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姚家子孙
本章来自《通往NBA之路》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0-29 点击数:798次 字数:

姚家子孙

在过去的日子里,姚志远和方凤弟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亲生儿子会成为一名世界级的超级明星。

他俩做运动员时,根本就没有“超级明星”这一概念。

丈夫和妻子,都是七十年代的篮球运动员。那时候的体育,都打上了深深的政治烙印。特别是像篮球这样的团体体育运动,更是决不允许有“个人表现”存在的。

他俩打球那阵子,曾模模糊糊地听说过国际篮球协会,还是在遥远的美国。那时候,哪怕是在梦中,也决不会梦想到将来能有机会去美国观看NBA国际职业篮球比赛。而且还能在NBA的职业球队里看到自己儿子的身影。

姚志远和方凤弟的运动生涯,完全无私地奉献给了中国体育的“龙”的体系。龙尾,是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的学生。当他们还只是个孩子的时候,便被选拔了出来,送入各类职业体校。最后,只有极少数的“尖子”,才有机会被选入省级或市级的各类球队和体工队,成为“龙”的骨骼和身子。经过更进一步的选拔和淘汰,剩下的精华,才有机会成为“龙头”。在国家队千锤百炼,直至运动生涯结束。他们唯一的使命,就是夺取——金牌!国家队的运动员,要在国际比赛中争夺金牌;各省市的运动队,要在国内比赛或亚洲赛事中,夺取金牌!

姚志远最终只成为了“龙身”。没能加入国家队。而方凤弟却成为了“龙首”。在中国国家女子篮球队中,担任过队长。那是一个中国运动员所能到达的最高的顶点。

这条“龙”,只允许极少数的中国运动员到达顶峰,获得金牌。绝大多数普通运动员,却成了“金牌制度”的陪葬品。在人生的最好的年龄段中,失去了学习文化知识的机会。当他们从体育战线退役后,才发现自己成了时代的弃儿。根本就不知道,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中,自己能做什么?或想做什么?

 

如何重新安排从体育战线退下来的运动员的工作?成了中国体育界最难解决的“疑难杂症”。这也是大多数中国运动员家庭为什么不愿意让他们的儿子或女儿继承父业的最主要的原因。现在,姚明在篮球上的造诣,早已超过了父辈们的水平。凭借着高超的篮球技艺,实现了完美的人生理想。人们除了羡慕姚志远和方凤弟目光远大之外,又有谁会想到其实他俩根本就没打算让自己的儿子继承父业——打篮球。他俩仅仅希望儿子能好好学习,将来通过高考,进入名牌学校。

姚志远说:

“我让他打篮球,只不过希望他能通过打球,得到一些锻炼。”

就算是送姚明上青年体校,也不过是从“龙尾”过渡到“龙身”而已。姚志远心中的小九九是,儿子若有一技之长——哪怕是会打篮球,将来才有机会进重点中学和名牌大学。

刘伟,国家男篮队员——姚明在上海职业球队时的好友,实话实说道:

“姚明之所以刻苦练球,只为将来能进一所好学校。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将来会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姚志远退役后,当了一名工人。成了名正言顺的“领导阶级”。方凤弟,因其在体育方面的卓著成就,被“适当安排”在了上海体育学院。只是俩人的工资都很低。方凤弟比“领导阶级”的丈夫的工资更低。家庭收入的绝大部分,都得用来解决“吃饭”问题。生活相当困苦。

人们更多的关注是,姚明从青年体校进入青年队之后,理应有更高的收入和更好的前程。国家体委、上海体委和体育学院一致认为,姚明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只是那个时候,一切都得依赖国家财政拨款。有关方面没钱给姚明一个人单独“开小灶”。

八十年代未及九十年代初期,上海篮球界的状况愈加令人沮丧。姚志远和方凤弟担忧的是,如果让姚明“继承父业”,顶多能在B级队中效力。就算他能多打几年球,结局,不是弄得遍体鳞伤,就是年纪轻轻便不得不从体育界退下来。最后,慢慢地从人们的记忆中隐退,直至彻底被遗忘。

上海是最早开展篮球运动的城市。早在1950年,篮球水准就已经相当不错了。上海市也被公认为:中国篮球的“发源地”。五十年代后期,上海男子篮球队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虽然只获得了铜牌,可是却打败了世界冠军巴西队。快攻和盯人战术便是当年上海队的发明。

