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部 浮萍第28至29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5-20 点击数:2602次 字数:
  第28章
  一直挂着点滴,术后伤口没到一个礼拜就愈合了,不过几千块钱的费用损去了鑫仔几个月的积蓄。多亏了子娉的照顾,一个老男人和一个大男人,一日三餐加上削皮的水果,喝水吃药……她每天还买来报纸杂志给他们消遣,陪他们讲笑话。子娉不在的时候,阿鑫会想她。这种欲念很淡也很纯,他不去也不敢多想,把握分寸到恰到好处。她是那么好那么纯的80后女孩,而自己……最主要的是飘飘的身影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XX又发生矿难了……”彪叔抖了下手上的报纸惊叫道,差点把眼镜甩掉,然后连声哀叹。每次看到这种惊人消息他总会产生类似反应,不管是国内各地世界某个角落发生的事情。
  “现在这个世界每天都发生这么多骇人的新闻。”他老人家仍在感叹。
  “以前也一样每天发生这么多事情吧,只是现在信息交通发达了。”子娉回应道。
  和平年代没有什么战争了,但世界各地的小冲突不断上演,特别是恐怖分子的恐怖行动,还有自然灾害……每天都有很多非正常死亡的人们。想想自己算是很幸运的,能生活在如此开放和平的社会环境里面。
  趁子娉买盒饭的时候,鑫仔拿出了那包烟,还递了根给彪叔。彪叔接过阿鑫点燃的香烟,反劝道:“少抽点,要控制量,我现在每天都只抽一支。”他说完就急匆匆去了卫生间,关着门蹲在里面哼着昆曲小调。阿鑫躲在门外小心的听着,听得快乐的不行,但怕彪叔知道,只能憋着没敢笑出声,眼泪也出来了,肚子更憋得难受。突然病房门打开了,子娉提着盒饭进来。领会到他的手势,她也悄悄凑了过来。谁知道她忍耐力有限,听了一会就大笑,差点笑破了肚皮。里面的歌声也随之停止。
  “怎么不唱了,彪叔,继续吗?”子娉还在笑。
  “是不是需要点背景音乐?”阿鑫附和着。
  “昆曲的复兴就靠你了,彪叔!”
  不管他们怎么“哀求”,彪叔都不答应,只说道:“你们两个小鬼也太不厚道太不讲文明了,躲在厕所旁边偷听。不过说实话,在这里唱歌还蛮有感觉的,唱出来音调很纯,还有震音。”一席话笑得他们合不笼嘴。
  一阵马桶冲水声收场后,彪叔一脸不屑的打开了门,还带出一股呛人的烟味。
  “又抽烟了!”子娉急收笑脸皱眉怨道。
  “没有,你有看到我抽烟吗。”彪叔像个孩子似的撒谎道。
  “都这么大烟味,还不承认,不理你了。”
  “你不是作个记者吗,凡事要讲证据,阿鑫你说是不是?”
  “是的,彪叔说的对,需要证据。”阿鑫帮着说道。
  “是不是你的烟,把烟给我!”子娉怒目对着鑫仔。见她真的生气了,为了让大家都有个台阶下,好早点收场,他老实的把整包烟搜了出来给了她。她接过烟狠狠的揉搓,扔进了垃圾桶。见她这样,鑫仔也有些气恼,难得在庆功会上搞来这包好烟,竟无辜被她这样毁了。他忍了忍,心里自我安慰着:不跟小女人一般计较。
  没多久,这个女人又喜开笑颜了,亲手打开买回来的盒饭,给他们递筷子。女人真是变得快!吃完饭,趁他们出去散步,阿鑫躲进卫生间,在里面唱歌。真如彪叔所言,里面真像录音棚,就连自己这破嗓音都听着感觉还可以。搞笑!
  
  第29章
  晚上,子娉督促彪叔吃药后离开了,叫阿鑫照顾好他。鑫仔已经出院了,这是最后一夜陪着彪叔。
  子娉走后病房里一度陷入沉默。阿鑫天生是个爱开玩笑的人,尽管有过一段影响一生的痛苦阴郁经历,但他还是保持着冷幽默的生活风格,时不时幽出一默,令旁人暴笑,笑厚觉得意韵耐味。彪叔更是个十足的大大咧咧开玩笑的人,说话语调平缓声音却洪亮,常给身边的人带来无尽的快乐。然而此时,两人却默不作声,都在沉思,似乎都在思想同样的心事。
  “你明天就可以上班了吧?”
  “恩。”
  “冬装就要上市了,你们又得忙营销活动了吧!”
  “上个礼拜就开始了。”他惊讶于彪叔即使住院了还对这些了如指掌,“都是面向二级市场展开的营销方略。”
  “你有什么看法?”
