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我要穿鞋
本章来自《通往NBA之路》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1-01 点击数:861次 字数:

我要穿鞋

有时候,有些人拚命想要达成某个目的,还真是不那么容易。就拿十五、六岁的姚明来说吧,他当时心里想的并不是要得冠军,要去NBA。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想要有一双适合自己穿的球鞋。

“在队里,我不怕吃苦。可是我不想没鞋穿。”

姚明与青年队的同室好友刘伟每每谈及自己“最大的理想”时,总是这么说。

毛泽东说:“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毛主席的话,我爱听。这口号我也赞成。我不怕吃苦,可是我怕死!想想当初闹革命,多少先烈不怕死,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主席一家就牺牲了六人!可现在,他们为之而奋斗,而牺牲的共产主义理想没有了。谁敢说,他们死得冤不冤啊?活着,活着多好。活着才能看世界,活着才有机会发财。就算在中国发不了财,我还可以将来有一天到世界去,到美国去发财!就像在中国生不了儿子(计划生育闹得姚明连个妹妹也没有),我还可以到美国去生。我要是在美国生了个儿子,我爸爸不也照样可以做美国人的爷爷了么?

可是,理想归理想。现实是,姚明的一双大脚实在是长得太快了。简直是一个劲地“疯长”。开始,他穿妈妈方凤弟的鞋;后来,穿爸爸姚志远的鞋。再后来,他的脚长得比爸爸的还大,不得不去商店买鞋。姚志远穿的鞋是12。市面能买到的最大的尺码是14的鞋。就这样,还是装不下姚明的大脚。

为了替儿子弄到手一双能穿的鞋,方凤弟不得不长途跋涉跑到北京去找昔日八一队时的好友想办法。八一队虽然有些高大的球员,可是他们穿得是和她自己一样尺码的鞋。姚明在上海青年队时,总算是和其他的队友一样每人每年都可以领到两双“回力”牌球鞋。那是因为上海市男篮也有几个高大的球员,“回力”鞋厂还有库存。正好可以拿来给他穿。

 

刘伟回忆说:

“那时,我们每年都要穿坏两双球鞋。然后,就得自己掏腰包去买鞋穿。”

他还记得,姚明的鞋上总上布满了补钉。一双鞋破烂得像是被老鼠咬了一样,他还舍不得扔掉。

只要一提到姚明的鞋子,上海鲨鱼队的领队于小苗至今仍有的说道:

“为了能给儿子弄到一双合脚的球鞋,方凤弟有时真是伤透了脑筋。”

1996年,方凤弟找到自己在国家队时的好友张名级,托她帮儿子买了一双尼凯牌球鞋。花了766元钱。这双鞋,成了姚家最值钱的东西。于小苗记得那时方凤弟身上的衣服跟姚明脚上的鞋一样,摞满了补丁。

可以这么说,姚明23岁在上海青年队时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困苦和最艰难的日子。第一年是预备期,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第二年,他开始领工资。但也只有100元(相当于12美元)。这点钱,他得应付许多的开支。寄宿费、伙食费和买鞋,全都得从这笔钱里开支。姚明记忆犹新的是,那时候一双普通的“回力”牌球鞋都要30多元钱。

感谢姚明无与伦比的高度。他的身高已经引起了上海市体委的重视。虽然同样是青年队的球员,但由于姚明仍在打训练,所以还不是国家计划内的正式队员。尽管如此,梅龙培训基地还是给了姚明相当的待遇和经济上的支持。当方凤弟从美国给姚明买来另一双尼凯牌球鞋时,韩精英(培训基地的负责人)记得这回可是姚明自己付的账。

上海职业球队得到了尼凯公司的合作和赞助。不过仅限于那些一流的球员。于小苗找了尼凯公司驻上海办事处的代表钱安科,想为姚明要一双特大号码的球鞋。先生在一大堆纸箱中翻了好一阵子,最后总算是找到了一双蓝色的大鞋。当鞋子穿在姚明的脚上时,依然太紧。不过,姚明已经是相当满足的了。真的,穿着这双“公鞋”,他可真是高兴得不得了。

提及姚明的鞋子,这儿还有另一个戏剧性的故事。那是1996年秋天的事儿。作为CBA的赞助商,尼凯公司的代表们应邀出席了上海鲨鱼队为其举办的宴会。当中国运动员一个接一个进入宴会大厅时,尼凯公司的首席代表特里·路易斯的眼前突然一亮,他盯上了年仅16岁,身高二米三八的姚明。他首先注意到了这个高个子男孩的脚上穿着一双破旧的阿迪达斯运动鞋。他立马打电话给尼凯总公司。几天之后,姚明收到了一双尼凯公司特制的球鞋。原本那双鞋是为NBA著名球星阿罗佐·莫宁定做的。

事实上,1996年姚明已经通过集训,成为了正式在编的运动员。照理说,他用不着再为找不到合适的鞋穿而犯愁了才是。打那次宴会之后,尼凯公司答应为他度身定做球鞋。

问题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经济状况尚未脱贫的姚志远和方凤弟,这下好了,又得进一步紧缩开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在“奔小康”的道路上,又多了一笔沉重的负担。

为了姚明,这对夫妇再苦的日子也得忍受。餐桌上,夫妻俩每每是饿着肚子强装笑脸看着儿子吃下满桌子的食物。方凤弟常常担心的是,姚明一顿饭能吞下一头“猪”,这吃完了上一顿,下一顿又该上何处去找呢?

他从来都没有足够的牛奶喝,他穿的裤子总是不够长,他永远都在抱怨鞋子太小。

唉,何年何月才能不再为儿子的衣食住行担忧呢?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夫妇俩总是沉浸的无穷的忧虑之中。敢问苍天,猴年马月才能脱贫致富,成为一小撮首先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呢?

