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三章 纯美神圣
本章来自《《牡丹仙子》》 作者:华尚花
发表时间:2015-11-11 点击数:1068次 字数:

第三章 神圣

 

 

 

009

 

西园牡丹盛开,甄洛回报给曹丕,曹丕喜不自禁。

这日巳时刚到,曹丕即请曹操前往西园:“爸,牡丹仙子驾临,西园万紫千红,为三台楼阁增添无尽韵味,去看看吧!”

万木葱茏,生机勃发的西园,在阳光中闪耀着分外美丽的光辉。

鼓乐奏起,曹操身着大红锦袍,率领众人,走过牡丹映照的甬道,缓缓登上铜雀台。

站在铜雀台七层最高处的观礼台上,望园中美景鳞次荡漾开去,各色硕大的牡丹花在绿色涌浪上绽开笑颜,老英雄左顾右盼,乐不可支——

赫赫牡丹,灼灼其芳。端庄典雅,铜雀天香。

遥想当年,汉失其纲。群雄糜扰,九州板荡。驱策聚英,仗剑称雄。北战南征,祛除奸蒙。

勿疑魏柄,源自宫廷。夺之盗手,天下称颂。

观礼已毕,列席分坐了。老英雄兴奋地大笑道: “中原人物,看来全在这里了,今日铜雀盛会,借牡丹清香,愿与诸君一剖心曲。”

文武僚属纷纷应和,齐声称颂曹操的威德雅量,称颂西园牡丹的艳丽不凡,称颂铜雀台大会厅的美异无匹。

此时的丞相魏王曹操,无数的人生崎岖已然走过,耀目的丰功伟业已然成就,在文武群僚的欢呼中,内心的喜悦可想而知。

曹操举起酒爵,朗声道:“铜雀台,以后就是我们较武功、论文事的地方,今日首聚,文武咸集,来,为庆贺我们多年的愉快合作,干一大觥!”

曹操饮过几巡酒后,再也掩抑不住深藏的心事,拈着须髯,慨然有情地演说起来。

想当年,我最初的心意,不过只是想在谯郡以东五十里,筑一精舍,夏秋读书,冬春射猎,以俟海晏河清。

后来国家变乱,征为典军校尉,乃欲为国家立功讨贼,身后得题墓道云“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 ,则于愿已足。

天下不安,逼迫我兴起义兵,然而又常常自我抑损,害怕兵力太多,反为祸害。

及袁绍据河北,自问不敌,聊尽人事,幸而歼之于官渡。更南征,定之,西巡关中,平之。

及今,身为宰相,人臣之贵极矣。假若天下无有曹操,不知会有多少人称帝,多少人称王?

或有谓我有不逊之意,每用耿耿。

以大事小,方为天下至德。齐桓公、晋文公所以能够垂称今日,正是他们以其才能侍奉周室不使其坠。

然而,让操就此释放兵权,就身国事,势所不可。

诚恐离开军队即便遭害,为国为家,当然不可慕虚名而处实祸。

诸位,此是心底之语,肝膈之要,希望诸位理解,并能正确传达,使更多的人知道我的心意。

曹操娓娓道来,无比实在,可把满堂文武听得发呆了。

文武官员们攀龙附凤,期待的就是有朝一日曹氏代刘,得享尊荣富贵。曹操忙着平定天下,从来不说这些,他们就总存着越来越大的期望。今日曹丞相忽然袒露心迹,无意代汉,话语又是这样合情合理,不容他们不相信,不容他们不失望。

曹操发觉了满座的沮丧情绪,开始后悔了。

然而,话已出口,不能收回,他想了想,说曹植:“子建,盛会宜有所颂,你是不是即席作一篇《铜雀台赋》来,看看可有长进?”

曹植文思敏捷,记忆力超人,十多岁时,就能背诵《诗经》及一些辞赋,文章也写得特别好,以至于曹操竟怀疑是不是他自己写的。

“子建,是自己写的,还是请人代作的?”

“自然是孩儿写的,不信可以当面测试,怎么是请人代作的呢?”

自那以后,曹操越发看重曹植的文采。

曹植知道,父亲点名要他作《铜雀台赋》 ,当然是知道他的实力,想让他展示一下。

曹植索取纸笔,略加沉思,便一挥而就,呈上父王,前后至多用了一盏茶工夫。

从明后以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

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

俯皇都之宏丽兮,瞰云霞之浮动。欣群才之来萃兮,协飞熊之吉梦。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

天云垣其既立兮,家愿得乎双逞。扬仁化于宇宙兮,尽肃恭于上京。惟桓文之为盛兮,岂足方乎圣明?

