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第十章 湘豫千载颂痴情
本章来自《《牡丹仙子》》 作者:华尚花
发表时间:2015-11-11 点击数:986次 字数:

第十章 湘豫千载颂痴情

 

 

 

037

 

“人间”几乎没有像样的炊事用品,仙子暑假到来,买了一些,可以比较正常地做饭了,但真地拉开场,还是捉襟见肘。

电视台和电台的朋友来玩,中午小会餐,仙子忙碌好久,做成了几个湘西菜,人一多,方发现餐具太少,最后,两个金属饭盒的盖子都上阵了,传为洛阳佳话。

为了给“人间”调理生活,仙子出去采购蔬菜,往往要走很多的路。

在城市买菜,比在清水坪过河赶场还要费路程,天又热,仙子实在辛苦。

有天近午时,仙子买菜归来,带了一个塑料的壶。很廉价的壶,还是旧的。

“人间”不知道怎么回事,询问。

仙子告诉“人间”,街那边的桥头有个卖菜的老阿婆——老奶奶,很不容易的,老阿公在家里种菜,她出来销售,家里又没有其他人。

老人没有水了,仙子自告奋勇拿回壶来帮老人灌水,现在还要送去。

“人间”知道那个桥头小农贸区,离他的住处挺远的。

看着仙子灌水,然后去给老奶奶送,“人间”心里热乎乎的。帮仙子洗菜时,感叹:真是个善良过分的苗家女儿啊!

应该说:真是个赐福洛阳的牡丹仙子啊!

仙子多次绕远去老奶奶那里买菜。

多年以后“人间”知道了,仙子还多次以金钱帮助那位老奶奶。

其实那时候的仙子还是十分贫寒的,可她把湘西深山里黄金般的善良带到了花花都市洛阳,也滋润了“人间”的心田。

说实话,“人间”没有仙子那样的明净和纯洁,甚至可以说,望尘莫及。

在街头给自行车轮胎添气,但逢仙子付钱,都是不让人家找的。

给乞讨者面前的罐子里投币,次数多了,“人间”索性不看,不管仙子投的是多还是少。

多年来,“人间”困惑于仙子的金钱观念与众不同,与几乎大多数的女性不同。具体地讲,她傻乎乎的,不知道“积累”二字。

在清水坪的时候,仙子收入很低,当地市场也不发达,依着自己的心意过日子,就那样不知不觉地“月光”了。

救助贫困学生,在仙子,是平常的事情,帮他们买书,给他们生活费,还替他们购买应交的柴。

山乡学校的学生,在学校食堂搭伙,每半个月要给上交一捆柴,就是从山上砍下来树枝之类,用于食堂的烧饭做菜。

学生们星期天之后返校,背着书包、罐头瓶装的咸菜,还要从家里背一捆柴上学。

有个学生愁眉苦脸。家长有病,他本人胳臂受伤,无法交柴。仙子得知情况,就到场上买了一大捆柴,让人送到学校,代他交上。

她帮学生买了三个月的柴,交代学生:“不要让家长还了” ,把病养好,你呢,好好学习,成绩好了,比什么都强。

到洛阳以后,金钱账目仙子是从不过问的,她自己的工资也交由“人间”掌管,奉承“人间”为“家长” ,家长自然得治理财政。

仙子当然不是不知道家庭总体经济状况的拮据,她是非常理解和体谅“家长”的。

需要购物,“人间”让仙子“造预算” ,常常故意设坎儿“刁难” ,为的是花钱慢一点。

仙子为了家庭的某项花费,不知要耗费多少天,不知要扯着“人间”的胳膊唤多少声“见哥” ,“人间”才批准。

其实,仙子的性格是精神至上,在物质方面绝不奢侈,每逢想购买自己需要的东西,“人间”看得出来,是再三斟酌之后才怯怯地来商量“花钱的事”的。

“人间”出身贫苦,节俭成习,仙子却总是花大量的时间劝导他,为身体计,让他同意把钱花在他的健康上。

“人间”总是在强调精神,觉得自己远离世俗,而仙子,却不得不总是在迎尘披风,为他忙累,实质上,她是最为高洁、最为真纯的啊。

暑假的深夜,他们一起走到定鼎路南端,在“天津桥”旁的洛河边漫步。

仙子清纯善良的心地,明亮稚真的眼睛,光洁的额头和额头上茸茸的毳毛,淡黄色头发的芬芳,全身自然散发出来的香甜气息,南方风味的柔软悦耳的普通话,羞赧的孩子气的笑容,一切都让“人间”暖心。

