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十四章 国色天香神韵
本章来自《《牡丹仙子》》 作者:华尚花
发表时间:2015-11-11 点击数:1143次 字数:

第十四章 国色天香神韵

 

 

 

053

 

玉虎壬寅和玉马甲午,两位小童子,听说要在娟娟仙子的引领下游览宋代西京,激动得安静不下来。

壬寅说:“北宋一朝,西京洛阳园林之盛,超越前代隋唐,老远老远了。”

甲午说:“西京园林与牡丹密不可分,隋西苑初植牡丹,唐朝洛阳牡丹已名闻天下,至北宋西京,园林广布,牡丹飘香,是洛阳的主要风光特色。”

“人间”道:“宋代洛阳园林,‘多因隋唐之旧’ ,有次记载可以看出,它们实为前代园林的传承。”

正如我们此前所调查研究和分析论证过的,洛阳的自然条件适宜花木的生长。

洛阳作为北宋的西京,五代以来,官僚权贵于此安家,一代代建设自己的安乐窝,兵荒马乱的间隙,除了不得已太跑的日子,基本上未曾间断。

住在洛阳的官僚及其家属,利用战乱导致大量土地失主的的情形,贪婪占有,兴建园林,宅园结合,蔚成风气,你攀我比,园林之盛自然兴起。

宋朝初年,不少官僚在开封上班,家仍安在洛阳。

宋朝官僚退休后,多选择洛阳居住,他们积蓄了巨量财富,投入园林宅第的扩建,治园池,植草木,“以为岁时游观之” 。

文人苏辙曾说:“洛阳古帝都,其人习于汉唐衣冠之遗俗,居家治园池,筑台榭,植草木,以为岁时游观之好。

“其山川风气,清明盛丽,居之可乐。平川之衍,东西数百里,嵩高少室,天坛王屋,峦扉逶迤,四顾可挹。

“伊洛湹涧,流出平地,故其山林之胜,泉流之洁,虽其闾阎之人与其公侯共之。

“一亩之宫,上瞩青山,下听流水,奇花修竹,布列左右,而其贵臣巨室,园囿亭观之盛,实甲天下。”

“人间”和两位小童子,恭请娟娟仙子有教。

仙子微笑道:“苏辙先生说得很好。

“洛阳自古以来,作为皇家帝都,这里的人们习惯于汉唐官家风俗,在宅院里建设园林,垒筑台榭,种植花木,以为时令季节游览观赏之乐。

“洛阳的山川气候,清秀美丽,适宜居住。

“伊洛河川,东西长数百里,东有嵩山,北有王屋,主峰之下,岭峦逶迤,四面八方看去都是屏障,予人以安宁的感觉。

“洛阳川上,有伊、洛、湹、涧四条流水,十分清洁,滋养出秀美的林木,所以洛阳人是享有大自然所给予的幸福的。

“洛阳人家,只要有一亩大的园子,必然会垒山开河,种植花草,听流水潺潺,看植物葳蕤,而富户的花园,景色之优美艳丽,实在是甲于天下。

“小虎子和小马儿想了解更多关于宋代洛阳园林和洛阳牡丹的情况,请见哥介绍李格非先生的《洛阳名园记》 ,最为恰当。”

李格非的《洛阳名园记》 ,是记述北宋洛阳园林的专著。

李格非,字文叔,山东济南人,幼时聪敏警俊,刻意于经学,著有《礼记说》等,数十万言。

《洛阳名园记》 ,作为一篇有关北宋私家园林的一篇重要文献,对所记诸园的总体布局以及山池、花木、建筑所构成的园林景观描写具体而翔实,是记述北宋中原私家园林的代表作品。

“人间”恭请娟娟仙子引领,访问大宋西京洛阳的著名园林,壬寅和甲午兴奋异常,总算可以出外悠游了。

两位童子还忍不住向“人间”表功,是他们当时遍访人间和仙界,以充足的理由说服了“人间”, “人间”才沐手焚香,延请娟娟这位牡丹仙子的。

美丽的娟娟,美丽的牡丹仙子,翩然而下,香氛氤氲,《牡丹传奇》因而被灌注了生命和灵魂,动了起来,活了起来。

现在,恭请娟娟引领,前往大宋西京洛阳,游赏诸家园林,两位小童子怎能不欣喜万分呢!

