,又新生些复杂的心绪。因为给见哥增加了经济压力。

“见哥舍不得花钱给自己买衣服,穿得非常朴素,身体又不好,病痛也是忍着。每想起这些,总是心痛与着急。

“挣钱不容易。见哥又不是商人那样赚钱的,他是在耗费自己的心血获取一点报酬。我以后不这样让他破费了。”

我们的仙子,什么时候都像个淘气而又懂事的小姑娘啊。

“人间”和由儿为仙子祝贺,由儿在一张大纸上写着“祝福”字样——

亲爱的妈妈: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有好多句,像阶梯诗一样排列。还有插图——一个巨大的“G”字母变体,五线谱的高音谱号。

 

079

 

公元2000年,“人间”依然在多方忙碌。

虽说辞掉了大学的教学任务,但在所管理的GG之外,又添了家企业的高管工作,在杂志上主持“校园风铃”专栏,另在美国《侨报》开设一个“东方文化专栏” ,几乎难以着家。

仙子抱恙工作,忙累不适,寂寞无助,“人间”只知道给钱让仙子自己治疗,情况时坏时好。

到了2001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仙子因病不得不住进医院,“人间”伤心和悔恨自己医学知识的贫乏,以致酿成祸患。

“人间”的泪水不断地滴落在眼镜片上,发誓,一定要全心全力救治仙子。

“人间”难过,实际上遭受重大的命运打击的是仙子啊,我们的纤秀的柔弱的仙子。

仙子不让“人间”看见她的难过,怕“人间”伤心,但“人间”看到仙子泪湿的枕头,心如万箭穿刺,为多年的忽略和麻木忏悔。

可是,即使再为痛心疾首的忏悔,又有什么用呢?

令人感动的是仙子深爱的学生们。他们成群结队,多日连续不断簇拥在病床前守护他们的老师,捧来了他们从严寒的街头为他们的好老师募捐来的零钞,医生、护士和所有在场的人都禁不住热泪涌流。

医院惊讶,这位年轻女教师怎么会有这么多学生啊?

仙子教过的多届学生相告相约,都来了,来一次又一次,怎会不多呀!

报社和电视台到医院看望仙子。

《洛阳日报》送来了鲜艳的花篮,鼓励仙子树立信心,配合治疗,并把仙子这位苗家阿妹选择洛阳、热爱生活的情感故事连续登载于《洛阳日报》上,向社会介绍一个优秀的少数民族青年教师的先进事迹,引得整个社会都在关注仙子,支持仙子,相识的和素不相识的洛阳人纷纷看望仙子。

仙子渐渐树立了信心,希望能够治好疾病,继续为学生们上课、批作业、和他们一起读书、做游戏。

“人间”也在不断地安慰仙子,要有战胜病魔的勇气。

仙子历来是听“人间”的话的,痛苦中的仙子紧紧握着“人间”的手,“人间”知道,心爱的人儿答应他了。

我们的仙子,抓着“人间”的手说:“见哥,真对不起,娟娟拖累了你……”