此后,当优秀的年轻运动员,像王仲广、张大维和杨嘉逊等人一个一个地浮出水面之后,为上海男篮蝉联几届冠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并在首次在上海举办的首届全国联赛中一举夺得金牌。当然,这与其后2002年举办的全国甲级联赛无论是规模还是等级都是无法相比的。荣誉的光环,没有保持多久的时间。随着一场始无前例的政治运动的到来,人们都忙着抓“牛鬼蛇神”和揪“走资派”去了,谁也没有心思再玩篮球。这场政治运动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全国人民忙活了十年,最后还是走在“资本主义”道路上去了。

沉舟侧傍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

七十年代未至八十年代初,姚志远和方凤弟迎来了他俩职业生涯最辉煌的时期。随着上海篮球的复兴,上海队进入了全国篮球前三名的行列。但是,在八十年代未至九十年代初,上海男篮再次跌入低谷。原因是其主力队员和教练一个接着一个地离队而去,各奔前程。致使上海男篮名存实亡。结果,上海——全国最大城市的市级男子篮球队,滑入了全国篮球的二流行列。进而降为B级队,无权参与全国联赛。

“那个时候,运动员打球已经不是为打球而打球。而是为钱而打球。当然,更不是为了‘增强人民体质,发展体育运动’而打球了。全国人民都在发财,都想发财。运动员们自然也不例外。一些很有实力和前途的运动员,纷纷‘跳槽’或‘下海’,淘金去了。”

李秋平,上海男篮总教头对当初所经历的事情至今仍记忆犹新。球队没有钱,也就没有球员。没有发展!

“发展才是硬道理!”

国家要发展,要有钱。

体育要发展,要有钱。

球队要发展,也要有钱。

个人要发展,更要有钱!

只要有了钱,就能使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当年上海男篮的台柱子,王仲广更有一语惊人:

“运动员退下来之后,他们的收入都很低。我的工资,在我们单位跟看门人的工资一般上下,没有任何区别。有一次我与一个同学(上小学时的好友)去看电影,记得那是夏天,一路上,他不停地展示手腕上的手表,骄傲得像只开屏的孔雀。而我已经工作了十年,至今仍买不起一块手表。”

有什么办法呢?在那个年代,个人是不可以自由选择职业的。一切都得听从党的安排。于是便有了:“导弹不如茶叶蛋!”的说法。一个国家,一个十三亿人口的泱泱大国,人们在解决了吃饭的问题之后,某一天早上睡醒来,突然发现那些在科技战线研发“三弹一星”的科技人员,就算是高级教授的工资,竟然比不上自己身边一个卖“茶叶蛋”的老太太的收入高。于是便想要“改革”,想要“发财”。“革命不分先后”,“发财”也应该不分先后才行。

1960年初,王仲广在上海最有名的高桥中学上高中。他的学习成绩非常好。他的理想,就是想考入清华大学或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他篮球也打得很不错。不过,这只是他的业余爱好。有些话,不经过脑子他也敢说:“那时候,运动员——是一个被人瞧不起的职业。”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运动员。眼看高考就要临近了,学生们都在考虑如何填写志愿表。所有的学生都领到了表,唯独王仲广没有。他跑去问班主任老师为什么自己没有?班主任老师告诉他说,校长希望他能留校打篮球。王仲广后来不死心直接去找校长要志愿书,校长开导他说:“清华大学,有什么好?你不如做个运动员,这样才更有机会为上海争光,为祖国争光!”

七月七日,是高考开考的日子。班级里的同学人人都去教学楼参加考试去了。只有王仲广一个人留在宿舍里,蒙头痛哭。他刚刚接到让他去上海体工委打球的通知。后来,他的同班同学中,有好些人成了知名的学者和专家。王仲广,他自己虽然也成了著名运动员。可是回首往事,依然心有不甘:“过去,体育的政治色彩太浓。所以,我一事无成。一贫如洗。”

1980年,姚明出世时,人们已经有了可以选择各自所喜爱的职业和将来的自由。

姚明回忆说:

“我父母亲从来也没打算让我以打篮球作为今后谋生的手段。他们希望我能上大学,做一个学者。篮球,最多是个人的业余爱好而已。”