休矣!美矣!惠泽远扬。

翼佐我皇家兮,宁彼四方。同天地之规量兮,齐日月之辉光。永贵尊而无极兮,等君寿于东皇。

御龙旗以遨游兮,回鸾驾而周章。恩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

曹操抑扬顿挫地从头念起,只觉文辞辉煌,音韵铿锵,立即命赐给曹植美酒,自己也邀请众人共饮一大觥。

曹植文采不错,遣词用典,十分简古。

转为现代汉语,方便于体会汉魏才子的豪迈诗情。

跟随丞相,游春观景,登上铜雀台,欢娱莫名。

仰望长天,无比开阔,俯瞰大地,全是圣德的经营。斯楼雄伟而高大,两边的高台好似漂浮在空中。美丽的飞阁高接云天,闪亮地装点着西城。

远望漳河,清水长流,近看园景,郁郁葱葱。左右两边,高台并立,上面雕着玉龙和金凤。两座长桥,凌云伸展,仿佛长空之中飘动的彩虹。

俯视皇都,宏伟壮丽,仰视云霞,荡漾流动。欣喜于贤才荟萃,就像周文王梦见吉祥的飞熊。依着和煦的春风,我们听见百鸟的争鸣。

天云垣竣工之后,我的两个愿望都能实现。在世间宣扬仁德,京都也尽显庄严神圣。有了齐桓公和晋文公才能出盛世,君王该怎样做,才能称得上圣明?

就这样吧,已经很好了!美好的恩泽,正在传扬。

辅佐皇帝,安宁域内,遵循天地规律,与日月齐晖。永世尊崇显贵,没有尽头,与太祖东皇一样,长寿无疆。

擎着龙旗,遨游天地,驾着鸾车,周游四方。恩德广布五湖四海,美物富足,百姓安康。祝愿此台永远牢固,万民之乐永远畅享!

事实证明,曹植文采无双,更难得的是倚马可待。

部下不失时机地捧爵向前进言道:“子建文采,不仅为铜雀台增色,而且是丞相千秋伟业的颂赞,万世之后,人们吟咏之,也会想见今日盛况。”

曹操高兴地下令道:“有了子建的《铜雀台赋》 ,文事已就。既有文事,不可不观武功,诸位将军干了酒,可于台前比较骑射。”

武将们吃闷酒,正在心燥呢,听得丞相发话,张辽、徐晃、夏侯渊、张郃等都离席前去台前操练,最后徐晃夺得锦袍一领,其余优胜者各得锦缎一匹。

欢呼声震撼铜雀台。

被簇拥的曹操,指点风景,乐不可支。

翌年阳春,西园牡丹花开愈盛,铜雀春、红玉颜、念奴娇相互媲美,还出现了朵花二色的“甄洛玉娟神仙会”——即后人所称的“二乔” 。

 

010

 

仙子问:“文章之美,江左莫逮。说的是谁呀?”

“人间”回道:“这个难不倒我。博览群书、文采出众的谢灵运。”

公元405年,二十岁的谢灵运出任琅琊大司马行军参军,后来升为太尉参军、中书侍郎等。世袭为康乐公,世称谢康乐。

娟娟仙子特别指出,谢先生雅好园林营建,山水悠游。“他发明了一种木屐,前后有齿,人称谢公屐。”

“这个小发明有点意思。上山去前齿,下山则去其后齿,总像踏在平地上。”“人间”笑说,“但老谢的设计模型是,上山的路一直保持向上的坡度,下山的路一直保持向下的坡度。他忘了,很多山路状况复杂,上上互见,还有平地间杂其间,不停地蹲下来,抠鞋子,换齿,够他受的了。”

“见哥总是有特殊角度的思考,有理。”

“人间”说,谢灵运有《谢康乐集》 ,其中有记录曰:“永嘉水际竹间多牡丹。”

他的记录言之凿凿,让后人清楚地知道,南朝时浙江一带牡丹观赏栽培之盛,无论水岸,还是竹林,皆有牡丹的身影。

仙子道:“南朝萧纲的《春日诗》是迄今为止可以看到的署名牡丹诗作第一人。”

“人间”说:“哦。就是那位开创了宫体诗派的简文皇帝啊。”