而且,两位仙童说,娟娟仙子对我们的照顾是千真万确的,今天的停电和来电又是一例啊。

是的,今天是公元2015年三月十三日,上午不知怎的停电,十一点多的时候,“人间”对玉虎和玉马说,干不成活,也做不成饭,出去走一走吧。

“人间”到仙子那里,告诉仙子,停电了,做不成饭了。谁知十秒钟不到,仙子房间一直关闭着的空调器“唧”地叫了一声——有电了!

回到另一房间,看看时间,是十一点四十五分。

前曾有一次停水,停了几个小时,“人间”正说炊事工作没法进行,出去用餐,跟仙子说一下,出来看到水管工作了,先出空气,后即出水。

“人间”承认,两位小童子说得有道理,否则,只能解释为电线和水管有灵了。

 

054

 

两位小童子,跑在了前面,先请李公格非文叔先生进行介绍。

文叔先生道:“第一园,是富郑花园。劳请仙子游赏,恭祝诸位愉快。”

洛阳园池,多因隋唐之旧,独富郑花园最为近辟,而景物最胜。游者自其第,东出探春亭,登四景堂,则一园之景胜,可顾览而得。

南渡通津桥,上方流亭,望紫筠堂,而还右旋花木中,有百余步,走荫樾亭,赏幽台,抵重波轩,而止。

直北走土筠洞,自此入大竹中。凡谓之洞者,皆斩竹丈许,引流穿之,而径其上。

横为洞一,曰土筠;纵为洞三:曰水筠,曰石筠,曰榭筠。

厯四洞之北,有亭五,错列竹中,曰丛玉、曰披风、曰漪岚、曰夹竹、曰兼山。

稍南有梅台,又南,有天光台。台出竹木之杪。

遵洞之南而东,还有卧云堂。堂与四景堂并南北。左右二山,背压通流。凡坐此,则一园之胜可拥而有也。燕息此园,

郑公自还政事归第,一切谢宾客。几二十年,亭台花木,皆出其目营心匠,故逶迤衡直,闿爽深宻,皆曲有奥思。

娟娟说:“北宋时期,洛阳的园林,大多是在隋唐旧园的基础上改建、扩建而成的,只有富郑花园是新建的。”

