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第十二章 聚锦绣旖旎
本章来自《《牡丹仙子》》 作者:华尚花
发表时间:2015-11-11 点击数:964次 字数:

第十二章 聚锦绣旖旎

 

 

 

046

 

善良高雅的娟娟仙子,爱事业,爱学生,爱艺术,爱洛阳,爱洛阳的历史文化。

牡丹仙子,自然最为喜爱洛阳的象征花卉牡丹。

仙子写过许多关于牡丹的文章,代表作即是优秀而高雅的《牡丹的秘密》 。

《牡丹的秘密》 ,是状摩美丽的牡丹,也是在抒发仙子的心怀——

仙子说:“爱花,爱牡丹。一瓣倾城,一蕊天香。

“在我的故乡,湘西,沅江畔,酉水旁,清水河岸,女性喜欢在鬓头簪花,春浓时分,郁香醉人。

“我到了中原,到了洛阳,在此地生根。洛阳牡丹,簇拥着我。”

湘西民风的淳朴人所共知,春天,你无论在乡间小路上,还是在赶场做买卖的人丛中,先嗅到清冽的香气,继而就会看到“女性在鬓头簪花”的美景了。

沅江,酉水,清水河,我们已经缘着走过,我们不会忘记了。

仙子说:“牡丹丰硕,牡丹艳丽,虬枝树旖旎,奇葩聚锦绣。但牡丹花的香,是奇特的,不怎么甜,不怎么腻,略有点土,略有点苦。牡丹的内心,很难洞晓,满园都在赞叹,相知能有几人?”

是啊,人们看到的,往往是热闹,是富贵。

但是,有着奇特的香味,“不怎么甜,不怎么腻,略有点土,略有点苦”的牡丹,它的深藏的内心,又有几人能够洞晓呢?

满园的人,都在拍照,都在赞美,真正与牡丹相知的,又是谁人?

仙子说:“每一个女子,都希望携手的那人,与她相宜,得无二致。

“牡丹女子,必是怀珠涵玉之人。瘦枝翠叶,为滚滚尘烟所遮蔽,匆匆过客,哪个以心相嗅?真的朋友,小心翼翼,拨开青枝,拂开绿叶,洞幽烛微,甘心于缘。而她,此时,方才不惊不怯,容之泰然。”

每一个女子,都希望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相托一生。

牡丹,高雅芬芳,如同牡丹的女子,必然怀珠涵玉,具有无比丰富的内心。

牡丹的枝条那么细瘦,早就被滚滚红尘遮蔽了,前来赏花的人,个个行色匆匆,哪有以深沉的内心来融会的呢?

只有真正的朋友,小心翼翼地拨开如云似雾的青枝绿叶,甚至躬身蹲下,体会细微,而后甘心于自己的发现,在云雾背后,在枝叶之下,坚定地相守……

只有遇到这样的知音、知心,牡丹女子方才不惊不怯地泰然接受。

仙子说:“万花谢去,牡丹登场,艳压群芳却殿春而至,极度繁盛在暮春世界,似乎只是为了警告:盛衰变幻,好景须惜。

“花儿总如去年一样娇艳,然而朝露会带走姿色,晚风将飘散花香,怎不令人惜春怜逝、怀情伤感呢!”

万花纷谢的时候,牡丹才姗姗盛放。

她艳压群芳,却在春末登场而且极度繁盛,她的出现,似乎就是为了警告人们:盛衰变幻无法防备,艳丽景色因为夏日降临而难以长存。

尽管牡丹跟去年一样娇美,然而今年的牡丹,其姿色必将被朝露带走,其香味必将被晚风吹散啊。

尽管明年牡丹朝阳还会盛开,但今年艳丽的遽然消逝,怎不教人怜惜和伤感呢?

仙子说:“岁月匆匆,景色易逝,莫流连大红大绿的俗气,着意内心,自会香溢陌间,潜意修为,终将收获相知。”

时光如白驹过隙,大红大紫的俗气就不要流连难返了。

重视自己内心的成长,香气自然会永久不散,潜心自己知识的积累,最终总会找到真正的知音。

仙子说:“世间繁花,莫论短长。苔花虽米小,亦如牡丹开。

“灼艳满目,是美丽,冷香一爿,也动人。

“牡丹是王,也是臣,是偶像,也是友。”

