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七章 真春武陵
本章来自《《牡丹仙子》》 作者:华尚花
发表时间:2015-11-11 点击数:1263次 字数:

第七章 真春武陵

 

 

 

025

 

 “人间”说:“娟娟啊,感激你指出大唐时期洛阳和长安的两种植物,北纬三十三度到三十五度线上风行的茶叶和牡丹。”

前者降脂,后者养眼。大夫张文规的《湖州贡焙新茶》即描述了唐代宫廷生活中茶叶并牡丹共荣的一幅图景。

凤辇寻春半醉回,仙娥进水御帘开。牡丹花笑金钿动,传奏吴兴紫笋来。

六马的车驾,出宫踏春游赏刚刚归来,皇帝已经喝得半醉。宫女们打开御帘,进来送茶水。

她们还沉浸在外出的欢笑中,头上的金钿和牡丹花都在颤动,殿头官高声奏报说,湖州的贡焙紫笋茶到了。

唐时的贡茶,分两种形式。一种由地方官员选送,称为土贡,一种由朝廷指定生产,称为贡焙。

唐代茶叶的产销中心慢慢转移到了浙江和江苏,朝廷在吴兴——湖州设立贡焙坊,所产茶业特供朝廷。

紫笋,是湖州长兴顾渚山的紫笋贡茶。

正为“牡丹花笑动”的宫廷,因湖州贡焙新茶的到来而倍添欢欣喜悦的气氛,于此可见矣。

何人不爱牡丹花,占断城中好物华。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朝霞。

这是徐凝的佳作。

“人间”就这首诗请教仙子。

娟娟说:“有谁不喜欢牡丹花呢,只有它占尽了全城的光华,让其他美景失去了色彩。都怀疑是不是洛川女神的旖旎手笔,因为它的千娇百媚,胜过姹紫嫣红的朝霞。”

“徐凝的诗好,娟娟的诠释尤好。”“人间”不由得夸赞道,“徐凝的前两句,大白话,反而最易进入人心。以前没有特别关注过徐凝,有点歉意。”

仙子说:“见哥真是多忘,你在《白居易传》里专门写到过徐凝呢。”

哦,我想想。还真是啊。完成的著作,年头一多,大端尚记得,细微处模糊了。

这个徐凝,喜欢旅游,也曾经描述过杭州开元寺的牡丹——

此花南地知难种,惭愧僧闲用意栽。

海燕解怜频睥睨,胡蜂未识更徘徊。虚生芍药徒劳妒,羞杀玫瑰不敢开。惟有数苞红萼在,含芳只待舍人来。

那时候白居易在杭州做刺史,派人到处寻芳,独有开元寺的僧人惠澄在京师得到的牡丹适宜分载。

可是,任何一个朝代,总是要过去的。

在幽深的夜里,在写作的间隙,“人间”叹道:“唐朝,就这么过去了,唐朝的牡丹,就这么开过了。”

两个小小的玉的精灵,壬寅和甲午——虎和马,又来陪伴着“人间”,于冥冥的深夜,同“人间”交谈

玉虎壬寅说:“把大唐一朝的牡丹文化状述和解剖得如此生动,先生辛苦。”

玉马甲午也说:“有唐一朝,出色的也就是诗歌了,它们跟牡丹的千丝万缕,万缕千丝,先生都梳理出来了。”

“我就是叹惋,”“人间”道,“由太古野生到宫廷护养,牡丹也是经历了一个奇迹啊。”

壬寅说:“先生所言极是,正如娟娟仙子,自沅江畔,酉水旁,清水河岸,走到了华夏之心的中原。”

甲午说:“在中原,在洛阳,漫长的岁月,娟娟仙子创造了受人赞赏的灿烂篇章,那些成就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

“人间”不由得将思路送了回去。

曾记得,在《牡丹传奇》创作之初,壬寅和甲午两位“玉灵通”就提出了珍贵的建议。

“大规模、高档次的著作,都是在等待的。几百年,几千年,等待有缘的作家来完成。”玉虎壬寅说,“像十卷本《帝都传奇》 ,就等来了您。牡丹这部书,也一样。”

“牡丹这部书,跟《帝都传奇》不一样,难度要大得多。”“人间”沉缓地说。

“这部著作,在等待您,这个等待是一样的。”玉马甲午说,“牡丹这部书,写起来难度大,几乎是肯定的。因此先生有志已久,也犹豫已久。”

“但有位仙子,会助您的。”壬寅说。

“您却一叶障目,不知道恭请仙子啊!”甲午说。

“你们这话也出奇了。仙子相助?恭请仙子?”

