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十七章 清风高谊
本章来自《《牡丹仙子》》 作者:华尚花
发表时间:2015-11-11 点击数:1076次 字数:

第十七章 清风高谊

 

 

 

065

 

北方金朝在完颜雍的领导下,逐渐强大和崛起。

完颜雍向南宋声明,南侵是完颜亮的错误,希望能重新按照绍兴和议行事。

契丹人在北方不安生,完颜雍需要对付,因而对南宋的军事骚扰保持克制,不予还击。

在平息了“后院”契丹人的起义后,完颜雍则重新对南宋采取强硬态度,先是击溃了川陕的宋军,又逐步收复了完颜亮南侵失败后丢失的土地。

公元1163年,完颜雍大定三年,金军击退了宋军的“隆兴北伐” ,和宋重新订立了“隆兴和议” ,改宋向金称臣为称叔,成一家子了,而且将岁贡改称岁币,并减少了十万,割还了宋的秦州和商州之地。

但对南宋的河南土地要求,完颜雍却不肯让步。

不管怎么说,“隆兴和议”使金宋保持了四十多年的和平状态。

在对待蒙古、西夏、高丽等邻国关系上,金世宗完颜雍均表现出平等至上的大国风范,使金朝与各方的睦邻友好关系持续发展。

完颜雍的“大定”年间,国库充实,民间殷富,干部队伍作风廉洁,国际外交不断胜利,“以致大定三十年之太平” ,完颜雍也被百姓誉为“北方尧舜” 。

享有如此威望的金朝皇上,他所统治的中原地区,百姓们怎么会盼望腐败的宋朝统治者卷土重来呢?

腐败享乐的南宋政权,只想偏安一隅,无心也无力北伐。

宋孝宗赵昚亲政后,虽有几次小规模北伐,但无疑于隔靴搔痒,再后来赵昚的北伐之心也逐渐消磨。

南宋的统治阶级贪图享乐,南方地产丰富,土地肥沃,完全可以供给上层贵族的花费,整个干部队伍的北归之心也逐渐消灭。

北方金朝日渐强大,南宋在军事上越来越无力抗衡,所谓“北伐” ,逐渐蜕变为文人骚客的梦话和呓语了。

歌颂北宋王朝的政治清明的画作《清明上河图》 ,完成于北宋覆灭的几年前。

《清明上河图》所绘汴梁,这座曾经繁华富裕、拥有一百三十多万人口的大都市,在被金国占领后,只剩下不足二十万人,成年男子还不到一万人,而它只是整个北方宋金战区的一个缩影。

因此,北方百姓在获得来之不易的太平之后,最关心的是如何活下去,至于皇上是谁,并不那么重要。

老百姓就是老百姓,不管什么国号、年号,谁当皇帝,他们都一样要交粮纳税。

整体上看,在金朝的统治下,北方百姓虽然不如南宋子民日子富足,但他们对于宋朝的认同却更加淡泊了。

北宋亡国的日子,越来越远,在金国占领区的原宋朝遗民中,亲身经受过金人蹂躏痛苦的那批老人已经所剩无己,新出生的两代人并没有尝到被杀、被辱的痛苦。

相反,北方人在金国皇帝的统治下过着安居乐业的太平日子,没有人希望南宋朝廷北伐中原了。

所以说,南宋的偏安,根本上是由南北双方民众的意愿决定的,无论是秦桧的“绍兴议和” ,还是宋孝宗时的“隆兴议和” ,其实都有着客观上的“民意基础” 。

所谓“北伐” ,所谓“光复” ,不是南宋的某个皇帝心想“一雪前耻”就可以实现的,不是张浚、岳飞等主战派将领奋勇振臂就可以成功的。

娟娟仙子说:“小虎子,小马儿,听了这些系列的历史文化课,明白了吧!”