“人间”惊异地听到了仙子说的八个字。

谈话比较散乱,也比较多,八个字不是连着说给“人间”的,“人间”却愿意把仙子的话的要点连在一起,记下来——

清风高谊。天地精神。

这些理念,出自年纪轻轻的仙子,“人间”确实非常惊异。

仙子的境界,比“人间”不知明净高洁多少倍,仙子的“精神”超越人生,超越人世,比“人间”之所谓“精神”又不知明净高洁多少倍了。

“人间”之所谓精神,想想,出乎流俗了吗?没有,出乎矫情了吗?没有。

“人间”之所谓精神,仅仅是对于物质而言,位于其上罢了。进一步解剖,在他的所谓精神里边,所谓事业追求里边,或许还能找出功利的影子。是的,功利的影子。

可是,娟娟仙子,以清风高谊为悦,与天地精神为伴,一脱尘网羁拘,在浩渺无垠的大自然间徜徉,高雅脱俗,“人间”比不上啊,“人间”因此羞惭不已。

真的,在洛河边第一次获得教诲的那天晚上,“人间”羞惭不已。

作为有突出贡献的青年知识分子,“人间”受到洛阳官方的重视,要帮助“解决玉娟的工作调动问题”了,要请牡丹仙子离开湘西,离开沅江边,离开酉水岸,离开清水河畔,到洛阳来了。

“人间”以笔记录自己当时的心情道——

“心爱的娟娟,每当看到你安静清纯的模样,看到你美丽洁净的句子,我都会强烈地认为,你是如此静美的女子,你的人生应当拥有特殊的安谧和优雅,不受一丝打扰。

“应该在宁静的山林间,草地上,有你一处稳定的居所,守着一园翠绿的橘树,守着一池素色的莲荷,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你平静,让你安心。”

“人间”觉得抱歉,是他无情地干预了仙子的生活,使她不再能够独自在安静中行走,不能再在湘西的小屋里织梦了。

“人间”在设法让仙子和湘西告别,和沅江告别,和酉水告别,和清水河告别,接受洛阳的欢迎。

也许,在太白金星和吕洞宾蟠桃会请求牡丹仙子的时候,仙子遥望人间,表示向往,仙家就“安排”好了,要“人间”将仙子拉进喧嚣的红尘。

“人间”固执地认为,迁徙不是颠沛流离,不是蹉跎流光,而是邀请仙子与他共同创造,一起追梦。

暑假的后半,“人间”依然忙得一天到晚不沾家。

仙子困于斗室,忍受着暑热,替“人间”抄写稿件,一页,一页,又一页,帮“人间”抄写了数万字的稿件。

那么优秀的让人心痛的字迹啊,

洛阳电视台大院,原先曾是座庙宇——周公庙。“人间”平素在那里的食堂搭伙。现在他到外地的两家印刷厂看校样,无法陪同仙子,仙子只好在劳累地抄稿之余,独自到电视台大院玩。

仙子找到了一个幽静而安宁的角落。

“红的墙,红的门窗。想来当年该是修身者住过的小屋吧。我像发现新大陆般默默地感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见哥告诉我,洛阳市支持我的调动,市委副书记签了字。一想起这桩事,我的心情就难以形容。”

