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伤筋动骨
本章来自《通往NBA之路》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1-07 点击数:811次 字数:

伤筋动骨

球,在半空中飞舞。

姚明和欧阳金贵几乎是同时跳起,就在姚明抓住球之前的一瞬间,欧阳金贵的脚重重地踩在了他的脚背上。欧阳落下时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即刻踩断了姚明的跖骨。

这是发生在19981999年度CBA联赛开赛前,上海鲨鱼队对广东老虎队的一场热身赛时的事情。欧阳金贵是广东队的中锋。这是一场极普通的比赛,普通得根本用不着如此玩命。鲨鱼队虽然赢得了这场普通的比赛,可是付出的代价却实在是太大了。

姚明这是第二次负伤了。上一次受伤是在1997年,他刚刚实现自己的梦想,从上海青年队选拔进国家队。同样是一场无关紧要的小比赛,结果姚明弄伤了自己的左踝骨。

新的赛季马上就要开始了,姚明却因为自己受伤的左脚被遗弃在了赛场之外。

“签名,做个纪念吧。说不定会成为一件有价值的纪念品的。”

姚明拄着长长的拐棍,逢人便半开玩笑地打趣道。

他休了一个长假,当然这是他极不情愿休的长假。球队出去打球去了,他独自一个留在宿舍里。这下好了,他可以无所顾忌地玩电脑游戏;他可以静下心来读那些以前想读而又没有时间读的书籍。有时候,他也会去体能室,虽然走路有点儿困难,可他可以坐在凳子上,活动活动上半身。

更多的时间,他是在沉思中打发的。他常常在回忆过去,回忆过去自己所走过的路。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重演那些打得最好或最不好的球赛。如果有好友顺路来看他,他总要拉着人家聊天,一聊就是大半天。天南海北,什么都聊,什么都敢聊。有政治敏感问题,也有生活上的琐事。诸如七一晚会,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的开场白:“我们一定要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学习邓小平理论,坚持三个代表的方针路线,紧密团结在以胡景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周围!”这话,他怎么听,怎么都觉着别扭。可哪儿不对劲?一时间又说不清。还有一个问题,他也怎么都想不明白。记得很小的时候,常常听人说(老师说,报纸也说):“我们党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可现在我们党还有没有原则?还要不要原则?不知道。有谁知道吗?现在到底是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枪?或者是枪指挥党?不知道。又有谁知道呢?

不过,另外有一个问题他倒是弄得很明白,似乎比谁都明白。那就是伊拉克的问题。

姚明一直以为伊拉克战争,实际上美国是打了一场没有对手的战争。他大胆断言,早在布什发动这场战争之前,萨达姆就已经落入了美国人的手里。布什装模作样地步步紧逼,然后再派兵打死萨达姆的两个儿子。整个一场战争没有遇到任何像样一点的反击。为什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伊拉克早就没有了领导人。国家没有了总统,军队没有了指挥官。打了半天,飞机去哪儿了?坦克在哪里?军队呢?谁也不知道。只有布什总统独自一人在偷笑。

没错,小布什的确想笑。也该笑。想当初他的父亲老布什可没少在萨达姆身上下功夫。

当年,老布什一门心思培养萨达姆,就是想在中东寻找一个新的立足点。结果,他做到了。

老布什首先挑唆萨达姆攻打科威特,然后美国高举“正义”的旗帜,“名正言顺”地占领了科威特。成了亡国奴的科威特人还一个劲地给山姆大叔磕头作揖,高呼:“美国,万岁!”

然而,科威特实在是太小了。尤其是地里的油田太小了。根本就无法满足美国的需要。于是美国的目光盯上了伊拉克。盯上了伊拉克地里的大油田。

子承父志。小布什利用老布什给他留下的“联络图”,发动安插在萨达姆身边的“叛徒”,“内奸”和“卖国贼”,不失时宜地“大义灭亲”,将伊拉克拱手献给了美国。

然而,小布什始料不及的是,美国一手扶持起来的傀儡政府太无能,而伊拉克人民的反抗又太猛烈。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真正动力!”

任由小布什一手高呼反恐口号,另一手大搞“国家恐怖主义”,伊拉克人民始终是不会屈服的。最后美国也只能是落的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下场。

还有一个问题,也是姚明想得最多的。那就是“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谁是我们的敌人?

俄国、日本和印度。

俄国,有领土纠纷;日本,有历史仇恨;印度,有人口压力的问题。君不见近日俄罗斯所发生的尤科斯石油首富事件,实际上是普京悄然发起的一起严重的反华事件。谁不知那些石油全都卖给了中国。普京这么一闹,等于是掐断了中国的“生命线”。再看看愈演愈烈的中日海底资源之争,谁敢保证不会引发中国人民的“新仇旧恨”?有一天,当上帝手中的粮食只够一个人食用时,中国人和印度人自然会为了这一口粮食而战!只打得“你死我活”,“强者生存”。

信不信由你。这些问题,将来迟早有一天会成为战争的导火索。

谁是我们的朋友?