世界上,花的种类太多了,似星空,如锦绣,请不要比较它们的高下,苔花像小米一样,也跟牡丹一样该开放要开放啊。

红艳艳的一片,是美丽,冷冷的一朵小花,也是动人的。

这,就是娟娟仙子的胸襟,不因为牡丹花大而艳丽,就看不起其他。

牡丹是花中之王,也是不那么高远的臣子,它是人们的偶像,更是人们的朋友。

以上,就是娟娟仙子赐告我们的牡丹的秘密。

两个“玉灵通” ,玉虎壬寅和玉马甲午,建议“人间”沐手焚香,祈请娟娟仙子来讨论牡丹从在野到庙堂的“华丽转身” 。

壬寅说:“先生你搞不清楚的。牡丹从深山走向宫苑,漫漫长途,身不由已。”

甲午说:“如同民间甄选美女入宫是一样的,那,不是简单的啦。”

牡丹本来难以栽种,是很挑剔的,可它竟然颠覆了“人挪活,树挪死”的通俗逻辑,舍弃了在民间的自由生长,到了深宫高宅,竟然轻易地活下来,绽放艳丽,成为“国色” ,理解起来,确实费人神思。

“人间”听从玉虎壬寅和玉马甲午两位童子的建议,沐手焚香,祈请仙子。

娟娟微笑降临,问好“人间”,问好小虎子和小马儿,问好这个世界即将降临的春天。

“人间”说,牡丹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植物了,人们对古时候的气候、湿度等研究还是很薄弱的,因而牡丹在太古、远古时期的分布并不是十分明晰。

根据现有的历史文献考察,牡丹曾经广泛分布,在黄河南北、长江上下的宽阔区域,甚至在潮湿的四川盆地和苦寒的青藏地区,都能够生存。

牡丹作为野生植物,在成为“牡丹”之前,也有先人们给取的名字,“鼠姑”、“鹿韭”什么的。

“鼠姑”和“鹿韭”这样的名字,听起来,看上去,都跟鲜花的概念相去甚远,更像野草,或者离人类近一点,像蔬菜的名字。

“人间”请教仙子,牡丹最初在文字中现身的情况。

娟娟说:“人们会发现更多的记载,或者通过更多的迹象,分析、澄清出更多的史实。至于已经落实的记载,见哥和壬寅、甲午应该还记得溱洧河边的情景吧。”

壬寅和甲午雀跃道:“太记得了,太记得了!”

溱河和洧河流域,气温适宜,降雨恰当,禾稼连年丰收,人们安居乐业,春风和暖的三月,几乎所有的青年男女都到溱洧水边相聚相会,已经蔚然成为习俗。

溱洧两水交汇之处,草滩宽阔,灌木茂密,最适宜春季欢会了。

上巳节,即女儿节,情人节,在溱洧水畔拉开了帷幕,男女青年游春相戏,互结情好。

姑娘们穿着艳丽漂亮的衣服,结伴前来,到水边即分散开来,等待男孩子的邀约。

男孩子们青春正好,朝气蓬勃,精力旺盛,急不可耐,就是缺乏搭讪女孩需要的“药药” 。

“药药” ,谐音“邀邀” 。

“药药”即“芍药” ,周时,“芍”读音为“药” 。“药药”即木芍药,也就是牡丹。

只有极少数男孩采到了牡丹,他们受到女孩儿的追捧,稀缺得像明星似的。

溱洧水畔,来玩情人节的少男少女太多了,牡丹太少了,供不应求,大量双手空空的男孩子怎不抓耳挠腮,四处奔突,盲目寻觅呢。

牡丹仙子驾临溱洧,少女少男们欢呼雀跃。

娟娟向少男少女们问好,祝福。

娟娟衣袂飘逸,仙子形影过处,草丛间各色牡丹次第绽放,盛开笑脸,艳丽妩媚,风姿万千。

而仙子皓腕凝雪处,芊指柔逸间,牡丹被灌注了魂灵,花盘颦笑,风韵优柔曼妙,绮容温雅和婉……

壬寅和甲午两位小童子飞快地采撷牡丹,分送给男孩子们。

得到牡丹花的少男们向娟娟仙子致意,感谢,之后去找自己心仪的女孩儿,献上牡丹,美人儿花色相映,柔情蜜意相融。

喁喁交谈,笑语欢歌,少男少女们幸福地携着手,挽着臂,走进灌木深处,一路芬芳,一春诗意……

流行歌曲《溱洧》 ,记载和吟唱的正是以上情景——溱洧水畔诗情画意的青年欢会——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蕳兮。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溱水流来洧水流,春来水涨没沙洲。姑娘小伙儿来春游,清香兰花拿在手。

姑娘说道一起逛逛去?小伙儿回说看过了。姑娘说傻哥哥再去看看嘛!