宫体诗,就其内容而言,描写的主要宫廷生活对象,不外乎咏物与描写女性。因而宫体诗作者,看女性跟看器物的心态是一样的。

宫体诗写女性,容貌、体态、服饰而已,在情调上,伤于轻艳,在风格上,柔靡缓慢。

但宫体诗注重辞藻,讲究工整的对偶和悦耳的声律。

所以就艺术形式而言,宫体诗仍有贡献。

南北朝时期的梁朝皇帝萧纲,自幼爱好文学,因为特殊的身份,以他的幕僚为主,围绕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主张鲜明的文学集团。

随着萧纲被立为皇太子,这一集团的文学影响逐步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公开宣布并倡导宫体文学,形成风尚。

萧纲在政治上的成就远不及其文学成就。公元549年继位,551年即为奸佞所害,年仅四十九岁。

“人间”吟咏萧纲的《春日诗》曰:“花开几千叶,水覆数重衣。蝶扬萦空舞,燕作同心飞。歌妖弄曲罢,郑女携琴归。”

吟咏了,接道:“从萧诗中可以看出,南朝的牡丹已经进入官家花园,培育出多样色彩,多重花瓣了。”

娟娟说:“蜂蝶飞舞,燕子翩跹,设瑶琴,抚丝弦,唱锦曲,赏牡丹。多好的情景和韵致啊。”

“人间”说:“确实,确实。娟娟的语言尤其增添了诗情画意。北朝的牡丹也应不少,顾恺之的《洛神赋图》里面,一般人认为是画进了牡丹的。”

东晋画家顾恺之,是一个“才绝、画绝、痴绝”的奇绝之才。

在绘画用笔上,顾恺之炼出了“春蚕吐丝”般的线条,纤细均匀,流畅自如,给人以迂回流荡的感觉。

顾恺之勾勒轮廓和衣褶所用的线条联绵不断、悠缓自然、非常匀和,人们也形容其为“春云浮空,流水行地” 。

仙子说:“顾恺之以自己的画笔一扫呆滞的画坛,开拓了一代水墨新风。”

“曹植的爱情感伤诗篇《洛神赋》 ,写你的那位同游邺城,同登铜雀台,同赏西园牡丹的朋友甄洛,是中国古代文学中的一篇重要作品。”

娟娟道:“甄后的命运让人叹惋。早期曲折坎坷,流离失所,后期屡遭诬陷,直至冤死。只有中间的邺城岁月,让她舒心。”

曹植得到甄氏遗留的玉镂金带枕后,在回归自己封地的路上经过洛水,恍惚间看到嫂子甄洛来会他,悲痛之余,为《感甄赋》一篇,塑造了洛神的动人形象。

当然,他陛下的洛神已经是经他美化了的情人的形象。由于情感过于浓郁,甄氏所生的儿子魏明帝曹叡将它改名为《洛神赋》 。

很多画家画过《洛神赋图》 ,摹本尤众。

故宫博物院藏有两卷,人物形象基本类似,只在构图上有景物繁简的差异。

较简的一幅,在风格上具有更多的南北朝时代的特点。

开始,是曹植和他的侍从在洛水之滨遥望,那寄寓着他的苦恋的、美丽的洛水女神,出现在平静的水上。

画面上,远水泛流,洛神含情脉脉,似来又去。飘忽不定,若真若幻,传达的正是对洛水之神甄妃的爱恋,人神相隔、可望而不可及的无限惆怅的情意。

洛神的身影,洛神的形象,正是诗人多情的眼睛之所见。

《洛神赋》中充满柔情密意和微妙感受的诗句,为人们长期传颂。画家在揣摩文意、揣摩人的感情活动的基础上,创作《洛神赋图》 ,在古代绘画发展上有重要的地位。

《洛神赋图》虽然是人物画卷,但背景是山水,也就是那个时代的代表性样式。

擅长“以形写神”的顾恺之,以山、石、林木及河流将画面分割出不同的情节,但画面又连绵不断,让曹植和洛神在同一画卷的不同场景中反复出现。

《洛神赋图》中,山水风景飘逸,人物委婉从容,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顾恺之有没有真迹传世尚难定论,但其画作《洛神赋图》摹本中,可见洛水边有牡丹在盛开,点缀人物,意趣生动。

在这卷画上,牡丹出现在画面的一隅,只能算是陪衬,但此前牡丹只出现在《诗经》这样的文学作品中,出现在美术作品中,登上了水墨艺术的殿堂,在《洛神赋图》中,还是开创性的。

牡丹成为丹青对象,证明它的美丽启发了艺术家的审美视觉,从此超越文字,成为视觉艺术形式争相描摹的对象。

顾恺之为什么要在《洛神赋图》上点缀牡丹呢?