富郑花园是富弼的家庭园林。富弼曾被封为郑国公。

富弼,宋仁宗赵祯、宋神宗赵顼两朝宰相。

富郑花园是当时洛阳少数几处不利用旧址而新开辟的私家园林之一,富弼前后用心建造和经营了二十年之久。

富弼的豪宅西门内,有个亭子,叫探春亭。探春亭也是富郑花园的入口。

娟娟仙子引领两位童子和“人间”由探春亭走进园子,花草树木,尤其是牡丹,由于仙子驾临,仿佛霍然从晨困中醒来,摇曳,响应,舞蹈,欢迎。

进园后,壬寅和甲午顺着甬道赶在前面,嬉乐走去。

园子中央,是片水景,缘边有塘,花草纷纭其上。

越过水景,于牡丹花香中,登上高高的四景堂。四景堂是全园的制高点,“则一园之景胜,可顾览而得”之处。

堂前,是半弧形的临水月台,居高下视,水中游鱼来去,自在自如。

在四景堂上,往北看,是大片大片的竹林,辅以多种花木,同中有异,妙趣兼得。

竹林中,有四个“土筠洞” 。

“筠”的本意是竹制的乐器,但富郑花园的“筠” ,是大水管。

土筠洞,是长约丈许的巨竹所做的水管,埋在土中,以之引水灌溉。竹水管上面,修建的通道,供游人通行。

由于水流在竹林中是绕来绕去的,故而土筠洞共有四个,横的一个,叫土筠,纵的三个,分别叫水筠、石筠和榭筠。

竹林的北边,有五个亭子,错落建设,叫做丛玉亭、披风亭、漪岚亭、夹竹亭和兼山亭。

竹林的南边,有梅台一座,再往南,有座天光台。天光台的一般已经在竹林之外了。

竹林之东,为土山,种梅、竹,山上有梅台、天光台、卧云堂。

卧云堂恰在四景堂的正北,它俩在一条经线上。

在四景堂上转过身,往南看,是道流水,流水上有座小桥,谓之通津桥,过通津桥向南,筑建的有方流亭和紫绮堂,它们均位于繁花丛中。

各种牡丹,即栽植于南部这片区域。

花木中,有荫樾亭、赏幽台、重波轩等,错落布置,曲径通幽,别有风情和趣味。

就园林学论之,富郑花园的艺术特点,是以景分区,在景区中注意起景、高潮和结束的安排。

富郑花园的各个景区,各具特色,或以开朗见长,如四景堂等,或以幽深取胜,如竹林中的流水和小亭,或以多变引人,如南部牡丹园圃极其周围的荫樾亭、赏幽台、重波轩等,隐映,荫郁,曲径,幽境。

富家女眷和女侍们出来赏花,看到娟娟仙子,大为惊喜,不仅欢呼“太幸运了,富家、富园太幸运了” !

有的说:“难怪今天的牡丹开得分外红,原来是仙子到了。”

有的说:“难怪今天的牡丹特别香,原来是在欢迎仙子大驾!”

娟娟仙子微笑地与她们招呼。她们有的拥抱壬寅和甲午两位小仙童,有的很快在四景堂上布置名琴,请娟娟仙子弹奏。

娟娟在盛情簇拥之中,在初升骄阳与骀荡春风之下,抚琴弹奏,轻拢慢捻,优雅的仙乐,缓缓飘起……

富家的女眷女侍们在仙乐缭绕之中翩翩起舞,富园中的牡丹,颤动着花瓣上的露珠,反射出晶莹的日光……

文叔先生曰:“第二家园子,是董氏东园。恭请仙子光临!请任见先生与二位仙童光临。”

董氏以财雄洛阳。元丰中,少县官钱粮,尽籍入田宅。

城中二园,因芜坏不治。然其规模尚足称赏。东园北向入门,有栝可十围,实小如松实,而甘香过之。有堂可居。

董氏盛时,载歌舞游之醉,不可归,则宿此数十日。

南有败屋遗址。独流杯、寸碧二亭,尚完。

西有大池,中为堂,榜之曰“含碧”。水四向喷泻池中,没而阴出之,故朝夕如飞瀑,而池不溢。

洛人盛醉者,走登其堂,輙醒,故俗目曰“醒酒池” 。

董氏东园是专供载歌载舞游乐的园林。园中宴饮后醉不可归,便在此坐下,“有堂可居” 。

董家是洛阳的富户,以财力雄踞洛阳缙绅之首。因为政府派缴发税款没有完成,田园被没收入公。

没收了,成了公家的园子,却没有人管理,很多地方都已经荒芜了,不过总体规模还是很大的,不少牡丹,在顽强地绽放。

壬寅说:“寸碧亭,流杯亭,都还完好。”

甲午说:“还有重阳树,桧柏,长得真大。”

园中的一棵桧柏,粗得有十来把大,它的果实像一般松果,但又甜又香,比一般松果好吃。

壬寅和甲午去登临两座亭子,仙子和“人间”在草间道路上散步。走到园子偏西的地方,惊喜地发现,大水池中间,是座巨大的建筑,而建筑四周的石砌塘沿,有不少溢水口,还在向池中泻水。

清水连续地注入池中,池水却一点也不溢出来。

“人间”说:“有水不断注入,却朝夕不溢,这个水景的设计也算巧夺天工了。”

仙子道:“显然有源头活水来,也有自动灌园排水的设计。”

“人间”请教大水池当央巨大的建筑叫什么名字,仙子说叫“含碧堂” ,当年这里人气旺盛的时候,洛阳有醉酒的人,亲友们就扶他到这个堂中,清凉宜人,酒很快就醒了,因而这个大水池又被叫做“醒酒池” 。

清新凉爽,使昏醉者清醒,这处水景还真实用。

文叔先生曰:“第三家园子,是董氏西园。恭请牡丹仙子顺便赏光!请任见先生与二位仙童到西园游览。”