壬寅说:“先生给我们分析透彻了,从本质上看,宋代只不过是残唐五代的延续。”

甲午说:“宋代的文化和社会经济,的确和唐代有很大的差别,然而又有许多可以看见的延续性。”

“人间”说:“应该看到,由于金朝在北方的崛起,由于金世宗完颜雍的国内国际政策的推行,当时已经出现了‘列国并立’的局面,而南宋,事实上已经蜕化成了列国之一。”

壬寅说:“对啊,无论南宋的文人骚客们如何鼓噪,这个局面已经出现了。”

甲午说:“先生的观点是,我们应该把南宋看作列国中的一个,而不再是整个的天下。”

“人间”说:“是这样。在当时的中国大地上,有辽、金、蒙元,有吐蕃、南诏、西夏、高丽,在外围,有南方许多小国家和海外的日本,这许多政治存在,并不归属于一个大的天下系统,宋代皇帝并不是天子了。”

南宋必须不断地向金人、辽人进贡,甚至于也必须向疆域很小的西夏年年送上丝帛。

在列国环伺之中生活,南宋政权得尊重一定的国际关系以及规律,否则就是幼稚可笑的。

当然,南宋自己以为是天下的共主,那也不过是一个虚假的幻想而已。

南宋经济十分发达。东方和南方的海外贸易,为宋人赚取了无数的财富,在与北方的西夏、辽国之间,也有转口贸易的利润。

宋人将南方或者海外的香料转运给北方人,让他们再进一步转运到欧洲。

这样,兴盛的海外贸易刺激了内部生产,冶铁的数量在当时整个世界应该是数一数二的,其他如瓷器、丝绸、茶叶、酒类以及各种工艺品,数量之大、种类之多也是惊人的。

壬寅说:“我明白了。因此,南宋面对强大的北方敌国,选择用金钱和丝帛换取和平。”

甲午说:“也因为这些缘故,宋朝可以在完全失去北方以后,偏安在南边一隅,地方小了,人口少了,还在一如既往地享乐和腐败。”

壬寅说:“先生辛苦了,只有我们知道先生多么辛苦。请先生和仙子饮杯香茶,消遣则个。”

甲午说:“先生和仙子饮茶,我们来弹琴,吟诵仙子的《牡丹的秘密》 ,简单的服侍,也算献上一份心怀。”

“是啊,见哥这样辛苦,请喝茶、听曲,小虎子和小马儿这样懂事,我也很高兴呢。”

壬寅在琴台前坐下,向甲午做个事宜,开始抚琴。

在悠扬如云水的琴声中,甲午深情地吟诵其仙子的《牡丹的秘密》——

爱花,爱牡丹。一瓣倾城,一蕊天香。

在我的故乡,湘西,沅江畔,酉水旁,清水河岸,女性喜欢在鬓头簪花,春浓时分,郁香醉人。

我到了中原,到了洛阳,在此地生根。洛阳牡丹,簇拥着我。

牡丹丰硕,牡丹艳丽,虬枝树旖旎,奇葩聚锦绣。但牡丹花的香,是奇特的,不怎么甜,不怎么腻,略有点土,略有点苦。牡丹的内心,很难洞晓,满园都在赞叹,相知能有几人?

每一个女子,都希望携手的那人,与她相宜,得无二致。

牡丹女子,必是怀珠涵玉之人。瘦枝翠叶,为滚滚尘烟所遮蔽,匆匆过客,哪个以心相嗅?真的朋友,小心翼翼,拨开青枝,拂开绿叶,洞幽烛微,甘心于缘。而她,此时,方才不惊不怯,容之泰然。

万花谢去,牡丹登场,艳压群芳却殿春而至,极度繁盛在暮春世界,似乎只是为了警告:盛衰变幻,好景须惜。

花儿总如去年一样娇艳,然而朝露会带走姿色,晚风将飘散花香,怎不令人惜春怜逝、怀情伤感呢!

岁月匆匆,景色易逝,莫流连大红大绿的俗气,着意内心,自会香溢陌间,潜意修为,终将收获相知。

世间繁花,莫论短长。苔花虽米小,亦如牡丹开。

灼艳满目,是美丽,冷香一爿,也动人。

牡丹是王,也是臣,是偶像,也是友。是偶像,也是友……

 

066

 

壬寅祈请道,“先生好久不曾陪我们外出了,适值春光正好,牡丹盛放,何不一起到洛浦公园赏花!”

