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69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1-03 点击数:376次 字数:

69

 

敌人当前集结江岸的番号、兵力相等于淮海战役参战兵力的总数,大部是被歼重建者,战斗力很弱,但是我们仍然应当做强敌来打。

粟裕分析渡江作战发展趋势,估计在我军全线渡江以后可能出现三种情况,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

第一,敌以南京、芜湖地区的兵力,对付我中集团,阻止其向东发展,同时集中南京至上海之间的兵力,寻求在京沪之间与我军决战。

如出现这种情况,则要求东集团在渡江成功之后,主力控制在江阴、武进、无锡三角地带,下决心在京沪线上打一个恶仗,打上三五天,打出一个好局面来。

这就要求中集团在渡江成功之后,除留足够兵力歼灭沿江当面之敌外,主力迅速向东发展,与东集团打通联系。

第二,南京、镇江等地区之敌向杭州、衢州撤退,在浙赣线上组织第二道防线;京沪线之敌向上海收缩,固守上海。

如出现这种情况,则三野先集中兵力协同二野解决浙赣线上之敌,然后再围攻上海之敌,各个击破之。

第三,我军渡江一举成功,并迅速突入敌人防区纵深,把南京、镇江的敌人退路切断,敌人全线溃退,一片混乱。

如出现这种情况,要求东集团只用一部兵力监视上海之敌,主力迅速向吴兴急进,与中集团密切配合,将逃敌围歼于郎溪、广德地区。

同时要求中集团渡江成功后迅猛东进,到达吴兴地区与东集团会师,围歼逃敌,不使他逃入杭州等大城市。

粟裕指出,要力争第三种情况的出现,同时做好应付第一种情况的准备。

要求各个部队协同作战,迅速渡过长江,力求向纵深发展,切断敌人退路,分割歼灭敌人。

这两次会议,在粟裕主持下,充分发扬军事民主,大家畅所欲言,统一了对形势和任务的认识,进一步明确了战役指导思想和具体部署。

48,粟裕与张震下达渡江作战补充命令,确定以江阴东西地区作为东集团的主攻方向,“为求主攻方向强渡顺利,决定八兵团以积极动作钳制镇江、扬中段之敌,而以十兵团附二十三军、特种兵纵队主力于江阴东西地区强渡(前头部队采取偷渡),力求当晚南渡三个军或四个军之大部,务须当晚控制江阴、武进、无锡三角地区,坚决歼击敌之反击,尔后乘胜扩展,开辟镇江、无锡段南北地区广大战场,以利野战军主力尔后之作战”。

410,中共中央军委发电报给总前委并刘伯承、张际春、李达、粟裕,征询对渡江时间的意见。

电报说:

“我们和南京代表团的谈判已有进展,可能签订一个全面和平协定。签字时间大约在卯删(即415)左右。如果此项协定签订成功,则原先准备的战斗渡江即改为和平渡江,因此渡江时间势必推迟半个月或一个月。关于江水情况如何,推迟渡江时间有何不利,望即告,以便决策。”

粟裕当即召集三野前委讨论并于当日复电军委。

他们认为,4月下旬为黄梅雨季,现已到桃汛,江水日涨,稻田放水,渡江将发生许多困难,江阴下游则无法渡江。

粟裕在电报中提出:

“我不知道李(宗仁)签字后能否统率蒋军,其内部会起何种变化。如协定不成再行渡江,则镇江下游较为困难。”

“如仍需强渡,则依原定[时间]为好。”

总前委和刘伯承、张际春、李达也于同日复电。

总前委认为,推迟渡江将发生极大困难,只有在能保证和平渡江的条件下才好推迟渡江时间,“先打过江,然后争取和平接收,为更有利”。

刘、张、李认为按原定计划于415渡江为宜,推迟则有诸多不便。

中央军委考虑了总前委及二、三野指挥员的意见,于11日电复总前委并告粟裕、张震、刘伯承、张际春、李达:“依谈判情况,我军须决定推迟一星期渡江,即由十五日渡江推迟至二十二日渡江,此点请即下达命令。”

412,粟裕再次向军委和总前委建议:

为渡江便利计,不要再推迟至22日以后,以20日前后为最好。

417,总前委向中央军委报告:

“我们两周来,经过反复研究,并设想种种困难之后,均一致认为,二十日后开始渡江作战,到二十二日全部投入夺取南岸的总行动,以后完全占领皖南五个县,均有把握胜利完成。三野苏中方面,虽是敌人主力所在,可能困难多些,但亦认为可以胜利完成。故一致请军委考虑,如是全局上二十日可以开始,二十二日实行总攻,则一气打到底,完成渡江后,再考虑停顿;如认为二十日开始太早,则请于十八日先期通知延期,因二十日开始到二十二日总攻不能再停,主要原因是我军确已属于半渡状态,全军均已投入战斗,如加停顿,必陷于非常不利。”

中央军委于418电示总前委、粟(裕)张(震)、刘(伯承)张(际春)李(达)谭(震林):

