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十八章 天地精神
本章来自《《牡丹仙子》》 作者:华尚花
发表时间:2015-11-11 点击数:2334次 字数:

第十八章 精神

 

 

 

069

 

在宁静的夜里,仙子和“人间”常常一起走到定鼎路南端,在“天津桥”旁的洛河边漫步。

仙子清纯善良的心地,明亮稚真的眼睛,光洁的额头和额头上茸茸的毳毛,淡黄色头发的芬芳气息,南方风味的柔软悦耳的普通话,羞赧的孩子气的笑容,一切都让“人间”暖心。

“人间”惊异地听到了仙子说的八个字。

谈话比较散乱,也比较多,八个字不是连着说给“人间”的,“人间”却愿意把仙子的话的要点连在一起,记下来。

清风高谊。天地精神。

这些理念出自年纪轻轻的仙子,“人间”确实非常惊异。

“人间”自省:仙子的境界,比之“人间” ,不知明净高洁多少倍。

仙子的“精神”超越人生,超越人世,比“人间”之所谓“精神”又不知明净高洁多少倍了。

“人间”之所谓精神,想想,出乎流俗了吗?没有,出乎矫情了吗?没有。

“人间”之所谓精神,仅仅是对于物质而言,位于其上罢了。进一步解剖,在他的所谓精神里边,所谓事业追求里边,或许还能找出功利的影子。是的,功利的影子。

娟娟仙子,以清风高谊为悦,与天地精神为伴,一脱尘网羁拘,在浩渺无垠的大自然间徜徉,高雅脱俗,“人间”比不上啊,“人间”因此羞惭不已。

真的,在洛河边,在天津桥头,“人间”羞惭不已。

仙子七八岁就是游泳圣手了,游到大江对岸,又游回来,不在话下。

到了干旱之地,常常为寻找适于游泳的河流发愁,后来找到了伊河,乘车到伊河的上游去游泳,性格脾气招人喜爱的仙子,教了不少女弟子。

仙子参加了全市语言学习和比赛,获得了好成绩。

仙子南方风味的普通话,柔美悦耳,跟正宗的北方普通话选手们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也就是说,是吃亏的,可她认为重在参与。

起草了一个“说明” ,交代自己来自南方,来自湖南省西部的苗族地区,普通话是弱项,但为洛阳青年教师队伍的语言学习、语言表达热情所鼓舞,珍惜这样一个好机会。

这个比赛,仙子还真的获得一个二等奖,受到了多方好评。

仙子多年来还一直承担着学校“大板报”和“小板报”的编辑、书写和绘画任务,每期板报,都要书写很多文字,也要描绘不少卡通插图。

河南电视台、洛阳人民广播电台、洛阳日报、洛阳晚报、洛阳教育报、时代青年、《知音》杂志、洛阳市委妇女工作委员会期刊、洛阳妇联机关杂志,都先后报道过娟娟仙子的感人事迹……

“李玉娟性格文静而乐于付出,宽怀和善良为街坊邻里所称道,她不但圆满完成本职工作,而且在学校的节日文艺汇演、美术手工展览中也是最为忙碌的带头人,学校的几块黑板报一直是她包了下来,利用业余时间,办得丰富多彩。

“课上课下,学生们之间,总是活跃着她快乐的身影,学生们也乐意围着她,跟她说道心里话。她也最爱干净,每天都要提前二十分钟到校,打扫教室,抹洗桌凳。

“李玉娟常对洛阳乃至河南的建设成就、精神文明程度表示赞赏,利用一切机会向湘西介绍洛阳和河南,邀请在湘西电视台工作的同学、朋友到豫西拍摄河洛文化、牡丹文化专题片。”