“人间”的泪水流了下来:好娟娟,快别说傻话了,是见哥对不起你啊……

记者采访后,又写了题为《感谢洛阳,拥抱善良》的文章,发表在公元2002年一月二十八日的《洛阳日报》上。

“人间”在医院陪护仙子,已经管不上由儿的生活了。

由儿说:“给我买一箱速食面放在家里,没饭时我可以吃。”孩子的懂事让人心酸。

“人间”给孩子买了两箱速食面,让孩子自己烧开水泡面吃。

仙子在疾病的痛苦中,还总担心“人间”吃不好饭,休息不够,总在提醒“人间”吃饭和休息。

而“人间”的各项工作有许多交接事宜,难免去医院晚了,在医院时间少了,客观上给仙子留下了许多凄冷和伤心。

公元2002年的四月八日,仙子素手执笔,在病室内记下了一些“语丝” ,“人间”一直不知道,读来让人十二万分的心酸和心痛。

“西北风呼呼地刮,气温很低,冷。

“病房窗外,有月,满院绿荫贴在地上的影子,好似剪纸。

“我实在没有一点心思看外面,是见哥刚刚离开这里回家去,我才看窗外。

“超负荷的劳累使我的见哥骨瘦如柴,我没有办法,只有暗自心痛,却也是枉然。我的见哥也是身体有病的人啊。

“这几天见他的眼窝深深地陷进去,我心颤不已。我的见哥没人心痛。他的父母,还有妹妹们,都有他们的事情,都有他们的家庭,忙得没有尽头。

“我在医院里,连握笔的力气都没有。

“我的心情沉重如铅。我无力帮他,在又恋他又依赖他的日子里,我们都悲伤着。

“我本是在好好照顾家庭的,本是在好好侍候见哥的,可现在要他来照顾我,我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本是在认真负责地工作的,我爱我的学生们,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可我现在只有为他们祝福了。

“给家庭和社会造成的损失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我痛苦。

“我的由儿更需要我。如果不是疾病,我对由儿的照顾会周全一些,日常行为管理会规范一些。上帝啊,请您帮助我吧……

“现在是夜间十点半,护士量了血压。由于血压控制不好,头晕乎乎的,眼睛涩涩的,腿也挪不动步子。”

尽管如此,我们的仙子还是很要强,能动的时候迫使自己走动。

任何人看到仙子的模样,都会认为她是个娇小姐,实际上仙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娇气。

仙子让人心疼地写道:“我能忍耐。十几岁开始,多少痛苦的日子都经历过……”

“人间”和朋友们出去到郑州等地访问专家,为仙子下一步的治疗进行评估和准备。

公元2002年,八月,逆风成长的由儿以优异的成绩考进高中。踏入新的学校,即担任班长,在军训中带领全班拿了个全校总评分第一。

九月七日,仙子出院回家。“人间”在家中装置了一件小小的消毒居住间。

仙子身体状况平稳一些,慢慢地整理以前的电子教案,预备送给学校的老师。

九月二十三日,由儿在全校七十多名参与人的竞选中获胜,成为一年级新生中惟一的校学生会副主席。

由儿知道家中的特殊情况,遇到困难也不惊动家中。

我们的仙子,是个极其认真的人,也是个极其爱干净的人,还是要洗衣服,做家务。

生活琐事对于健康人来说不算什么,可仙子,医生是不许劳累的啊。

仙子和“人间”又可以手牵手地走出去,慢慢走到洛河边的洛浦公园了。

清风高谊。天地精神。

每到洛河边,“人间”就会油然想起仙子的话,这八个字。

洛河记载着我们的仙子圣洁出尘的主张。

“人间”觉得自己尘俗,领着仙子,离开了清静的湘西,离开了宽阔的沅江,离开了清澈的酉水和清水河,来到难觅安宁的“炮火前沿” ,困苦日月,铁窗磨难,疾病折磨,生活负担……

清风高谊,天地精神,“人间”觉得自己是那么渺远不达,那么难以企及啊!

由儿由学校学生会副主席变成了主席,学生会的几个部长全是比他高一个年级的,但都非常支持他的工作。

在由儿的主持下,学生会非常活跃。校长、教务处、后勤处和团委的老师们,都借力学生会,推展工作。

由儿初中阶段曾担任国内两家电脑报小记者,写了大量文章。高二阶段,将之集中在一起,交给北京的作家出版社,出版社以《在成长》为书名予以出版发行。书籍印刷装帧非常大气。

《在成长》不光印刷精美,内容尤其受到青少年喜爱,广东珠海、四川富顺和洛阳的多家中学都拿《在成长》这本书做奖品,奖励优秀的学生。

父母为孩子自豪,关于由儿的话题带来乐趣,使人高兴。

 

080

 