董氏西园,亭台花木,不为行列区处,周旋景物,岁増月葺所成,自南门入,有堂相望者三。

稍西一堂,在大地间。逾小桥有髙台一。

又西一堂,竹环之中有石芙蓉,水自其花间涌出,开轩窓,四面甚敞,盛夏燠暑,不见畏日,清风忽来,留而不去。幽禽静鸣,各夸得意。

此山林之景,而洛阳城中,遂得之于此。

小路抵池,池南有堂,面髙亭堂,虽不宏大,而屈曲深邃游者,至此往往相失,岂前世所谓“迷楼者”类也。元祐中有留守,喜宴集于此。

董家西园,这个园子的的特点,是“亭台花木,不为行列”,也就是说,它的布局方式是模仿自然的,取山林之胜,不成行,也不成列。

园内的景物,历经漫长岁月的积累而成,每年有所增,每月有所添。

进入园门,第一景区,重点是三座亭堂。正堂稍西,有一小堂。

走过小桥流水,见到一处高台,在地形处理上的起伏变化,以物障景,引人入胜,不使人进园后,有一览无余之感。

登高台而望,可略观附近之胜。

下了高台,继续往西走,是一片竹林。在竹丛之中穿行,不远又有一堂,登堂可临观有“水自花间涌出”的动人美景。

在幽深的竹林之中,有令人清心的涌泉,使人“开轩窗四面甚敞,盛夏懊暑,不见畏日,清风忽来,留而不去” 。

这里确实是盛夏纳凉的好去处,更有“幽禽静鸣,各夸得意”,使人流连忘返了。

循林中小路穿行,可达清水荡漾的湖池区。湖池之南,有堂榭与池北的高亭遥相呼应,形成对景。

登亭,可总览全园之胜,但又不是一览无余,“堂虽不宏大,而屈曲甚茁,游音至此,往往相失,岂前世所谓述楼者类也” 。

董家西园先收后放的设计方法,创造出豁然开朗的境界,虽由狭入畅,但又不尽,空间变化有致,意境幽深宁谧。

文叔先生介绍:“第四园,环溪,王开府宅园。”

环溪,甚洁。华亭者,南临池左右翼,而北过凉榭,复汇为大池,周围如环,故云然也。

榭南有多景楼,以南望,则嵩髙少室龙门大谷,层峯翠巘,毕効竒于前榭,北有风站台,以北望,则隋唐宫阙,楼殿千门万戸,岧嶤璀璨,延亘十余里。

凡左太冲十余年极力而赋者,可瞥目而尽也。

又西有锦厅、秀野台。园中树,松桧花木,千株皆品,别种列除,其中为岛坞,使可张幄次,各待其盛而赏之。

凉榭锦厅,其下可坐数百人,宏大壮丽,洛中无逾者。

环溪园,非常洁美。有巨大的水池,水池南边,左右两翼,均有华美的亭子,水向北,流过一座凉亭,又汇聚成一个大水池,周围景色环绕,故而名叫环溪。

园子南侧,建有一座高大的楼堂,登上楼堂,南望可见嵩山的太室和少室,以及龙门巨大的山谷,层峦叠嶂,纷纷入目。

园子北侧,也建有高台,登台北望,则见隋唐宫阙殿阁,千门万户,璀璨鳞次,绵延数十里。

在环溪园的制高点瞭望,凡是文人墨客们极力描摹的洛阳美景,全都看到了。

园子以西,还有锦厅、秀野台等景点,各具特色。

园中的树木,松桧等各种各样,园中的花草,牡丹等品类齐全。

尤其是环溪园中的凉榭锦厅,宏大壮丽,可坐数百人,洛中没有超过的。

环溪的造园手法是以水景取胜,临水建亭、台、轩、榭等园林建筑,采取收而为溪,放而为池,既有溪水潺潺,又有湖水荡漾。

全园以溪流和池水组成的水景为主题,临水除构置园林建筑外,绿化配置以松梅为主调,花木丛中辟出空地搭帐幕供人们赏花,足以看出在园林布局中匠心独运的妙处。

借景的手法在环溪中也运用得体,南望层峦叠障,远景天然造就,北望有隋唐宫阙楼殿,千门万户,延亘十余里,山水、建筑真可以说是全收眼底,巧于因借了。

园内又有宏大壮丽的凉谢、锦厅,其下可坐数百人,正是“洛中无可逾者”。环溪的园林建筑成为洛阳名园之最。

 

055

 

文叔先生介绍的又一家园子是“刘氏花园” 。

刘给事园。凉堂髙卑,制度适惬,可人意。

有知木经者,见之且云“近世建造,率务峻立,故居者不便而易坏,唯此堂,正与法合。”