“完全同意总前委的整个部署,即二野、三野各兵团于二十日(卯哿)开始攻击,二十二日(卯养)开始总攻,一气打到底,完成渡江任务以后,再考虑略作停顿,采取第二步行动。请你们即按此总计划坚决地彻底地执行之。此种计划不但为军事上所必需,而且为政治上所必需,不得有任何的改变。至于粟张方面要求提前于十六日起攻占江北及江心据点,也是必需的,我们早已同意了。”中央军委强调指出:“此次我百万大军渡江南进,关系全局胜利极大,希望我二野、三野全军将士同心同德,在总前委及二野三野两前委领导下完成伟大任务。”

粟裕立即命令部队待命出击。他反复检查渡江作战的准备,力求做到万无一失。

在千头万绪的准备中,攻克蒋军盘踞的江心洲,扫除大军渡江障碍,是重要的一环。

419下午,粟裕两次打电话给主攻江心洲的部队,直接询问作战准备情况,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要不要炮火支援。

主攻部队指挥员施亚夫报告:

“一切都准备好了,完成任务很有把握。如果有炮火支援,可以减少伤亡,早点结束战斗。”

粟裕说:

“好,我们用炮团支援你们。”

一小时以后,炮就打响了。

再过一小时,部队胜利完成攻占江心洲的任务。

420下午,第二十三军担任渡江作战第一梯队突击师的第六十九师师长谭知耕率领参谋人员,对突击队、二梯队、指挥所、炮兵阵地进行最后检查。

在江边指挥所,谭知耕向陶勇军长报告: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时间一到,立即起航。就是老刮东南风,对帆船南渡不利。”

陶勇说:

“风向也有可能变化的。”

谭知耕放下电话,走出指挥所,发现气象台的风向标突然停止转动,然后由东南风变成了东北风。

在场的指战员和船工欢呼跳跃。

几位年长的船工说:

“诸葛亮借东风打败了曹操。这次毛主席借来了北风,一定能打败蒋介石!”

谭知耕说:

“这次的东北风,是毛主席从全国人民那里借来的。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是全国人民的心愿。”

420上午,在渡江作战即将开始的时候,首先打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反击外国武装干涉的战斗。

42021日,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四艘军舰溯江而上,不顾三野部队鸣炮警告,闯进三野部队防区江面,双方展开激烈炮战。

这个老牌帝国主义者,曾经两次发动鸦片战争,驾驶他们的炮舰闯进长江,迫使清朝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

时间过了一百多年,它又企图重温“炮舰政策”的旧梦。

然而,它面对的不再是腐败的清朝政府,而是中国共产党和它领导的人民解放军。

420,在三野炮兵还击中,闯进江都县三江营江面的英牢护航驱逐舰“紫石英号”和“伴侣号”中弹负伤,“紫石英号”被迫挂起白旗停泊江面,“伴侣号”向长江下游狼狈逃窜。

421,英军“伦敦号”巡洋舰和“黑天鹅号”护航驱逐舰在英国海军远东舰队副总司令官梅登中将率领下,闯进江阴以西的口岸江面,阻碍三野炮兵向南岸射击。

榴弹炮团团长请示,可否开炮把英舰驱走。

第二十三军军长陶勇说:

“打英舰是涉外事件,暂不开炮,立即请示粟司令。”

此时英舰悍然向江岸三野部队阵地开炮,打死打伤三野部队指战员40余人,第二○二团团长邓若波当场牺牲。

陶勇义愤填膺,立即下令向英舰猛烈还击。

他说:

“中国人民被欺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帝国主义者还想称王称霸,是白日做梦。打,狠狠地打!”

在连续两天的炮战中,英舰打死打伤三野部队指战员252人。

三野炮兵击伤英舰“紫石英号”,其余三艘英舰挂起白旗逃窜。

粟裕立即把这一突发涉外事件的经过报告中央军委,请示处理办法。

421午时的电报中,他报告:

“我已令部队:如悬挂外国旗号之舰向我射击以阻我渡江时,应于还击,并建议新华社广播,警告外籍船舰在此战时停止行驶,妥否请示。”

中央军委当即复电指示:

“凡擅自进入战区,妨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轰击。”

422,新华社广播毛泽东撰写的述评新闻《人民解放军战胜英帝国主义国民党军舰联合进攻》。

430又发表毛泽东撰写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为英国军舰暴行发表的声明》,庄严宣告:

“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必须保卫,绝对不允许外国政府来侵犯。”

“人民解放军要求英国、美国、法国在长江黄浦江和在中国其他各处的军舰、军用飞机、陆战队等项武装力量,迅速撤离中国的领水、领海、领土、领空,不要帮助中国人民的敌人打内战。”

同时声明愿意在平等、互利、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基础上与外国建立外交关系,但是建交国必须断绝同国民党残余力量的关系,并且把它在中国的武装力量撤回去。

根据中央军委指示,三野派出谈判代表,与英国代表进行了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打了一次胜利的外交战。

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击英舰的新闻震动了世界,宣告了100多年来帝国主义对中国的“炮舰政策”的破产。

帝国主义的“炮舰政策”,在1840年的鸦片战争中由英国开其端,在1949年的解放战争中又由英国收其终。这个历史的巧合,反映了历史的必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6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