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62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0-28 点击数:366次 字数:

62

 

19471月,12战区改组为张垣绥靖公署,傅作义任主任,所部以35军为基干扩编成三个军,同时成立独立师、骑兵部队和地方保安旅、团、队等,以加强军事实力。

122,国民党政府明令撤销北平行辕,及张垣、保定两个绥靖公署,成立华北“剿匪”总司令部,任傅作义为总司令。

这时解放军已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反攻,傅对国民党也开始产生忧虑,是否接任有所犹豫,但想到自己实力的增大,还是接受新职,将总部移往北平,统一指挥晋、察、冀、热、绥五省军事,成为拥有60余万兵力的五大军事集团之一。

傅就任华北“剿总”后,采用分区防御方针,集中主要兵力维护各战略要点,以确保平津保三角地区。

是年底,晋察冀野战军为配合东北民主联军的冬季攻势,达到逐步击破傅军平津保三角地区的防御,以部分兵力攻涞水。

傅令35军主力南下增援,19481月中旬,新编第32师在涞水以东山地被我歼灭7000余人,新32师师长李铭鼎被击毙,军长鲁英麟在高碑店自杀。

35军是傅作义多年经营的嫡系,鲁英麟是他在保定军校五期的同学,抗战时期的参谋长。

鲁自杀消息传来,傅作义失声痛哭,他开始思索,抗日战场上战绩赫赫的35军,何以在内战战场上损兵折将,连遭败绩?

抗日时期全力支援的老百姓,如今何以冷若冰霜,唯恐避之不及?

素以勇敢善战的35军,如今何以士气低落,充满厌战、避战情绪?

严酷的现实使他意识到人心向背,是军事胜败的重要因素。

于是他接连发布《行政人员守则》、《组织人民办法条例》,甚至效法共产党,在北平近郊进行土地改革和“二五减租”,号召部下“为人民服务”。

但是,企图在不根本变更政治、经济制度的条件下,用这些改良办法来收拾人心挽救国民党的军事颓势,当然是徒劳的。

1948年新华社公布的43名战犯中,傅作义名列第31

194875,流亡北京的数千名东北学生群集东交民巷,抗议市参议会通过的“征招全部东北(流亡)学生当兵”议案。

华北“剿总”副总司令兼北平警备总司令陈继承令军警当局武力镇压,酿成了“七五”惨案,引起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

陈继承与傅作义素有矛盾。事件发生后,傅一面派人处理善后,一面致电南京政府行政院请求“处分”和“引咎辞职”,迫使蒋介石不得不撤换了陈继承和市政府其他几个中统、军统特务骨干。

这场斗争,反映了傅作义对蒋介石军事独裁统治的明显不满,表明他开始考虑是否继续追随蒋介石集团。

9月,辽沈战役开始,10月锦州被围,东北形势急转直下。

蒋介石飞到北平,要傅作义又急速出兵援锦,并要他将军官家属移送福州,援锦不成,即率师南下,加强徐海,确保江淮。

而此时济南已解放,蒋军南北陆路联络被完全截断,东北战场败局已定。

傅作义审时度势,情知出兵援锦无异白白断送自己的实力,南下则更加受控于蒋,便以资浅能鲜,只有蒋以统帅地位亲自指挥才能奏效为由,拒绝援锦。

表明傅作义在行动上已不完全听从蒋介石的指挥了。

11月初,辽沈战役胜利结束,我解放军的战略决战方向迅速移向华北战场。

114,蒋介石在南京召开最高军事会议,蒋介石为诱使傅作义南撤,许以东南行政长官职务。

傅作义为保存自己的实力不被蒋介石吃掉,则提出“坚守华北是全局,退守东南是偏安”,表示要坚守平津,确保海口。

回到北平,他错误估计东北野战军至少需要三个月以后才能入关作战,便采取了暂守平津,保持海口,扩充实力,以观时局变化的方针,将其所辖四个兵团,12个军约55万人,收缩在以平津为中心,东起北宁线的唐山,西至平绥线的张家口长达千里的铁路线上,成一字长蛇阵,并把北平、张家口、津沽划为三个防区,构筑碉堡群和城防工事。

在兵力配置上,将本系军队置于平绥线,为退守西北边陲留下后路;将中央军置于北宁线,保障海上南撤和抵御东北野战军南下。

但同时,傅也为自己留下了走和平道路的余地。

中共中央根据傅在抗日战争中的表现,和我党有过的合作关系,以及他与蒋介石的矛盾,认为他走和平道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但考虑到傅当时所表示的和平愿望仅仅是与共产党在华北建立地方联合政府,并不交出军队,这在当时情势下是不切实际的。