西南有台一区,尤工致,方十许丈地,而楼横堂列,廊庑回缭,阑楯周接,木映花承,无不妍穏。

洛人目为刘氏小景。今析为二,不能与他园争矣。

刘氏花园以园林建筑取胜,最为突出的,是凉堂建筑高低比例非常适合人意。

园中西南地方,有一台,在不大的建筑空间中,楼横堂列,廊庑相接,组成完整的建筑群落,又有花木的合理配置,使得该园的园林建筑更为优美。

洛阳人看刘家花园为雅致小景,非常优美。

因为弟兄析产,刘家花园分成了两个,更不能跟其他花园争高下了。

文叔先生接着介绍“丛春园” 。

今门下侍郎安公买于尹氏。

岑寂而乔木森然。桐梓桧柏,皆就行列。其大亭有丛春亭。髙亭有先春亭。丛春亭出酴醿架上,北可望洛水。

盖洛水自西汹涌奔激而东。天津桥者,迭石为之,直力滀其怒,而纳之于洪下。洪下皆大石,底与水争,喷薄成霜雪,声闻数十里。

予尝穷冬月夜登是亭,听洛水声,久之觉清冽,侵人肌骨不可留,乃去。

丛春园是门下侍郎安先生从尹氏人家买过来的。

丛春园比较幽静,特点是树木多,高大,桐梓桧柏,均皆排成行列。

园中有大亭子叫“丛春亭” ,还有很高的一座亭子叫“先春亭” 。

丛春园亭周围是茂密的荼蘼架,登上亭子,可以望见洛河。

洛河水势浩大,自西向东奔腾呼啸。洛河上的天津桥,是石头筑砌的,洛河激流撞击在石头上,喷薄而成霜雪,隆隆响声传到数十里开外。

曾经在寒冷的冬夜登临丛春亭,听洛河流水的声音,听久了只觉得冷冽,浸入人的骨髓之中,赶紧转身回家了。

丛春园的树木皆成行排列种植,这种西方园林布置绿化的方式,宋以前还不多见,在洛阳各园中恐怕也只此一例。

不过,由于唐宋时期对外交流已相当多,因此,西方园林绿化配置方法被应用于我国古典园林艺术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丛春园的另一特点,是借景与闻声。

其大亭有丛春亭、先春亭,丛春亭出茶园架上,北可望洛水,洛水自西汹涌奔激而东,天津桥者,垒石为之,直力搐其怒而纳之于洪下,洪下皆大石,底与水争,喷薄成霜雪,声闻数十里。说的正是其“借” 。

文叔先生“尝穷冬月夜登是亭,听洛水声,久之觉清冽侵入肌骨,不可留,乃去” 。生动记述,令人难忘。

丛春园的设计手法有其独特之处,别出心裁的辟地建亭得景,借景园外,景、声俱备,为我所用的借景手法是极为成功的。

文叔先生接着介绍的是“天王院花园子” 。

洛中花甚多种,而独名牡丹曰“花王”。凡园皆植牡丹,而独名此曰“花园子”,盖无他池亭,独有牡丹数十万本。

皆城中赖花以生者,毕家于此。至花时,张幙幄,列市肆,管弦其中。

城中士女绝烟火游之,过花时,则复为丘墟,破垣遗灶相望矣。

今牡丹岁益滋,而姚黄魏紫一枝千钱。姚黄无卖者。

天王院花园子,是真正的牡丹园。这里既无池,也无亭,却栽植牡丹十万株,蔚为大观。

娟娟仙子引领“人间”和两位小童子到天王院的时候,正是太阳升起没多久的辰光,赏花人开始多起来,他们看到娟娟仙子,竞相告诉,追随簇拥。

人们喜悦地说:“太幸运了,跟着牡丹仙子一起游赏。难怪今天的牡丹开放得极是艳丽,原来神花知道仙子要光临了!”