仙子对她自己的工作非常惦记,一年前即开始整理她的电子教案,整理出一部分,打印一部分,转给学校。

仙子仍如既往地支持“人间”的写作,为他做鱼汤,端茶水,让他尝一下,他报告说满意了,才离开。

“人间”的著作一屏一屏地增长,“人间”对仙子的感激一天一天地加深。

十多年来,“人间”的各种成果,数千万字的各种著作,无不是在仙子的亲切注视和悉心鼓励下取得的,仙子总是“人间”的成果的第一个鉴定者。

虽然跟“人间”相比,仙子的年龄小,但“人间”清楚,仙子的观念和认识从来不“弱”呀。

合计一下,虚构类的作品,小说、散文,不算早期的大量诗歌,已经超过了二十九卷,因此“人间”想调整方向了。

由于网络的出现,文坛比之以前,热闹得太多了,虚构作品,别说现实题材,连历史都给“穿越”和“架空”了。

所以“人间”拟放弃虚构,进行真正的历史题材创作,他自己称作“历史纪实”作品。

仙子听了,肯定和支持“人间”的想法,“见哥,你早期的《汴梁残秋》 ,历史感那么足,我相信其他历史题材,一定会写得出类拔萃的,真的。”

“人间”有几个历史人物传记的构思,拟先写出来。譬如,为刘禹锡,白居易,元稹,每人写一本三十万字的传记。

仙子赞同“人间”先写一批历史人物,就刘禹锡和白居易跟“人间”进行“人物形象探讨” 。

仙子未明说,实是有意跟“人间”探讨以强化他的写作兴趣,“人间”怎能不知道呢。

“人间”当然愿意对仙子说说他的看法,他对刘禹锡的“拼搏向上”精神的敬仰,对白居易的“享乐主义”态度的辨析,等等,说完了,听仙子的。

仙子提出,中小学课本选取诗文的多少,影响人们的判断力,所以仙子特别支持“人间”的个人视角。

仙子的观点和看法,总是那样新颖和别致,让“人间”耳目一新。

可是,“人间”一旦进入创作的忙碌,就在客观上忽视了仙子。

夜里,“人间”坐下来写作,觉得没过去多大工夫,实际已经消耗几个小时了。

仙子为“人间”做好所有的后勤事宜,使他在较短时期内完成了《刘禹锡传》和《白居易传》的写作,合计约六十万字。

公元2005年,人间四月天,仙子的湖南好友梅香、小春到洛阳看仙子。

梅香从沅陵来,小春从株洲来。她们年龄都比仙子略长一些,但都特别喜欢仙子妹妹。三人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三天。

三天后的好友离别,却勾起仙子的绵绵伤感和无尽牵挂之情。

之后半个多月,仙子以泪洗面——

“梅香,你们离开洛阳,我的思念和亲挂之情无以言表,我不能解颐,惟有泪千行。

“梅啊,上苍安排,前世修来,让我与你如此知心,成为密友。上帝创造了你的善良完美之心,祝你好运相伴,事事如意……

“小春啊,我的亲密好友,你们的到来,给我孤寂的心灵注入了一些活力,使我有了短暂的开心。

“我多么渴望你们能多留几日啊,无奈,工作缠身,你们又匆匆地返回了。让我咀嚼这无限的忧伤和遗憾……

“我的挚友啊,感谢你们慰藉了我的心灵。我不能忘,惟有珍惜,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相聚。

“离别的愁绪,如幽灵般困扰着我,泪水如密雨般纷纷飘落……”

“人间”无法安慰仙子,他在细微之处思量得太少太少,深感对不起仙子。

由儿念高中住校,“人间”收拾了他所居的东屋,成了写作间。

写完《刘禹锡传》和《白居易传》后,又写了《华夏姓氏源流考记》和夏商周《三代演义》两部新的大著作,合计一百二十万字。

“人间”坚持挤时间写作,大型著作又怕写作中断,晚上就睡在写作间。

仙子一般在晚上九点多钟过来,冬季为“人间”插上电热毯,夏季为“人间”擦席子。

仙子总是惦记“人间”的睡眠卫生,多少年如一日。尽管抱恙在身,她为“人间”所做的一应后勤事务没有变化。

晚上十点半钟,仙子为“人间”预备好热水,提醒他洗澡。

一般情况是,洗完澡之后,“人间”并不休息,接着写作到很晚才睡。

常常是,“人间”睡着了,午夜之后,仙子服完当天的最后一次药物,悄悄地到他的房间,察看他的睡眠情况。

仙子轻轻地,轻轻地,唯恐打扰了“人间”的休息。

而“人间”也常常去看看仙子睡好没有。

“人间”非常不解,仙子没有使用任何化妆品或护肤品,为什么她的小房间,她的床铺,她的身上,有那么一种令人愉悦的清香呢?为什么他一直像个可爱的小姑娘,醉人的清香没有任何减弱呢?