清清洧水河滩外,草地宽大又舒畅。到处挤满男和女,又是笑来又是说。小伙儿姑娘春游乐,尽情嬉笑喜洋洋,互赠牡丹情意长。

溱水淌来洧水淌,三月春水正上涨。姑娘小伙儿来春游,熙熙攘攘满河傍。

姑娘说道一起乐乐去?小伙儿回说看过了。姑娘说傻哥哥再去看看嘛!

清清洧水河滩外,草地宽大又舒畅。到处挤满男和女,又是笑来又是说,小伙儿姑娘春游乐,尽情嬉笑喜洋洋,互赠牡丹情意长。

仙子说:“牡丹首次出现在文字中,作为春天的小品的道具,它的名号是‘药药’ ,‘芍药’ ,就在这个《诗经》的时代。”

牡丹的药用价值被发现,是在秦汉以后。

《神农本草经》说,牡丹似羊桃,类芍药,根皮均可入药,有活血化瘀的疗效。

牡丹为毛茛科芍药属植物,根皮,含牡丹酚,牡丹酚甙,挥发油和植物甾醇等。性寒凉,味苦辛,能清热、清瘀,能和血、凉血,适用于痈疡、疼痛、跌打损伤等症。

豫、陕、甘、青、鲁、藏、湘、浙等地,都有野生的牡丹。

牡丹的药用价值被发现之后,人们开始引种和栽植,牡丹由野生变家养,命运发生了变化。

经过人们的精心培养后,牡丹的花朵越来越大,色泽也越来越鲜艳和丰富。

这时候,牡丹的另一个附加效用出现了:观赏价值。

从内容到形式,牡丹对于人类来讲,这个转变,简直是一个奇妙的隐喻。

壬寅说:“是啊,由实用到不实用,真的是啊!”

甲午说:“确实是,从治疗病痛到愉悦眼睛。”

牡丹若以干枯的“丹皮”的身份,只是出现在中医的处方上,一直安卧在药房的抽屉里,人们不会在意它的。

从实用的药物,转化成不以实用为目的观赏植物,从治疗病痛,转化成取悦人的眼睛,走入更多人的视野,牡丹的药用价值,被鲜艳华美的外貌所掩盖,牡丹,脱离了“劳作之命” ,变成了“贵族女子” ,审美的对象。

在没有传播公司,没有传媒机构的时代,牡丹如何快速成名?

壬寅回答说:“进皇家御苑,进高官花园。”

甲午回答说:“画家画牡丹,文人写牡丹。”

对,进入皇家和高官显贵的视野,进入文人与艺术家的作品,这是牡丹成名的关键。

牡丹在隋朝的时候,进入洛阳宫苑。

这得益于中国历史上最好玩最具娱乐精神的隋炀帝杨广。

宫廷花园里肯定有无数的花朵,但杨广看腻了,于是在修建洛阳西苑的时候,下了一道诏书,让天下进献奇花异草。

牡丹是作为“奇花异草”被进献到洛阳的。奇花异草另一面的意思即是并不广为人知。

进献奇花异草和遴选美人入宫,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诏书下达后,河北易州进献牡丹二十箱,植于洛阳西苑,牡丹从此民间小妞摇身一变成为宫女。

易州进贡给杨广的二十箱牡丹,共计十八个花色品种:赭红、赭木、鞓红、坯红、浅红、飞来红、袁家红、起州红、醉妃红、起台红、云红、天外黄、一拂黄、软条黄、冠子黄、延安黄、先春红、颤风娇等

单看这些牡丹花的名字,就会使人遐思连篇了。

二十箱牡丹,是皇家西苑之中“官衔”最高的植物,有人称之为“隋花” ,也就是朝廷之花。

由于官衔最高,所以希望它常开不败,“若其秋冬凋落,则剪彩为华叶,缀于枝条,色渝则易以新者,常如阳春” 。

秋冬季节,花叶凋零,也不要遗憾,巧手仆人用各色绢帛剪制出彩花和绿叶缀在枝条上,颜色稍淡即予以更新。即便寒风肆虐,也显得春意融融。

大隋洛阳西苑,风光最为旖旎,“十六院”是美人最为集中的地方,也是牡丹最为集中的地方。

十六座宫院,曲径幽深,花木掩映,阳春时节牡丹盛开,人面牡丹相映,嬉乐通宵达旦,最为欢畅。

短命的大隋王朝消失之后,花开花落几春秋的牡丹继续在宫中生长。

 

047

 