有人一大早上就听说牡丹仙子到富郑花园赏花、弹琴了,因此大家欢呼着要聆听仙子的琴声。

还真有音乐发烧友出来赏花背着琴呢,或许是想在赏花后到郊外高雅一把。

我们知道,瑟甚为沉重,最初有五十弦的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它肯定轻不了。而且五十弦的瑟常常能把人听成抑郁症。

后来,瑟变成二十五弦,仍然不少,不轻。

十六弦的小瑟,身长才跟琴差不多一样了,但它还十六弦呢。

琴,“泠泠七弦上, 静听松风寒” ,不过七弦,也有五弦的。宫商角徵羽。七弦,是加上少宫和少商。

据不靠谱的消息说,琴的形态是模仿凤凰中的凤制成的,有头,有颈,有肩,有腰,有尾,有足。

瑟这种东西,得放在案牍桌几上才能弹。琴的身体瘦长轻便,因此古代的妹子可以徒手拿来就弹了。

琴,是为高贵宾客演奏用的高级乐器,宾客在聆听琴曲时,必须正襟危坐,正如西方人欣赏音乐时不能随便离开座位一个道理。

弹琴,是中国古代”琴棋书画“四大技能之首,原因即在于它最高雅。

天王院花园子,牡丹花开时,吸引力非常之大,这种而专供赏花而建的园林在我国古典园林中还是少见的。

天王院花园子,游客都是上流社会成员,娟娟雅奏仙乐,人人驻足,洗耳恭听。

牡丹花呢,是花中最为高贵者,也是能懂得仙子的音乐的,悠悠然似乎在偕着起舞弄影,色香愈加醉人。

整个天王院花园子,沉浸在牡丹仙子的仙乐雅韵之中……

 

056

 

文叔先生推介的第八家园子,是归仁园。

归仁,其坊名也。园尽此一坊,广轮皆里余。北有牡丹芍药千株,中有竹百亩,南有桃李弥望。

唐丞相牛僧孺园,七里桧,其故木也。今属中书侍郎,方创亭其中。

河南城方五十余里,中多大园池,而此为冠。

归仁,是个里坊的名字,归仁里。归仁园占满了归仁里,阔大达到一里。

归仁园中,北边栽植的有牡丹芍药千余株,中间是百十亩的竹子,南边有大片大片各种花卉。

娟娟介绍说,归仁园原来是唐朝宰相牛僧孺的,入宋,属于中书李清臣。

该园是洛阳城市中一个花簇锦绣、植物配置种类繁多,以花木取胜的园子。

娟娟特别指出,归仁园与我们刚刚游览过的天王院花园子不同。

壬寅说:“天王院花园子是个纯粹的牡丹园,牡丹花期,热闹无比。”

甲午说:“归仁园的花卉,品类众多,一年四季,花开不断。”

文叔先生介绍的第九家园子,为苖帅园。

节度使苖侯既贵,欲极天下佳处,卜居得河南。

河南园宅又号最佳处,得开寳宰相王溥园,遂构之。园既古,景物皆苍老,复得完力藻饰出之,于是有欲凭陵诸园之意矣。

园,故有七叶二树对峙,髙百尺,春夏望之如山然,今创堂其北。

竹万余竿,皆大满二三围。疎筠琅玕,如碧玉椽。今创亭其南东。

有水,自伊水派来,可浮十石舟,今创亭压其溪。

有大松七,今引水绕之。有池,宜莲荇,今创水轩,驾出水上,对轩有桥亭,制度甚雄侈然。

此犹未尽,得王丞相故园,水东为直龙圗阁赵氏所得,亦大创第宅,园池其间。

稍北曰“郏鄏”,陌陌列七丞相之第。文潞公、程丞相宅彷皆有池亭,而赵韩王园独可与诸园列。

节度使苖侯走上高贵显要的地位后,想得到天下最好的地方居住,算来算去,选中洛阳。

洛阳的园林,最好的,是唐朝开宝年间宰相王溥的园子,就买了下来。

园子比较古老,景物自然也古老。又下大功夫收拾,于是,有想凌驾于洛阳所有园林之上的那个意思。

园中本来有七叶树两棵,“对峙,高百尺,春夏望之如山然” ,遥相对应,皆有百尺之高,春天和夏天,看上去像大山一样。如今,在两棵大树的北边,建有高堂一座。

园子里有竹子万余棵,都是非常巨大的,有两三把粗,绿如玉,洁如碧。如今在竹林的东南建有亭子。

园子的东部有水,系自伊水分行而来,可行大舟,溪上也建有亭子。

有七棵大松树,流水在松树间绕来绕去。有池,池中宜种植莲荷荇菜,还建有水轩,跨于水上。在轩的对面,有座桥亭,规格甚为雄壮。

这还不算完,主人又买下了王丞相的老园子。水池之东,是龙图阁老赵家的,也是大宅第,大园子。

北边一连串豪宅,有七座丞相级别的官僚,多家建有大型园林。

可以看出,苖帅园的特点是,在总体布局中,水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而且布置自然得体,轩榭桥亭因池、溪流,就势而成,更有景物苍老,古木大松,使该园大为增色。