暑假前夕,仙子还响应共青团中央和全国新华书店总店的部署,做青少年阅读辅导,多家学校的好多学生,都在仙子的鼓励和部署下,订出了假期阅读计划。

这年冬季,仙子获得共青团中央和全国新华书店总店等部门联合颁发的“全国青少年读书辅导优秀奖” 。

多家学校在仙子的辅导下获得读书奖的学生,簇拥着仙子拍照,高兴万分。

仙子是一位优秀的教师,特别在意青少年综合素质的培育。

有一次下班,走过九都路定鼎路立交桥,在一个小街口,仙子看到两个中学生打架,打得很厉害。远远有人,都不上前劝解。她放下自行车,不顾当事人的暴怒,上前拉开他们。

然后,温和地劝他们:有问题要靠好好说话来解决。直到两个少年分别认可,娟娟嘱咐他们回家,才走向自行车。

但两个少年并未听话地各自回家。仙子又回头去,分别送他们回到家。两家的大人感谢仙子,后来都与仙子成为朋友。

仙子不断地承担优质课和教育论文项目,组织材料,研究论题,异常忙碌。

河南的妇女杂志简单汇总娟娟的成绩说——。

李玉娟老师大学毕业后进入教育系统工作,曾多次在湘西获得少数民族地区“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李老师从湖南调入洛阳市后,在教育局教研室和多家学校工作过,深受学生爱戴、同事敬慕和领导器重,每一处都为人留下美好的印象。

认真努力、师表垂范的李老师,优质课《在农场里》和三篇教育论文获得全市二等奖和一等奖。

作为一个苗族人,李玉娟老师来到两千多里外的洛阳,克服了语言、风俗等等多重障碍,又快又好地融入洛阳的专业队伍,为洛阳市的教育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李老师节操高商,为人平和,善解人意,与同事们相处,团结友好,说话做事,分寸得体,年年岁岁,大家有口皆碑,李老师善良高贵的品格,经常受到居住社区赞扬。

李老师音乐、绘画都非常出色,每一次节日演出的准备阶段,都用业余时间辅导学生,保障了节目质量,学校的板报一直由李老师用业余时间主办,文字有趣,图画活泼,广受好评。

“玉娟的优质课《在农场里》获得一等奖。

“玉娟的教育论文《素质教育探索》和《温馨班会的思想指引作用》连续两年获得洛阳市教育论文评比二等奖,另一篇论文《高尚师德是教学质量的保证》获得洛阳市优秀教育论文一等奖。

“她还被共青团中央和新华书店总店评为全国青少年读书辅导优秀教师。

“为提高自己,更好地工作,玉娟又参加了第二文凭成人高考,计划以三年时间完成。当期选修了《教育心理学》 、《数学教材教法》 、《中国古典文学》等六门课程……”

仙子的书法、绘画,都非常好,弹琴、谱曲,均很出色。

仙子的书法作品,独特的抟换的笔法,非常悦目。从仙子手中出来的轻柔连绵的曲子,人们说,是听觉的佳肴。

仙子的艺术创作,堆积如山,大量的信件、日记手迹,论文、优质课设计、五线谱曲、舞蹈谱志、大学函授资料、节目编辑札记、湘西山乡回忆的创作、还有大量美不胜收的家务笔记……

出版社整理仙子堆积如山的创作,既有长篇,又有文集、日记和信件,还有无数多的“散品” 。

娟娟的早期日记十册即有八百多页,早期信件三百多页,早期长篇文稿六本五百多页,整理过的文集三百多页,五线谱曲、舞蹈谱志合计二百多页,读书笔记、编辑札记、优质课设计、书画、家务笔记等三十余册。

书籍出版的时候,编辑选用了娟娟的日记手迹三幅,书信手迹三幅,长篇著作手迹二幅,散文手迹二幅,线描花卉二幅,家务笔记手迹一幅,均尊重原始,旧貌呈现。

娟娟仙子,是一位令人倾慕的的艺术家,才情高,著作丰……

娟娟仙子,是一位令人敬仰的女子,清风高谊,天地精神……

娟娟仙子,是一位令人惊异的人儿,亭亭玉立,隽秀馨香……

 

070

 

善良高雅的娟娟,爱事业,爱学生,爱艺术,爱洛阳,爱洛阳的历史文化,爱洛阳的市花牡丹。

仙子写过许多关于牡丹的文章,优秀而高雅者如《牡丹的秘密》 ,是状摩美丽的牡丹,也是在抒发仙子的心怀——

“爱花,爱牡丹。一瓣倾城,一蕊天香。

“在我的故乡,湘西,沅江畔,酉水旁,清水河岸,女性喜欢在鬓头簪花,春浓时分,郁香醉人。

“我到了中原,到了洛阳,在此地生根。洛阳牡丹,簇拥着我。”

湘西民风的淳朴人所共知,美丽的春天,无论在乡间小路上,还是在赶场做买卖的人丛中,先嗅到清冽的香气,继而就会看到“女性在鬓头簪花”的美景了。

沅江,酉水,清水河,我们已经缘着走过,我们不会忘记了。

“牡丹丰硕,牡丹艳丽,虬枝树旖旎,奇葩聚锦绣。但牡丹花的香,是奇特的,不怎么甜,不怎么腻,略有点土,略有点苦。牡丹的内心,很难洞晓,满园都在赞叹,相知能有几人?”