幸运的“人间” ,猜测了多少年,判断了多少年,没有答案。

问仙子,她也不知道。

听到电视里边的洗涤广告说“阳光的味道” ,“人间”猜测,莫非是仙子的衣物洗得特别干净,晒得特别到位,但又显然不是。

真的,“人间”尤其喜欢俯下身,轻嗅仙子的床铺,仙子的被褥,仙子的头发,仙子的身体。

常常是,“人间”忍不住要深深地呼吸,惹得有时候仙子以小拳头敲他。

唉,一个谜,一个长久困扰“人间”的解不开的甜美的谜。

其实,谜底非常简单:娟娟她是牡丹仙子啊!

公元2005年,十月份,由儿在《中华文学》发表的散文《说北道南》 ,获得第二届“古风杯”全国优秀散文大奖赛二等奖,作品收入年度《华夏散文精选》中,同时也被收入南方另一家出版社一个叫《活泼阳光》的集子。

在高中的学生们全都归顺于高考指挥棒,埋头死读的时候,由儿从事了很多社会活动,尤其是“非典”——非典型性肺炎流行期间,由儿一直在指挥全校的体温检查,平时还有饭厅的日常巡视等等事情,关键是孩子极为负责,投入精力很多。

仙子和“人间”曾经担忧孩子担任班长和学生会主席耽误学习,但看到孩子一次次地获得优秀干部奖励,他们觉得,书本知识固然重要,社会能力也很重要,便互相宽心,有点释然了。

仙子对由儿说,你做得很好,名分是次要的,实际能力是主要的。

暑假后,由儿赴北京外国语大学读书。

由儿北上读书前夕,专门出去给家里买了些必需品,孩子长大了。

这年,“人间”受聘主持美术杂志的编辑工作,写作又添加了一大块内容:书画评论。

“人间”感激仙子,清寒的日子,清寒的伙食,但就文化、文学相交谈,相议论,他们跟以往一样温暖,一样丰富。

尤其是,“人间”从仙子的话语中,从另一个新的角度之所获得,弥足珍贵。

未料公元2006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上十八时,九都路美术馆路口,在美术馆加班后回家的“人间”横遭车祸。