“缺少仙子相助,《牡丹传奇》怕是写不好的,有幸得到仙子相助,大致来说,也就一顺百顺了。”壬寅说。

甲午接说:“牡丹,纯洁之花,高雅之花。这位仙子,是纯洁的仙子,高雅的仙子。

“牡丹,既能在丰饶的帝宫御苑中繁衍,经得起荣华富贵的考验,也能在贫瘠的山间荒野生存,耐受得艰苦环境的磨练,富而不移,贫而不折。这位仙子,也正是如此。”

壬寅进一步说:“牡丹,谦虚礼让,俏不争春,选在谷雨三朝百花开后方才绽放,具有不争宠、不媚俗的气度和雅量。这位仙子,也正是如此。

“牡丹舍身取义、无私奉献,应在秋天移植,来春开花,若你当春移植,牡丹也会竭尽全力,开出花朵,把美丽献给人间,然后壮烈逝去。这位仙子,对家庭、对社会全身心付出,也正是……”

“可是,这位仙子……”

“先生真是贵人善忘。先生在《……仙子》一书中,将仙子的方方面面都写到了,奈何忘了,关于《牡丹传奇》这部大著作,仙子可是与你有约的呀!在洛河南岸,在国花园里,在数十万言的《……仙子》著作里。”

“哦,娟娟仙子。我怎会忘?我不会忘啊!确实有约,拉过勾的。”

牡丹是娟娟仙子的花卉,是洛阳的市花,近些年,看到牡丹,谈论起牡丹,她就鼓励“人间”为牡丹做一部大书。

现在,《帝都传奇》完成了,娟娟希望“人间”休整之后有精力的话,全面深入地写一写牡丹。

“人间”说仙子:“娟娟,你已经写过那么多关于牡丹的散文了,也一直在留心、在关注牡丹文化的源流、播迁,为牡丹写书,做一部《牡丹传奇》 ,这个事情应该由你来做。”

仙子笑道:“好啊!不过见哥你得为我掌舵,我们来合作。”

“合作最好。我们娟娟性格文静,思维优秀,词采俊美,只有我和少数报刊、少数朋友知道,太埋没了。”

“那就一言为定,我们拉钩儿吧。”

这些难忘的对话,发生在洛阳市区中部的洛河南岸,“国花园”中间的湖畔,洛阳的大地和天空,永远记载着呢。

涉及文化,尤其是涉及河洛文化、牡丹文化的话题,娟娟总是与“人间”有话可谈,有约可定,有愉快可以分享。

这一约定,的确是一个事实。“人间”抚着玉虎和玉马,感慨地说道:“怎么会忘呢?永远不会忘的!”

玉虎说:“非常好的是,娟娟早已被沅水奉为仙子了。沅水流域,古来就有牡丹,‘湘金蕊’ 、‘苗家红’ 、‘跳马紫’ 、‘湘绣球’ ,至今艳冠一方。”

甲午说:“还有。其一,娟娟在沅江之畔的生活没有在洛阳生活的时间长;其二,娟娟对河洛文化、牡丹文化的贡献,书中都是有记载的……

壬寅接道:“其三,世所共知,娟娟是位才女,《独立东风》 ,《识花独凭栏》,《牡丹的秘密》 ,那些美文,全是写洛阳牡丹的。”

玉虎又说:“其四,娟娟圣洁如水晶,善良如天使,貌美、馨香如牡丹,也是世所共知啊。”

“其五,你们曾经郑重约定,相互承诺。”甲午说,“其六,玉帝已加封娟娟……”

“你们是说,一定一诺,千钧之重,为了这一部大书,必须祈请娟娟这位仙子?”

“是啊,正是啊。”壬寅和甲午一起说。

“娟娟担当引领大任,牡丹这部著作能够顺理成章,适时完竣,进而臻于美善,是没有问题了。可是,这样,是不是真的合适呢?”