那些年头,人事调动极其艰难,跨省调动更是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

所谓控制城市人口容量,把人卡得死死的。

中国是很奇葩的,有很多事情,该办的办不成,不该办的,权势分子暗地里全都办了,人事方面尤其如此。

老百姓去询问,什么时候听到的都是一句话:按上级指示,人事冻结了。

“对调” ,好多人无奈,被逼着走这个麻烦的变通的路子。

陌生的人,位于两个城市,贴小公告,建立联系,由相识到互助,分别去找当地的劳动人事部门,不厌其烦地协商,你调到我的城市来,我调到你的城市去。

“人间”告诉仙子,除了市里书记批示解决仙子的调动问题,还有“教育系统,他们看了你在家乡获奖的材料,认为你是一位难得的优秀人才” 。

仙子是那样的美丽和洁净,安静和清纯,按照常情,应当拥有特殊的安谧和优雅,应在宁静的山林间,草地上,守着一园翠绿的橘树,守着一池素色的莲荷,平静、安心地过日子,而且,欢迎“人间”随时到那里去,享受清闲,享受安宁。

可冥冥中,已有“原数”——

牡丹仙子从向往人间、落入凡世的那天起,即已注定,要来到中原,来到洛阳啊。

 

038

 

整个暑热的假期,仙子在拮据的条件下,买粮买菜,为“人间”改善生活,还为“人间”抄写了那么多稿子,数万字,仙子,你辛苦了。

“人间”由于工作原因,只是送仙子登上330次旅客列车离开洛阳,在默默地祝福,可怜的人儿。

次晨仙子在襄樊下车,如何吃的早餐,如何忙着签字、赶车,劳累体力啊?

次日夜,“人间”在猜测,仙子顺利经过了“铁山河” ,到达沅陵了吗?去教育局见到爸爸了吗?长途劳累后能休息得好吗?

仙子啊,数日孤旅之后,惟请你好生将养,恢复平静。“人间”在悬念着你。

仙子啊,你走了,“人间”的一些活气也跟你走了。闷着也不是,出去走走也不是。“你在这里。没能照顾好你,请谅知我的愧悔” 。

“人间”总幻想着 ,一开房门,仙子在家里。或者下班回来走到楼下,看到仙子在路边玩。

可是,只有冷落,萧条。

收到了仙子的平安消息,一切才觉得正常起来。

恼人的是,乌宿到清水坪之间的交通又瘫痪了。仙子,她是从乌宿步行回清水坪的,多远啊,几十里山路。吃得消吗?

仙子惦记的是“人间”——

“见哥,十月十七日不能在身边为你祝贺生日,只能遥遥地拱手相拜,祝你生日快乐。莫要太苦自己了,如果下个月集资建校停止,工资不少我,我就给你寄钱。最想念你的娟娟。”

“人间”赶忙回信:“娟娟,再不要说为我寄钱来,我希望你嘱咐我增加营养的内容,娟娟自己先做到,好吗?”

《青年作家》第十一期发了“人间”一篇重要作品,“朋友在《中国青年报》看到“下期要目预告”,很惊喜地送来给我看,比我还激动。”

另外《开封日报》给“人间”一个奖项,二等奖。一等奖、二等奖各只有一个。

仙子表示衷心祝贺——

“祝贺《青年作家》刊发你的大作,我和同学朋友们都看了,非常新颖、秀丽、有趣味。也祝贺河南的报纸给你颁奖。

“你说西南有家刊物提出具体意见让你修改我看过的那个中篇,你没时间动它,先放着。也好,以后我们共同切磋,把它改得更优秀。见哥我们拉钩吧,一定会的。”