到了唐朝,牡丹被引入长安御花园,获得了宫女与嫔妃们的喜爱。

盛唐时期,艳丽硕大的牡丹,与丰腴性感、尺度开放的大唐美女相互映衬,成为时代景观,衍生出一系列香艳的故事。

随着唐帝国的强盛,宫廷的奢糜风气日益盛行。

炫富摆阔,成为全国人民的头等大事,崇尚奢华,几乎到了极点。

一千多年后,人性没有丝毫退步,开口必称“盛世” ,权力阶层幻变而成的有钱阶层,摆阔炫富,胜过唐朝不知几多。

有钱阶层也是有闲阶层,比古人更加乐于显摆他们的好玩、善玩。

有唐一朝,近乎病态的“牡丹热潮”在富得抓狂的背景下蓬勃兴起。

牡丹,既然是宫廷的宠物,民间就得疯了似的追捧,于是,牡丹在亳州、曹州等二、三线城市纷纷落户。

帝国的诗人们,闻香而动,争先恐后地吟咏牡丹,唐诗里处处散发着牡丹的香气。

唐代洛阳的牡丹,是不亚于长安的一方胜景、奇景。

牡丹这种落叶亚灌木,宜燥惧湿,喜凉恶热,喜欢光,亦耐阴。要求疏松、肥沃、排水良好的中性壤土或砂壤土。

洛阳牡丹很特殊,株高一米到三米,老茎灰褐色,当年生枝黄褐色,羽状复叶,老者绿,嫩者黄。

关键在于牡丹的花,艳丽硕大,色彩丰富。

牡丹花径达三十厘米,有白、黄、粉、红、紫及复色,还有单瓣、复瓣、重瓣和台阁状、吊钟状花朵,等等。

洛阳牡丹,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素有“国色天香” 、“花中之王”的美誉。

唐代洛阳的权贵人家,自开私园,栽植牡丹成风。

唐代洛阳也出现了牡丹“花市” ,有人培育各色各类牡丹出售。

强调“地脉” ,决不是说洛阳的土地肥沃,氮、磷、钾不缺,而首先是指洛阳的地气。

洛阳牡丹甲天下,得益于洛阳的山川形胜。

于牡丹而言,洛阳确实是个怪异的地方。

牡丹长得好好的,移植到了外地,就慢慢退化了,至少花朵没有过去大了。而外地的牡丹本来一般化,到了洛阳,一下就得靓丽不凡了。这是园林工作者的说法,也是很多有心人的感觉。

河洛地区有黄河、洛河、伊河等众多河流,由于它们的共同冲积,形成了洛阳盆地。

洛阳盆地土地肥沃,且沙黏适中,这对相对稍喜干旱而怕水涝的牡丹生长十分有利。

古人云:“种植好牡丹,必取洛阳土。”

除却人为的因素,洛阳确实是牡丹的天堂。“洛阳居三河间,古善地” 。其气候基本与我国“二十四节气”同步,四季分明,符合牡丹的生长周期。

“立春”时节,牡丹的幼芽开始膨大,并逐渐绽裂,而这时洛阳的平均气温已回升到摄氏零度以上,适宜牡丹发芽。

“谷雨”时节,洛阳气温稳定在摄氏十七度左右,牡丹进入绽花期。

洛阳冬季没有东北寒冷,夏季没有南方湿热,有利于牡丹的冬眠、越夏。

洛阳一带土壤的各种微量元素,特别是锰、铜、锌、钼元素明显高出其他地区,其中锰的有效含量是其他地区平均含量的二十多倍。

锰、铜、锌、钼这些微量元素能有效促进植物细胞生长,促进叶绿素、糖类、酶类的合成及花蕾的形成。

洛阳土壤微量元素含量如此丰富,在于伊洛流域广泛分布着古老的火山岩,经过亿万年的风化、冲积、搬运,形成了洛阳适宜农作物种植尤其是花卉种植的特色。

由此可见,“种植好牡丹,必取洛阳土” ,这一谚语是正确的。

洛阳牡丹得到大自然的爱怜,得到上至皇帝、下到万民的钟情,得到文人骚客的推波助澜,定然是“竞夸天下无双艳” ,“万家流水一城花”啦。

在历史上,没有哪个时代的人们像唐人一样,对花卉尤其是牡丹,显露出澎湃的激赏和热情,他们将牡丹视为一种高级的圣物,视为内蕴生命力和魂魄的奇特生灵。

唐人知道,饮茶、品茶,毕竟色彩欠缺,观花、赏花,若再加上美人相伴,人花互佳,岂一般踏青游春活动可以比拟?