“合适。先生在睡梦中,小的不便打扰邀请先生去列席众神众仙之会,其实大家以性情、学识、能力、美貌及对牡丹的钟爱等尺度衡量,早有定评了呢,舍此优秀的娟娟仙子,还能找到谁呢?”壬寅说。

 

026

 

壬寅和甲午两位小仙童,又来陪着“人间”温习牡丹仙子下凡的往事。

说是外号纯阳子的吕洞宾,到了桐柏山,发现大地抖动,九峰欲崩,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穿山甲在作怪。

此时的吕洞宾已经修炼得差不多了,召集各路山神,共商擒拿穿山甲的大计。

众神仙纷纷说:“此怪有五千年的道行,炼就了翻山倒海之术,我们敌它不过,望大仙禀告玉帝,速派天兵天将捉拿。”

吕洞宾嘿嘿一笑,说:“一个小小的穿山甲作怪,不必惊动天兵天将,我一个人就可以治服它了。”

众神称谢而去,吕洞宾发愁了。

正在此际,太白金星对吕洞宾说:“要想降服穿山甲,非用定山神针不可。这神针乃西王母头上一根玉簪,若能借得,便可马到成功。”

吕洞宾说:“那怎么能行,玉簪本是西王母心爱之物,恐怕谁也借不出来。”

太白金星道:“此事并不难。西王母身边有一名贴身小侍女——牡丹仙子,她早有思凡之意,你若能打动她的心,此事定能办妥。”

次日,恰是西王母在西天瑶台举行蟠桃盛会,请各路大仙赴宴。吕洞宾和太白金星驾起样云同赴。

蟠桃会上,琴声悠扬,舞姿翩翩。

各路大仙,畅怀痛饮。

酒过三巡,菜上五道,西王母命牡丹仙子给各路大仙斟酒。

牡丹仙子给吕洞宾斟酒时,吕洞宾趁接酒杯之机,将牡丹仙子的手轻轻地捏了一下。

过了一会,西王母命牡丹仙子向大仙们赐赠蟠桃。

牡丹仙子迟迟疑疑地来到吕洞宾面前。吕洞宾在取蟠桃时,将桃盘重重地往下按了一按。

宴会后,牡丹仙子走到瑶池边,两眼凝视着池边开放的牡丹花沉思。

吕洞宾悄悄地站在牡丹仙子背后,轻声说:“敢问仙子,你是在赏花吗?”

牡丹仙子回头一看,见是吕洞宾,说:“我在遥望人间。”

“你很喜爱人间,是吗?”吕洞宾说,“人间真美好啊,到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我在人间云游各地,见过不少名山大川,风光园林……真是美不胜收,胜过天堂十倍。”

牡丹仙子沉吟不语。

吕洞宾用手一指,说:“仙子请往那里看,有一对年轻夫妇,他们在欢欢乐乐地耕地撒种。你再往那边看,那是一对情人,正在园里赏花。仙子假如不去一就人间,那真是最大的憾事了。”

牡丹仙子有些迟疑地说:“要想下凡,谈何容易。仙规森严,岂能轻易如愿。”

吕洞宾微微一笑:“仙子果有此意,我愿助一臂之力。”

牡丹仙子羞赧地说:“是真的吗?”

吕洞宾说:“真的。不过,我今天在宴会上和现在已经求你三次了,我也要请你帮个忙。”

牡丹仙子说:“我能帮你做什么呢?”

“王母头上的玉簪,借我一用。”

牡丹仙子为难地说:“玉簪是王母的心爱之物,谁也借不得的。”

吕洞宾说:“请你往这儿看!”

牡丹仙子透过云层,只见桐柏山一带,到处房倒屋塌,男哭女嚎,一片凄景象。

牡丹仙子急忙闭上眼睛说:“哎呀,百姓真是太可怜了。”

吕洞宾说:“这桐柏山一带,过去山河秀丽,林茂粮丰。只因这穿山甲作怪,才使这里变成如此惨景!我想借西王母玉簪,除掉这兴妖作怪的穿山甲。”

牡丹仙子焦急地说:“我愿帮忙,可是——”