有时候,姚明的姑妈姚志英也会从甄泽老家打电话来,向哥嫂抱怨说:

“好长日子没有见到姚明了。”

姚志远和方凤弟对着话筒,没好气地叫道:

“我们就在上海,同样是有日子没有见到他的人影了!”

姚家三兄弟,除了姚志远生了个儿子之外,他两个弟弟全都是“喜得千金”。千顷地,一棵苗。姚明成了姚家延续香火的唯一传人。姚家能不时常挂念着他么?“计划生育”二十年,中国少生了三个亿。要是再这么闹二十年,只怕“兄弟姐妹”这些单词,全都会从中文字典里消失掉的。

姚明儿时的男性伙伴,只有一个堂兄。也就是姚志英的儿子,庆尧。

庆尧哥哥小时候经常陪姚明在床上玩电动汽车。现在,庆尧哥哥要准备结婚了。姚明打电话问他:

“什么时候,请我喝你的喜酒啊?”

庆尧回答他道:

“那就得看你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于是,根据姚明的提议,庆尧的大喜日子定在了元旦。姚明心想,元旦节肯定会要放假一天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这天国家队有集体活动,谁也不许请假。庆尧真是又失望,又生气。一咬牙,一跺脚,终于下定决心,不等姚明,排除困难,照样结婚!

姚明真正的职业生涯,是从1997年第八届全运会开始的。作为国家队准备派出参加亚运会和奥林匹克的种子选手,从始陷入了无休无止的训练之中。哪怕是过春节,除了年三十晚能回家吃顿年夜饭之外,第二天大年初一就得匆匆忙忙赶回队里,继续训练。平时好容易逮着个机会抽冷子回家一趟,容不得他舒舒服服地在那张特制的大床上躺几分钟,马上就被隔壁前来索取签名的邻居的敲门声惊醒了。

方凤弟关切地说:

“他在家时,从来都不想打扰我们。也不想我们找他谈工作上的事。他只是想一个人呆在家里,好好地睡一觉。我们知道,平时在队里,他根本就没有时间能睡个好觉。”

姚志远和方凤弟很少错过观看上海职业球队的主要球赛。这样他们才能找到机会和儿子聊上几句。当姚明被换下场时,夫妇俩总要把儿子叫到休息室里,共同研讨刚才球场上的攻防和得失。如果不能去现场看球,夫妇俩也总是呆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儿子。每当姚明落败时,他俩都会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屏幕,恨不得能钻到电视机里去,帮儿子一把。对他俩而言,观看儿子的比赛,才是人生最大的乐趣。

方凤弟说:

“虽然姚明个头很高,但是缺乏运动能力。他主要是依靠他的身高,他的脑子和他的经验去打球。姚明从小反应能力就很强。在球场上有了失误,他总要后悔和责备自己好一阵子。2001年北京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期间,有几场球打得不理想,他打电话给我,不断地责备自己没打好。我们总是要给他打气,希望他能做得更好。”

在父母亲的不时指点下,姚明的临场经验越来越丰富。球也打得越来越好了。

他记得,当他还在青年队时,当时上海男篮尚未晋升为A级球队。在与北京队对阵的那场球赛中,他们使用了两座“铁塔”(单涛和孟克巴特)来专门钳制姚明。逼得姚明不得不靠使用肘子来杀出重围。“妈妈对我说过的,你必须学会这个动作,学会如何利用你自己的身体。我想,妈妈的话是不会有错的。所以,我就试着用手肘搞点小动作。还真管用,我的攻势马上变得严厉了许多。”

这种技巧,通常都是方凤弟传授给他的。

姚明笑道:

“说不定妈妈就是靠这种小动作才进了国家队的。爸爸不会,所以他进不了国家队。”

在姚明的脑子里,自己的父母亲只是最普通的“爸爸和妈妈”。他们永远都是那么一如既往地关心和爱护自己。当然,和天下所有的父母亲一样,有时也会使人心烦不安的。我要是真的回家晚了,母亲总要弄些东西给我吃。不到两分钟,她就到我房间里来了三次。为的是告诉我,牙刷在什么地方,牙膏在什么地方。还有毛巾又在什么地方。父母亲言传身教留给他的最宝贵的品质就是“诚实”。

母亲常常对他说:

“最重要的一点是,一个人要有好心,但不可盲目地做好事!”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得是一辈子做好事。要学会不盲目地做好事,那可就更难了。

姚明去了NBA之后,方凤弟一直在为儿子第一次在美国过日子做准备。后来,终于有了机会可以让她去美国陪儿子。专门负责儿子的起居饮食等一应家务事。自从姚明去了国家队之后,他们全家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团聚过了。

当姚志远去美国陪儿子,有一次回上海,记者问他,在休斯顿的四十天,最快乐的事是什么?是不是一场球姚明得了30分?

他想了想,然后回答记者道:

“不,不是这件事!最开心的事,是我们一家三口可以这么长时间地呆在一起。同吃,同住,同散步。一家子共同生活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吗?以前,我们一家子真的是很难有机会享受这一天伦之乐的。”

过去,尽管他们一家子是生活在同一城市里,可是做父母的只有通过电话才能和儿子说上几句话。更别说在同一个屋子里吃饭和睡觉了。

姚志远说:

“以前,我过生日或者是他妈过生日,又或者是他自己过生日,他只能给我们来一个电话。说是想听听我们的声音。真的,我们也是有很长时间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每当这个时候,我俩都会感到非常幸福。因为我们有姚明这样一个儿子。”

 

  
上一章:我要穿鞋
下一章:加强体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我要穿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