后来,当姚明真的在青年体校接受篮球培训时,有一位记者曾经想来采访他。可是,方凤弟不同意。一方面,她送儿子来体校并不是真心想要他打一辈子篮球。只不过是权宜之计,为了一日能喝上三瓶牛奶。另一方面,她更怕记者写的报导,会给儿子带来负面的压力。

尽管夫妇俩都是篮球运动员出身,而且都是优秀运动员。可他俩从来也没有尝试过培养小姚明在篮球方面的兴趣。用姚明自己的话来说:“小时候,他们从不教我打篮球。”

姚明至今仍记得有一次去沪湾体育馆看父亲打球。当时,父亲所在的上海港务局篮球队在决赛中,只获得了亚军。冠军被由一群年轻人组成的更有活力的球队夺去了。球队的名字,已经不记得了。不过,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场球赛:“父亲本来可以跑得更快一些的,只是他的膝关节有伤。我一直在看着他,可他到底还是没有打好那场球。”

1994年,姚明十三岁半时,已经在徐家汇青年体校受训五年了。李秋平举荐他到了上海市青年队。这时,姚志远和方凤弟才不得不接受眼前的现实,儿子这辈子是离不开篮球的了。假如当初他俩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如今,面对不到十四岁就已经长到了二米一五的儿子,不后悔才怪呢。

 

毫无疑问,姚明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他进入青年体校的第一个年头,全国十二个省市开始举办职业足球比赛。第二年,中国篮协宣告成立。

作为市场经济的自然产物,足球和篮球,在中国有着广泛的球迷基础。作为体育革命的先驱者,完全有可能作为主要的体育项目,求得生存和发展。

体育革命之前,中国像前苏联和东欧的一些国家一样,只有由政府供养的体育项目,而没有任何职业体育运动。基于某些方面的担心和关心,许多高水平的运动员在他们的运动生涯的顶峰时期,便不得不退出了体育界。另外,为了迎合上级领导想要多拿金牌的心理,国家体委不得不绞尽脑汁,制定出一套切实可行的“金牌策略”。于是,那些高投入低回报的体育项目,便首先被“涮”下去了。正是由于这一原因,80年之后,中国的三大主要体育项目,先后失去了在亚洲的领先地位。

 

中国篮协举办的联赛,不同于竞争性很强的以商业赢利为目的职业球赛。职业球赛是以竞争为基础,受市场所操纵,自负盈亏。自谋出路。相比之下,职业球赛完全是一种商业活动。球员也完全依靠赢球来维持生活。赢球多,收入多。球打得好,日子也过得好!

CAB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它的商业性。将具有商业价值和文化价值的高水平的篮球竞赛引入商业和文化活动中,同样可以使运动员在篮球市场获得高收入。成为极少数首先富裕起来的“有钱人”。

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实践,CBA终于成为了中国体育革命的成功样板。样板的力量是无穷的。根据统计,2001~2002年中,共有746,500名观众购票观看篮球赛。卖出的门票占总席位的87%。无疑,这给中国的篮球带来了良性的循环。随着篮球竞技水平和娱乐价值的不断提高,观众反复回到球场的几率也会越来越高。篮球带来的商业利润更会随之而增长。随着篮球组织和机构改革的步伐的不断加大,同样也会给运动员和教练员带来正面的,积极的影响。延长运动员的运动生命。随着明星运动员的不断涌出,篮球运动的竞技水平和质量也会不断地提高。并在国际比赛中,获得好成绩。

CBA联赛对姚明的成长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没有CBA联赛之前,中国只有一支强队——八一队。有了CBA联赛之后,由于联赛允许各球队自行引进一流的外籍球员,于是便有了许多支实力强大的球队。这一点十分重要,姚明只有在与多支强队(而不是一支强队)的比赛中,才能得到真正的磨练和提高。

王仲广说:

“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对手愈强,愈能锻炼自己。姚明他面对的强队越多,也就成长得越快。但是如果你的对手太强,或者是太弱,则刚好相反。不但什么也帮不到你,而且还容易让你自卑,自负或自满。姚明运气真好,恰逢改革的春风刚刚吹到篮球上,让他拣了个篓子。”

 

1996年1月5日,姚明亲眼目睹了上海篮球的一个历史性的重要时刻。上海职业篮球俱乐部正式挂牌营业。通过引进一流的外援,1996年5月底,在四川成都,上海鲨鱼队重登甲A宝座。那年,姚明15岁。

 


  
上一章:三瓶牛奶
下一章:上海钩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姚家子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