美国。

只在美国才是中国的真正的朋友。别看过去中国曾在朝鲜和越南两次“教训”过美国佬,可中国与美国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更是世代友好的。就算偶有不和,也如同夫妻吵架,床尾吵完床头和。

“卖国不分先后。”

台湾不是很能卖么?谁敢说大陆就一定输给你?咱中国人可是天生的一付贱骨头,在“卖国”这一点上,更是有着悠久历史传统的。远的不说,就说明末清初时的吴三桂吧。如果当初吴三桂不卖国,中国今日之版图还不知要缩小多少倍呢。如果斯大林不逼着咱中国人“卖”,现在世界上也就不会有一个外蒙古和一个内蒙古了。总而言之,只要团结在“一个中国”的大旗下,台湾也好,大陆也罢,咱们一起来“卖”吧!管他娘的是卖给美国人?又或是俄国人呢?

 

经过漫长的养伤期间,经过不断的探索和思考,在人们的眼里,姚明长大了,也成熟了。

尽管姚明的职业篮球道路是曲折的,尽管17岁的躯体和心智是脆弱的,可要成为一名“优秀运动员”的理想和决心,始终都是坚定不移的。

各种各样赞美的言词和荣誉的光环都落在了姚明的头上,尽管这并不是他所希望得到的。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在骨折没有愈合之前,他没得选择。只能躺下,远离训练和比赛。安下心来重新思考:

篮球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打篮球?

我想打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篮球?

 

有句古话说得好: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换言之,正是因为姚明受了伤,才使他有时间静下心来学习和思考。要知道对一个职业运动员来说,真正的学习时间并不是很多的。可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受伤期间,姚明需要恢复的不仅仅只是伤口,还有他的意志、思想和志向。另一方面,失去了姚明的鲨鱼队等于失去了内线优势。这时,他们才感受到受围攻时的沉重压力。

CBA联赛开始之前,李秋平教练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可行性极高的比赛计划。可是,自从姚明出局之后,鲨鱼队就像是一条巨大的鲨鱼,失去了它的锋利的牙齿。

鲨鱼队所遭遇到的这一严峻形势,同样也给姚明留下了深刻的记忆,甚至可说是终生难以从头脑中抹去的记忆。

伤好后,姚明是199923归队的。这期间,他错失了这一赛季的头十场正式比赛。

那天晚上,鲨鱼队主场迎战北京申奥队。姚明所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是北京队的马建。

前三节的比分分别是222637495570。第四节进行了一半时,他们仍落后十分,6878。还剩下最后五分钟。

李秋平叫了一次暂停,将15号姚明换上了场。他和6号队长张文奇打对,另外两名外援是11号魏文和10号安德列。他俩都是有名的得分手。这次在姚明的配合下,更是不负众望,很快将比分扳成了82平。最后30秒钟时,张文奇一记漂亮的远投,再次将比分改写成了8585平。

加时赛时,鲨鱼队抓住了这最后两分钟的机会。5号李建和张文奇都成功地投入了一次三分球。魏文的一记远投拉大了比分的同时确保了不可动摇的胜势。最后,鲨鱼队以5分的优势赢得了这场比赛。

在这场球赛中,虽然姚明只得了17分和4个篮板球,可是他却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随着一场接着一场的球赛的进行,姚明逐渐成了全队的核心。在球场上,他又重新找回了感觉,球打得越来越得心应手。

那个赛季的正式比赛结束后,鲨鱼队以1210负的成绩排名第六。只是在两队得分相等时的最后一场决赛中,他们输给了广东老虎队。

虽然在1999年的整个赛季中,裁判们一致判定他们比上一个赛季打得要好得多,可是正是由于这一场球的失利,使他们的排名从第五名滑到了第六名。姚明心里明白他现在的处境比过去要困难得多了。

无可置疑的是,好歹他在1999年被选入了全明星队。并参加了同年58在上海举行的南北明星大赛。现在的他已经成了大明星,再也不像去年在沈阳时那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坐冷板凳。他以自己的实力赢得了排名第三的好成绩。

尽管他失去了参加头十场比赛的机会,虽然他的排名仍落后于王治郅,可是,他已经将1998年的29分缩小到了1999年的10分。

最值得自豪的是,姚明被选上了19981999年度的“最佳运动员”。

 

在这个赛季里,鲨鱼队从原来的虹口体育馆搬迁到了繁华的街区沪湾体育馆。自然,姚明的家也从泷舫路搬到了离沪湾体育馆就近的地方。上海人大多不喜欢搬家。姚志远和方凤弟之所以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方便一点看儿子。

从此之后,沪湾体育馆便成了目睹鲨鱼队创造新历史的见证人,同时也成为了姚明如何从“小大人”成长为“小巨人”的目击证人。

 

  
上一章:悲喜交加
下一章:男儿无泪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伤筋动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