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十九章 意厚情重
本章来自《《牡丹仙子》》 作者:华尚花
发表时间:2015-11-11 点击数:1053次 字数:

第十九章 意厚情重

 

 

 

073

 

残酷的事变实在苦了仙子,她的身体依然不好,住院两个月之后,继续不断地为“人间”的事情奔波,胸痛、背痛,吃不下东西。

漫长的岁月,“人间”困于铁窗,仙子困于医院,幼小的由儿也受苦了。

回到洛阳的当天下午,“人间”去妹妹那里接回了由儿,小小的由儿真的懂事了。

十月十五日,“人间”跑了几个地方,安排仙子的继续住院治疗事宜。

“人间”认为仙子的疾病是他的“政治事故”导致的,他要好好地为仙子治疗。客观上,实质上,健康损失已经难以弥补了。

十月十七日是仙子和“人间”的婚庆日,也是“人间”的生日。洛阳各界朋友在豫香楼饭店为“人间”“接风洗尘” 。

巨大的蛋糕,巨大的红烛。

六年前的十月十七日,是湘西的山民们为仙子和“人间”举办空前盛大的酒会,庆贺他们的婚姻。震动了十里山乡的热烈和快乐,难以忘怀。

而今的十月十七日,洛阳豫香楼,洛阳的朋友们又为他们举办了一个规模盛大的酒会,感激之际,滋味复杂,难以言说。

接下来的日子,“人间”看望了家人和亲戚故旧。并礼貌地回访了专案组组长S和为他提供过牢中生活帮助的看守Z以及另外的人。

“人间”走出铁窗后,娟娟仙子总在想、也总在设法购买物品,调节饮食,为他“补身体” 。

可是“人间”看到仙子的身体尚未恢复健康,加之他们由于事变重返拮据的经济状况,“人间”一再拒绝仙子的心意和做法,请她千万莫要忽视了自己。

仙子继续治疗了四周的时间,效果不明显,“人间”非常揪心。想为她转院,目标医院没有床位,只好在原医院坚守。

公元1992年的元月底,春节临近的时候,仙子的健康状况才得到好转,他们的心情逐渐晴朗起来,家中最基本的烟火幸福总算艰难地回来了。

三月底,牡丹花开的时候,“人间”陪仙子去医院复查,情况不错。

太高兴了,我们的仙子终于恢复了健康,靓丽和娇美又回来了,像小姑娘一样馨香可爱。

仙子请求“人间”一起回去看望“人间”的父母,可是出版社向“人间”约了一部长篇书稿,六十天后得“交货” 。仙子就预备了点钱,一个人代两个人,回了“人间”的乡下老家,看望了家人。

两个月后,“人间”完成了长篇的写作,书名定为《新梦》 。

这本书的写作,娟娟仙子付出的太多了。她的工作很忙,当着班主任,承担了全区观摩的公开课教学,承揽了全部的家务,每天早晚去六一二幼儿园接送由儿。

仙子往往是中午下班路上骑自行车赶去买菜,回来后“人间”至多烧好了开水,有时连开水也没烧。

中午时间是很短的,买菜占用了不少,做饭就非常匆忙。即便如此,仙子一到家就记得先开个小火,为“人间”做上羹汤。

常常是,“人间”在瞅空子写作,我们的仙子,给“人间”端来一小碗鱼汤,说句“见哥快趁热喝了。先喝一点,试一试味道。”“人间”尝尝,说好,他就转身进厨房忙碌去了。

晚上,仙子带由儿。

过一会儿,仙子不忘轻轻地来到“人间”小小的写作室,为他添茶续水,“人间”笑赞为“红袖添香” 。

夜深时,仙子则为“人间”预备好洗澡水,敦促他休息。

仙子不是盲目的催“人间”,总要看到“人间”轻松地展展腰,或者站起身,走出小屋,才不失时机,温柔地建议他:“见哥,该休息了。休息好不好?”