甲午接道:“牡丹也都盼望仙子呢。三十多年前的‘人间四月天’,仙子锦书赐予‘人间’,临于中原,后来,仙子的美姿倩影无数次印在洛阳的公园,洛阳的牡丹畦间。今次我们再度拥戴仙子游赏,意义自是非凡呢。”

“两位玉灵通,所言甚是。”“人间”说,“吉祥的春浓时分,洛阳牡丹正在开放,偕同仙子出游赏花,正是大好之事。”

娟娟微笑颔首,于是,在玉虎和玉马的簇拥下,一行跨过九都路,滨河路,走上绵长如带的洛浦公园,走在牡丹花间。

黄、紫、红、白,各色牡丹戴着晶莹的晨露,在晨风中激情舞蹈,迎接仙子的驾临……

想当年,在高远的天宫,蟠桃会后,临瑶池而遥望人间的牡丹仙子,看到的该就是洛阳迎风盛放的多色牡丹吧。

仙人吕洞宾云游桐柏山的时候,发现大地抖动,九峰欲崩,定睛观察,原来是一只有五千年的道行的穿山甲在作怪。

太白金星告诉吕洞宾,这只穿山甲炼就了翻山倒海之术,一般仙家敌它不过,要想降服它,非用定山神针不可。这神针乃西王母头上一根玉簪,若能借得,便可马到成功。

玉簪本是西王母心爱之物,恐怕谁也借不出来。

太白金星又告诉吕洞宾,西王母身边的贴身小侍女——牡丹仙子,早有思凡之意,若能打动她的心,则事情定能办妥。

西王母在西天瑶台举行蟠桃盛会,请各路大仙赴宴。太白金星和吕洞宾驾起样云同赴。

蟠桃会上,琴声悠扬,舞姿翩翩。各路大仙,畅怀痛饮。

酒过三巡,菜上五道,西王母命牡丹仙子给各路大仙斟酒。

牡丹仙子给吕洞宾斟酒时,吕洞宾趁接酒杯之机,将牡丹仙子的手轻轻地捏了一下。

过了一会,西王母命牡丹仙子向大仙们赐赠蟠桃。

牡丹仙子迟迟疑疑地来到吕洞宾面前。吕洞宾在取蟠桃时,将桃盘重重地往下按了一按。

宴会后,牡丹仙子走到瑶池边,两眼凝视着池边开放的牡丹花沉思。

吕洞宾悄悄地来到牡丹仙子背后,轻声说:“敢问仙子,你是在赏花吗?”

牡丹仙子回头一看,见是吕洞宾,说:“我在遥望人间。”

“你很喜爱人间,是吗?”吕洞宾说,“人间真美好啊,到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我在人间云游各地,见过不少名山大川,风光园林……真是美不胜收,胜过天堂十倍。”

牡丹仙子沉吟不语。

吕洞宾用手一指,说:“仙子请往那里看,有一对年轻夫妇,他们在欢欢乐乐地耕地撒种。你再往那边看,那是一对情人,正在园里赏花。仙子假如不去一就人间,那真是最大的憾事了。”

牡丹仙子有些迟疑地说:“要想下凡,谈何容易。仙规森严,岂能轻易如愿。”

吕洞宾微微一笑:“仙子果有此意,我愿助一臂之力。”

牡丹仙子羞赧地说:“是真的吗?”

吕洞宾说:“真的。不过,我今天在宴会上和现在已经求你三次了,我也要请你帮个忙。”

牡丹仙子说:“我能帮你做什么呢?”

“王母头上的玉簪,借我一用。”

牡丹仙子为难地说:“玉簪是王母的心爱之物,谁也借不得的。”

吕洞宾说:“请你往这儿看!”

牡丹仙子透过云层,只见桐柏山一带,到处房倒屋塌,男哭女嚎,一片凄景象。

牡丹仙子急忙闭上眼睛说:“哎呀,百姓真是太可怜了。”

吕洞宾说:“这桐柏山一带,过去山河秀丽,林茂粮丰。只因这穿山甲作怪,才使这里变成如此惨景!我想借西王母玉簪,除掉这兴妖作怪的穿山甲。”

牡丹仙子焦急地说:“我愿帮忙,可是——”

吕洞宾见牡丹仙子答应帮忙,不胜欢喜。他如此这般地嘱咐了一番,又将一只假玉簪交给了牡丹仙子。

次日清晨,西王母沐浴完毕,在让牡丹仙了给她梳头时,牡丹仙子趁机换了玉簪,藏在袖内,出来交给了吕洞宾。

吕洞宾带着定山神针,来到桐柏山,很快把那作恶多端的穿山甲定住了。

吕洞宾惩处了穿山甲之后,就和太白金星一同赶西天瑶台归还定山神针,并请求西王母宽恕牡丹仙子盗换玉簪之过。

西王母得知,又喜又惊又气,虽说为民除害,应该奖励,但牡丹仙子常在身边,竟如此目无我的尊严,天规难容。

西王母见两位大仙讲情,便说:“看在二位仙人的面上,牡丹功过相抵,免了处罚,但要逐出天宫,降于凡俗。”