死活不爱当皇帝的唐睿宗李旦禅位给自己的儿子李隆基后,鉴于长安物资供应困难,唐玄宗李隆基决定移驾洛阳。

之后,大唐朝廷经常在长安、洛阳之间轮流办公。

公元713年到公元741年,李唐君臣们励精图治,改革创新,出现了政治安定、国力强盛、百姓富庶、文化昌明的巅峰式大好局面,史谓唐玄宗的“开元盛世” 。

在唐代文人的笔下,牡丹花千种神态,万般风姿。

据不完全统计,仅《全唐诗》中收录了五十多位诗人的一百多首吟咏牡丹的诗歌,这些诗歌,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都有很高的成就。

盛唐之后,吟咏牡丹的诗篇汗牛充栋,佳作亦是层出不穷,这在某种程度上,与其说是诗歌咏物传统的继承,毋宁说是对于牡丹审美的再发现。

牡丹为花中翘楚,唐诗为诗史巅峰,二者在历史中的相遇决非偶然:正是唐人的时代精神,昭示了牡丹华冠群芳、诗歌千载独步的气质。

唐代,牡丹,帝王知遇,朝野推重,身价扶摇直上,美妙亦美妙矣,但牡丹繁盛的表象之下,却也有百姓的不堪重负。

“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贵贱无常价,酬直看花数。灼灼百朵红,戋戋五束素。上张幄幕庇,旁织笆篱护。水洒复泥封,移来色如故。

“家家习为俗,人人迷不悟。有一田舍翁,偶来买花处。低头独长叹,此叹无人喻: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京城暮春,大街小巷轩车高乘,呼朋引伴,争先恐后地赶着买花。

此时,农村的境况呢?青黄不接,农事正加倍繁忙哩。

牡丹的价格呢?鲜艳的红花一百朵,价值二十五匹帛,“戋戋”一大垛。驱车走马之辈,可真是挥金如土啊!

富贵者买了花,上面张起帷幕遮盖,周围还编起篱笆保护。为花枝洒上水,给树根封上泥,移栽到自家园子,颜色依然如故。

土里刨食的种田老叟,偶然来到买花的地方,看着这一切,不禁低头深深地叹息。

他为什么叹息?贵族所购一把深色的牡丹花,是十户中等人家一年所交的赋税数,“富贵闲人一束花,十户田家一年粮”啊。

古代牡丹园,皆属私产,黎民百姓无缘一睹其枝叶,更遑论花瓣。

庭前芍药妖无格,迟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此谓大唐英雄诗人刘禹锡的《赏牡丹》 。

诗人白居易则说: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贵贱无常价,酬值看花数……

从名不见经传的闲花野草,到数十千钱买一根,抵得上十家人的赋税,牡丹终于彻底脱胎换骨,笑傲群花,并与同宗的姐妹芍药拉开了距离。

牡丹丢掉了“鼠姑”、“鹿韭”等俗气的名字,从一岁一枯荣的草本变成木本,并冠上了与性别、色彩等等相关,并容易产生联想的艺名:牡丹。

这一切,与牡丹本身无关。

深山里的牡丹,毕竟不是自己走到洛阳的。

咏物诗是诗中一个庞大的种群,对于香草名花,诗人们不但有着敏锐的感觉,而且有着用之不竭的激情。

唐代的诗人,对于牡丹,喜欢的狂热和歌咏的倾力,使后世相形见绌。

在身为万民之主大唐皇帝的带头之下,唐人大规模地种植牡丹、崇奉牡丹,并给以牡丹至高无上的地位。

牡丹成为花中独一无二的明星,以牡丹为主题的游赏活动也变得非常频繁。

牡丹由山野走上宫苑,又逐渐从宫苑走向地方园林,道观寺院,散落民间各处,形成当时非常浩大的“卷起来、涌开去”的“牡丹潮” 。

牡丹的培育与种植,在唐代日渐繁盛。

牡丹因此成为唐诗吟咏的最佳对象,并一度流行成为最重要的诗坛符号,整个大唐帝国诗坛融满浓烈的花香。

“牡丹花诗”中的牡丹,从含苞待放,到零落成泥,应有尽有。

唐代,最先赏玩牡丹的,是当时的权贵与文人士大夫。

长安豪富惜春残,争习街西紫牡丹。别有玉盘承露冷,何人起就月中看。

遂使王公与卿士,游花冠盖日相望。庳车轻辇贵公子,香衫细马豪家郎。

大唐“爱花潮”发展到极致,人人喜欢牡丹,个个抢先参与,成为帝国全民欢乐总动员。,

何人不爱牡丹花,占断城中好物华。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朝霞。

牡丹成为唐朝的诗歌明星,似乎诗人不整出一两首关于牡丹的诗歌,就不配做大唐的诗人,就是一个落伍者,就会有被时代遗弃的感觉。

李白首次把牡丹与大唐帝国的头号美女相互比衬,将牡丹的地位提升到无法逾越的高度。

王维、刘禹锡、元稹、白居易、李商隐、温庭筠、徐凝等,凡有点名气,几乎都有关于牡丹的佳篇妙句。

依靠唐代诗人们的灵气,牡丹终于在大唐帝国真正地“占断物华” ,具备了神秘而巨大的魔力,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