秋季的山中气候没有规律,变化大,“人间”请仙子多加珍重,勿生冷热之虞。

不能陪伴仙子去走走路,登登山,“人间”深以为歉。

那么,仙子你就选择天气晴好的日子,温暖的时辰,自己到户外去,多欣赏欣赏清水坪周围山峦上的大好秋色吧。

秋天宽阔高远,恰好在为仙子的“清风高谊,天地精神”的学说做注脚,真的会使人消去许多世俗的负担。

自古以来,人们喻秋为“金” ,深蕴道理,仙子就多玩一玩吧。

“人间”虽身处乱世之中,也在学着劈开滚滚红尘,寻觅娟娟指出的“清风高谊” ,求索娟娟期许的“天地精神” ,只不过,常常感到仙子的境界实在远大,难以企及啊。

真的,“人间”不是故作谦虚,一方面,为娟娟仙子的“清风高谊,天地精神”自豪,一方面,又在世俗的泥淖中拔不出脚来。

回想起,初夏时节,在桥溪村后的山巅上游玩,那是清水坪周围最高的山了。仙子苗条的身影飘飞在红绿缤纷之中,采来野蔷薇的嫩枝,剥了皮请“人间”品尝,肥硕而甘甜……

现在那山巅该是一派不同颜色的秋意了,金黄色吧?该看看去。

娟娟写信说:“想起那些日子,还好留恋呢。我们一起爬到桥口背后的高山上,天很热,似乎在激励我们寻找野生植物解渴的兴趣。

“我找到了大片的野玫瑰,尝了尝它的嫩茎,有很多水水,很可口,就折了些,剥了皮,给你品尝。津津有味啊。”

啊,淘气的小仙子!

原来那种野蔷薇的嫩茎,不是传统的解渴物,而是她先尝了尝,口味不错,才采撷下来,给“人间”解渴的,好有探索精神的仙子啊!

十二月十九号,是仙子的生日,“人间”据谐音名之为“要爱要久” ,也是内心深处的誓词。

上天的旨意,牡丹的命定——

牡丹专家说,十二月十九日确实是牡丹这种神奇的植物开始生芽的日子。

寒凝大地,万物凋零,牡丹却在冷静已极的自然状态萌生自己的芽,为来年暮春的热烈绽放展开与众不同的生命!

这天,恰好正是娟娟仙子的生日。

“人间”自己动手,为仙子制作了生日礼物,一只信鸽和一只小老虎,寄上了。其实是为了自己的“要爱要久”纪念节。

“人间”希望寒假期间洛阳市能开具仙子的跨省调令,去办理调动事宜。

仙子回信说“念心悬悬,幸好夜夜梦见。” 真乃个“无处说相思,除非在梦里” 。

“见哥,你的每一封信,都是世界上最美好最珍贵的情书,我都是细心地拜读,一遍又一遍,从字里行间,寻觅你窗前的灯影,你额上思虑的纹褶,你的足迹,你的心痕……

“见哥,你的深邃的目光,略有悒郁的面容,经常透现在我的眼前。看见任何一个男子,我都禁不住想起你。任何一个男子在我眼里都逊色于你。想起你,我的心就在微微地发颤……

“我知道了你的沉重的心情。为我的调动一事着急。大千世界,多少忧愁,多少烦恼,总不能让它把人困住。调动了,住房了,慢慢来,你愉快最重要。

“你搬家到‘透透村’了,透透村,在城南还是城西?只要见哥有自由感,安宁感,娟娟就对天先拜了。”

学期结束在即,又得迎接统考,又得排演节目,显示欢乐,仙子是主力,还有她自己的函授学习,搞得十分紧张。

由于仙子的字写得好,学校的复习提纲一直是仙子刻印的。

刻写钢板,是非常劳心和劳力的,“人间”在念大学期间,就是靠刻写钢板,印刷讲义勤工俭学的。但仙子的小手毕竟柔弱啊。

仙子利用课余时间,一天就刻印六大张。柔弱的素手,柔弱的仙子,太劳累了,一定要注意休息啊。

“娟娟盼你来,来时带着根据我们一起设计的那个故事写的小说,让娟娟来‘评判’好吗?”

“小仙子,你问透透村在城南还是城西。告诉你啊,是在老城区的西南角,定鼎路东边一里路吧。房东已请工人在整窗子了,装上玻璃,就不透了。

“电影公司让我当嘉宾观众,目的是想让写影评文章,那差事我还真不大想干,凭兴趣可以,当成事情就不美了。

“我做过编剧,院线也放映过我的电影。跟几家电影制片厂打过交道,跟不少影界人士是好朋友,知道情况。电影不好看,常常不是编剧和导演没脑子,而是他们无奈。”

“娟娟,尽管我为世俗困扰,矛盾难解,但在内心深处,还是愿意追索你所说‘清风高谊,天地精神’那种圣洁境界 ,那种高雅和美好的。

“其实最宁静、最高雅、最出乎流俗的,是仙子。仙子从不会、绝不会与别人比世俗享乐,是真正的‘清风高谊,天地精神’啊!”

