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部 浮萍第26至27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5-19 点击数:2381次 字数:
  第26章
  赶回公司的时候,市场部上上下下都在紧锣密鼓的布置沟通临时销售网络,主要针对积压在仓的秋夏服装。公司高层非常重视,彪叔亲自下达林总提出的任务,争取在入冬前清仓。佛山总部所在厂区的仓货主要往广东西部以及广西部分地区辐射批发,而东莞厂区的旧货则往北偏远地区打开销路。市场部做过市场调研后才作出这样的总的路线,也得到了上级部门的认可。他们认为,公司的这批积货服饰在珠三角地区已经显得过时,因为消费对象主要是青少年男女;但在稍偏远的县市及乡镇还是大有销路,只要价格适宜,主动联系,当地批发商定会垂涎。
  在最后一次动员会议上,彪叔鼓励大家说:“我们应该要抱最大的希望,为最多的努力,当然,也作好最坏的打算……”
  整整两个月,市场部上到总监,下到普通业务员,无不忙碌奔波。或网络,或电话,或直接奔赴实地,整日忙的寝食不分时间地点,很多时候吃的是方便面,住的是临时办事处的地铺。不过,大家都忙的不亦乐乎,虽是工作,却更像旅游,即使是累了点。他们所到的地方,都是天然的山清水秀,自然的风高气爽,不像公园里的风景那般刻意和做作。特别是子娉跟他提到过的那个韶关市某山区的小镇,那个安静美丽的小镇,竟然给他这个来自农村的人留下了这么好的印象……
  公司公关接待也终于忙开了,每天接待来自不同地方的批发采购商,一笔笔大小生意洽谈成功,仓库慢慢的空了起来,清仓任务提前半个月圆满完成。部分批发商购走一次后还回头来要货,市场营销总监肖永杰幽了他们一默说道:“想不到我们的积货如此畅销,只不过我们公司不是专业生产积货的。以后合作的机会很多……”这也为今后公司的发展埋了些伏笔,只是,没人知道是利还是弊。
  这段时间,阿鑫享受到了充实,这种工作实践中的累而有果的感觉,令人有点自豪。本来是一次小小的成功,整个团队的小成功,自己只是其中的一小点滴,没什么贡献,但对一个出社会这么久却还是第一次扎扎实实投入一份工作的人来说,这个值得自豪,为团队而自豪,也为自己在团队中找到自我而自豪。市场部员工开了场小小的庆祝会,本想邀请彪叔的,然他老人家痔疮又犯了住了院。鑫仔在市场部里算是年纪大的,除了经理和总监年纪偏大点,其他的都二十出头,刚从学校出来一两年。他们在庆祝会上能歌善舞,积极活跃。轮到阿鑫时,他呆呆的站了一会,实在想不到一个表演方式。在同事的鼓舞下,他发言道:“这样吧,我们来赌一把,如果我问一个问题你们有人回答了就算我赢,我赢了就不表演节目了;若是我问完后你们没人作声一片安静的话,我就算输了,我会‘晒’个滑稽动作的。”台下阵阵欢呼,表示同意。
  “那好,准备好了没有,开始了啊。”
  “准备好了!”台下异口同声。
  “我赢了!”等他们反应过来,嘘声一片,经理笑骂他“太不厚道了”。这次又喝了很多酒,晚上感觉腹部隐隐又痛了。该死,结石发炎了,滴出来的是血尿!
  
  第27章
  住院检查到左右输尿管上端都有几毫米大的石头,医生建议手术摘除。考虑到现在公司不太忙,且手术后只需一星期就能康复,阿鑫申请补修国庆假期。微创碎石手术后,他住进了彪叔那间病房,醒来时听见彪叔说话才知道他老人家转到这里了。他叫了声“彪叔”,彪叔惊喜得快要跳下床。
  “你怎么了,年轻人?上次看我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我有结石,老毛病了,刚做完手术。您还好吧?”
  “好,什么都好,就这鬼东西根除不了!害的我……这辈子算是栽倒给它了!”
  “放心吧,痔疮治得好的!哎,您不是在广州XX医院治疗吗,怎么转这来了?”
  “哎,离公司远了我总觉得心里不塌实,子娉也来这里了,她在这里料理我。”
  “子娉!”他若有所思道:“你认识子娉?”
  “何只认识,哈哈……就她给我介绍你的啊。”见护士出去了,彪叔艰难的挪动着爬了起来靠在床头上,说话声音依旧洪亮。
  阿鑫思想着子娉和彪叔是什么关系,她怎么朋友圈这么广啊,难道是父女?