文叔先生介绍的第十园,是赵韩王园。

赵韩王宅园,国初诏将作营治,故其经画制作,殆侔禁省。

韩王以太师归是,第百日而薨。子孙皆家京师,罕居之,故园池亦以扄钥为常。

髙亭大榭,花木之渊薮,岁时独厮养,拥彗负畚锸者,于其间而巳。盖人之于宴闲,毎自吝惜,宜甚于声名爵位。

赵韩王的宅园,原来是皇上诏令公家的工程师建的,所以规格很高。

韩王在这个院宅只住了百天就薨了,子孙们都在东京,很少来这里居住,所以基本上整天是铁将军把门。

高大的厅堂,丰茂的花草树木,都闲置了。所以人啊,要珍惜自己,爵位官职,都是身外之物,算什么呢。

文叔先生介绍的第十一个洛阳花园,是李氏仁丰园。

李卫公有平泉花木,记百余种耳。今洛阳良工巧匠,批红判白,接以它木,与造化争妙,故岁岁益竒,且广桃李、梅杏、莲菊,各数十种。牡丹、芍药至百余种。

而又逺方竒卉,如紫兰、茉莉、琼花、山茶之俦,号为难植独植之洛阳,輙与其土产无异,故洛阳园囿花木有至千种者,甘露院东李氏园,人力甚治,而洛中花木无不有。

有四并、迎翠、濯缨、观徳、超然五亭。

李氏仁丰园的花木,合计有一百多种。

洛阳的高级园丁花工,运用奇特的嫁接技术,培植花木,超过天然造化,所以年年有奇迹出现,而且桃李、梅杏、莲菊,各有数十样。

李氏仁丰园的牡丹和芍药即有百种之多。

由于李氏仁丰园有高级园丁花工,所以外地的、远方的花木品种,如紫兰、茉莉、琼花、山茶之类,一般认为难以在洛阳栽种的,在李氏仁丰园中,则跟洛阳当地花木生长得一模一样,没有区别。

洛阳的花草树木达到千种,李氏仁丰园里无不所有。

李氏仁丰园中,还有五个亭子,各据地势,点缀美景。

李氏仁丰园,是名符其实的花园类型的园林,不仅洛阳的名花在李氏仁丰园中应有尽有,远方移植来的花卉等也种植,总计在千种以上。

更值得注意的是,从该园的记载中,我们可以断定,至少是在宋代,已用嫁接的技术来创造新的花木品种了,这在造园史上是了不起的成就。

李氏仁丰园不单单养花木,也有四并、迎翠、灌缨、观德、超然五亭等园林建筑,供人们在花期游园时赏花和休息之用。

文叔先生介绍的第十二园,是松岛园。

松,栢,枞,杉,桧,栝,皆美木。洛阳独爱栝,而敬松。松岛,数百年松也。其东南隅,双松尤竒。

在唐为袁象先园。本朝属李文定公丞相。今为吴氏园,传三世矣。

颇葺亭榭池沼,植竹木其彷。南筑台,北构堂、东北曰“道院” 。又东有池。池前后为亭临之。自东,大渠引水注园中,清泉细流,涓无不通处,在他郡尚无有,而洛阳独以其松名。