是啊,俗目所见,往往是热闹,是富贵。

但是,有着奇特的香味,“不怎么甜,不怎么腻,略有点土,略有点苦”的牡丹,它的深藏的内心,又有几人能够洞晓呢?

满园的人,都在拍照,都在赞美,真正与牡丹相知的,又是谁人?

“每一个女子,都希望携手的那人,与她相宜,得无二致。

“牡丹女子,必是怀珠涵玉之人。瘦枝翠叶,为滚滚尘烟所遮蔽,匆匆过客,哪个以心相嗅?真的朋友,小心翼翼,拨开青枝,拂开绿叶,洞幽烛微,甘心于缘。而她,此时,方才不惊不怯,容之泰然。”

每一个女子,都希望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相托一生。

牡丹,高雅芬芳,如同牡丹的女子,必然怀珠涵玉,具有无比丰富的内心。

牡丹的枝条那么细瘦,早就被滚滚红尘遮蔽了,前来赏花的人,个个行色匆匆,哪有以深沉的内心来融会的呢?

只有真正的知己,小心翼翼地拨开如云似雾的青枝绿叶,甚至躬身蹲下,体会细微,而后甘心于自己的发现,在云雾背后,在枝叶之下,坚定地相守……

只有遇到这样的知音、知心,牡丹女子方才不惊不怯地泰然接受。

“万花谢去,牡丹登场,艳压群芳却殿春而至,极度繁盛在暮春世界,似乎只是为了警告:盛衰变幻,好景须惜。

“花儿总如去年一样娇艳,然而朝露会带走姿色,晚风将飘散花香,怎不令人惜春怜逝、怀情伤感呢!”

万花纷谢的时候,牡丹才姗姗盛放。

牡丹艳压群芳,却在春末登场而且极度繁盛,她的出现,似乎就是为了警告人们:盛衰变幻无法防备,艳丽景色因为夏日降临而难以长存。

尽管牡丹跟去年一样娇美,然而今年的牡丹,其姿色必将被朝露带走,其香味必将被晚风吹散啊。

尽管明年牡丹朝阳还会盛开,但今年艳丽的遽然消逝,怎不教人怜惜和伤感呢?

“岁月匆匆,景色易逝,莫流连大红大绿的俗气,着意内心,自会香溢陌间,潜意修为,终将收获相知。”

时光如白驹过隙,大红大紫的俗气就不要流连难返了。

重视自己内心的成长,香气自然会永久不散,潜心自己知识的积累,最终总会找到真正的知音。

“世间繁花,莫论短长。苔花虽米小,亦如牡丹开。

“灼艳满目,是美丽,冷香一爿,也动人。

“牡丹是王,也是臣,是偶像,也是友。”娟娟说:

世界上,花的种类太多了,似星空,如锦绣,请不要比较它们的高下,苔花像小米一样,也跟牡丹一样该开放要开放啊。

红艳艳的一片,是美丽,冷冷的一朵小花,也是动人的。

这,就是娟娟仙子的胸襟,不因为牡丹花大而艳丽,就看不起其他。

牡丹是花中之王,也是不那么高远的臣子,它是人们的偶像,更是人们的朋友。

这,就是娟娟仙子展示给我们的牡丹的秘密。

从文字里,我们看到是娟娟的聪明灵秀,从照片上,我们看到的是仙子的文雅美丽。

在湘西的时候,当地照相馆的老师特别喜欢给娟娟拍照,县照相馆曾经悄悄将仙子的照片放大,张挂在他们门外巨大的橱窗里,仙子发现后提意见,他们才道歉和撤下。

最动人的,最感人的,是仙子的性格文静,喜爱读书,有靓丽,有魅力,有思考,有见地……

到洛阳以后,金钱账目仙子是从不过问的,她自己的工资也交由“人间”掌管,奉承“人间”为“家长” ,家长自然得治理财政。

仙子当然不是不知道家庭总体经济状况的拮据,她是非常理解和体谅“家长”的。

需要购物,“人间”让仙子“造预算” ,常常故意设坎儿“刁难” ,为的是花钱慢一点。

仙子为了家庭的某项花费,不知要耗费多少天,不知要扯着“人间”的胳膊唤多少声“见哥” ,“人间”才批准。

仙子的性格是精神至上,在物质方面绝不奢侈,每逢想购买她自己需要的东西,总是再三斟酌之后,才怯怯地跟“人间”商量的。

“人间”出身贫苦,节俭成习,不会购物,压根儿也不喜欢商场的气味和氛围,他的吃穿物品,大大小小,一切的一切,都是仙子替他想到、替他买回来的。

“人间”觉得自己在强调精神,远离世俗,仙子却总在迎尘披风,为他忙累,实质上,仙子是最为高洁、最为真纯的啊。

最宁静、最高雅、最出乎流俗的,是娟娟仙子从不会、绝不会与别人比世俗享乐,所遵从、所向往,是真正的“清风高谊,天地精神” 。

仙子以“清风高谊,天地精神”的圣洁境界激励“人间” ,尽管“人间”为世俗困扰,矛盾难解,但在内心深处,还是愿意追索仙子所启示的那种高雅和美好的。

在闲下来的时候,“人间”给仙子讲新作的构思,听仙子从别样的角度提出建议。

仙子清纯善良的心地,明亮稚真的眼睛,光洁的额头和额头上茸茸的毳毛,淡黄色头发的芬芳气息,南方风味的柔软悦耳的普通话,羞赧的孩子气的笑容,一切都让“人间”暖心。

常常是,“人间”故意“虎虎”地问:“眼睛为什么这么大?额头上的毳毛为什么这么软?整个人闻起来为什么这么香?为什么总也长不大?”

仙子当然没有回答,惟有甜甜的微笑。

他们一起回忆清水坪的山间岁月,水的流影,风的轻语,浪的柔波,云的细痕,徜徉在诗画水墨之中,有着无穷的温馨和韵味。

仙子喜欢听故事,小朋友则喜欢睡觉,收拾完家务,由儿也睡了,就到了讲故事的时间。

仙子爱听“人间”即将写的新书,让他讲得细致,好在写的时候顺畅。

 

071

 

符运通先生在他的回忆录中简略地记载了一件沉痛的往事。

“任见很有思想性,虽然年轻,但说话办事从不毛糙,与人交流非常谦虚,对人也非常尊重,加上颇有文学造诣,得到好多朋友的钦佩,而且还得到上级有关领导的器重。

“1988年春天,杂志创收,需要和省新闻出版局协商,杂志与合作方都苦于没有关系,打听到任见与省新闻出版局两位主要领导熟识,就请他牵线搭桥。

“牵线搭桥本是好事,不料想,后来有关人员贪图利益回报,投机钻营,私自与出版商合作追加投资,结果,当牵涉到法律问题时,竟又推到了任见身上……”

遭诬受累的事情久拖不决,不影响“人间”的声誉越来越大,约稿的报章杂志多,也有较高级别的笔会的邀请。

到北方一个著名的游览区,参与五家杂志联合笔会一个月,“人间”完成了两个中篇和一个短篇,总计超过十三万字。

一是写得快,要求高,不修改。

“人间”一直认为写作就像织毛衣,一开始就得有织好每一针的高要求,不能放任笔头,抱“留待修改”的侥幸,正如毛衣不能随便织一遍,回头再重新调整每一针一样。

二是在写作中,有心爱的娟娟仙子的奇异魅力做伴。

仙子温柔甜美的笑容,清澈动人的孩子气的大眼睛,光洁的额头上的茸茸毳毛,馨香醉人的气息,对文学奇迹般的见解,都在支持“人间” ,抚慰“人间” ,这些全是动力啊。

笔会返程,路过北京,导师、朋友、老同学众多,停留是当然的。

谁知道,适值“八九”春夏之交,北京有把“大火”正在燃烧,燎原。热血朋友挽留,再加上出入北京的交通受阻,于是,滞留了一些时日,埋下了祸根。

流连了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几家报纸和杂志社,聚会了当时很活跃、很著名的几个人,支持他们的活动,其中有的本来就是老交情。