浓艳初开小药栏,人人惆怅出长安。风流郤是钱塘寺,不踏红尘见牡丹。

紫蕊丛开未到家,却教游客赏繁华。始知年少求名处,满眼空中别有花。

锦帏初卷卫夫人,绣被犹堆越鄂君。垂手乱翻雕玉佩,招腰争舞郁金裙。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

不必繁弦不必歌,情中相对更情多。殷鲜一半霞分绮,洁澈傍边月飐波。看久愿成庄叟梦,惜留须待鲁阳戈。重来应共今来别,风堕香残衬绿莎。

似共东风别有因,绛罗高卷不胜春。若教解语解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

芍药与君为近侍,芙蓉何处避芳尘。可怜朝令功成后,辜负秾华过此身。

牡丹成为大唐最流行的时尚元素,并花样翻新,衍生出许多意义。

“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的诗句,皇帝吟诵并赞赏,自然赋予牡丹“国色天香”的地位。

相似的诗句,还有“一片异香天上来” ,“殷鲜一半霞分绮,洁彻旁边月飐波” ,“腻若裁云薄缀霜,月魄照来空见影” ,“剪云披雪蘸丹砂,浅霞青朵嫩银瓯”等。

红牡丹,在唐诗中,是红日、彩霞、烛光、火焰、鲜血、丹砂和涂抹胭脂的女腮……

牡丹的红色,映红了附近的地面,染红赏花者的衣服。

牡丹的芳香,超过了其它所有的花草,达到了难以言表的境界。

“花”是僧家的“首供” ,以花献佛,是佛最乐意的。牡丹触动了僧者的内心情结,僧家与寺院对于牡丹的培养与育植,远比世俗中人更为用心与爱惜。

毫无疑义,唐朝的寺院一度成为牡丹重要的培育基地,名品辈出。

万缘销尽本无心,何事看花恨却深?都是支郎足情调,坠香残蕊亦成吟。

举世只将花胜赏,真禅元喻色为空……

“人间”曾受邀到白马寺座谈,在诠释“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时,提出佛家的“色”即是“物”的观点。

“人间”认为,佛家的“色”,并非“色彩” 、“姿色” 、“美色” 、“女色”这么意思单一,实际上指的应是俗界的“万物纷纭” ,“纷纭万物” 。

佛家认为,一切即一,一即一切。不取法相,不取非法相。不取亦不离。因为本来空无一物。

既然一切即一,一即一切,那么色即万物,万物即色顺理成章。

“人间”的观点受到肯定和赞赏,“色即是空”和“四大皆空”统一起来了。

唐朝,有很多人用佛家的观点看牡丹——

开当韶景何妨好,落向僧家即是空……

色也罢,空也罢,过多的禅理似乎都与牡丹无关。

牡丹的色、香及某些特性,微妙地应和了僧者内心深处的某种妙结。

唐代的诗人,争相寻找全新的角度来写牡丹——

雨中赏花:待到天晴花已老,不如携手月中看。

夜间赏花:高低深浅一栏红,把火殷勤绕露丛。

狂热的温庭筠把席子和枕头拉倒牡丹畦边,只欲栏边安枕席,夜间闲共说相思。心甘情愿,全天候守着牡丹。

牡丹,渐渐成了大唐帝都的形象标识,以家园和故土的身份介入诗歌,成为漂泊者寄托乡愁的对象——

平章宅里一栏花,临到开时不在家。莫道西就非远别,春明门外即天涯。

十年不见小庭花,紫萼临开又别家。上马出门回首望,何时更得到京华。

香胜烧兰红胜霞,城中最数令公家。人人散后君须看,归到江南无此花。

花是“故土” ,牡丹是“家园” ,一睹芳容之后,“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岂不让人伤感……

唐诗中的牡丹,从皇家的宠儿,美人的饰品,到炫富夸奢的道具,最后成为家园与故土的象征,成为流浪者寄托感情的标志物,完成了又一个从具象到抽象,从实体到精神的轮回。

 

048

 

在静谧的深夜,玉虎壬寅和玉马甲午陪着“人间”,进入繁花似锦的北宋时的文化,北宋时的牡丹丛中。

两位小童子,天性活泼,由于“人间”的久无行动,早就急得什么似的。

他们一迭连声地要“人间”祈请娟娟仙子引领,到文化灿烂、牡丹争艳的大宋,到异香秾艳的西京洛阳,到其他花事繁荣的山水胜地,游走,观赏。

于是“人间”沐手焚香,祈请仙子。

娟娟微笑着,轻抚二童子,夸奖他们的求知精神。

“人间”说:“娟娟,还有壬寅和甲午,请允许我先简要地总结一下赵匡胤和他建立的北宋政权,然后,当会有所请教。”