就这样,桐柏山百姓恢复了安居乐业的生活,牡丹仙子也实现了向往人间的愿望,被太白金星送到了山清水秀的沅江畔,酉水旁,清水河岸。

太白金星陪着下凡的牡丹仙子,先到了中原洛阳考察。

在洛阳调研的时候,适值农历秋月,二十三日,仙子在城北的翠云峰拂动画笔,画出了一百个宛胜满月的牡丹新品种,其中居于上品的,叫做“紫根牡丹” 。

从此,北邙山人即将八月二十三日这天定为牡丹的生日。

十二月十九日是娟娟的生日,牡丹专家说,十二月十九日是牡丹这种神奇的植物生芽的日子。

寒凝大地,万物凋零,牡丹却在冷静已极的自然状态萌生自己的芽,为来年暮春的热烈绽放展开与众不同的生命!

太白金星本想直接把牡丹仙子安置在中原的,但又觉得沅江畔、酉水旁、清水河岸非常水润,更适合一个天宫下凡的女孩子。

太白金星说:“牡丹仙子就是沅江畔、酉水旁、清水河岸的娟娟——李玉娟,仙子所喜爱的人间,是以中原为核心的华夏广大地区,也是在大学期间就以‘人间’为笔名,在中外报章杂志上公开发表了大量作品的任见先生。”

吕洞宾说:“中原任见,在大学期间就以‘人间’为笔名,在中外报章杂志上公开发表了大量作品,当时还是中学生的娟娟,将会是第一个给他写信的人,这个事实,即是天意”

玉虎壬寅和玉马甲午说:“任见先生著作这部《牡丹传奇》 ,一开始我们建议请娟娟仙子引领,是当然正确的了。”

太白金星和吕洞宾说:“十卷本《牡丹传奇》 ,和任先生的十卷本《帝都传奇》 ,堪为留史双璧,两位小童子,再到西王母那里开会,我们要为你们报功、请封啊。”

娟娟的仙子信息驾临中原、驾临洛阳的时候,启动了洛阳举办第一届牡丹花会。

 

067

 

那天,是四月十一日,这世界上的牡丹,开放得最为红火的日子。花如海,人似潮,国色天香,滋润天下。

于任见而言,这是个应当珍藏在心底的日子,永远不应该忘记的日子。

是娟娟仙子,拂去了他生命中经年的尘封,他的那个年龄阶段本应有的光彩开始显现了。

他收到了仙子的信件。纯美的白色,左下角有个简单的彩色图案,右上角是枚小小的邮票。

收信人地址,收信人姓名,寄信人地址等,整洁、清晰、温柔、和平。

仙子的信很短,格式很精美,措辞很有分寸,只有三四行,写于公元1982年的四月二日。这封信在路上走了九天。

尚未拆封,任见就惊讶于仙子的字,写得太好了,非常之悦目。

不敢相信,如此秀美的字迹、得体的言辞,出自一位十几岁的少女之手。

字迹柔软、回环,但字中的主要“竖画”非常有力,构成柔中寓骨的隽秀与坚定特色。后来,“人间”幸运地拥有了无数多这样娟美秀丽的字迹。

是娟娟仙子的信息,启动了洛阳热烈的近代花事。

洛阳开始筹备并于公元1983年举办了史上第一届洛阳牡丹花会,后年年举办,易名为牡丹文化节。

春天是人间最美好的季节,春天,聪明可爱的娟娟仙子出现在“人间”的生活里了。

仙子使“人间”实现了一个转变,中原洛阳,现代版的“牡丹花会”也在孕育了。

后来,“人间”看到了娟娟仙子的照片。

果然是一位令人惊异的女孩儿,亭亭玉立,隽秀美丽。

哦,“人间”从文字里看到了一个聪明灵秀的女孩儿,又从照片上看到了一个文雅美丽的女孩儿。

在距离中原十分遥远的南方,准确地讲,是湘西——湖南省的西部,沅水岸边,酉水旁,清水河畔,很多人觉得神秘的地方,有一个女孩儿,小仙子,性格文静,喜爱读书,有思考,有见地,有靓丽,有魅力,她,是“人间”的朋友啦!