回到故城后数月,所谓的“审查”找上了门。

在这个社会上,有人是专门吃“整人”的饭的,他们成立了所谓的“专案组” 。

此前通过“人间”向省新闻出版局所介绍杂志社与出版商合作的后遗症未得到正确处理,也被一并问罪。

“人间”受到精神和经济的双重挤压,日子十分难度。

符先生的回忆录很清楚地记载了史实。

原杂志编辑部主任L本系一家工厂的工人,不会写作,却擅长钻营,在“人间”介绍他认识省新闻出版局领导之后,他带着老婆和女儿连天设饭局,并预收了出版商的钱,决定了合作事宜,“人间”根本不在场,但危急关头,却死死咬定他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

也曾有贪财鬼拿着两万块钱主动跑去资助郑州的出版商,后来也趁火打劫,借口通过“人间”认识的出版局领导和郑州的出版商,采用极其下作的手段日夜逼“人间”代为“还钱” 。

在极度艰难不堪的时刻,国际友人KT先生夫妇到中国来,通过官方,指定会见“人间”一家,使他们的日子宁静了一个春节。

可是,“整人者”是不睡觉的,“整人”的不断升级是这个社会培植了半个世纪的“优秀”传统,忽然间,省里成立了“专案组”。

省里的专案组“升级”了,由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三家五人组成。

那年春天的气候一直很好的,女孩子已经穿上了花裙,那天早上却开始变化。

先是阴,后是雨,接着是暴风雪,由弱到强,满世界遍洒。猝不及防地,“人间”在那样的一天里开始了漫长的铁窗岁月。

“人间”被喊到了玻璃厂宾馆,仅仅三分钟,就有人围上来凶恶地“请”他上车。

“我得见我的家人。”得见娟娟啊,得见由儿啊!恶徒们不准。

上上下下,一个“案子”非要被搞大,非要被搞成“要案”不可,弱小的人,在劫难逃啊。

从洛阳到郑州一路上,雪越下越大,“人间”唤着亲爱的娟娟,心在滴血,在滴血。

“我的娟娟!我的由儿!

“我的娟娟,早上你还在给我盛饭,几个小时后已经看不到我了。

“我的由儿,早上送你去幼儿园,到小三班教室门前,脱大衣时,你还送了老师一件礼物——唐老鸭车。爸爸不能再去接你了。

铁窗,在郑州已经为“人间”预备好了。

下车后,连续进了几重铁门,眼镜被没收了,腰带被没收了,鞋带被抽掉没收了,“人间”被“单押”进了一间囚室。

没有眼镜,他看不清楚。渐渐适应黑暗之后,模模糊糊地看到,除了地上有个半尺高的水泥铺位,整个囚室什么也没有。

厚重的铁门上,有个砖块大小的方孔,铁门上方最高处,有个暗弱的小灯泡,有个小小的换气扇。

“人间”最难受的,是仙子不知要怎样的伤心,怎样的难过。

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远在异乡,刚刚到教学一线,接了很多工作,面对灾难,谁帮她啊,谁照顾她啊?

空旷冷寂的铁窗之内,“人间”实在忍不住悲哀的泪水。

仙子次日就请假到了郑州。在郑州,想尽办法,根本无法看到“人间”,只好在天黑时又回到洛阳。

纤弱的仙子昼夜哭泣,在泪水迷濛中为“人间”担忧。

“吉凶难料。孤独难熬。我的见哥,他只留下了一张便条,安慰我。见哥,雨雪交加,你受苦了,我又无能力救你,只有无边的牵挂和思念,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孤独。

“见哥,你从不诉苦,尤其是面对我。你知道你的娟娟软软弱弱,一句话说不出口心就先碎了。你的便条我不知看过多少遍。你从没有怪过我,从心底里没有怪过我,这是你的风格。娟娟感激你又怨你。

“我出去了解了一些情况,真是教人害怕。他们说,这个省份,是个既封闭又会整人的地方,我一刻也坐不住,恨不能马上再去郑州,去看我心爱的见哥。

“见哥,你遭受这样一场无辜的灾难,老天太不公平!我爱你,深深地爱,没有任何人能和你的善良相比。无论你在哪里,娟娟的心都会追随着你。

“见哥,得到《羊城晚报》和《南阳日报》给你的汇款单各一张,我去取了钱,我又流泪了。”

“人间”的眼前,是仙子和由儿可爱的形影,“人间”的耳边,是仙子和由儿懂事的话语。

冰窟黑暗的囚室将“人间”封闭起来。他觉得是自己为仙子带来了痛苦,希望仙子原谅。

“人间”不停地用脚踹那扇铁门。

看守不停地走过来,不让他踹。

每天开两次饭,“人间”一口吃不下。别说那饭的粗陋不堪,纵使山珍海味他也吃不下啊。

那里的所长从他们的食堂给“人间”端来了一碗烩菜,拿来了两个馒头,一直放到冰凉,他又让端了出去。

仙子不停地奔波在郑州,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哭泣了多少场,流了多少泪水,时光一晃而过,深夜,你还在辛苦地奔波,连自己的一切都忘记了。

可郑州比洛阳陌生千万倍,何况要看望的是一位“重犯” ,谁给她帮助呢?