仙子是个干净到圣洁的人,不光星期天,几乎每天都在洗衣服和床单什么的,每次洗漂的遍数尤其多,“人间”玩笑,别人家最累的电器是电视机,我们家最累的电器是洗衣机。

不管怎么说,新书三十多万字,功劳大半是仙子的。

真的,“人间”清楚,若没有仙子的操劳,他是写不出来的,或者写出来也可能是粗糙的,低劣的。

原先约稿的出版社食言了。“人间”把《新梦》给了另一家出版社,很快获得三审通过,出版了。

《新梦》三十二开本,四百六十页。发行商印刷有大幅的彩色销售广告,张贴在书店的广告板上,张贴在街头书车的车厢上。

中外朋友都很高兴,他们比“人间”还要激动,纷纷相告:打不倒的“人间” ,又靠他的一支笔站起来了!“人间” ,祝贺你,我们向你学习!

样书尚未到手,“人间”去涧西区广州市场的书车上买了一本,赠送给由儿。

为什么先赠送给由儿一本?在这部书的写作过程中,由儿制作了不少特殊的“插曲” 。

“人间”的小书室设置在由儿的房间里,位于东南角,有个小门。晚上写作的时候,由儿老想到里边玩,可是小门有插销啊。怎么办?撞。

小家伙退到远处,助跑,“咚!”一撞;再退到远处,助跑,“咚!”又一撞;复退到远处,助跑,“咚!”第三撞。

小门被撞开,撞门的人带着惯性冲倒在“人间”的书桌下。赶紧抱起来,看看没有伤,“人间”才停下写作,跟他玩耍。

往往是到了这时候“人间”才到大房间里,跟娟娟说话。

忙碌的写作使“人间”忘却了和仙子聊天,可爱的由儿用实际行动提醒了“人间”休息和看望仙子。

还有个插曲,是趁“人间”外出,由儿到他的小书室视察,把墨水弄洒在桌子上,写好的书稿也染得一片一片的蓝色。

“人间”细细地观察,发现桌子上有小皮鞋的印记,断定小家伙是爬上桌子玩了,否则屁股也不会碰翻了墨水瓶。

是不是屁股碰翻的?“人间”揣测是。孩子若眼睛看到,不会打翻它;看不到碰翻了,那不是屁股的失误吗?

“人间”把分析讲出来,仙子望着“人间”,快乐地笑了。

其实,聪明活泼的由儿给他们带来的是生活的充实和快乐。

经历了一般家庭难以想象的曲折和坎坷,一家三口总算收获了温馨的日子。

有仙子做“人间”的坚强后盾,他的工作恢复了正常,随后的公元1992年冬季,河南省下发正式文件为他的冤枉平反,补发了工资。

“人间”的写作再度进入爆发般的阶段,几乎每周都有数篇文章发表,每月都有中短篇小说问世。书稿也多了。

我们可爱的仙子,也非要个写字台不可,要把以前悄悄写的长篇修订出来。于是,“人间”调整家具,给她房间的窗下摆了个写字台。

其实娟娟回到家中,事务繁多,“人间”和她的决议是:“慢悠悠地”整理旧作,干多久算多久,干多少算多少。

十二月十九日是仙子的生日,牡丹生芽的日子,“人间”的“要爱要久”纪念节。

牡丹在寒凝大地、万物凋零的时刻萌芽,允许来年暮春与众不同的热烈绽放。

“人间”为仙子买了个十五元的大蛋糕。燃起幸福的红烛,和由儿一起为仙子唱生日快乐歌。

小小的由儿是摄影师,拍照留念,仙子倚着“人间” ,留下了温馨的画面记录。

物质生活水平虽然还是低档次的,但精神生活是幸福快乐的。

仙子在清水坪小屋独处时,“人间”在定鼎路斗室蜗居时,他们曾经有多少刻骨铭心的思念啊!