吕洞宾见牡丹仙子答应帮忙,不胜欢喜。他如此这般地嘱咐了一番,又将一只假玉簪交给了牡丹仙子。

次日清晨,西王母沐浴完毕,在让牡丹仙了给她梳头时,牡丹仙子趁机换了玉簪,藏在袖内,出来交给了吕洞宾。

吕洞宾带着定山神针,来到桐柏山,很快把那作恶多端的穿山甲定住了。

吕洞宾惩处了穿山甲之后,就和太白金星一同赶西天瑶台归还定山神针,并请求西王母宽恕牡丹仙子盗换玉簪之过。

西王母得知,又喜又惊又气,虽说为民除害,应该奖励,但牡丹仙子常在身边,竟如此目无我的尊严,天规难容。

西王母见两位大仙讲情,便说:“看在二位仙人的面上,牡丹功过相抵,免了处罚,但要逐出天宫,降于凡俗。”

就这样,桐柏山百姓恢复了安居乐业的生活,牡丹仙子也实现了向往人间的愿望,被太白金星送到了山清水秀的沅江畔,酉水旁,清水河岸。

太白金星陪着下凡的牡丹仙子,先到了中原,到了洛阳考察。

在洛阳调研的时候,适值农历秋月,二十三日,仙子在城北的翠云峰拂动画笔,画出了一百个宛胜满月的牡丹新品种,其中居于上品的,叫做“紫根牡丹” 。

从此,北邙山人即将八月二十三日这天定为牡丹的生日。

太白金星本想直接把牡丹仙子安置在中原的,但又觉得沅江畔、酉水旁、清水河岸非常水润,更适合一个天宫下凡的女孩子。

太白金星说:“牡丹仙子就是沅江畔、酉水旁、清水河岸的娟娟——李玉娟,仙子所喜爱的人间,是以中原为核心的华夏广大地区,也是在大学期间就以‘人间’为笔名,在中外报章杂志上公开发表了大量作品的任见先生。”

吕洞宾说:“中原任见,在大学期间就以‘人间’为笔名,在中外报章杂志上公开发表了大量作品,当时还是中学生的娟娟是第一个给他写信的人,这个事实,即是天意。”

玉虎壬寅和玉马甲午说:“任见先生著作这部《牡丹传奇》 ,一开始我们建议请娟娟仙子引领,是当然正确的了。”

太白金星和吕洞宾说:“十卷本《牡丹传奇》 ,和任先生的十卷本《帝都传奇》 ,堪为留史双璧,两位小童子,再到西王母那里开会,我们要为你们报功、请封啊。”

“那么,读者朋友,会觉得合适吗?”

 “本小马儿已经替先生做了预调查,读者朋友非常赞赏,说难得先生找到了如此美好的著述方案,请到了如此美好的娟娟仙子,实可谓有功有德呢。”甲午说。

“如此,这般,我们必须劳驾娟娟?”

“是啊,人意如此,花意如此,仙意和天意亦如此。先生还不赶快沐手焚香,恭请牡丹仙子娟娟相助!”

“人间”思忖,由近及远,由远及近,道理确是如此。性情、学识、能力、美貌、对牡丹的钟爱,以及对“人间”写作的了解、理解,还有谁可以胜过娟娟呢?

为了写出优秀的牡丹著作,“人间”遂听从了玉虎壬寅和玉马甲午两位仙童的建议。

 

027

 

方才,发生了奇妙的“显灵”的事情。

玉虎和玉马告诉“人间”,是仙子在赏赐她的体谅和关怀。

是公元2015年,二月十八日,农历除夕,现在是早上九时二十九分。

半个小时前,“人间”沐手为娟娟上香,禀报《牡丹传奇》的创作进展。

左手较笨,燃香后发现左边的一支在稍偏下的地方被捏断了。于是将三支香插好,其中断了的一支偏低。

断出来的一节香,另外插在左侧,计划到相当的高度,再来仙位前,将断出来的这一节续燃。

但是,九点整,去看的时候,发现断出来的一节已经自己燃起了,正在和其他的香支一起,升起袅袅香烟。

壬寅说:“先生劳苦,这是仙子在赏赐体谅。”

甲午说:“先生功高,这是仙子在赏赐关怀。”