  “我就直说了吧。我认为我们现在在市场上走了极端。一个极端是,我们做完秋冬的校服和厂服订单后,又应上次清仓活动的批发商之求大量生产陈旧成人装,这样确实能满足一时,但运作起来非常被动;另一个极端是,我们还在艰难的维系着以前的品牌。当然,我们的这个品牌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占有一些市场,特别是在珠三角地区。但现在不同了,真的,彪叔。不信您去看看我们市场部上上个月做的那个调查报告。我们结合财务部提供的数据报表调查得出,我们那个品牌的终端专卖店从98年就盈利极少了,目前几年基本是亏损的。我都不知道这样维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难道就是想让路过店门口的路人看到我们公司开有专卖店,用以证明公司的实力?这两个极端,一个保守被动,另一个主观盲目。”
  听了这番话,彪叔触动良久。其实对于这些,作为二级掌门人的他并不是不知道。只是,看到自己一手掌管的事业步入现实困境,不太乐意面对。差不多二十年过来,虽然经营的不算太好,但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可是,经验有时候会害人,让人迷恋其中。他老人家也叹过“人类的局限就是‘经验’的思维定式”。
  “你刚才说得很对,不能走极端。我自以为自己悟通了儒道佛的内核,处事经商走中庸行圆融,想不到面对现实的时候还是走了极端。”彪叔在下属面前如此谦逊真是难能可贵,“我们应该找到折中点,你认为公司业务应该转向什么地方。”
  “经验多了会迷信经验,但我没什么经验也不行,我不敢走这个‘极端’。”
  “你不用怕,尽管说。”
  “我认为,我们可以应用以前的关系网,主动承接外贸订单,同时,某些布料我们也可以选择进口。另一方面,现在的服装行业,光国内品牌就已经很多,再加上知名的外国品牌,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趋于饱和了。我们可以先关掉专卖店,不再做自己的品牌……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我们可以利用一线生产设备,给其他公司的品牌或非品牌服装鞋帽做加工。而且,我们还可以继续接临时批量校服制服订单。”
  “以后怎么发展?”
  “这个我没想过。”很快又笑说道:“转向服饰形象服务!”他对自己突生灵感而自喜。
  “不太切实际,只能作参考啊!”
  鑫仔倒很愿意只当作聊天,万一公司真这样实施起来,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自己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年轻人,能谈谈社会、市场和经济有什么联系吗?可以简单一点。”
  “社会行为日益经济化,经济行为日益市场化,市场行为日益国际化。”
  “不错吗!”
  “没有,我刚好看过一本经济论坛,这句话就是里面看到的。”
  “不管怎么样,说心里话,你让我感觉很可靠,虽然你我认识还不到一年,但我很信任你,你为人处事都给人感觉蛮塌实的。路遥知马力,希望这不是给我的假象。还有,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我会让你分担更多的责任。你也知道,我们公司内忧外患……‘内部斗争’,我现在就告诉你,在这些事情上,该忍的时候要忍,该狠的时候也一定要狠。”
  “我当然愿意,是公司给了我机会。我曾经迷失过,好不容易才找回真正的自己。”鑫仔不明故里的欣然应允。
  “好样的,我就知道,子娉推荐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过奖了!”他被彪叔夸得乐哈哈,“子娉是您女儿?我都看出来了!”
  彪叔叹了声气,然后把脸转了过去,从他的瞬间表情可以看出他的脆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再强的人都会有脆弱的时候,彪叔道出了自己的回忆,应该是他们这一代人的集体回忆。文革前,他在江苏老家教书,文革时……蹲过牛棚……最令他心寒甚而精神崩溃的是自己最亲的妻子为了跟他划分阶级立场……离开后他再没结过婚。改革开放了他来到了广东……他有儿有女,但子娉并不是他的女儿。只是,儿女从小随着他妻子,最近几年才来看过他几次,都是因为觊觎他的财产。由于婚姻引起严重心理创伤,他没再婚。但现在老了孤单,确实需要有个伴,前段时间认识了位小他十岁的……但他的儿女都站出来反对,说他都一把年纪了……
  “那您可以去告他们啊!”听到这里鑫仔气愤的说道,“我绝对支持您!”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彪叔擦了擦眼角。鑫仔无语的看着他,突然感觉到他老人家很可怜,不禁伤感起来,真不忍看到硬如俾斯麦的老头变得如此脆弱。
  “早点睡吧,明天你要上班!”
  “好吧,养好精神,好好工作!”
  “你会在这里干多久?”
  鑫仔看着他,迟疑一会道:“不知道,干到我认为自己没地方发挥能力为止吧。”
  “难道你就没自己的人生目标,或者说在这里实现你的梦想?”
  “谁都有梦想,只是太困难了,不得不放弃。”
  “年轻人不要轻言放弃!”彪叔斥责道:“不要把困难当成放弃的借口,越是放弃,才显得越是困难!”
  “没有,只是现实太残酷。”
  “当然,梦想是很有可能实现不了的东西,但只要你找到最现实的支点,再借用‘杠杆原理’,连接起现实和未来,那你就很有可能把梦想‘撬’起来的。你相不相信命运?”
  “不相信。”
  “那就对了,你们这种年纪还没到相信命的时候。连我这种相信命的老骨头都会为自己想做的事奋力拼搏,‘尽人事而听天命’吗,只要去做就对了。千万不能因为任何人而放弃自己的理想目标,当你定下了大目标的时候,就意味着你必须付出比别人多得多的努力。”
  这些话他一直记着,时刻想想,叫那团原始动力之火继续燃烧心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二部 浮萍第28至29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