是的,他们刻骨铭心地爱过。

“人间”在牢中经受磨难时,仙子在医院忍受病痛时,他们曾有多少锥心泣血的相互担忧和深切期盼啊!

是的,他们锥心泣血地痛过。

如今,长久磨难过后的温馨,尘俗的平安与宁馨,太宝贵了。

特别是,仙子的纯洁、善良、脱俗和高雅,仙子的馨香、美貌、天真和烂漫,让“人间”时时感动不已。

他们有一台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机,在“人间”清闲的时候,仙子总是不看电视,给“人间”沏杯茶,然后像小猫咪一样缠着他,要他讲故事。

小由儿,则在他的房间里玩积木,或者玩锤子呀起子呀的“塑料工具” ,自得其乐。

仙子明亮的大眼睛,柔媚动人的眼神,光洁的额和额上稚嫩的细发,芬芳香甜的气息,所构成甜蜜的氛围,令“人间”一次次长久地陶醉其中。

开场白往往是“人间”故意虎虎地询问:“眼睛为什么这么大,咹?这里的小头发为什么这么细,咹?闻起来为什么这么香,咹?”

仙子当然不回答,拉起“人间”的手催促:“见哥快讲咯,娟娟想听了。”

 

074

 

“人间”公元1993年春天参与撰写了河南建设成就“洛阳板块”专题片的解说词。

春末,参与了豫西山区交通现状论证,撰写了大型专题文章。这是国家交通部选择对口支援地点,进行高档次大规模“交通扶贫”的前奏曲。

多年之后,洛阳市的领导人,尽管已经调离,升职,还是没有忘记“人间” ,赞说“为交通部对口洛阳交通扶贫的启动”立下了功劳。

这类大型应用文的写作,不但需要前期的大量时间投入,更需要后期的大量精力付出,我们可爱的仙子,保障了“人间”的后勤,给予了“人间”最有效的鼓励。

夏季来临的时候,“人间”承担的重大项目都告一个段落,跟着仙子,带着由儿,去湖南过个假期。

由儿就要上学读书了,恐以后少有时间带这个苗族小男子去湖南体验“故乡风情” 。

仙子安排好了自己的全部工作之后,一家三口启程前往湖南,为湖南的妹妹和弟弟带了一个较大的不锈钢电烤箱,还有很多孜然粉。

仍然是一路上身疲心累的艰辛,仍然是沅江铁山河的考验。

“人间”不能多在沅陵停留,六天后即回到了洛阳,无奈地陷入对仙子和由儿的思念中。当然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们在湖南是比较轻松愉快的。

仙子的信,同多少年给“人间”的无数封一样,无微不至地关心。

由儿的信,是画。画着天空、太阳、飞鸟,画着大树、房屋、花坛,画着草地和一只长着圆乎乎的脑袋、圆乎乎的眼睛,还有大角和尾巴的动物。

回到洛阳几天,“人间”梦到仙子两次。一次是一起坐船,好像是在清水河中乘船的回忆。一次是在温暖的春天的洛河边草地上,给仙子讲故事。

“人间”写了更多的作品,也发表了更多的作品,除了多家报纸外,深圳的一家青年杂志还跟“人间”签了一个约,每期为他们提供一篇长文章。

仙子和由儿回来那天,是个奇迹。

那时,没有电话。那天,七月一日,很热。“人间”午间小睡的时候,忽然梦到仙子和由儿回来,惊醒了。

下午六点钟,按照午间的梦的提示,“人间”骑自行车去十多里外的洛阳东车站,看看车到时仙子和由儿回来没有。心想,即便没有回来,这趟迎接也算锻炼身体了。

六点三十分,出站口,仙子和由儿出现了!

“见哥!”仙子唤。“爸爸!”由儿喊。

啊,在没有电话的时代,神奇的梦,神奇的仙子和由儿!