说是顾恺之有一次巡游西部,在黔南湘西一带,乘船游历沅水,正是牡丹花开之时,为彼地美丽的牡丹所吸引。这里的牡丹娇艳绚丽,让顾恺之大为惊异。回到京师,为《洛神赋》作画时,认为美丽的爱情应该配以美丽的花朵,而牡丹在《诗经·溱洧》里又恰是爱情的象征,于是就画上了几株牡丹。

娟娟道:“不过,《洛神赋图》中的牡丹,形象比较模糊,因而有人质疑不一定是牡丹。”

“人间”说:“南北朝之后,直至宋代的画家,处理牡丹确实有和《洛神赋图》相似的。我相信是。”

“北齐杨子华,画中的牡丹是确确实实的。”

南北朝时期的北齐,出现了另一位画家杨子华,“画牡丹极其分明,则知牡丹已久矣” 。

杨子华是北齐世祖高湛的爱臣,任直阁将军、员外散骑常侍。官居将军,却善丹青。善画贵族人物、宫苑、车马,花卉,时有“画圣”之称。

“人间”说:“传说,杨子华画马于壁,夜间犹闻马索水草而嘶鸣,画龙于纸,卷舒时有云彩萦绕。可见其功力。”

娟娟说:“大家都知道杨子华的人物画得好,形象丰满圆润,有别于顾恺之的‘秀骨清丽’ ,画风一直影响到唐代,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

“就是离‘地气’远了点。在宫廷里上班,为皇帝工作,非有诏不得与外人画。”

“御用画家,自我尽消。不是他本人的过错。”

杨子华也向被认为是画牡丹的圣手,宋代诗人苏轼面对牡丹,曾发出浩叹:“小槛徘徊日自斜,只愁春尽委泥沙。丹青欲写倾城色,世上今无杨子华。”

大唐才子元稹有《杨子华画三首》 ,赞誉这位北齐画家。

杨画远于展,何言今在兹。依然古妆服,但感时节移。念君一朝意,遗我千载思。子亦几时客,安能长苦悲。

皓腕卷红袖,锦鞲臂苍鹗。故人断弦心,稚齿从禽乐。当年惜贵游,遗形寄丹雘。骨象或依稀,铅华已寥落。似对古人民,无复昔城郭。子亦观病身,色空俱寂寞。

颠倒世人心,纷纷乏公是。真赏画不成,画赏真相似。丹青各所尚,工拙何足恃。求此妄中精,嗟哉子华子。

南北朝时期,牡丹进入画家的视野,进入画家的水墨作品,证明牡丹的洪荒野生历史在逐渐过去,栽培观赏的大幕在逐渐拉开。

 

011

 

南北朝之后,牡丹要告别自由的野生,而融入人类的生活了。

西东晋,南北朝,这一风云变幻的历史时期,任见在《帝都传奇》中曾予以形象生动的演绎。

大隋朝登上中国历史的舞台,统一海内,营建了超越时尚任何一个时期的“大洛阳” 。

大隋洛阳都城的营建,共征调木工、瓦工、金工、石工十多万人。

好多工匠因在洛阳建设中的华美表现受到官方赏识,在工程完工后不久,被政府将他们的家由各地迁到了洛阳,安排到了洛河南岸东边临河的几个专业里坊居住。

隋唐洛阳城遗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地。大体包括今天的洛阳市区,北接邙山,南对龙门,地跨洛河两岸。

考古发掘证实,隋洛阳外郭城,东北角在唐寺门村,西北角在苗南村,东南角在城角村,西南角在古城村,城垣周长约二十八公里,略呈正方形,共有八座城门,以南面中门之定鼎门最为宏伟。

大隋洛阳建设一期工程,于公元606年即大业二年春天完竣。

堂堂洛邑,皇皇大都,即将横空出世,演绎它未来五百多年的跌宕雄迈、婉转风流。

在营建洛阳新城的同时,隋炀帝为确保洛阳安全,又大兴工役, 修筑了一系列拱卫东都的大型工程。

譬如,开挖长堑,即关防工事“隋炀帝长沟” ,“自榆谷而东”修筑长城,沟通全国主要水系的“大运河”。

大隋洛阳建设的二期工程,是紧靠京城的西苑,又称芳华苑,“周二百里” ,保守估算也折合现在的六百平方公里。

洛阳西苑,水系水网,四通八达,宫阁园囿,星罗棋布,亭台楼榭,缀饰其间。

在西苑建设过程中,隋炀帝“诏天下境内所有鸟兽草木驿至京师洛阳” ,易州一次贡送二十箱牡丹!