从自然的物理学的角度来讲,易燃物的香支,若靠得较近,会出现奇妙的现象,但我们宁愿诚恳地接受娟娟仙子特意赏赐的关怀与体谅。

曾记得,在仙子恩惠“相识”之前,“人间”称自己“独自在幽深的光阴中穿行,不,或者说是在在命运的迷雾中穿行” 。

街角、街心到处都是行人,别人家的窗户内,也都装饰着温馨的灯光。他却带着自己孤单的影子,走在忧郁和怅惘中。

大学毕业后,他一直在沉默地工作,业余时间,写点自己喜欢的文字,以“人间”的笔名发表。

等到朋友提示“该谈恋爱了”的时候,算算年龄,离“而立”不远,看看四周,春天的风,偶尔拂动朝着别的方向,给别人点头示好的红花绿叶。

仙子赐予转机。清封素笺,自天而降。

娟娟仙子,从遥远的南方寄来的亲切的致意,温柔的问候。

那天,是公元1982年春天,四月十一日,这世界上的牡丹,开放得最为红火的日子。花如海,人似潮,国色天香,滋润天下。

于“人间”而言,这是个应当珍藏在心底的日子,永远不应该忘记的日子。

是娟娟仙子,拂去了他生命中经年的尘封,他的那个年龄阶段本应有的光彩开始显现了。

他每天收到许多信件。在大量信件中,仙子的那一封最为朴素,最为洁净,也最为静默和无争。

纯美的白色,左下角有个简单的彩色图案,右上角是枚小小的邮票。

收信人地址,收信人姓名,寄信人地址等,整洁、清晰、温柔、和平。尚未拆封,“人间”就惊讶于仙子的字,写得太好了,非常之悦目。

看到信文,更不敢相信,如此秀美的字迹、得体的言辞,出自一位十几岁的少女之手。

字迹柔软、回环,但字中的主要“竖画”非常有力,构成柔中寓骨的隽秀与坚定特色。啊,是一位少女写的,是一位无限可爱的少女写来的。

后来,“人间”幸运地拥有了无数多这样娟美秀丽的字迹。

仙子的信很短,格式很精美,措辞很有分寸,只有三四行,写于公元1982年的四月二日。这封信在路上走了九天。

于神州而言,是娟娟仙子“启动”了洛阳热烈的近代花事。这一年,“洛阳牡丹花会”由于娟娟仙子的信息之临而肇端,走上了议坛。

洛阳于这年九月的人大常委会上做出决议,开始筹备并于公元1983年举办了史上第一届洛阳牡丹花会,年年举办,后易名为牡丹文化节。

仙子读到了“人间”发表在杂志上的文字,看到了杂志对作者的介绍。

在第一封信里,仙子仅仅表达了礼貌的问候和深情的祝愿。

太简短了,简短得像宁静院落里三记轻轻的叩门声,逗起了“人间”的心跳,然后,一切又沉默了,复归于宁静。

那个年头,没有电话的普及,信件是人们尤其是远距离的人们常用的通讯手段。

“人间”回信表达谢意,祈愿:“幸喜来日方长,惟愿共同切磋……”

其实,由于年龄的原因,仙子并没有想得太多,想得太复杂。

以后,大概每半个月,他们会有一次信件的往复。

娟娟仙子的信,带来了阳光的和煦,牡丹的馨香,总之,是春天的气象。

“人间”以前是不看窗子的,也不去管窗子,可是那段时间,会走到办公室的窗前,将窗扇全部推开。阳春季节,气候格外明媚,空气格外清新,鸟儿在欢快的鸣叫。

以前鸟儿们怎么没有来呢?怎么没有听到过它们的鸣叫呢?

确实没有过,现在它们在欢快地鸣叫。是不是提示一个渐疏渐离的世界的回归,一个忧郁而怅惘的人恢复了对世界的正常感知?

是的,仙子使“人间”实现了一个转变,中原洛阳,现代版的“牡丹花会”也在孕育。

春天是人间最美好的季节,春天,聪明可爱的娟娟仙子出现在“人间”的生活里了。

数月后,“人间”希望有一帧仙子的小照,而且特别要求生活照,或学习照。

他没有想,他的要求对于居于偏僻山乡的仙子来说有多少难度。

那时候,即便在城市里,相机也是很少的,摄影记者才配一部黑白的120相机。

后来知道,当地照相馆的老师特别喜欢给娟娟仙子拍照,县照相馆曾经悄悄将她的照片放大,张挂在他们门外巨大的橱窗里,仙子发现后提意见他们才道歉和撤下。

于是,“人间”得到了仙子的一帧小照片。

娟娟果然是一位令人惊异的女孩儿,亭亭玉立,隽秀美丽。

哦,“人间”从文字里看到了一个聪明灵秀的女孩儿,又从照片上看到了一个文雅美丽的女孩儿。

在距离中原十分遥远的南方,准确地讲,是湘西——湖南省的西部,沅水岸边,酉水旁,清水河畔,很多人觉得神秘的地方,有一个女孩儿,性格文静,喜爱读书,有思考,有见地,有靓丽,有魅力,她,是“人间”的朋友啦!