“人间”的窗外,鸟鸣愈加兴奋,树木愈加蓊郁,花也开得愈加绚烂。

公元1985年的春末,与仙子通信三年多的时候,“人间”做了一个梦,受到梦中摇曳多姿的牡丹的指引,“人间”有了一趟南行。

仙子穿着一身湖蓝色的衣服,简易,素雅,清澈,洁净,但在“人间”的眼里,她竟然像太阳一般美丽,她正是他梦中期待的小仙子啊!

她们相见了,虽说年龄大于仙子许多,“人间”还是心跳加快了,在明媚的阳光下,唤道:“娟娟!”

小仙子脸儿红红的,唤道:“见哥!”

小仙子长大了,大学毕业了,并且获得了全地区先进教育工作者的称号。这个,她没有告诉“人间” ,是“人间”帮她整理资料时看到获奖证书和奖品才知道的。

后来的许多年,仙子在业务上获得了许许多多奖励,也从不张扬。

她的本职工作硕果累累,业余也付出了很多,常常利用课余时间组织学校的读书活动,讲故事活动,深受好评。

娟娟仙子,她就是这样替学生着想的性情啊。

“人间”觉得震撼的是,仙子比照片上娇柔洁美得太多了,难怪照相馆要放大和悬挂她的照片来招徕顾客了。

鹅蛋型的脸庞,水光潋滟的大眼睛,魅力深蕴的双眼皮,尤其是额头上黄黄的茸茸的纤细毛发,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气的样子,让人怎么也爱不够。

还有,就是羞赧的微笑和让人惊异的芬芳的气息。

牡丹的气息,天香的气息。

“人间”凡人不知道仙子的香甜气息就是牡丹的气息,找机会问仙子用了什么香脂,娟娟莫名其妙地说:“什么香脂呀,我不知道啊。”

引起“人间”注意的,是墙上的毛笔字,那是仙子的书法,一种古代的字体。

那是娟娟写的,美丽的小仙子写的,太不得了啦!

说实话,“人间”那时年轻,根本不懂什么字体,只是觉得入眼,悦目,加之娟娟小小的年龄,又是女孩子,更让他异常地惊奇,喜爱。

“人间”还看到了当地的报刊资料,资料上,有娟娟参与弹琴唱歌及游泳活动的艺术照片,“人间”只觉得自己的心花在舒活地绽放。

在“人间”的生活中,太缺乏的就是这些美丽的诗意的亮色呀。

“人间”非常欣赏的,是仙子所拥有的大量的书籍,仙子写出来的大量的文字,仙子的备课资料,优质课策划等等,觉得,自己得向仙子学习了呢。

沅江流水,宽阔清亮。在江岸上,夏日的阳光下,仙子一直给“人间”打着阳伞。

仙子淡黄色的短袖衫,黑色的裙子,飘飘的长发。南方苗条淑女陪着一个北方老土,不知道路人怎么看呢。

一边,是老木屋的古朴宁静,一边,是沅江水的清冽吟唱。

“人间”被仙子细小而无数的柔情深深地感动,偶有行人悠闲走过,才恍然觉悟是在现实中。

那时,“人间”只难解,只迷恋,仙子的优雅的气质,浓郁的诗味,还不知道在当地,仙子是出名的好姑娘,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得他。

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人汇报到教育局仙子的爸爸那里了,说仙子陪着一个丑男在江边散步,还一直给人家打着阳伞。

仙子的母亲,最为善良的长者,是最疼爱娟娟的人,数年前不幸逝去,唉,那时候仙子才十五岁多一点,所以爸爸是最惦记她的人。

后来有沅陵的朋友说,娟娟是当地人引以为豪的妹子,慕求者之多,有如过江之鲫,她却一任自己,在喧嚣红尘中独自行走,淡定从容。

牡丹仙子,是在蹉跎芳华,还是在听信缘分?