公元1987年,三月份,是一个早来的春天,洛阳市让“人间”去湖南接仙子。

“人间”带着调动的人事资料,在湖南奔波了大约二十天。三月下旬,把仙子请到了洛阳。

仙子一到,牡丹盛开!

千娇万态破朝霞,万家流水一城花!

四月初,教育系统安排了仙子的工作,临时在教育局教研室,并说“报到了,休息吧,适应适应洛阳的气候” 。

牡丹花会,各个行业都在搭台唱戏,“人间”很忙。

当时的洛阳牡丹花会是四月十五日到二十五日。

四月二十一日,仙子选择牡丹花会正中间的一天,牡丹花开得最好的一天,为家庭“领来了一个调皮鬼” ,任由,由儿。

所有的牡丹,都在为仙子致意……

所有的牡丹,都在为仙子开放……

所有的牡丹,都在为仙子舞蹈……

所有的牡丹,都在为仙子歌唱……

这是天意,也是选择。

娟娟,这是只有你这位牡丹仙子才能做到的对于时刻的选择啊。

人间”给由儿报户口的时候,登记为“苗族” 。儿子得随仙子,仙子是这个家庭的大功臣。

五月份,他们买了一套理发工具,“人间”还用五毫米的钢筋、五毫米的胶合板和布料以及尼龙吊绳做了一个简易的吊床,让由儿睡。

一个来月,仙子总觉得妈妈——婆婆做家务累了,她不光分担,还想让妈妈吃好的,多休息。

妈妈和房东大嫂、另一家房客大嫂聊天的时候,喜于言表。

房东大嫂说:“小娟真像个亲闺女吧。对俺们也好啊,可懂礼貌了。”

妈妈说:“就是就是,有些亲闺女也比不上。”

农村家中进入收麦大忙季节,“人间”的妈妈五月下旬就回了村庄。三口人的生活靠“人间”和仙子打理。

仙子看模样是个娇气女孩儿,其实她是非常操劳的。

从六月份起,“人间”似乎又进入了工作和写作的状态,老是回家晚,有时晚几个小时。仙子轻声地提意见,“人间”却大声地发脾气,真不应该。

六月二十三日,为了仙子调动的完成,“人间”设宴请人。

人间”想起结婚三年,多少次南北往返,多少次洗尘接风,他们自己都没有到过哪怕很小的饭店,没有领着仙子去品尝过哪怕很简单的风味,心里难以平静。

荷西与米盖开玩笑说:“有些笨女人就是不要钱的。像三毛,我没花钱,她就跑到沙漠嫁我了。”

仙子记载道:“窗外细雨在飘,远处有人在弹‘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见哥去安排聚会了,祝他们玩得愉快。”

八月一日,是由儿百天,“人间”给仙子和由儿拍了一卷照片,即一个胶卷的照片,三十六帧。

由儿的报到,一点没有改变仙子天真可爱的模样。

在为仙子拍照的时候,房东大嫂开玩笑说,真是个小姑娘,房客嫂子接话说,就是个小姑娘,年龄不到啊。

她们还私下问“人间”,少数民族女孩子是不是都时兴早婚啊。“人间”笑答,不早啊。

这年的十月十七日,是个重要的纪念日,既是“人间”的生日,又是婚庆纪念日,还拿到了新房屋的钥匙。

九都中路二十六号,只是楼层太高,二门六楼六零二号。

现在,九都中路二十六号位于城市的正中心,那时候,站在阳台上南望,是大片大片的绿色庄稼,庄稼地再往南的远处,便是洛河。

仙子挽着“人间”的胳膊说:“见哥,我们以后可以去河边散步了。”

彼时的洛河,尚是一条“野生”的河流,蒿草高过人头。“人间”当然是喜欢的。去洛河边的人很少,每次都像探险一样。

在全新的小天地里,仙子总是炒几个菜,还不忘做一份羹汤给“人间” 。

 

039

 