宋太祖赵匡胤,最大的贡献和成就,是恢复了华夏主要地区的统一。

在华夏大地上,诸侯割据和军阀战乱,自唐朝安史之乱始,长期持续,民众饱经战火之苦,赵匡胤出现和建政,以中原为核心的广大地区,终于有了和平安宁的生产生活环境。

以法治国,兴修水利,发展生产,澄清吏治,减轻徭役,赋税专收,劝奖农桑,移风易俗。

以赵匡胤为核心的宋初领导集团,励精图治,社会进步了,经济发展了,文化繁荣了,迅速呈现蒸蒸日上的喜人局面。

在我国历史上,有两次名副其实的大分裂,一是南北朝,一是五代十国。

作为五代十国的终结者和宋王朝的开拓者,赵匡胤功劳不小。

武以安邦,之后,文以治国,这是赵匡胤的理念。

对武将收兵、削权的同时,完善科举,创设殿试,知人善任,高俸厚禄,使宋代的文化空前繁盛,成了“文人的乐园” 。

太祖赵匡胤要求其子孙永远不得杀害文人。

文人在宋朝的地位得到了空前的提升,重文轻武的风气达到了极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等俗谚,都是宋朝出产的。

与历史上其他著名的王朝相比,宋朝文人政治特色鲜明,堪称中国专制史上最开明的一个王朝。

尽管宋朝三百年,长期积弱不改,但在民间却享有盛誉,并影响后世。

活字印刷、指南针及火药的发明和应用,都在宋朝。

唐宋八大家,宋朝占了六位,除“三苏”苏洵、苏轼、苏辙外、还有王安石、曾巩、欧阳修。

宋朝许多文化大家,都是苦出身。但他们赶上了好时候,都发达了。

欧阳修、范仲淹都是单亲家庭出身,自幼贫寒。

欧阳修年少时家里买不起笔纸,他母亲用芦秆画地教他识字。

范仲淹一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带着尚在襁褓中的仲淹改嫁。范仲淹从小生活艰苦,喝粥度日。

欧阳修、范仲淹两人都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文化大家,朝廷重臣,国之栋梁。

欧阳修范仲淹、命运相近,两人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王安石、苏洵、苏轼、曾巩,都是欧阳修培养扶植起来的。