南北大运河,是中国古代最为宏伟巨大的水利工程,世界闻名。

大运河是与隋炀帝的名字杨广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开凿以洛阳为中心沟通南北的大运河,是隋炀帝即位后,于大业年间完成的“大业”之一。

公元605年三月,几乎在下令“营建洛阳”的同时,隋炀帝“发河南诸郡男女百余万” ,启动了更大规模的开凿大运河的工程。

南起余杭,中经江都、洛阳,北至涿郡,沟通海、河、淮、江、钱塘五大水系,贯穿今浙江、江苏、安徽、河南、山东、河北六省及北京、天津两市,全长四千华里的南北大运河,——隋炀帝干的!

依照地理划分,大运河总共分为四段:通济渠、邗沟、永济渠、江南运河。

为便于自水路出洛阳,隋炀帝加开了洛阳段,起于“西苑” ,“引瀔、洛水达于河” ,由偃师至巩义的洛口入黄河。

历代封建帝王,包括秦始皇、汉武帝、汉光武、曹操、孙权及隋炀帝的父亲隋文帝在内,都不遗余力地开凿过运河,隋炀帝的开凿规模超过任何一代帝王。

在营建新洛阳的同时,开挖大运河,在大运河如火如荼的开挖中,新洛阳二期工程亦如火如荼。

在轰轰烈烈的大隋建设热潮中,隋炀帝怀念他曾经收取辉煌战果的南方地面,刚刚下令营建洛阳,即又发布“巡历淮海”的诏书。

隋炀帝说,自己“昧旦思治” ,营建东都洛阳,目的就在于“躬亲存问” ,便于听政。

为了进一步体察民情,眷求谠言,诏告天下,将“巡历淮海,观省风俗” ,听采舆论,跟平民百姓交换意见。

怀念,也应该是个原因吧?

二十二岁时的杨广,曾奉父皇之命,率大军收取江南,建功立业。

江南,“龙兴故地” ,换做谁,内心深处也怀念啊!

隋炀帝既有魄力一声令下征发百万民众营造东都,又征发百万民夫开凿运河,当然同样有魄力下令为巡游而建造大量豪华船只。

粗算一下,造船所役夫工,亦在数十万之多,加上巡游路上所费,需用不亚于营建洛阳、开挖运河的又一大工役。

公元605年,夏八月,水势最好的月份,隋炀帝自洛阳西苑出发,先乘小舟,由漕渠出洛口,至黄河,在黄河上换乘龙舟。

庞大的龙舟船队,沿着大运河,浩浩荡荡,驶向隋炀帝的江都故地。

隋炀帝到了江都,送给江东父老的礼物,就是宣布大赦江淮,免除五年租赋。

接着会见各界士绅,包括宗教大腕儿,当然,也要回顾当年风流,尽情游玩享乐。

在江都半年,搜罗了大量美女,隋炀帝耀武扬威地回归,引得整个洛阳官方和民间都兴奋不已。

入城式胜利结束验收新都洛阳的超级大典礼,旗鼓大张。

随后,炀帝乘着“天子驾六” ,巡游新都洛阳。

武警军卒,车辆开道,仪仗队簇拥,文武百官,千乘万骑,鱼贯随从,浩浩荡荡。由西到东,再由南到北。

巡游之后,大部队缓缓到达皇城南的端门。

隋炀帝亲御皇城端门,站在城门楼上,向普天下宣布新都洛阳竣成,免除全国人民当年的所有租税,以示庆贺。

次日,隋炀帝视察规模浩大、档次高卓的洛阳西苑。

壬寅和甲午迫不及待地要组成“四人团”游赏大隋洛阳西苑,说我们还没有一起出去过呢。

“人间”说:“机会甚佳。大隋洛阳西苑的牡丹,在历史上的地位是划时代的。”申请娟娟同意。

仙子道:“壬寅和甲午的请求有理,见哥说得很对。那就出发吧。”

在仙子的引领下,“人间”和壬寅、甲午来到的大隋洛阳的洛河边。由于仙子驾临,彩色的葳蕤的春天景象适时出现了。

洛河自西向东奔流,在高大的端门前,分为了三部分,分别为黄道渠、洛水和重津渠。

仙子说:“最北边的,这是黄道渠。来,走上来。我们所走的这座桥,是黄道中桥,两边各叫黄道东桥,黄道西桥。”

黄道桥宽二十步,他们走过黄道桥二百步,即看到洛河的主水道了。

更高更大的桥梁雄跨洛河主水道和南面的重津渠。

壬寅说:“中间的大桥,我知道的,天津桥,赫赫有名。”