仙子写过一篇文章《我的拿手菜》 ,记述了做鱼的兴趣。

“我们每天除了工作、学习之外,下班回到家就要做饭做菜。不管你是心甘情愿,还是为之所迫,你都要做几道菜。

“我会做番茄炒鸡蛋,麻辣豆腐,太婆豆腐,鱼香肉丝,茄子烧肉,油煎鳜鱼等等,也会做各种羹汤。

“我最喜欢做各类鱼了。我的家在南国水乡,河里大大小小叫不出名字的鱼很多。外乡人羡慕我们,锅架在火上再去河里打条鱼来烹饪也不碍事。所以我特别喜欢做鱼。

“就说红烧鱼吧。先到市场上买一条一斤左右的鱼,鲤鱼,草鱼,看你的喜好。家里若没有调料,就要顺便买一些了。生姜、小葱、红辣椒,也不可少。

“把鱼洗干净。开膛后要清洗干净鱼的腹腔,黑膜要去除。

“在鱼的两侧刈上花刀,这样可以容易入味。里外均匀抹上一层咸盐。放在盘里,配上姜丝,拍扁的蒜,干辣椒丝,大葱段。

“下锅啦。可不要先下鱼,得先往热油里下香料,花椒,辣椒,鱼盘里的所有配料,炸香它。火不能太大,主要是让它慢慢炸出香味来。

“注意红辣椒不能炸黑了,那就不好看了。配料炸到六成黄,捞出来待用。

“煎鱼。油温只需要六分热。掂起鱼,让它滑进去。煎到两面微黄就好。翻鱼的时候小心,不能弄断,更不能弄碎。

“好了,往锅里加一小碗水。饭店里用高汤,我们没有。加入最重要的调料:黄酒和酱油,放入先前炸黄的配料,加入一大勺豆瓣酱,也可以有黄酱,一起煮。

“对了,不要放盐。即使你特别想放盐,也是少许少许,一定要少。

“不停地浇,把汁浇在鱼上,保证均匀受热。

“把鱼盛出来,装盘了。锅里还有一些汤,它可是精华所在。加入适量的糖和醋,调好一碗底的水淀粉,开大火,迅速搅拌均匀。有一点粘稠的时候就起锅,将汤汁浇到鱼上。汁的多少自己把握,不能少了,也不能多了。

“最后,撒上切得碎碎的小葱末。端给夫君,让它尝尝,看怎么样。”

再来欣赏一篇仙子的行文轻松的充满感性的小文章——

说起动物,种类很多,而我最喜欢大白鹅。

还是在湘西老家的时候,我们家养了一群大白鹅。由于家在风景秀美的山脚下,门前有条清水河,对于养鹅,条件是得天独厚的。

每天早晨,我们都是被大白鹅响亮的歌唱给扰醒的。它们是在催促家人:赶快把我放到河里去吧。于是,我会放开鹅笼,让鹅们走出来。

大白鹅响亮地叫着,伸展雪白的大翅膀。它们走起路来不急不徐,悠闲自在。我拿起一根牧鹅鞭,送鹅们到河里去。只要到了水中,就是鹅的天下了。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优哉游哉,诗情画意。它们吃鱼虾,嫩绿的水草,根本不要考虑另外喂给它们粮食。到了产卵的季节,还会送给人又大又白的鹅蛋,好教人喜欢。

鹅中午会回家休息,下午就又出去了。天气好,它们基本上要在外面玩耍一天,天黑的时候回来,不再出去了。

鹅通人性,记性比狗还要好。只要是与家人交往密切的朋友来到我家,大白鹅会在面前走来走去,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朋友。

如果是陌生人尤其是它没有见过的人,它们会高声地大叫,好像在通知家人:外面来人了,放不放进去?