苏轼又培养了著名的苏门四学士: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

南宋陆游是曾巩的学生,陆游、辛弃疾是好朋友,他们组成文化沙龙,交往聚会。

与前代相比,宋朝是史学发展也堪称健康。

宋朝有多个 官方修史机构,如起居院、日历所、实录院、国史院、会要所等。著名的史学著作属司马光主编的《资治通鉴》 。

《资治通鉴》二百九十四卷,编写过程长达十九年。

重要的史学著作,还有为前代编写的《旧五代史》和《新五代史》 。

著名的地方志有《太平寰宇记》 、《吴郡志》 、《东京梦华录》 、《武林旧事》等。

由于金石学和考古学的兴起,也有一相关史书诞生,如欧阳修的《集古录》 、赵明诚的《金石录》等。

宋代瓷器,非常有名。已经考古发现的古代陶瓷遗址,分布于全国一百七十多个县份,其中有宋代窑址的一百三十多县,比例惊人。

陶瓷史家通常将宋代陶瓷窑大致概括为六系,分别是:北方地区的定窑系、耀州窑系、钧窑系和磁州窑系,南方的龙泉青瓷系和景德镇的青白瓷系。

这些窑系产品,具有地方的特殊性,又有文化、工艺的共同性。

宋朝瓷器,古朴深沉、素雅简洁,又千姿百态、各竞风流,在世界工艺发展史上,也是一座丰碑。

宋瓷釉色优美,典雅含蓄又高贵朴实,有类玉的效果,加以牡丹等花卉的印、画、刻、剔、贴、镂等装饰方法,意境清爽,气韵生动。

宋人还能制作半透明的瓷器,其中龙泉青瓷名重遐迩,极受欢迎。

宋代的漆器,黑色和红色做底,配以自然山水,历史人物和简单的装饰图案为题材的精美雕刻,十分诱人。

宋朝皇帝重视书画,在宫廷设立了翰林画艺局,翰林图画院,带动作用可想而知。

清明上河图的作者张择端就是这个时期冒出来的。这里的“清明” ,是对北宋初年政治经济状态的形容。

“好了。”“人间”说,“现在请教仙子,北宋的绘画、书法等状况,当然小虎和小马儿更想知道其中的牡丹因素。

“宋徽宗赵佶,即有楷书作品《牡丹诗帖》 ,如今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

“《牡丹诗帖》 ,整体华丽富贵,用笔洒脱,线条粗细有致,笔势圆转流畅,成章疏密自然。

“他在书写的时候,以手腕为轴心,少了点刚硬,多了些柔和,充分表现出了瘦金书体的婀娜之美。

“《牡丹诗帖》原先配有一幅双色牡丹图,作品参差错落,一气呵成,表现出赵佶极高的艺术修养。”

牡丹一本,同干二花,其红深浅不同。名品实两种也,一曰叠罗红,一曰胜云红。艳丽尊荣,皆冠一时之妙,造化密移如此,褒赏之余因成口占。

异品殊葩共翠柯,嫩红拂拂醉金荷。春罗几叠敷丹陛,云缕重萦浴绛河。玉鉴和鸣鸾对舞,宝枝连理锦成窠。东君造化胜前岁,吟绕清香故琢磨。

宋徽宗本人就是个花鸟画大家,徽宗时期,院体画中的花鸟画大盛。

宋徽宗的瘦金书法和花鸟绘画都在中国艺术史上有重要地位,所绘《芙蓉锦鸡图》 ,文人画与花鸟画互相融合,格外清丽脱俗。

仙子微笑道:“见哥所说的宋徽宗赵佶,已经是北宋最后的皇帝了。赵佶画牡丹,自然带动文人牡丹画的兴盛了。”

宋徽宗赵佶不是一个成功的皇帝,但却是一个绝世的艺术家。错误不可掩盖,成就更不能抹杀。

赵佶对于艺术的敏感和执着,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人间”说:“看多了他的作品,就知道,这是一个真正为了艺术而敢于献身的人。”

娟娟道:“赵佶的画作,总是透着一种淡淡的寂寥和落寞,还有至死不悔的执着——舞蝶迷香径,翩翩逐晚风——就像蝴蝶,早已迷失在充满花香的路上,陶醉在醉人的徐徐晚风之中。”

“人间”说:“跟隋炀帝一样,他早就知道了结局,却不想回头。”

仙子道:“是的,赵佶是一个敢于走向悲剧的男人。他的字,锋芒毕露,淋漓尽致,就像他的人生,后人之中再看不到这样张扬肆意的楷书。”

“人间”说:“赵佶对艺术的追求,压倒政治和经济,他的目标是‘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好比汝窑瓷那种无法复制的巅峰。”

娟娟道:“美的极致,也许正应了盛极而衰的必然。”

赵佶不得不付出深重的代价。

生不逢时的赵佶,生命中的重中之重,只是他的画,和他对艺术的追求。

若生在一个另外的时期,纵有再多的艺术爱好,世人也会传唱他的风流儒雅,若生在平头百姓之家,作为一个画院里的画师,或是一个无关大局的小官,哪怕是终身布衣,他也会作为书画圣手流芳世间。

命运无法选择,皇帝之位,不是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的。他被拉上这个不该他来坐的位子,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悲剧。

昏聩,无道,纵情声色,是一个面,深入骨髓的浪漫,孤独和痛苦,也是一个面,他通过作品传达出的,是让人潸然泪下的伤感和悲凉……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落花。”

宋代,最成熟的是山水画。

当时,画的分类已经比较明晰了,山水画、人物画、花鸟画,各具特征。

宋代的山水画,不仅描绘风景,还强调意境。林木野水,塞林平远,四时朝暮,风雨明晦,无不细微。

北宋山水画,多灿烂辉煌转,质感强烈,时而柔和温雅,气势宏大,追求自我表现,追求意境,务求神似。南渡后,则多描绘秀丽江南山水景色,构图简约,但花鸟画则更趋严谨精致。

宋朝的书法,主张尚意,即哲理性、书卷气、风格化与意境表现,同时也提倡个性化和独创性。

也就是说,隋唐五代法注重在“工”, 宋朝书法抒情明显,“学识”即“书卷气”突出。

苏轼提出口号曰“我书意造”,其书法内紧外松,险竣多变。

宋代书家,黄庭坚,米芾,蔡襄,蔡京,都力图在表现自己的书法风貌的同时,凸现标新立异的姿态,使学问之气郁郁芊芊,发于笔墨之间,予人以新的审美意境。

画中有牡丹,书中有牡丹,是宋代牡丹文化的特色。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华尚花
对《第十二章 聚锦绣旖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