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第二部 浮萍第36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6-02 点击数:2661次 字数:
  第36章
  阴沉了好几天终于下雨了,秋天的雨线细密而纷乱,茫茫的夜风吹得人有丝寒冷,城里闪烁的灯火令人感到迷茫。下了车走出汽车站,鑫仔扛着行李漫走在东莞南城区街头。街上行人加快了脚步,大都打着雨伞穿着雨衣,穿梭在一辆辆大小汽车隙缝间,汽车无奈的喊着汽笛声,而自行车和电动车一路风行……
  见雨势越来越急,阿鑫招了辆出租车,直接到达彪叔约好的地方--XX咖啡厅。在包厢里,他见到了彪叔,彪叔依旧容光焕发。他满脸笑容关切的问道:“在那里过的不好吗,都瘦了一圈了?真是苦了你了!”
  “没有啊,看,还是很壮的!”他卸下行李给了服务生。
  “二胡?!”见阿鑫带着二胡,他好奇的继续道:“你会拉二胡?”
  “以前学过一点点,不过挺喜欢的。”
  “是吗,早不知道你也喜欢这个。我也喜欢,拉几段来听听。”
  他随手拉了段《赛马》,又拉了段《二泉映月》,听得彪叔着了迷,他最喜欢这段二胡曲子。随后他老人家也拉了几段,两个人就这样谈论起了二胡。彪叔越谈越来兴,提出要跟阿鑫去喝酒,他说找个小菜馆喝碗浑浊小酒就够了。
  “我等下还要去深圳,9点半的火车,直达到罗湖。”阿鑫举着咖啡解释道:“以后还有机会的。”
  彪叔这下方才意识到鑫仔要走了,气氛一下子变得冷却。他明明知道年轻人要走是谁都强留不住的,但还是无奈的探实道:“真的要走?”
  “是的!”阿鑫坚决的说完后没再说别的,也不忍去看彪叔的脸,突然觉得这个老头子有些可怜,心头难免有点酸楚。人这一辈子,难得碰到几个性情相通而又投缘相随的人,但为了各自的路途,为了局中人自己都道不清说不明的所谓的发展道路,不得不分离,不得不离后聚,聚后又散。悲欢离合古难全,不知道是无奈,还是……纵然有千万个可以留下来的理由,鑫仔还是选择离去。
  “彪叔您放心,市场部那几个大学生办事挺可靠的,你调我去福永前我就跟他们交接好了。”
  “我知道,这些天我带着他们赶来市区搞展销会……你什么时候想回来了就回来啊?”
  “谢谢彪叔,公司真正须要我的时候我一定回来!”
  “哦,我差点忘了,子娉要你打个电话给她,她听说你会来东莞,想见你。”
  “好的,那我先走了啊,时间不多了。您保重!”
  “有时间就过来看看啊!”
  “会的,还要跟您一起喝杯酒呢!”说完他带回行李走了,留下彪叔一个人坐在空寂的包房里面。
  雨还在下,鑫仔搭上了去火车站的的士。出租车在夜雨中行驶,依稀的街景一闪而过。车内播放着收音机音乐,那歌声仿佛是遥夜星空中传播来的,叫人听了思绪万千。本来无意于漂泊,却还是就这样走了。他没再打电话给子娉,自上次子娉发脾气后两人就没有联系过。本来很想见她却又不敢相见,想走潇洒一点但多少有点心痛。何必自作多情呢!多情空余恨,宁做无心人。根本无法确定她的爱,也无法确定自己的爱,只能借缘起缘灭来掩饰自己懒于主动追求。
  算了吧,既然选择了流浪,那么留给别人的就只能是背影。茫茫人海,彼此都只是匆匆过客,只是一朵瞬息烂漫的浪花。而自己,仅仅是漂流中的无根的浮萍,此刻不知道是在哪里,更不知道下一刻会到哪里。一颗流浪的心,不晓得要安定在哪个港湾,哪里有资格去等待别人?更没有资格让别人等待!岁月洪流里,一生会路过多少人错过多少人,都无法强求,也无从寄托……也不知道飘飘在另一个世界还好吗,就全心全意的把自己寄托给虚无的飘飘吧,这辈子都这样下去算了。
  他走进火车站上了月台,等待着列车的到来。站台布置整洁大方,乘客和他们的送行人礼貌有序的在一旁候车,用广东话低声交谈。只有阿鑫孤单一人站在那里,感受着车站特有的宁静。冷风吹过,难以言说的落寞搁浅在他那似有似无的眼神里,满脸的憔悴。没多久,列车来了。看见这广--深段的高速列车,令人眼前一亮。搭上光明的高速列车,奔向高速的深圳!高速的未来!
  子娉没有等到电话,在彪叔那才打听到阿鑫已经走了。失落和怨恨交杂着她的心头,难以解脱。难道他还在为上次那件事生气,不可能;难道他还不了解自己的心意,虽然没向他表明,但都……难道他根本就……或者他已经知道了……无法确定,都无法确定,情感也没有确定,一切都没有确定……人都已经走了,走了就走了,过去的欢声笑语只能在冷风里回忆,那一次次清晰的画面似乎又在重现。她漫步在无边的街道上,孤身只影,擦肩而过的是一对对的情侣。可能是天气变化的缘故,她的腿又痛了,走路一拐一拐的。空气凄冷,雨点飘飘,她戴着耳机听着寂寞的歌,娇小的身躯在夜风里飘摇。为什么在自己需要温暖的时候不能得到他那结实有力的拥抱?欲哭无泪……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二部 浮萍第36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