原来,她是在实践仙家的安排,等待有缘人,携手共筑一帘幽梦。

“人间”实须庆幸,能邂逅娟娟——静坐云端、从容等候的聪明颖悟的牡丹仙子。

仙子仿佛永远都是那么无意,却又时刻在愉悦别人,温暖世界,让人心房发颤,欣赏不尽的典雅,呵护不尽的纯美。

“心爱的仙子,我写了首诗:《真春》 ,献给你,请你收下——

斯时四处芳菲生,江南地宜春偏浓。

熏风次第吹柳绿,润雨无声醉桃红。武陵道侧藤多碧,沅流岸畔草更青。金玉一唱小鹃子,真春全在清水坪。

“记得,我们曾经一起走过桥溪村边的小拱桥,慢慢登上村子背后的山。好高呢,山坡上的植被,对我来说非常新颖。

“你的美丽修长的身影飘飞在红绿缤纷之中,过了一会儿,采来野蔷薇的粗壮的嫩枝,剥了皮请我品尝,让我解渴……

“我很是惊讶,野蔷薇的嫩枝肥硕而油嫩,甜甜的,确实味道很好呢。”

“最热爱,是你靓丽的面容,赧然的粉红的神情,羞涩的馨香醉人的芬芳。太想念,是你的双眼皮,大眼睛,光洁的额头和细黄的毳毛,温柔懂事的孩子气的话语,对文学对艺术惊人的领悟与见解……

心爱的仙子,尤其是你纯净无暇的心地,她怎么那么清澈,那么纯净啊!

“我说心里话,最想念的,是你让人陶醉的气息,是你光洁的额头,像小女孩儿那样的额头,额头上细细的黄黄的软软的永远长不长的茸发,太可爱了。

“清水坪今天是什么天气呢?清风徐来,还是阳光普照,再或雨声悦耳?”

“愿我的仙子从各样气候里都得到颐养,那样,人间就不胜欣慰了。”

 

068

 

公元1985年金秋,十月十七日,整个山乡都沸腾了。

住得老远的乡亲们都来了,人们搭起了一个舞台,大家早就企盼听娟娟弹琴和唱歌,把仙子和“人间”的婚庆当成一个宏大的艺术演出了。

娟娟仙子的小绰号,叫“香氛” 。

很奇特的,她真的像是一朵牡丹,整个人是香的,人人都说她是香的。

人们常常问她,为什么是清香的,她总是谦虚地说,应该是衣服洗得干净吧?

娟娟仙子,有着让人陶醉的芬芳气息,有着纯净无暇的心地,有着羞赧真诚的笑容,有着明亮动人的大眼睛,有着光洁美丽的额头,像小女孩儿那样的额头,额头上细细的黄黄的软软的永远长不长的茸发,可爱极了。

娟娟仙子,还有着温柔懂事的孩子气的天真的话语,有着对文学对艺术惊人的领悟与见解……

其实,大学刚刚毕业的娟娟姑娘,还是相当羞涩的,但女同学们,女同事们簇拥着她,她渐而放得开了。

实际上,是在庞大的乐队的伴奏下,清水坪所有的人兴高采烈地为他们喜爱的仙子办了个当地最高规格的演唱会。

娟娟真的是一颗璀璨的星子,举手投足,雅致无限,歌舞琴韵,魅力无穷。

仙子的光芒令所有的眼睛仰望。真的,仰望。

宴席,阵势和规模都是空前的,学校里所有的课桌都拉了出来,摆在校园里、操场上,浓郁的酒香,醉了几十里山乡……

翌年,作为有突出贡献的青年知识分子,“人间”受到洛阳官方的重视,要“解决玉娟的工作调动问题”了,要请牡丹仙子离开湘西,离开沅江边,离开酉水岸,离开清水河畔,到洛阳来了。

“人间”以笔记录自己当时的心情道——

“心爱的娟娟,每当看到你安静清纯的模样,看到你美丽洁净的句子,我都会强烈地认为,你是如此静美的女子,你的人生应当拥有特殊的安谧和优雅,不受一丝打扰。

“应该在宁静的山林间,草地上,有你一处稳定的居所,守着一园翠绿的橘树,守着一池素色的莲荷,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你平静,让你安心。”

“人间”觉得抱歉,是他无情地干预了娟娟的生活,使她不再能够独自在安静中行走,不能再在湘西的小屋里织梦了。

“人间”在设法让仙子和湘西告别,和沅江告别,和酉水告别,和清水河告别,接受洛阳的欢迎。

也许,在太白金星和吕洞宾蟠桃会请求牡丹仙子的时候,仙子遥望人间,表示向往,仙家就“安排”好了,要“人间”将仙子拉进喧嚣的红尘。

“人间”固执地认为,迁徙不是颠沛流离,不是蹉跎流光,而是邀请仙子与他共同创造,一起追梦。

“人间”告诉仙子,除了市里书记批示解决仙子的调动问题,还有“教育系统,他们看了你在家乡获奖的材料,认为你是一位难得的优秀人才” 。

仙子是那样的美丽和洁净,安静和清纯,按照常情,应当拥有特殊的安谧和优雅,应在宁静的山林间,草地上,守着一园翠绿的橘树,守着一池素色的莲荷,平静、安心地过日子,而且,欢迎“人间”随时到那里去,享受清闲,享受安宁。