由儿长高了,也更懂事了。在仙子和“人间”拥抱的时候,由儿两臂伸开揽着他们。

恼人的是,这年秋季,由于工作忙碌,加上熬夜写作,劳累过度,“人间”病了,医生让住院治疗。只好住院了。

医生说:“你记住,你得平躺休息。睡不着不要紧,平躺休息就算。我们给你输液,慢慢地输,你什么也不要想,躺在那儿净休息了。”

可累了我们的仙子了。由儿进入市实验小学读书,仙子得接送,新生,事情多。“人间”成了病号,仙子千方百计地做好吃的,为“人间”朝医院送。

关键是,仙子的教学工作,也很繁重。

我们的仙子,你得忙成什么状况啊!

冬季,“人间”的身体恢复了。

贫寒的家,由于稿酬的不断进来,逐渐变得温暖,以前想象中的“烟火幸福”以一个个具体的小项目出现了。

春节前半个月,仙子开始提醒和催促“人间”为父母预备过年的东西,或者是钱,让他“农历二十二以前送回去” 。

公元1994年的二月九日,是除夕。仙子和由儿簇拥在“人间”身边玩乐,为“人间”拜年。

“人间”说:“来,今年开始发压岁钱了。”

仙子和由儿兴奋地再拜“过年好” ,“人间”给她和由儿每人二百元压岁钱。仙子和由儿团在“人间”的身上,乐得不可开交。

好让人叹息的是,此前的每一个春节,基于这样那样的因素,仙子没有得到过压岁钱,由儿也没有得到过。

公元1994年春天,“人间”得到了长篇小说的部分稿酬,三分之一。他们决定购买一台冰箱和一台双筒洗衣机,淘汰原先的单筒机。

从理论上说,“人间”的一个大型长篇的酬金应该能购买十台冰箱,但理论与实际是有差距的呀,让出版社一次性完全按合同兑现,很难啊。

他们买了一台当时最大容积的冰箱,花了将近三千元钱。双筒洗衣机也买了一台,近一千元。

我们的仙子,洗一家人的衣服、被褥,年复一年,实在是太劳累了,好用的洗衣机迟到多年,“人间”深感对不起仙子。

 

075

 

进入公元1995年,仙子承担了区里的优秀教育论文项目,工作之余,组织材料,研究论题,但在家务上依然不让“人间”做什么,总觉得“人间”的事情大。

“人间”的各种作品,小说、散文,尤其是当时非常兴盛的报告文学,取得许多成就,发表、出版的很多,于是,他们购买了一台窗式空调器。

六月一日,仙子带由儿做街头测量,得到一片小纸卡:1995年6月1日,女,体重50.5公斤,身高165厘米,正常。

只是仙子的腰肢太细了,才一尺七寸,买来最小腰码的裙子,还得截短腰带,“人间”担心她劳累的时候扭伤了腰。

六月四日,仙子从卖花人那里买了四棵栀子树苗,栽植在花盆里,说:“愿它年年成长,岁岁茂盛。”