如果家人这时候还没有出来,或者没有应声,它会展开它的大翅膀,拦住不让通过。

要是来人执意要进,鹅会用嘴死死地咬住你的裙衫不放,直到主人出来解围。当然,鹅不像狗,它不会把人咬伤的。

我的湘西的家,所在的小村叫龙池坪。依山傍水——北边是山,南边是水,养鸭的人家多,养鹅的人家少。

有人说鹅不好养,散养大白鹅,得是厚德之家才成,“厚德载鹅”之说,至少说明鹅不好养吧。

我爱书法,也练过一些年头。大书法家王羲之就是个爱鹅人,哪里有好鹅,他都有兴趣去看,或者买回来。他从鹅的行走姿态上和游泳姿势中,体会出美的精神以及书法运笔的奥妙。

王羲之爱鹅,也喜欢养鹅。养鹅可以陶冶情操,鹅的体态姿势还能指导书法的执笔、运笔。

说是有一天清早,王羲之和儿子王献之乘一叶扁舟游玩,见岸边有一群白鹅,摇摇摆摆,磨磨蹭蹭,看得王羲之出神,不觉动了爱慕之情,想把它们买回家去。

询问附近的道士,道士说:“倘若右军大人想要,就请代我书写一部《黄庭经》吧!”王羲之欣然答应,以书法作品换到了一群大白鹅。

王羲之在他居住的兰亭建造了一口池塘,取名“鹅池”。池边石刻“两字”两字,字体雄浑,笔力遒劲。

传说王羲之刚写完“鹅”字时,朝廷大臣来送圣旨,王羲之整衣出迎,儿子见池字还没写,心头着急,顺手提笔一挥,接着写了一个“池”字。父子合璧,成了佳话。

你看,鹅这种动物,不仅很家常,而且很文化呢。

忙完了工作和家务,闲下来,是仙子和“人间”讨论文学、切磋艺术的时候。

“人间”给仙子讲新作的构思,听你仙子别样的角度提出建议。

仙子自己,文字水平很高,在湘西,就曾经创作有数十万字的长篇著作。

请欣赏一下仙子的长篇十二个章节的标题吧——

神圣初吻,关山有情,秘渡爱河,泪血婚纱,野渡月影,逼走麦城,斜枝禁果,锁链舞步,妹也无辜,父情子谊,碎裂芳心,童声无忌。

 

040

 

仙子写自己故乡的短文,当年在报纸上发表的时候,好评如潮——

仙子的《秧船》 、《背篓》 、《哭嫁》 、《吊脚楼》 、《独木桥》 、《石板路》 、《山泉水》 ,一篇篇,一章章,都是那么优美形象,生动活泼,耐人寻味。

撑小船到驿码头……船上有秧苗,是借的船,顺便代人送秧。

河水回环,小船飘悠。河岸宽敞、喧闹。蓝天白云之下,明亮如镜的田坪上,遍布花花绿绿的插秧人。

苗家姑娘们忙中偷闲,直起腰来唱一板。插秧是赶时间的活计,不能懈怠的,因此至多唱两句,向田埂上的小伙子挑战。小伙子对不赢,抓起挑担中的秧把扔过去,溅起一片欢笑声。

她们跟我开玩笑。我的脸红了,热热的。卸了秧,赶忙点篙逃开。

河水平静,透亮,在小船缓慢的行进中,偶尔可见水面之下碧绿的水草优美地摇曳,若是稍微偏离了中流,则又看到水底的各色石头上,晃动着水波的亮纹,似乎反射出影影绰绰的阳光来。

两岸,或远或近,都是忙碌的农作画面……

栽插中稻是最忙的。坪上人家和山里人家,由于海拔原因,气候有差距,农时不一致。山里人抽空子出来打工。他们几乎全是合家出动,小船上载了锅碗,载了孩子,平明进发,夕暮“归营”,三餐或者两餐就在插秧间隙里匆匆进行了。

