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7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1-04 点击数:268次 字数:

70

 

1949420,南京国民党政府悍然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

当天夜间,中国人民解放军按照预定部署发起渡江作战。

421,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

渡江作战开始以后,粟裕通宵坚守在指挥所里。

他对身边工作人员说:

“为了保证渡江战役胜利,今夜你们谁也不能睡,我也不睡。你们不要考虑我的休息,有什么情况马上告诉我,我就守在电话机旁。”

42020,人民解放军中集团首先实施渡江作战,千帆竞发,强渡“天堑”,只用一个多小时就突破鲁港至铜陵段蒋军江防阵地,21日攻占铜陵、顺安、繁昌、峨桥等地,把蒋介石的千里江防拦腰斩断。

42119,粟裕直接指挥的东集团4个军在江阴至扬中段渡过长江后,迅速突破蒋军防御阵地,打退敌人3个军的多次反扑,建立了东西50公里、纵深10公里的滩头阵地,继续向纵深进击。

刘伯承指挥的西集团在江西省彭泽县至安徽省贵池县地段突破敌人江防,并迅速向纵深发展,隔断了汤恩伯集团与白崇禧集团的联系。

蒋介石集团苦心经营3个多月的长江防线顷刻土崩瓦解。

与此同时,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政治争取和中共地下组织的策动下,江阴要塞国民党守军7000多人起义,生俘要塞司令戴戎光,并立即调转炮口支援解放军渡江作战;国民党第二舰队司令林遵率领所部25艘舰艇在南京附近起义,另一部23艘舰艇在镇江投降,其余海军舰艇逃往上海,蒋介石部署在长江的海军舰队顿告瓦解。

423,华东军区海军在白马庙成立,由第三野战军机关部分干部、教导团和在苏中“土海军”海防团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苏北军区海防纵队,以及起义、投诚的国民党海军舰队等部队组成。

后来,就把423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纪念日。

425,粟裕率领三野指挥机关渡江南进,特地到江阴要塞视察,接见了组织起义的中共地下党员唐秉琳等人。

粟裕说:

“你们为大军胜利渡江作了重要的贡献,为党为人民立了大功,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你们的。”

人民解放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渡江成功,国民党反动派乱作一团,仓促部署实行总退却,代总统李宗仁率领留在南京的国民党政府部分机构人员逃出南京。

422,粟裕根据各方面情况判断,“南京敌已极形混乱,正向南或向东撤退”,指令各部加速渡江,截歼逃敌。

粟裕的电令指出:

“如南京之敌逃窜,则三十五军应即渡江进占南京,维持秩序,保护敌人遗弃之一切公私财产,该军应特别注意遵守政策,严肃城市纪律。”

423,在南京中共党组织和人民群众接应下,第三野战军部队胜利进占南京,冲进蒋介石的总统府,降下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宣告统治中国22年之久的蒋家王朝覆灭。

人民解放军冲破长江天险、解放南京的消息传到北京,毛泽东兴奋异常,挥笔题诗: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渡江以后,粟裕在三野干部会议上的讲话指出,渡江战役的胜利“对中国革命的发展具有极大的意义”,“单从军事上去看国民党的崩溃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从政治上去看。

我们不仅在军事上过了江,而且在政治上过了江”。

渡江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实施战略追击的第一个战役,也是向全国进军作战的伟大起点。

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三大战役以后,国民党军大部主力已被歼灭,所残存的204万人中,能用于作战者仅146万人,对人民解放军的进攻已形不成有组织的抵抗。

国民党蒋介石为了赢得时间,重整军力,一方面于1949121宣布"引退",由副总统李宗仁任"代总统",并出面与中共和谈。

另一方面,则积极组织长江防御,企图借长江天险,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江南进。

国民党集中了115师约70万人的兵力,分布在宜昌至上海段1800公里的长江防线上。

其中九江以西由华中军政长官公署长官白崇禧统率40个师25万人防守;湖口以东由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统率75个师45万人防守。

此外,尚有海军舰艇130余艘、飞机300余架配合陆军作战。

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军委,已和蒋介石打了多年交道,对蒋介石的缓兵之计已洞烛其奸,他们决心将革命进行到底。