在“人间”的窗外,鸟鸣愈加兴奋,树木愈加蓊郁,花也开得愈加绚烂。

当时,有个巨大的事情,搞得“人间”心神不安,即当时的政治运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028

 

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许多著名作家受到公开扰动,当时的“人间”虽然资历甚浅,但也受到不断的批判“教育” 。

奇葩的他们,惟以“开会”为能事。召开全省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会议,省里通知,让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带着平民百姓的“人间” ,前往出席。

他们的所谓“精神” ,“人间”当然是清楚的。数日的会议,锻炼坐功,实在难熬。

期间,他总得不断地出去一下,会个朋友了,买点小东西了。

那个副部长的任务似乎不是听会,而是专门为了“看住”他,弄得双方都不愉快。

回到宾馆住室,恼羞已极的他,不分横竖地寻找机会,批评“人间”,训导“人间”。

“人间”躺在床上,不予理睬。他则黑着脸,一步步地朝床前走,必欲迫“人间”认错而后快。

看“人间”实在没反应,他缓和了些,说:“你看看,全省各地市的部长们,局长们,年龄都那么大了,都坚持坐在那里听,坚持坐在那里记笔记,就你一个小青年坐不住,啊?”

“人间”说:“我听了。我在听,可你老是侧着头看我,看我。”

“我带你来受教育的,我得负责任啊。我看你就坐不住,一会儿出去,一会儿出去。你这么年轻,省里点名特邀你来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是重视你啊,要珍惜啊。你说你听了,你听的啥?说说。”

“好吧。邓小平强调,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教育和斗争,不光要进行,而且要坚持很长的时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作为一项长期的任务,作为改革开放时期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必要时要采取一些行政手段和法律手段……”

“好了好了,我不听你说,你把笔记拿出来。”

“你们当领导的,回去要传达。我这个特邀人员,听听就到底了,我不需要笔记。”

“你有点礼貌没有?真是个资产阶级自由化!”

“部长你不自由化,你来省里参加这个会议,兜里装着《封神演义》?”

“你,你,我,我……来开会前,我不知道什么叫资产阶级自由化,带你来开会,我算领教了,你真是个资产阶级自由化!回去我要……回去……”

听到争吵,同时参加会议的文化局局长赶来劝开了他们。

无辜受到指斥,确实不快。参加会议,“人间”是被迫的,又遭到“会棍”如此的无礼貌对待,觉得窝火极了。

随后不久,《河南日报》以一个专门的版面评价和“指导” “人间”的创作。

地处高端的《文艺报》 ,也就“人间”的所谓“创作倾向”发表了多篇文章进行讨论。

欣慰的是,《文艺报》毕竟不同于一般出版物,组织了两篇支持“人间”的创作的文章。

娟娟仙子在给“人间”的信中,鼓励他“不可消沉” ,认真创作,这个世界需要认真的创作。

只有细心如仙子的女孩儿,才能从“人间”信件的字里行间看出似有若无的阴影,而予以适时的点拨。

其实,社会各界是有智慧的,“批判”反而使“人间”的声名越来越大。

“人间”在回信中说,“娟娟,你的劝勉是最有力量的”,非常感谢。六月份国内有两家杂志会各发出我的一篇作品,到时候一定会请你批评。

另外,请不要称呼老师,我想跟你成为切磋学术、讨论问题的朋友,必要的话,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朋友”两个字就很好。

兹后,娟娟仙子回信时说:你不让称呼老师,那就称呼哥哥吧,见哥!