当时是雨天,“人间”打着伞步行,和好几个人一起站在斑马线的路边等待绿灯,却有辆自西向东的小汽车疯狂地侧撞过来。其中两个人被撞起来,飞出去。

晚上二十时,“人间”醒过来,已经在医院了。右额头巨大伤口,出血很多,右髌骨粉碎。左髌骨裂伤。左腓骨骨折。右足腕伤。右肩、右颈、右胸伤。

做手术,治疗,恢复,亲友们和社会各界不断探视。

尤其是仙子,忍受着病痛,为“人间”做吃的,跑老远地送到医院,理发、擦身、洗脚……无数次,无数次。

数月后“人间”回到家中恢复,经历了一次险情,归于清寒的日子,方觉无比珍贵。

所有的家务都由仙子承担了,购物,做饭,洗衣服……想方设法,买好吃的,做好吃的给“人间” ,期望他恢复得最好。

好在以前那个双筒洗衣机坏了,由儿寒假回来又给换了一台自动的,减轻了仙子不少劳动量。但小衣服她还是要动手搓洗,说自己搓洗的洁净。

“人间”拄杖行动,腿不能弯曲,天天中药洗浴,用力弯曲,效果不显。

医生说,髌骨粉碎后,小碎块无法拼补,抛弃了,仅有几块大的,对接后也不圆,靠钢钎和钢丝整在一起,石膏固定时间又长,长成了混乱的一团,功能恢复很难了。

“人间”借来工厂用的器械,协助弯曲。每天晚上,在阳台上,以热水毛巾包裹膝盖,以器械帮助,强力弯曲两个小时。

六个月。从春到秋,“人间”坚持了六个月,腿基本上可以弯曲了。

实现真正的比较自如的弯曲是在三年之后,去除膝盖内部的钢钎和钢丝,比较复杂,最后也没有去除干净,但“人间”已经不在乎了。

仙子又可以牵着“人间”的手走出去了。

在清静的夜晚的洛河边,在芬芳的牡丹花香中,“人间”一遍遍地温习仙子的“清风高谊,天地精神” ,回忆来自仙子的赐予,感慨不已。

“人间”没法原谅自己,若不是他把仙子请到洛阳这片生活的“炮火前沿” ,跟着他受苦受难,她不会病的。

她若一直在宁静的湘西,秀水青山,新鲜空气,没有“人间”的助人蒙冤、锒铛入狱,没有她的苦情孤诣、没日没夜地操劳奔波,她不会病的。

时光不可逆转,岁月不可倒流,回顾以往,俯察现实,直教人空怀愤恨和痛悔。

若说早期,年轻,“人间”困于世俗,那么,在第一次听到仙子的“清风高谊,天地精神”的时候,还很不算晚啊,能够憬悟,回头是岸,也绝不至于越陷越深啊。

仙子赐“人间”以一如既往的温馨与柔情,在细微之处体贴与关怀他。

理发不用说了,做好羹汤,亲手端给他,给他沏茶,嘱咐别烫着,每天督促他洗刷,讲卫生,休息好。

“人间”最喜欢,是仙子光洁的额头上细细的毳毛,是仙子的羞赧的孩子气的微笑,是仙子的南方风味的普通话,是仙子柔美的“见哥”的唤声,是仙子的大眼睛里潋滟的水色和晶亮的光点,是仙子的馨香的气息。

“人间”告诉仙子,他在筹备一些历史文化著作的写作,仙子就问他故事性如何,是不是可以先“讲来听听”?

“人间”说:“可以呀。”遂给仙子讲他塑造的貂蝉。

貂蝉这位传奇小美女,天生就是干地下工作的料,不但有“万死不辞”的莫大勇气,而且有见机行事、左哄右骗的冷静和智慧。

有司徒王允的编导,她所执行的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谋杀董卓。

董卓权倾一时,气焰嚣张,又老又丑,肥胖如猪,小美人儿要在董卓怀里圆满完成任务,不但要有一流的演技,而且要有极好的心理素质:不能恶心。

董卓与干儿子吕布,枭雄对峙,在这两个男人之间演出,任何一个小小的细节失误,甚至一个惊慌的眼神,都可能招致杀身之祸。

貂蝉表演得优秀,使得董、吕二人彼此恨之入骨,终于反目成仇。

貂蝉靠出色的演技,顺利地铲除了董卓这一大社稷祸害,圆满地写就了一个千百年来为人乐道的历史传奇。

执行了最危险的任务,完成了地下工作,但巾帼女侠没有爱情,从头至尾是个悲剧,命运至终,甚至连个确定的归宿都没有。

兵荒马乱的时代,不缺少英雄,但缺少对美人的怜慕和惜爱。

兵荒马乱的时代,只讲成败,再美的容貌,也只是阴谋交易的工具,或是政治博弈的筹码。

貂蝉这位美人终归何处?元杂剧、野史典籍或民间传说,各有编排。

说法一是在董卓被诛后,正式成为吕布的小妾。

说法二是吕布殒命后,貂蝉被曹操赏给了刘备,后来被老刘他结拜二弟关羽斩于月下。

说法三是关羽向曹操索要貂蝉做小妾,曹操便送给他了。

说法四是在董卓被诛时,貂蝉化作一阵清风而去……

“人间”请教娟娟,仙子说,“说法四”这种结局比较合适。

“告诉我,为什么?” “人间”问仙子。

仙子说:“文学貂蝉,真假难辨。十六岁的女子,做地下工作者,舍生入死,左右逢源,怎么着也应该超越历史了吧?”

仙子说的是。哪些是历史的真实,哪些是渲染和演绎,在难分难辨的时候,美人儿只是一个历史的符号,浪漫的情节,自然是上选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华尚花
对《第二十章 好风美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