可冥冥中,已有“原数”——

牡丹仙子从向往人间、落入凡间的那天起,即已注定,要来到中原,来到洛阳啊。

公元1987年,三月份,是一个早来的春天,洛阳市让“人间”去湖南接仙子。

“人间”带着调动的人事资料,在湖南奔波了大约二十天。三月下旬,把仙子请到了洛阳。

自湘西而豫西,列车跨过了不小的距离,到仙子所说的奇特的北纬三十度地方,生长和盛开牡丹的地方了。

仙子一到,牡丹盛开!

人间四月天,千娇万态破朝霞,万家流水一城花!

四月初,教育系统安排了仙子的工作,临时在教育局教研室,并说“报到了,休息吧,适应适应洛阳的气候” 。

牡丹花会,各个行业都在搭台唱戏,“人间”很忙。

四月二十一日,仙子为家庭“领来了一个调皮鬼” ,任由,由儿。

这年的十月十七日,是个重要的纪念日,既是“人间”的生日,又是婚庆纪念日,拿到了新房屋的钥匙。

九都中路二十六号,只是楼层太高,二门六楼六零二号。

现在,九都中路二十六号位于市中心,那时候,站在阳台上南望,是大片大片的绿色庄稼,庄稼地再往南的远处,便是洛河。

仙子挽着“人间”的胳膊说:“我们以后可以去河边散步了。”

彼时的洛河,尚是一条“野生”的河流,蒿草高过人头。“人间”当然是喜欢的。去洛河边的人很少,每次都像探险一样。

在全新的小天地里,仙子总是炒几个菜,还不忘做一份羹汤给“人间” 。

娟娟仙子,把湘西深山里黄金般的善良带到了花花都市洛阳,也滋润了“人间”的心田。

说实话,“人间”没有仙子那样的明净和纯洁,甚至可以说,望尘莫及。

在街头给自行车轮胎添气,但逢仙子付钱,都是不让人家找的。

给乞讨者面前的罐子里投币,次数多了,“人间”索性不看,不管仙子投的是多还是少。

多年来,“人间”困惑于仙子的金钱观念与众不同,与几乎大多数的女性不同。具体地讲,她傻乎乎的,不知道“积累”二字。

在清水坪的时候,仙子收入很低,当地市场也不发达,依着自己的心意过日子,就那样不知不觉地“月光”了。

救助贫困学生,在十分贫寒的仙子,是平常的事情,帮他们买书,给他们生活费,还替他们购买应交的柴。

山乡学校的学生,在学校食堂搭伙,每半个月要给上交一捆柴,就是从山上砍下来树枝之类,用于食堂的烧饭做菜。

学生们星期天之后返校,背着书包、罐头瓶装的咸菜,还要从家里背一捆柴上学。

有个学生愁眉苦脸。家长有病,他本人胳臂受伤,无法交柴。仙子得知情况,就到场上买了一大捆柴,让人送到学校,代他交上。

她帮学生买了三个月的柴,交代学生:“不要让家长还了” ,把病养好,你呢,好好学习,成绩好了,比什么都强。

其实,仙子的性格是精神至上,在物质方面绝不奢侈,每逢想购买自己需要的东西,“人间”看得出来,是再三斟酌之后才怯怯地来商量“花钱的事”的。

“人间”出身贫苦,节俭成习,仙子却总是花大量的时间劝导他,为身体计,让他同意把钱花在他的健康上。

“人间”总是在强调精神,觉得自己远离世俗,而仙子,却不得不总是在迎尘披风,为他忙累,实质上,她是最为高洁、最为真纯的啊。

娟娟仙子,是一位淡然清心的女子。

春秋流年,娟娟,仙子,总携一颗从容淡泊的心,走过山重水复,历经风口浪尖,笑看烟尘起落,遍尝人生百味。

在俗世生活中,芬芳,永远,天真,永远。

在艺术生活中,高雅,永远,深刻,永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华尚花
对《第十七章 清风高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