甲午接道:“东边的是天津东桥,西边的是天津西桥。”

仙子夸奖他们道:“对了,天津三桥。下游那个巨大的码头,是炀帝出洛阳上船的地方。”

“人间”请教天津桥头的两个楼阙,仙子说那是左右候卫府,在特殊的日子有武警执勤呢。

过洛水后,顺着河沿的道路上溯,上溯,他们进入了大隋洛阳西苑。

两位小童子开心极了,飞快地出没在树木与花草丛中,忽焉在左,忽焉在右,嬉笑撒欢,真是两个小动物啊。

西苑地处都城洛阳之西,周长二百余里。重点建筑显仁宫,其余景观辐射式排布,蔚成气象。

从《隋书·食货志》看,显仁宫周围,苑囿连接,北至新安,南及嵩山,西至渑池,周围数百里,风景旖旎,富丽至极。

《资治通鉴· 隋纪四》记载了这处王朝重点工程的建设及隋炀帝的宴饮作乐。

其内为海,周十余里;为方丈、蓬莱、瀛洲诸山,高出水百余尺,台观宫殿,罗络山上,向背如神。

在这所周二百里的大隋皇家禁苑里,洛河、穀水流经之处,开凿了一个人工海,周围十多里。

海中,按照神话传说,堆砌出方丈、蓬莱、瀛洲三座仙山,相距三百步,各高百余尺。山上台观殿阁,上下错落,苍松翠竹,郁郁葱葱。

北有龙鳞渠,萦纡注海内。缘渠作十六院,门皆临渠,每院以四品夫人主之,堂殿楼观,穷极华丽。

北来的龙鳞渠,宽二十步,架有飞桥,粼粼清波不断注入人工海中。

龙鳞渠两旁,修建了十六所大门临水的宫殿,号为十六院——延光、明彩、凝辉、丽景、合香、承华、飞英、流芳、百福、万善、耀仪、结绮、清暑、明德、长春、永乐,各安置一位四品妃子居住。

隋炀帝将他从南方挑选来的美女分别安置在十六座宫苑里,把每座宫苑的美女人数配备为二十名,这样,无论他到了哪座宫苑,享受起来,都够热闹,睡觉时,主侍若干名,陪侍一大群,超过神仙境界。

性别使然,十六院竞以肴馐精丽相高,求施恩宠。

十六院的妃子为了争取隋炀帝来自己居所过夜,争相烹调精美的食品进献,把隋炀帝赏赐的补贴费全都买成人参、马鞭、牛杠之类,熬成一锅一锅的羹汤了。

天下的嘉木异草、珍禽奇兽,都充实到了西苑中。

易州所贡二十箱牡丹,是十六院内最高“官衔”的植物,若其秋冬凋落,则剪彩为华叶,缀于枝条,色渝则易以新者,常如阳春。

秋冬季节,花叶凋零,也不要遗憾,巧手仆人用各色绢帛剪制出彩花和绿叶缀在枝条上,颜色稍淡即予以更新。即便寒风肆虐,也显得春意融融。

易州进贡给杨广的二十箱牡丹,共计十八个花色品种:赭红、赭木、鞓红、坯红、浅红、飞来红、袁家红、起州红、醉妃红、起台红、云红、天外黄、一拂黄、软条黄、冠子黄、延安黄、先春红、颤风娇等。

单看这些牡丹花的名字,就会使人遐思连篇。

把牡丹从野外移栽到家园中,精心培育和改善品种,易州人是做得比较早也比较成功的。

易州牡丹,为大隋洛阳西苑增添了奇绝的光辉,以至于“游赏之美,以斯为最” ,易州牡丹却从此沉寂下来。

易州的官员,把二十箱十八品牡丹送到洛阳以后,花农们心如刀绞,几辈人精心培育的牡丹,几乎一扫而光,即使幸存几棵,他们也无心管理,让它自生自灭,以免再遭被掠夺的厄运。

娟娟说:“易州牡丹从此销声匿迹,莫有所闻。这是很可惜的事情。”

 

012

 

大隋洛阳西苑,风光最为旖旎,美人最为集中的地方,则系十六院。

十六座宫院,曲径幽深,花木掩映,阳春时节牡丹盛开,人面牡丹相映,嬉乐通宵达旦,最为欢畅。

《资治通鉴》记载:若其秋冬凋落,则剪彩为华叶,缀于枝条,色渝则易以新者,常如阳春。

每当北雁南飞,花叶凋零,则用各色绢帛剪制出牡丹的花和叶,缀在枝条上,颜色稍稍衰退,立即予以更新。即便在秋风肃杀或寒气逼人的季节,这里依然予人以春天的幻觉。

此时此刻,由于牡丹仙子娟娟的恩惠,水边花坛的牡丹像慢镜头似的,渐渐地舒展枝叶,缓缓地展开艳朵……

壬寅与甲午的嬉闹声,扰动了十六院的美人儿,她们走出来,极是惊异地发现金秋季节的牡丹竟然盛开了,天啊,这是何其难得的吉兆祥瑞啊!