随后一两周,仙子又买回茉莉花五六棵,载在花盆里。

仙子在日记中记载:我们的家没有装修过,门窗不严,位于九都路边,空气自然不够好,绿色植物多了,美化了环境,净化了空气。

是的,仙子的设计使一个庸常的家出现了色彩和韵致。

七月中旬,仙子提议一家三口去了县里“人间”的家,看望父母,又访问了县城的亲友。七月底,仙子和由儿去湖南度假。

二十七日,乘275次旅客快车离开洛阳。二十八日,由于吉首至沅陵间的公路遭到水毁,在重修中,所以汽车竟然行驶了近十个小时,夜晚八点钟才到沅陵。

“人间”难忘与仙子的恋爱时代,人和公共汽车,分别攀爬惊心动魄的“铁山河险道” 。

难忘车辆驶下渡轮之后的情景。

乘客们都下车了,步行登山,觉得自己力大的男子偶尔还抓着灌木,踩着人们长久踩出来的脚窝,攀爬一段“近路” 。

空汽车沿着之字形道路缓慢地绕来绕去,半个小时后方能爬上高处。

步行上山后的旅客,缓口气,再乘上车,继续前进。

险峻的沅江铁山河,奇迹爱情的见证,永难忘怀啊。

仙子和由儿公元1995年七月经过铁山河,仍然是下车步行登山,上山后再接着乘车的,其他路段,弯道窄狭,巨石突悬,险情并不稍弱,“人间”设想起来都是两手心的汗啊。

好的是“人间”可以跟沅陵通电话了,得知亲人到达,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当时的长途电话得去邮电局打,打起来是很难的,常常不通。先去柜台交押金,挂号,等吧,由接线员朝对方打。一节一节地,呼叫远处的接线员,但常常是不定到哪一个关口,就不通了。

八月中旬,一个星期,“人间”天天去打电话,不通。

八月二十日早晨梦见仙子和由儿回来。“人间”醒后怅然甚久。

仙子和由儿是二十九日回到洛阳的,“人间”在忙着参与国家交通部洛阳交通扶贫事宜。

由于交通扶贫工程,“人间”经常跟市长、副市长们在一起,要去工地,让司机接的时候,顺便就给“人间”捎着一顶头盔——-安全帽。

路,是生存环境的文明标志。伏牛群山,重峦叠嶂。百姓筚路蓝缕,生活无比艰辛。国家交通部和省交通厅落实中央“八七”扶贫计划,对洛阳西南七县进行对口扶贫。

“人间”理解洛阳市领导者对交通扶贫的重视程度,理解豫西百姓对国家交通扶贫的深切期望,于是灌注自己的情感,写下了不少论证专题、请示报告、解说词,也随着市长到北京,尽一份力量。

这年,“人间”为由儿写了一部娱乐性的长篇《悠悠哥哥探险记》 ,孩子非常喜欢。

冬季,按照原来的协议,“人间”得到长篇的又一笔酬金,另得到市里给的一些交通扶贫的论证补助,家中得以购置了电暖器、微波炉等一批生活用品。

结婚以后,仙子跟着“人间” ,一穷二白,贫寒十年,坎坷不断,灾难频繁,铁窗折磨,疾病打扰,十年后,才慢慢地添置别人家早在结婚前就预备好的物品,想来怎不心酸哪。

毕竟,他们依靠自己的力量,一步步,从苦难中走了出来,看到仙子娇美的笑脸,看到由儿活泼的身影,“人间”觉得开心。

公元1996年,“人间”被聘请为一所大学的教师,教授“现代文学”和“文学概论”两门课程。

“人间”承担的课程多一些。

在校方,是觉得他年轻,能力不错,在他自己,是考虑到,课程多一些,报酬高一些。

当然,“人间”是个讲究质量的人,课是保证要讲好的。

“人间”所承担的是党政干部班的教学,学员们年龄都比他大,他更不敢懈怠了。

每次讲课三四个小时,中间休息二十分钟,量很大,备课任务相当艰巨。

照本宣科省力气,但“人间”要把课讲得生动活泼,讲出水平和特色,因而晚间备课往往到很晚。

仙子怕“人间”休息不好,自晚上八点钟开始就不让他喝茶叶水了。

仙子照顾由儿写完家庭作业,让儿子洗漱后睡下,还得惦记“人间” ,过一段时间轻轻地看看他,在合适的时候敦促他洗漱休息。

河南一家经济类广播电台聘请编辑,承担其两个文学节目,不用坐班,只要编辑出来每个月的节目,他们拿走就可以了。

“人间”推荐了仙子,仙子担心编不好,想婉拒了。

“人间”说:“谁有我了解你的真实水平呢,完全没有问题。就是怕你累。”