一方面以极大的耐心同国民党举行谈判,争取和平渡江、和平解放全中国;

另一方面,命令第2、第3野战军,在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的淮海战役总前委继续领导下,准备发起渡江战役,夺取国民党政府政治、经济中心南京、上海等广大地区,并随时准备对付帝国主义可能的武装干涉。

同时,还决定以第4野战第12兵团部率两个军12万人组成先遣兵团,攻取信阳,威肋武汉,牵制白崇禧集团,配合第2野战军渡江作战。

总前委根据中央军委总的意图,于1949331制订了《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决定组成东、中、西3个突击集团,采取宽正面、有重点的多路突击的战法实施渡江作战。

以第3野战军8个军35万人,组成东突击集团,在粟裕、张震指挥下,在扬中至靖江段渡江;

以第3野战军7个军30万人组成中突击集团,在谭震林指挥下,于安徽裕溪口至枞阳镇段渡江;

以第2野战军9个军35万人组成西突击集团,在刘伯承指挥下,于枞阳镇至望江段渡江。

1949415,国共双方和谈代表拟定了《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并商定于420签字。

但国民党政府却拒绝签字。

人民解放军按照中央军委的命令,于420日晚发起渡江作战,首由中集团在100余公里的正面上登船起渡,于次日占领铜陵、繁昌、顺安等地。21日,东西两突击集团,在解放区群众的大力支援下,成千上万只木船,以排山倒海之势,浩浩荡荡,横渡长江。

他们在强大炮兵掩护下,击破了国民党军水上障碍,粉碎了南岸守军抵抗、突破江防。东集团在突破江防时,国民党军江阴要塞守军7000余人,在中共地下党员唐秉琳等人率领下,宣布起义,于是江阴炮台立即掉转炮口向国民党军开炮。

22日,渡江部队均占领并扩大了滩头阵地。

至此,国民党军??解放军百万大军胜利渡过长江。

与此同时,四野先遣兵团占领了黄梅、浠水、汉川,牵制了白崇禧所部,配合了第2野战军渡江作战。

国民党军鉴于长江防线已全线被突破,于22日下午实行总退却。

人民解放军随即发起追击,并于23日解放南京。

南京的解放标志着国民党对中国22年的统治被推翻。

毛泽东在北平双清别墅闻讯后,欣然命笔,写下了光辉的史诗: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人民解放军渡江成功后,东、中两集团对南京、镇江、芜湖地区南逃之国民党军实行钳形合围。

广大指战员不顾疲劳,不畏道路泥泞,不怕饥饿,猛追逃敌,并于2829日在郎溪、广德地区将国民党军4个军大部、2个军一部共6万余人包围歼灭。

53,第3野战军一部解放杭州,至7日,第2野战军占领贵溪、上饶、金华等城并控制了浙赣线。

至此,汤恩伯集团一部逃往福建,主力25个师约20万人退守上海。

总前委依据战局发展,决心以第3野战军8个军发起上海战役。

部署是:

攻城部队分别由浦东、浦西实施钳形突击,直插吴淞,断敌海上退路,迫其投降。

512发起上海战役,经激烈战斗,于27日攻占上海,汤恩伯集团除5万人乘军舰逃跑外,15万人被歼。

623野一部解放崇明岛,渡江战役胜利结束。

此役共歼灭国民党军43万余人,解放了京、沪、杭广大地区,为向全国进军创造了有利条件。

此役,人民解放军伤亡6万余人。

渡江战役,人民解放军之所以取得如此巨大胜利,中央军委和总前委在战役指挥上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在国共两党再度和平谈判,存在着和平渡江和战斗渡江两种可能的情况下,人民解放军的一切工作立足于战斗渡江,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二是对战斗渡江后可能出现的各种困难,如敌依托江防顽抗、依托浙赣线顽抗、阻止中东两集团会合等,均预筹对策,因而顺利达成了预定战役目的;

三是利用长江在南京、镇江地段江身向北凸出的有利地形,实施钳形突击,先完成合围,尔后从容歼灭;

四是对帝国主义可能的武装干涉,预有准备,当3野实施上海战役时,2野集结浙赣线担任战役预备队。

战争的实践表明:

人民解放军态度坚决,准备充分,帝国主义武装干涉的可能性就减少或消失。

同时,战役中军民合力,运用生活智慧自制救生器材。

为了打破国民党军3个月苦心经营,自以为“固若金汤”的长江防线,干净、彻底地消灭江南之敌,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等部在淮海战役结束后不久就开始了各项准备工作,积极展开军事练兵活动。

在统一战术思想的基础上,各部队利用内河、湖泊和长江北部江面抓紧了水上练兵。

水上练兵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教会部队熟悉水性,学会游泳和水上基本技能。

当时,我军官兵大多来自北方地区,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游泳,甚至很多人连大江大河都没有见过,不但缺乏游泳技能,而且心理上还很怕水。

在训练的时候,广大官兵群策群力,制作了各种各样的简易救生器材,有的是用葫芦做成的,有的是用竹筒或衫木做成的,还有的是用干稻草做成,形状各异,既有三角形,也有方形或井字形,还有圆圈形等等。

葫芦是长江流域一种常见的蔬菜,瓤质肥厚、白嫩,味道鲜美,营养丰富,而且产量高,极易种植。

用来做救生器材用的葫芦是已经长熟的葫芦。

当听说大军要渡江,追打“刮民党”时,沿江一带的老百姓都兴奋不已,尤其是渔民。

他们除了将自家的渔船贡献出来,还积极为大军介绍长江的水性,提供长江行船的经验和方法,主动教指战员练习游泳、划船,帮助指战员寻找制作救生器材的材料,不管是下种用的葫芦,还是做家具用的杉木料、喂牛用的干稻草,都毫不吝惜。

有了简易的救生器材,那些北方来的“旱鸭子”,再也不怕水了,反而把下水学游泳当作一件乐事。

当时虽是暮春三月,沿江一带乍暖还寒,水中冰冷刺骨,但为了渡江的需要,广大指战员以高度的政治热情,投入水上练兵活动。

渡江战役发起时,基本上每一名参战的指战员都配备了简易的救生器材。

这些就地取材,简单易行的救生器材虽然在渡江实施时使用不多,但对大军渡江有很大的帮助,尤其对于增强北方籍战士的安全感起到不小的作用。

可以说,这些葫芦浮水器等简单的救生器材也是渡江战役的功臣。

这是一个由3个大葫芦绑在一起的浮水器,最大直径80厘米,单个葫芦的最大直径为30厘米,其浮力可承载23个成人。

该浮水器先是在江北被第三野战军某部渡江先头部队练兵时使用,后又随部队第一批渡过长江。

建国后,南京军区军史文物征集组在皖南的一户居民家发现了这件文物。

1959年,南京军区将这件文物送交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谁是真正的“渡江第一船”

我们都敬仰“渡江第一船”上的英雄,可是,当时船上的三连副指导员宋孔广还等着受处分呢。

从安徽无为县渡江的某团三连担任突击队,大家早就铆足了劲。

一班的“渡江第一船”担心耽误时间,就在下命令之前就把船头调整好方向,没想到后面的一看以为行动开始了,全营都跟了上来。

岸上的团长一看,担心重新调整部队暴露目标,于是随机应变命令全团开船,于是,一船抢先万船齐发。

事后,有人问该军军长聂凤智谁先过的江?

他巧妙地一笑而答:肯定是解放军先过的。

是的,各个江段、各个部队都有先过的,都有自己的“渡江第一船”。

某团渡江突击营由副团长宋家烈指挥,临过江的那一刻,突然有人快马加鞭赶来报信:

“你有儿子啦!你们宋家有后了!你大胆地往前冲吧!”

原来,当时宋家烈的妻子在后方医院生下儿子,部队赶紧派人去前方送信。

喜讯在全营官兵中迅速传开,他们拉满帆篷,趁着东北风,冲向长江南岸,成为“渡江第一先锋营”……

渡江战役历时42天,人民解放军以木帆船为主要航渡工具,一举突破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并以运动战和城市攻坚战相结合,合围并歼灭其重兵集团。

此役,人民解放军伤亡6万余人,歼灭国民党军11个军部、46个师共43万余人,解放了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以及江苏、安徽两省全境和浙江省大部及江西、湖北、福建等省各一部份,为而后解放华东全境和向华南、西南地区进军创造了重要条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7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