后来河南的妇女杂志为娟娟这位弱女子表达了高尚的良知。

“任见1990年早春蒙冤铁窗,羁留郑州。玉娟最清楚他的无辜,把一岁多的儿子托付给朋友,把自己的课上完,挤时间就请假乘车赴郑州,在省委、省政府、省政法委和省公检法各部门之间来回奔波。

“一个弱女子,整天吃不上饭,喝不上水,常常是夜很深了,满含泪水赶火车返回洛阳上第二天的班。

“可是,命运并不顾念患难的人。玉娟身体本来很好,游泳可以横渡大江,但无数次洛阳郑州两地奔波,辛劳无助,苦累交加,罹患重病,头晕、发烧、腰背疼得站不起身子。但她还是强撑着,从洛阳到郑州去……

“两个月后的一天,玉娟晕倒在上班的路上,在昏迷中被好心人送进洛阳市第四医院,住院治疗三个多月,才渐渐好转。”

 

072

 

专案组组长S对那地方的所长说:“任见跟别人不一样,不要让其他人招惹他。如果有事儿找我,让他用你们那个值班电话。他的眼镜我保存,他离了眼镜不行,派个‘小儿’跟他住一起,开饭呀,放风呀,照顾他。”

于是,“人间”的囚室里被派来了个绰号叫“歹徒”的小伙子,年龄刚十八,话不多。

囚室四壁陡立,低矮的水泥铺上只有苇席和被子蜷缩一隅。

高处那个灯泡子至多五瓦,非常暗淡。铁门上的铁窗,跟一枚青砖相当,看守警察巡号的时候打开一下。

“人间”不断地要求使用那个值班电话,但是,专案组长S不是常常在办公室,接听的次数有限。

夜间,歹徒睡了,“人间”怎么也不能睡。

楼上,有人整夜整夜地戴镣踱步,不快不慢。女号里有人整夜整夜地哭骂,不听劝阻……

“专案组”的所谓办案,于“人间”而言,是秀才与兵的拉锯战,旷日持久,重复不休,极其讨厌。

后来S让“人间”到他办公室唠嗑,他觉得他逐渐“认识”了“人间” ,安慰说必要的时候他“会说话的” ,让“人间”放心。

几百里的路程,仙子每周都要到郑州,奔波的次数太多太多了。

那时候没有高速交通,中间经过偃师、巩义和荥阳、上街等县市,翻山过沟,道路崎岖,最快的汽车单程要跑四五个小时,但逢堵车,或天气不好,那就更遭罪了。

在郑州市内,娟娟仙子不熟悉情况,跑一个衙门,天就黑了。

仙子年龄才二十岁出头,到哪个衙门说话办事有分量呢?

他们装模作样地欺骗仙子,释放假意的同情,让仙子书写大量的申诉材料。

我们的善良的仙子,在一个丧尽了良知的官场上,谁真心地帮她啊?

仙子最大的愿望,是见见“人间” ,说说话,安慰安慰他,了解一下案子的进展,好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但专案组组长S说,周围眼目太多,他不便让仙子会见“人间” 。

我们的善良的仙子,为了“人间” ,根本不考虑自己,“人间”担心仙子的健康。

后来,国内的好友们帮助仙子到郑州营救“人间” ,国际友人也开始关注“人间”和隔空声援,“人间”因而逐步获得了一些狭隘的自由。

青砖大小的铁窗不再关闭了,沉重的号门不再上锁了,眼镜还给“人间”了,每天有了第三顿饭,院里的阳光下有了属于“人间”的一把藤椅、一瓶开水和一个杯子,每天有了《法制日报》 、《郑州晚报》等四份报纸……