“人间”又鼓励仙子,趁着年轻,多做点事情,“若真是本职工作和家务过于繁忙,我可以帮你啊” 。

“人间”说服了仙子,仙子愉快地承担了。

后来的实际情况是,数年时间,两个节目,每个月仙子都按时编了出来,编得非常好。

其中一个是连播节目,每天播送二十分钟。按照每分钟二百六十字计算,每天五千字。

确实不敢合计,编辑量太大了,有的内容口语性不好,不适合收听,全凭仙子修改啊。

做完家务,编好稿件之后,是仙子非常难得的休息。

“人间”最喜欢,是熟睡的仙子。那样天真,那样可爱,清静安闲,香芬馥郁,教他总要去她的床边、身侧,转一圈,看一遍,嗅一番,没有休止。

“人间”悄悄地站在仙子的床边、身侧,久久不舍得离开。

为什么是这么聪明颖悟的一个人儿呢!

为什么是这么芬芳馥郁的一个人儿呢!

我真幸运,有这样一个奇妙和可爱的伴侣啊。

转眼到了结婚纪念日,“人间”想,尽管我家娟娟穿得哪怕再朴素,也遮掩不住高雅和美丽,也遮掩不住馨香和韵致,但是该买衣服鞋子了,要买。

跟别的做丈夫的人相比,“人间”是最想不到给妻子买衣物的,几乎没有想到过。

记得仙子刚到洛阳的第一个冬天,没有厚棉衣,冷得不得了,“人间”竟然也不知道给人家买。

真混呀,多少年了,仙子跟着“人间”吃苦受累,还不该补一补吗?况且仙子工作和兼职,为全家也创造了很多呀!

三口人去逛商店,给仙子买了衣服和鞋子,也给由儿买了一套衣服。

公元1996年,由儿九岁了,电脑水平很高,他们召开了一个家庭会,决议购置电脑。

由儿说,不要去买囫囵的一台,由他来组装一台最好,连打印机都给爸爸弄好。

讶然相问,原来由儿自己爱找机会去逛电脑城,有几次休息日,告诉父母去市图书馆看书,其实时间全消磨给电脑城了,当然后来查证,他花在游戏上的时间也不少。

由儿说,他认识电脑城里好几个老板,其中一个老板还让他帮忙给新电脑装操作系统呢。

平日在家里没有机会谈论电脑的话题,放开了,散件价格,由儿张口就来。什么主板、CPU、硬盘、内存条,中关村上周的价格,郑州上周的价格,洛阳上周的价格,都清清楚楚的。

由儿说:“攅一台肯定比整机便宜很多,质量也要好很多。”

同意了,于是,由儿星期天有事情干了,耗费了两个星期天,电脑、打印机都有了。

九岁孩子的小手忙碌地安装电脑零件,一遍遍地给中央处理器调试风扇,那么多宽如腰带的数据线翻来覆去也不混乱,机箱敞开着,有的器件还连接在外面,就让屏幕亮了起来,让Windows走了出来。小家伙成功了。

为了表示鼓励,“人间”改造了一张桌子,作为电脑桌,桌下还另做了一个袖珍的打印机柜子。

由儿玩计算机,本领确实不错。十岁参加全市青少年电子对抗赛,获得二等奖,十二岁时,计算机论文即在天津的杂志发表。

由儿还写有很多计算机实用文章发表在报纸上,譬如青年报上整版的《网络游戏,玩家说话》 。后来,收进他的十七岁时的著作《在成长》中。

洛阳市邮电局聘请“人间”做企业顾问,“人间”曾带着十一岁的由儿到机房玩,由儿为他们解决了一个长久困扰的技术问题。

值机的姑娘不停地请教由儿:“小朋友,刚才你交替敲的那几个,是什么键呀,怎么敲的,告诉阿姨。”

由儿不简单吧?感谢娟娟,感谢仙子,作为小母亲,她是最有功劳的哟。

这年的年底,迫于形势必须购房,需要一大笔钱,有仙子的工资和节目编辑报酬,有“人间”的打工收入和稿费,他们扛过来了。

 

076

 