快腿的仆人相继飞奔,报告恰在显仁宫内的最高领导:“牡丹开了!牡丹开了!牡丹开了!”

隋炀帝杨广正在被温热万分地伺候着,听得宦官传进来的惊人消息,先是讶然,继而欢喜,但还是不敢轻易相信。

遣人去落实,回报说是真的,确确实实,牡丹绽放了。

所有的大臣都被震惊了,连绵叩贺:金秋牡丹盛开,这是亘古未有的吉兆和祥瑞,皇上大恩大德,感动了牡丹啊!

消息从显仁宫发散开去,整个宫城,连洛阳城里耳朵长的人都知道了,兴奋雀跃,相互转告,设法观赏。

隋炀帝在众人簇拥下 走到十六院前赏玩牡丹,十六座宫院中的嫔妃和侍女们全都出来了,穿红戴绿,与盛开的牡丹映成热烈的景象。

娟娟、“人间”和壬寅、甲午两位小童子在不远处的高台上,相视而笑。

志得意满的杨广又命在前面小广场搭建观赏台,举办晚会,大肆庆贺牡丹奇景。

日将夕时,观赏台搭建完毕,灯火燃起,帷幕拉开,丝竹奏响。

杨广在众人拥戴中坐定观赏台,台前小广场周围正是牡丹最多的所在,牡丹之外,人如墙堵,有头面的洛阳百姓纷纷赶往这里,一睹这场隆重的晚会。

辰时过半,天光微暗。鼓声忽然鸣响,更多的彩灯点亮了姹紫嫣红的西苑夜色。

两个宦官、两个宫女走出来——

“……我们置身于大都洛阳,我们欢聚在靓丽的西苑。向你讲述伟大领袖的丰功伟绩,带你拥抱为大隋盛开的金秋牡丹……请欣赏《国色天香,精彩西苑》 。”

主持人激情对白后,一群身着红黄橙蓝紫各色服装的美人儿随着丝竹之音翩翩起舞……

请听《牡丹之歌》 ,演唱者:龙鳞组合。

请欣赏《盛开的牡丹》 ,表演者:十六院舞蹈队。

请听《美丽不散场》 ,演唱者:中官组合。

整台晚会自始至终高潮迭起,掌声如潮,将交相辉映的牡丹之美好和佳人之靓丽展现得淋漓尽致。

即便不是牡丹奇异地开放,隋炀帝杨广也把很多时光消磨在西苑中。“上好以月夜从宫女数千骑游西苑,作《清夜游曲》 ,于马上奏之……”

杨广喜欢在夜幕降临,明月初上之际,率领数千名宫女,乘马游玩于西苑。

隋炀帝谱写了数十首《清夜游曲》 ,由宫女们在马背上演奏歌唱。

夜静更深,音乐声依旧袅袅如缕,不绝于耳。

杨广基本上每天逗留在洛阳西苑,于林木亭台之间,摆设筵席,观看散乐表演,宴饮作乐,酒菜极为丰富。

杨广跟他宠爱的美女同坐一席,和尚、尼姑、道士、道姑同坐一席,他的孙子燕王杨倓,同几个承恩的贵族、官僚为一席,杨坚的小老婆们坐一席,各席紧相连接,酒食丰盛,你劝我让,常常是杯盘狼藉,共坠醉乡。

当然,酒醉饭饱,无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再怪诞的行为都被认为十分平常。

隋炀帝命在西苑内繁育牡丹,每到三月修禊节日,便要举行狂欢赏花聚会。

修禊又称祓禊,原为临水而祭,祓除不祥,后来变为水边宴饮,踏青游春。

届时,隋炀帝与众姬妾及群臣,在西苑观赏牡丹,把酒欢宴,丝竹笛箫,终日不散。

皇帝享乐无度,有时候出现意料不及的紧急情况,也紧张不安。

四月的一日,大业殿西院的显阳门失火,宫城一片混乱。隋炀帝以为是盗贼杀入宫中,吓得连忙奔向西苑,猫在乱草丛中,直到大火熄灭后才钻出来。

大隋西苑,万园之园,已隐入袅远的历史烟云,在史书的章节间沉浮无定。

不过,今天的洛阳,在开发洛河南岸大片新城区的过程中,已经建设了巨大的“隋唐洛阳遗址公园” ,供人们休憩、凭吊曾经风光无限的大隋王朝。以天津桥为中轴线的隋唐城市景观,也在复建中。