  “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
  “哈哈哈……子娉可以说是我的女儿,比女儿还亲。”刚说完,布满在他那苍白脸上的皱纹里似乎有丝难言的岁月沧桑遗留的酸楚。
  “您怎么知道我在想……”真想不到自己想什么都被他看出来了,听他这么一说更模糊了……管人家什么关系呢,反正以后迟早会知道的。
  彪叔又一阵哈哈大笑,明显看得出他在咬着牙忍着疼痛,但他还是显得那么乐观。
  “您痛了就注射麻药啊,就是年轻人做了切割术后也受不了的。”
  “这点痛没什么的。用多了麻药不好,特别是我们老年人,本来大脑已经有些迟钝了,我还得靠它想问题呢!”
  此时,除了敬佩,他只能沉默。不说话的时候病房里安静极了,只有呼吸声,还有彪叔喉咙里发出的“咯咯”声,偶尔有咬牙“哆嗦”声。阿鑫突然很担心他老人家。
  “彪叔,听我一下劝,您还是去广州大医院吧,治好病了再回来管理公司。”
  “哼~这又不是什么大病……你不知道林总有多操劳,这么难她都撑过来了,当初是我把她强留下来的,现在我怎么能扔下她不管?”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她也劝过我,还说叫他男朋友接我去加拿大治疗,我没答应。这么大一个公司,她一个小女孩……真苦了这个小女孩儿,出国留学没多久就……”他情绪突然很激动,“那个时候公司不知道乱成了什么样子,原来的长期业务单都丢了,我还以为会破产……现在她慢慢熟悉了,很多地方不用我去打理,考虑问题也周到了……?”
  “就是啊,她不再是您认为的小女孩了,您可以放手让她去做了啊,您应该休息休息了啊!”见他情绪平息了,阿鑫说道。
  “哎,我真的不放心,现在公司还不稳定,业务方面只是拉下单做做,还没有比较可靠的发展方向……一辈子就这几十年,我现在没什么可想的了……在怎么样我都只有十年二十年了,就让我这些年都投进去吧,我不后悔!”说这句话时他目光铄利,音调也铿锵有力。停了一下,他补充道:“年轻人啊,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的时候你就会知道,真正后悔的不是因为以前做过什么事情,而是因为很多事情自己该做的却没有做。你们还年轻,好好把握啊!”
  听了他的话,鑫仔一直在思考着,半解半不解。
  “我来这么久还没见过林总呢。”
  “她呀,你见到了就会知道。”彪叔仍旧哈哈大笑,身心轻松了许多。“她长得挺标志的,个子不高,很乖巧。用现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就是很‘靓女’,哈哈哈,不要看她个子小,个性很要强的,作风也干练严谨,雷厉风行……不比他老爸差,就是脾气倔了点。”被彪叔满嘴夸的人肯定是相当的不错的人,未见其人却自惭形秽起来。
  “听说她男朋友是国外的。”
  “加拿大籍华人。”他的脸变得阴沉了,“提到这个人我就不解恨……当初他也来了我们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他哪里懂……懂是懂,在国外考过MBA,懂高级管理,但那个东西在我们这里不实用……只会纸上谈兵,根本不懂我们的国情,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行情,更别提什么市场了……黄皮肤黑眼睛,连中国话都说不通……不从实际出发,他刚一来就搞怎样怎样管理,只专注怎么搞品牌,好象我们公司是世界500强似的……一句话,不切实际。不过,这倒不是他的错,毕竟,他在国外长大的,他这种学历和知识很适合去大公司发展。我恨他的是,他竟然唆使嘉琪要把公司甩卖掉,不知道他居的是什么心,差点我和老林这辈子的产业就要……现在对嘉琪也不怎么关心,一年难得来一次……”
  过了几个小时,麻药开始散去,鑫仔感觉到里面疼痛了,胀胀的。再过了会,他的下半身可以动了,他也挪到床头靠着,看着一根管子从自己的尿道口接出来,拉着一个尿袋,尿袋里装满了尿水和血液。他突然回想起手术时看到的屏幕,一根细管沿着尿管进入,把一个堵塞处击碎吸了出来……后来还看到了那些碎石头,心里感觉畅快了好多。但现在还有一根管子塞在自己的尿管里,感到隐隐的胀痛难忍,特别是大便时特难受。那彪叔不更难受,他老人家大小便都难受。
  “阿鑫,身上有没有烟啊,好久没抽烟了,子娉这小丫头也不让我抽烟。”
  “我看看,”他摸了摸,“有,有,他们动手术的时候没弄掉我的。”
  他慢慢搜出来正要给彪叔的时候,子娉进来了。
  “阿鑫,你怎么了?你也来了……”话还没说完,见他递烟给彪叔,她瞪大眼睛嗲怪道:“干什么,你不要给他烟抽!”
  “我自己抽。”
  “都不可以抽烟,这里是病房……”真斗不过她,不得不服顺她。她高兴的给他们削梨削苹果。这下好了,搭个便车有人照料了。其实还是有点想她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二部 浮萍第26至27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