大企业,垄断企业,先是聘请“人间”做顾问,后是聘任他负责其GG公司的经营管理。

“人间”在大学教着两门课程,还在为国家交通部洛阳交通扶贫撰写大块的系列专题文章,应美国一家华文出版社之邀,开始了一部新的长篇的写作。

多项事务的叠加,使“人间”非常忙碌。

仙子也累啊,本职工作,区里撰写参奖论文的担子也落在她的肩上,由儿的学业需要她关注,全家的家务需要她操劳。尤其是“人间”的忙碌,给她添了太多的辛苦。

由于“人间”的因素,他们的情感在结婚十多年后进入了一个暗淡的灰色的时期。

仙子的身体不好,白天夜里冒虚汗,老城区门诊部和它所介绍的医院,都找不到疾病,实质上她很难受,加之“人间”一天到晚忙在外面,有时长久不归,又酿成仙子的精神之苦。

可是仙子还是以往那样特别爱洁净,整天洗不完的衣服,搞不完的家庭卫生。

还有,仙子越来越封闭自己,不让“人间”知道她的综合状况,只要“人间”回家,她一如既往地照应“人间” ,小鸟依人地依偎“人间” 。

仙子在日记上记录自己的心情说:“窗下的车,每日不少于两万辆。摩托车的尖叫,大卡车的闷吼,长车队的拥堵,出租车、小轿车的急切……

“为电台编辑例行的节目,也静不下心来。整日处于这样的环境里,谁的心情能宁静?”

仙子说“太向往宁静了。可怜我们十几年来不得不居住在这个气焰喧嚣的大路旁,徒唤奈何。”

交通噪音确实太疯狂了,加之仙子身体有病,反应在听觉和心态上,愈发难受是肯定的。“人间”麻木,不知道体谅她的苦衷啊。

 “曾经不止一次地求见哥,甚至不少于几十次,把我家的窗子换一换吧,它破旧了,毕竟十多年了,噪声的罪也受够了。

“可他总是含含糊糊地推说,先别急,最后总要换最好的,双层玻璃怎么样?

“我知道他是‘明日复明日’地推诿,可也拿他没办法。

“我向往山野隐居的生活,一幢平房,四周空旷,前后左右用篱笆扎出圆形的菜地,种些菜,种些花,种些草,养些鸡,养群鹅,养只狗。”

“人间”在仙子的日记上读到了她的怀念和愿望的文句,可惜,读到时,已经太迟,太迟。

“我常想,屋前是流水,屋后是一大片茂密的丛林,风在林间回荡,树枝微微颤动……

“终年泉水细流,我们的院内有野花遍地,蝶绕蜂飞。

“我在大树底下设计一架秋千,优哉游哉的,任时光流逝,把忧伤荡走,任青丝成白发,让老友重欢笑。该是人生中多么美的一幅景致啊。

“这些年,我的愿望愈来愈强烈,归去的心思总没有停止过……”

曾经,“人间”也希望跟仙子一起乡居山水之间,可他……已经为世俗所困,连带仙子去大医院好好检查一遍身体也没想到,只觉得她年轻人没有大问题。

他们的楼房位于九都中路北侧,楼下恰好是一个超长坡道开始的地段,所有的车辆开始加油,还有超车,声音持续不断,的确使人极度难忍。

那时候,洛阳这个城市还极端地“奇葩”——于夜间九点多钟开始,放行无数多拉砖的拖拉机进城,怪物们目无一切,疯狂超载,耀武扬威,轰鸣不休,将整个空间搅得乌烟瘴气,势如战争一般。