后来,仙子进入大学读书,“人间”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都比较忙,不愿太多的相互打扰,通信没有以前多了,但他们都在心中的一方净坛上为对方保留着重要的位置。

次年的秋天,“人间”想看看仙子长大了的模样,又一度索要照片。

公元1983年,十月三十日,“人间”收到了很有意思的一帧,是张双人照——仙子和她的同学、闺密梅香的合影。

未看信先猜测:左边着深色衣服的,当是仙子了,沉静,温婉,双眼皮,大眼睛中蕴涵着淡淡的思虑。

及至证实,完全正确,“人间”格外高兴。

虽说已经有过仙子的照片,但对新照片上人儿还是需要判断的。

仙子在信中希望“人间”“还礼”——也有照片相赠。“人间”回说“礼是要还的,怎奈暂且没有,先请一谅,容再照办吧” 。

“人间”当时手头没有照片、拍照片难是真的。照相馆拍的照片,信息量几乎为零,谁欣赏呢。但“容再照办” ,也太缺乏基本的礼貌了。

深冬季节,“人间”收到了仙子给他寄来的珍贵礼物:一册精装的1984年诗词年历,六十四开本,金黄色,挺厚实,封面还有弹性,闭合着像小词典,打开来可以做台历。

仙子没有在扉页上签字,可能考虑到“人间”会放在办公室,而又不想让他多费口舌向可能发问的人作解释?

仙子是个多么聪明的女孩儿啊。她是正确的。

“人间”给仙子寄过一张一寸照片,但是在此前,还是此后,已经不好说了。

记得仙子开玩笑地告诉“人间”,同学们争抢着看,她一下把照片藏了起来。“人间”问藏在哪里,她笑着说:“藏在口里。你相信吗?”

他们的通信,曾经半月一个来回,变成四五个月一个往复。

责任完全在“人间”。他一边工作,一边备考研究生,有时数月不写一字。一九八四年冬,赴北京读研,也借口紧张,主动减少了信件。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跟他们的首次通信相距两年后,公元1984年,十二月三日,仙子写于这天的信,是“人间”保存下来的第一份重要文献。

仙子,她还在担心“人间”长时间未写信是不是“略有怨气”,说“杳无音讯之时”,在“等待中捱着日月”,“终日陪伴着的,是宁静、往昔记忆和流逝的岁月。离群索居的日子,备感友谊的美好。假如地球上没有友谊,我们地球人的心,不知要荒凉到什么程度” 。

这天的信,仙子特别嘱咐:“见哥,适值寒冬,要注意身体”。

信后,附有一张便笺,抄写了一首小诗——

并不远,似远;很远,并不远。

爱神啊,你若愿驾着灵感的扁舟渡我向诗的彼岸走去,天涯也近在咫尺,若不,咫尺也似在天涯。

无情但还有情的河流,莫再让我们只是相望吧!

忽然之间,在“人间”的面前和心中,又出现了收到仙子第一封信的情景,准确地说,完全是他内心的情景,仿若听到三记轻轻的叩门声。

当时,他推开窗子的所见所闻,这会儿极其真切地再度显现。

阳春季节,温度格外和暖,空气格外清新,天光格外明媚,牡丹在盛开,鸟儿在欢快的鸣叫。

以前鸟儿们怎么没有来呢?怎么没有听到过它们的鸣叫呢?

以前确实没有过。牡丹仙子惠寄的问候开启了春天,牡丹飘香,鸟儿们欢快地鸣叫,提示“人间” ,渐疏渐离的世界已经回归,忧郁而怅惘已经消失,对世界的正常感知已经恢复。

是娟娟仙子,赐给了“人间”以春天,是的。

可恨春天里的“人间”,只在惬意地享用着最美的季节,忽视了赐予他春天的娟娟仙子。

是的,他连信也不写了。

“人间”忙碌得没有工夫写信,朋友符运通先生在回忆录中做了记载。

“一九八五春天,任见主持举办了一届时间较长的‘小说讲习班’ ,来自省内外的百余名文学爱好者参学。

“三个多月的时间,任见亲自授课并邀请文学名家授课,最后认真地为大家制作和颁发了结业证书及纪念品。

“这届小说讲习班,主办者和授课者务实求真,学员们珍惜机会,努力学习,为洛阳、为河南培养了一大批文学新人,现今有数位县市作协主席都是那个讲习班的学员。

“运筹、主办一个成功的讲习班绝非易事,需要教学环境,需要课程设计,需要请名家授课等等,最重要的是安排百余人的食宿和娱乐等。

“这些事都由任见一手解决。

“作为好朋友,我不仅帮助任见开展工作,而且免费给他提供一百三十多平方米的会议厅做‘教室’ ,让全体学员安心学习。

“三个多月的学习期间,我们举办了学员和宾馆服务员的联欢会,还进行了户外山间畅游……”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华尚花
对《第七章 真春武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