同时即便是起义,他也难以对付占华北“剿总”三分之二的蒋介石嫡系部队。

认为和谈的时机和条件尚未成熟。因此中共中央军委确定以就地解决国民党军队为原则来解决平津问题的总方针。

194811月,中共早期党员、曾任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农工民主党前身)中央常委、组织委员会书记的彭泽湘,受民革主席李济深、北平首任市长何其巩、余心清委托,专程从香港再赴北平,对傅作义展开工作,希望争取傅起义,脱离反动政府,和平交出北平政权。

当彭泽湘带着李济深给傅作义的信到北京后,首先找到当年从事军运时结识的山西籍老友、曾任杨虎城西安绥署办公厅主任的续式甫,由续介绍认识了傅作义的老朋友侯少白,请侯从中说项。

侯少白同傅谈了以后,告诉彭泽湘,说北平地区的国民党军队,属于傅系的只有四个师,其余都是蒋系的部队,军统和中统特务无孔不入,傅作义认为在当时环境下不能同彭面谈,也不便接受李济深的信,但委托侯少白作他和彭的联络人,双方意见由侯传达。

经过几次间接交换意见后,傅作义表示愿意考虑彭所提出的问题。

得此信息后,彭泽湘即约民盟北京的负责人张东荪及农工党负责人张云川,一起做争取工作。

同时彭泽湘还通过老友符定一,和中共中央建立了可靠的联系渠道。

解放战争中共中央原来的形势估计是:

“我们准备五年左右(从19467 月算起)根本上打倒国民党,这是具有可能性的。”

按照毛泽东的战略安排,计划让东北野战军休整到19491月再入关。

1948116,毛泽东曾致电林罗刘,提出“傅部主力均在北平附近。

我们曾考虑你们主力早日入关,包围津沽、唐山,在包围姿态下进行休整,则敌无从从海上逃跑。

请你们考虑,你们究以早日入关为好,还是在东北完成休整计划然后入关为好”。

林罗刘次日复电,表示“东北主力提早入关很困难”。

一是东北解放后部队思想发生很大波动,东北籍战士怕离开家乡,怕走路太远,某些干部已开始滋长享受情绪;二是新兵与俘虏战士的补充还未就绪,争取工作也要相当时间,否则逃亡减员会更为严重;三是部队冬装(大衣、棉帽、棉鞋)尚未发下。

他们认为要解决部队思想问题,解决实际困难,都需要时间,而且各纵队的指挥员“均提出要求延长休整时间”。

1178日,彭泽湘接连向毛泽东写了两封信,由符定一带给毛泽东(符和毛有师生之谊)。在北平地下党的安排下,符定一携信经石家庄(当时叫石门)中转,于11月中旬到达中共中央的驻地平山县西柏坡。

19日,毛泽东即先期致电林彪、罗荣桓、刘亚楼通报此事:“傅作义经过彭泽湘及符定一和我们接洽起义。

据称,傅起义大致已定,目前考虑为起义时间、对付华北蒋军及我党联系等问题。

现符定一已到石门,明后日即可见面,我们拟利用机会稳定傅作义不走,以便迅速解决中央军。”

次日,毛泽东又以聂荣臻的名义起草致彭泽湘的电报,让彭抓紧做争取傅作义起义的工作。

电文中说:

“符老先生带来虚(7日)、寒(8日)两日大示收到,当即转呈上峰,弟个人认为某先生(指傅作义)既有志于和平事业,希派可靠代表至石家庄先作第一步之接洽,敬希转达某先生。”

让中央军委料想不到的是,彭泽湘写来的两封信,竟导致了解放战争进程的改变。

毛泽东断然作出东北主力迅速入关的决定,指示林罗刘:

“望你们立即令各纵队以一二天时间完成出发准备,于21日或22日,全军或至少八个纵队取捷径以最快速度行进,突然包围唐山、塘沽、天津三处不使敌人逃跑,并争取使中央军不战投降(此种可能很大)。”

“望你们在发出出发命令后先行出发,到冀东指挥”。

并要求 “先以四个纵队夜行晓宿秘密入关,执行隔断平津的任务。”

东北野战军主力于11月下旬秘密入关,1129,华北野战军杨成武兵团迅速包围张家口。

傅作义为保住西撒的通道,令35军三个师增援张家口。

12 月上旬,傅发觉东北野战军入关,急调天津附近的八个师到北平附近布防。

35军从张家口突围回防北平。

35军突围后,即被华北野战军包围在新保安。至此,傅部西撒道路被完全切断。

北平城里表面的风平浪静掩盖着水下的激流奔涌。

彭泽湘抓紧将中共中央赞成和谈的信息迅速转告傅作义,并进一步通过傅的长女、地下共产党员傅冬菊等做傅的工作。

不久,傅即派出他的正式代表崔载之携电台赴解放区与中共有关方面谈判。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6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