可是我们的善良的仙子,“人间”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苦累交加,仙子病倒了。

仙子的病倒是“人间”数月之后才知道的,可怜的仙子。

头晕,发烧,胸疼,背痛,吃不下东西。残酷的事变害苦了娟娟,我们的善良的仙子,

仙子带着病痛,仍然一边上班,一边赴郑州,为“人间”奔波。

省委、省政法委,他们表面上安慰仙子,实际上无作为,无任何作为。

仙子实在撑不下去了,我们的善良的仙子。

后来“人间”才知道,我们的善良的仙子,腰背疼痛地无法行动,无法起身了。从她的临时住室到教室,走一走,站在那里,很久不敢再动,五十米的距离,要十几分钟。

五月五日,我们的善良的仙子,晕倒在上班的路上,被送进了医院。

仙子病得太重,根本不是筋骨疼痛那么简单,住院两个多月,才慢慢地有所好转。

我们的善良的仙子,住医院那么长时间,谁坚持陪护你?吃饭怎么办?由儿的生活怎么办?“人间”不敢想象,不敢想象啊。

“人间”的所谓“案子” ,据专案组组长S讲,是在磨时间,等上级消息。

到处都是粗过拇指的钢筋焊成的巴掌大的方格网,走道边,楼梯旁,放风区,有的地方,天顶上也是。

有两个油漆工,油漆钢筋网。她们不知怎么知道这个地方关押着一个所谓“ZZ犯”的“人间” ,中午专门买来肉合,让看守警察送给“人间” 。

“人间”吃不下啊,他不敢想象,他的仙子和由儿在过着怎样艰难的日子。

全国司法系统学习,他们专人带着“人间”到他们的办公室,给他们答题,之后,全省都是抄了“人间”的答案过关的。

后来,他们让“人间”直接参与办公室的“工作” ,起草报告,起草讲话,作为免费的长工,“人间”当然是很利落的了。

专案组组长S,本是副厅长,于“人间”之事基本公正对待,曾在聊天的时候对“人间”说:“你的事情完了,不要回去了,就在咱这儿工作好了。”

“人间”是满腹的抵触情绪,根本不管S的意思,说:“我怎么不回去?我肯定要回去!”

其实,S是个好人,他悄悄地带“人间”到他家中吃饭,也将工作上的牢骚发给“人间”听。

S想让“人间”出去走走。

S的女儿快要结婚了,领着“人间”去参观家具,去看新房的布置,听“人间”的建议。可以说,他是个好人。

副局长H,对“人间”也可以,他的女儿要考大学了,请“人间”做辅导老师,报酬是时不时地领“人间”出去喝点啤酒。

囚禁的人向往自由,放风时听到有人呼吁,什么时候能被五花大绑拉出去游街啊,羡慕被到处押来押去,见见外面的世界。

逃跑的事情也是时有发生的,有时是派出去倒煤渣,有时是派出去菜场捡菜叶,有时是去看病,有时是去指认同案,弄不好就跑了。

一天傍晚,有在押者逃跑。多路武装警察追击,有的去火车站,有的去汽车站,有的去各个路口。H对“人间”说:“走,咱俩一路,去东边。”

东边已经有一路武装警察去了。他们一道向东边的道路上走,走了一阵,站住观察了一番,H说:“把住这个路口就行了。”

过了一会儿,他示意路边一家酒馆,说老板是朋友,去喝两杯吧。

“人间”的所谓“专案组”,办案有一搭没一搭,反正是在拖时间。

从新密矿务局公安局抽调的Z,心黑手恨,阳一套阴一套。据S讲,借着办这个案子,Z无数次上北京、去全国各地“取证”,同时在郑州“弄地,盖房” ,最后三层楼都起来了。还有个老B,人阴不阴阳不阳的。

什么案子,他们弄得再大,“人间”也无所畏惧,惟有锥心泣血地思念他的仙子和由儿啊!

上天是有眼的。铁窗岁月再漫长,地狱生活再难熬,终有结束的一天。

尽管距离给“人间”正式平反,还有一年的时间,但他们给了“人间”自由,一家可以团聚了,可以恢复贫寒的生活了。

仙子安排洛阳的两位朋友到郑州接“人间” ,他们乘301次列车回到洛阳。

“人间”捧着仙子的脸蛋儿,两人没有话语,一任泪水流淌。

“人间”说:“我不是男子汉,面对巨大的对立势力,我不能为我所爱的人提供哪怕是一星点的安宁,害苦了你,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啊,娟娟!”

仙子安慰“人间” :“见哥,我爱你,只要你平安回来,其他一切都不算什么。”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华尚花
对《第十八章 天地精神》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