松,栢,枞,杉,桧,栝,都是洛阳人眼中美好的树种。

洛阳人特别喜爱栝树,敬重松树。松岛园中,有数百年树龄的松树。园子的东南隅,有两棵大松树,尤为出奇。

松岛园,唐朝的时候是袁象先的园自。本朝属于李丞相文定公。仙子到了吴家,换了三茬主人了。

园中亭榭池沼皆备,竹木花草齐全。南边有台,北边有堂。东北方还有处“道院” 。

再往东走,看到大水池一处,池前池后,临水建有亭子。

浩大的渠水从东边流进来,灌入池中,然后清泉细流,伸向各处。

其他地方,尚没有这样的园子,在洛阳,也是以树为名的惟一的园子。

在唐朝时为袁象先园,宋为李文公园,后为吴氏园的松岛园,古朴幽雅。

松岛园中多古松,数百年的古松参天而立。特别是在园的东南隅,双松尤奇。苍劲古老的松树,形成本园的一大特色,松岛园也就此得名。

从记载中看,园中还有茅草搭建的亭榭,植竹其旁,又可以说是竹篱茅舍了。

这种古雅幽静、野趣自然的园林建筑,也多为现代园所借鉴,实为我们今日造园者样板。

文叔先生推介的第十三园,是文潞公东园。

本药圃地,薄东城,水渺弥甚,广泛舟游者,如在江湖间也。渊映、瀍水,二堂宛宛在水中。

湘肤药圃二堂间,列水石,西去其第里余。

今潞公官太师年九十,尚时杖屦游之。

文潞公东园,文彦博先生的家园,坐落在土地贫瘠的城东,那里有一片浩淼弥漫的大水,舟游湖上,如江湖间。

文潞公东园以水景为主,形成动观的园林布局,又有渊映、摄水二堂建筑,倒映水中,成为水景中的主要建筑,而在湘肤、药圃二堂间列水石,说明叠石理水的处理手法是有创新的,建筑之间以水石过渡自然,又丰富了园景。

因地制宜地充分利用地形,形成景色优美的水景园。

文潞公东园的另一特点是,将原来的药铺圃改建为园,与水景结合,使得园林内容更为丰富。

第十四园,是紫金台张氏园。

自东园,并城而北,张氏园亦绕水而富竹木。有亭四。河圗志云“黄帝坐玄扈台” 、郭璞云“在洛汭” 。或曰“此,其处也” 。

紫金台张氏园是借景湖水,并引水于园中,又设置四亭,供游园者远眺近览,是一个非常好的游憩类的园林。

文叔先生介绍的第十五园,是水北和胡氏二园。

水北、胡氏二园,相距十余步,在邙山之麓,瀍水经其旁,因岸穿二土室,深百余尺,坚完如埏埴,开轩窓其前,以临水上。

水清浅则鸣漱,湍瀑则奔驶,皆可喜也。

有亭榭花木,率在二室之东。

凡登览徜徉,俯瞰而峭绝,天授地设,不待人力而巧者,洛阳独有此园耳。

但其亭台之名,皆不足载。载之,且乱实。如其台四望,尽百余里,而萦伊缭洛乎其间。

林木荟蔚,烟云掩映,髙楼曲榭,时隠时见。使画工极思不可图,而名之曰“玩站台”。

有庵在松桧藤葛之中,辟旁牖则台之所见,亦毕陈于前。

避松桧,骞藤葛,的然与人目相会,而名之曰“学古庵”。其实皆此类。

水北、胡氏二园,是相距只十多步的两个园子,位于北邙山的山麓,瀍河从其旁边流过。

园子的主要特点是依就地势,沿瀍水河岸,开掘窑洞,开窗临水,远眺“林木荟蔚,烟云掩映,高楼曲谢,时隐时见,使画工极思不可图……”

冬春季节,流水清浅,哗哗如唱,夏秋时日,河流湍瀑奔驶,轰鸣如雷,都是让人环溪的景致。

亭榭花木,大都在园子的东部。林木荟蔚,烟云掩映,髙楼曲榭,时隠时见,使画工极思不可图。

人们登临台榭,徜徉观赏,向下俯瞰,崖壁峭绝,天造地设,不需要人力而自成美景,洛阳只可在此处找到。

近览花草树木荟萃,远眺近览皆有景可借,由于“相地合宜” ,方达到“天授地设”的境界,当然无须人为施巧,而能“构图得体”,成为洛阳城中胜景。

但水北、胡氏二园中的亭台,名字均一般化。

在这处园子中登台四望,目光可达百里之外,弯曲缭绕的伊河、洛河均在视野之内。

在松桧藤葛之中,还有座庵堂。

庵堂周围没有高大的松桧之类树木,却有许多藤葛,看上去古色古香,因而名叫“学古庵” 。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华尚花
对《第十四章 国色天香神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