放眼望去,河汊子的小船,鳞次栓在乌桕树上,小孩儿在船头戏水,炊烟在船篷上缭绕。刀砧之声铿锵兮,煎鱼之香,浓郁。

哭嫁,是湘西苗乡的老习俗,因为是老传统,山越深的地方越认真。

实际上哭嫁很难说是“哭”,那是有板有眼合辙押韵的一种“唱”。

如今的青年,清楚是过场,不过,气氛烘托,情绪感染,新娘子和陪哭的姐妹,也时不时哭得双泪横流,断人心肠。

哭嫁的内容都是创作呢。给人的感觉是拖长了调子现编现哭。

因此,深山里的女孩子,十几岁就背着人或单个儿或结伴偷偷地学哭,怕出嫁时哭不出水平惹人笑话。

寨里人平素寂寞,婚嫁是重要的精神文化生活。一户嫁女,全寨奉陪,乞丐也闻风赶来“打牙祭” 。

新嫁女对着父母、对着亲戚朋友,挨个儿哭诉别离之情、往昔之谊。

据说在有的地方,新嫁女哭到谁的面前,谁就在陪着流泪的同时,赠送一沓人民币,作为离别的陪送,因而哭完一遍,有些收入呢。

阿公阿婆,也要会哭。假若新嫁女的父母忘了“伤心”竟和别人扯起话来,往后别指望得到尊重了。

现在,不兴哭嫁了。年轻人拍摄婚纱照,结婚时请司仪,请乐队。有水平的司仪妙语连珠,把亲戚朋友逗得大开其怀,乐队奏响喜庆的旋律,将满场的欢欣推向高处,哪里还有“哭”呢!

老人们说:“也好,也好。可是哭嫁还是要得的。”

故乡的阁楼——吊脚楼,最值得怀念了。

阁楼,是相对于大木屋而言的小居。大部分建在河边,或者溪头。片片簇簇,参差错落。也有独立的,散淡宜人。

吊脚楼四条腿,也有多的。穷的年月,人们搭建的吊脚楼腿少,富裕时代,腿则多些。

岸边的吊脚楼跟平地上的不一样,有一半的腿立在河里,或四条腿全在水中,另一侧平搭在岸上。第二层,大出一圈,八条,十二条或是更多条腿,悬在空中,这就是“吊脚”了。

吊脚的上端,也是栏杆的柱子,联结着栏杆,托起一周遭栈道似的空中走廊。

吊脚楼通体木结构。古老些的,依稀可见当年的镂雕漆画,诱人去揣测它珍藏着的故事。有些十分简朴,木质本色,但它的经历同样也是丰富的,甚或更能令人扼腕,令人惊喜。

吊脚楼时间久了,可能会有点倾斜,踏上去还会听到低哑的呻吟,但这有什么妨碍呢。

如今,故乡人不搞吊脚楼了。原因之一是山林退化,导致木料减少,盖不成了。之二呢,是现在成家立业的一代人不愿依仗一柄刀斧盖起一座居屋了,而是竟相仿效他处,建造五间三开的砖房砖楼,一展“新式文明”的风姿。

砖房砖楼,模样结实,受今天的年轻人欢迎。但老年人遥遥地指着砖房,说:那家伙重得很,难搞,不好。

湘西雨水充沛、相对潮湿,木质阁楼当风而立,十分相宜。住在砖石里面,哪有它清爽快适呢?

但社会要变化,风姿翩然的木阁楼在减少,砖石的、混凝土的房屋在增多。

随着历史演进和岁月推移,木阁楼这种特色独享的湘西民居,有可能躲入建筑史料的某一章节,做最后的退隐了。

我的吊脚楼,也是我的闺房,在龙池坪的小河边。十五岁以前的记忆,全珍藏在那里……

背篓与湘西,湘西与背篓,谁能将二者分开呢?

喜欢绘画。喜欢欣赏美术作品,看到一幅画,《湘西印象》 ,构图十分简单:两只背篓,一只立着,另一只躺着。

真抓得准。得了要领。可以说,湘西人的日子就是背篓背出来的,背篓里满盛着湘西人的生活。

深约半米,径可盈尺。有各种几何图样的红蔑花纹,也有绿的或其他色彩。精美的倒圆台,两条竹带,这就是常见的背篓。

湘西人将两条竹带子垫上或包上厚布,扣于肩头,背上几十乃至百多斤,越山过岭,涉溪跨河,腿不颤,步不摇,不影响双手的自由活动。

背稻谷,背木炭,背石块,背大摞的砖瓦,背整棵的原木。有人背猪,背篓上面架块木板,横缚一口大肥猪,匆匆赶路。

湘西婴孩的家,就是背篓。自小在背篓里生活,长大起来,背着背篓上学念书。女子成婚,嫁妆里少不了一对新背篓,夫妻二人背下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华尚花
对《第十章 湘豫千载颂痴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