除营建东都洛阳外,隋炀帝还在全国到处修建离宫别所,以供自己巡游驾幸。

《隋书》记载,隋时全国各郡有宫室二十六所,《资治通鉴》记载,仅在洛阳至江都,即有离宫四十余处。

这些离宫,皆系营建洛阳的配套工程。当然,所有宫室不都是隋炀帝新建的,有些是前朝遗留下来的。隋炀帝对前朝行宫离院之遗存,不仅金部修缮保留,而且滥用民力,续有扩建。

拥有如此多数的离宫,每座离宫都养了一批宫女,这当然反映了隋炀帝的荒淫。

隋炀帝是把离宫当成自己的办公场所的,隋炀帝无日不在巡游,在外需要行宫便殿。

然而,如果说离宫的修筑有其工作必要,那么,不常居住的洛阳宫殿和洛阳西苑,也大修特修,岂不是浪费吗?

隋炀帝杨广,三月七日,率文武百官、王妃宫女,在洛阳西苑的龙鳞渠水边,十六院前面,观赏牡丹,饮酒欢宴。

杨广提前命编撰学士杜宝做了一篇《水饰图经》 ,考查古代有关水上游戏的故事,找到了七十二种,命朝散大夫黄衮用木头把故事情节雕制出来,其中的画舫、酒船、人物都能自动行走,栩栩如生,钟、磬、筝、瑟等乐器,也都能自动演奏。

当然,杨广的女子乐队玩的是肉身真人,队伍庞大。

忽有奇人巴结皇上,报曰看见两只孔雀飞出牡丹画花间,飞出大隋西苑,飞到洛阳宝城——宫城金殿之前。

人们都欢呼说看见来自牡丹花间的孔雀了,亲卫府兵团长高德儒等十余人听大家说,也认为看见了,飞报皇上,鸾风降瑞。

孔雀在金殿前的树上停了一下,已经飞走,事实无法验明,但文武百官和王妃宫女仍是一齐祝贺,山呼万岁。

杨广不打仗就想游玩,借吉兆命江都郡政府重新建造数千艘龙舟水殿,运至洛阳,规模品质都要超越以前,他要再度南巡。

为南巡做准备,杨广命江苏毗陵——今之常州副郡守路道德集合十郡工程兵数万人,于郡城东南兴筑宫殿林苑,周围十六里,建离宫十六座,以洛阳西苑为蓝本,但奇特华丽,必要超过之。

杨广还想在会稽——今浙江绍兴筑建大型行宫,但天下大乱已起,四处兵燹,狼烟扑鼻,实在弄不成了。

公元615年,隋大业十一年,江都新造的龙舟顺着大运河运到了洛阳。

宇文述极力怂恿隋炀帝杨广前往江都游逛,私下里对着杨广耳朵说:“去吧,这一辈子,应该再去享乐一番。北方不宁啊。”

杨广欣欣然同意,心想洛阳确实危险。当然,不能让人们看出我老杨在“逃跑” 。

年龄也这样了,再老也就游不出什么意思了,江南美女,细肤嫩肌,横陈于前,朕却翘不起来,岂不老羞穷急——而死!

大隋中央政府的干部们,知道路上危险,到处都是反政府军,都不愿远行,而杨广却意志坚决。

杨广命越王杨侗,与光禄大夫段达、后勤部长元文都、财政部长韦津、禁军第四军司令皇甫无逸、国务院秘书卢楚等,共同留守洛阳。

洛阳西苑,十六院如云之多的美女簇拥着杨广,争相申请随侍。

她们害怕战事起来,吃亏丢命,都想跟着皇上巡游南方,但人数太多了,毕竟有留守洛阳西苑空宫的,杨广就做诗跟她们“相约明春” 。

我梦江都好,征辽亦偶然。但存颜色在,离别只今年。”

涂涂脂,抹抹粉,好好等着我,明年就回来了……了了……了……

隋炀帝的颤音尚在,大唐王朝替代了大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华尚花
对《第三章 纯美神圣》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