九都路是大型东西要道,大肆超载的拖拉机开始上坡了,它们的烟囱向上又向右歪斜,朝着他们楼上的方向,突突着浓烟与火苗,真是满路疯癫的怪兽啊。

“人间”在家的时间相对较少,要么未回家,要么回家很晚,对交通密集时段的噪音,体会不强烈,一直没当成要事。

“人间”总是不归,晚归,在家中,只有由儿为仙子带来快乐。

仙子希望由儿长得高高大大和结结实实的。“我叫他小胖子,他不愿意,反身抡起拳头吓唬我。

“我说:‘胖子不好吗?’他说,是的,学校里的胖子都被人起了外号。

由儿认为自己胖,其实不胖。体质还不太好,老爱感冒。

“我希望我们的由儿壮实,别像见哥那样文弱。我看到见哥大学时期的照片,真为他担心。

“见哥上大学,没有花过家里一分钱。他完全靠勤工俭学完成的学业。假期打工,平日课余,夜夜刻钢版,印讲义,到很晚很晚,可怜的三毛钱一页。别的同学入睡了,他还怕刻钢版的吱吱声影响了人家的睡眠。

“看到他们的巨大开本的讲义,都是他刻印出来的。还有一门课的讲义是教授委托他写的,所以他免考。

“毕业后刚工作,他就又负担一个妹妹的食宿和读书。他连饭都吃不好,岂会考虑什么营养不营养的。

“见哥的身体青少年时期亏得太多了,现在又忙得要命。为他做点好吃的,他也没有什么吃的欲望,你看悲哀不悲哀。

“衷心期望我们的由儿健康、壮实、活泼、愉快地成长,既成才,又成人。”

仙子无论何时都在惦记“人间”的身体,忧心“人间”的忙碌,惦记由儿,操心由儿。而“人间” ,来来去去,像这个家庭的客人,不负责任的客人。

公元1997年,县里的好友老田盖房。解决地皮和建造自己的居屋是人一辈子的大事情,仙子多次提议“人间”进行支援,可是“人间”刚刚为“房改”花了钱,怎么办?

于是,在小量支持之外,十月中旬,“人间”应邀到汝州采访其市政建设,为一家大型刊物撰写长篇文章,希望有点劳务收入。

遗憾的是,这次采写了约三万字的长稿,却未能及时转换为效益。

十七日晚上七点半,“人间”在汝州给家中打电话,由儿接了,用英语给“人间”唱《祝你生日快乐》 。

但是,糊涂的“人间”没有想到专门请仙子接一接电话,因为这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啊。

这个时期,仙子感觉到了由儿放学后似乎有迟滞不归的问题。

“由儿中午与下午放学,常常回来得晚。估计去玩游戏了。家中的电脑不许玩游戏,他到外面玩?但又拿不准。

“我担心,回来就批评他。但他是个不好辩解的孩子,让人担心之中还是担心。

“我自己也是吃尽了不好辩解、不好说明的苦,常常受误解。

“见哥中午不回家,晚上回来得也比较晚。我总烦他爱跟由儿说玩笑话,嘻嘻哈哈,以至于有时候他说什么由儿也不听。

“实际情况是,由儿又特别喜欢跟他玩。

“由儿对爸爸的感情是很深的。多半缘于见哥做事有办法,又肯真正地投入到小孩的玩乐里面去。

“我则对孩子缺乏耐心,只要他稍有出格,或者敷衍作业,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

“连续地耳朵出问题,像是蝉鸣,将近一年,多方诊治,效果不佳。人很虚弱,稍一活动就冒虚汗。

“下班后累得不得了,只想躺下睡,可饭后还好强地洗了由儿与我的一些小衣服小袜子。

“见哥每天忙得晕头转向,身体也糟糕,实在让我挂心他。前些天他洗了我与由儿的一些小衣服小袜子之类东西,可这些活毕竟不应该是让他干的。”

这年的十一月二十九日,他们购置了一台电热水器和一台电壁炉。

仙子差不多每天都在搓洗衣服,加热和保暖的措施也来得太晚了。

“人间”不仅违背了以前所发与仙子同甘共苦的誓言,更是荒疏了一般丈夫应尽的关怀之责,待到觉悟,已经太迟太迟,痛悔无计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华尚花
对《第十九章 意厚情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