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部 浮萍第21至22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5-13 点击数:2235次 字数:
  第21章
  正月初七晚上,公司派人来接阿鑫。听那人说,本来有专车来接的,但这几天公司的车都很忙。超人也想跟随鑫仔一起去,商量后,来者说他只能去作普工。
  “普工就普工吗,只要能学手艺!”超人很中意。晴姐也表态,“去吧去吧,年轻人应该去闯闯,呆我这也没什么出息。久了要记得回来看看我们啊!”相处久了突然离开难免有点伤怀,恨不得有出息后涌泉相报,这种缘分不知要轮回几百年才能再有一次。他们木纳的站着,只回了句:“会的,肯定会的!”收拾好东西刚要转身走,被晴姐叫住了,“等下先,我看看今天‘日子’怎么样。”
  “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信那个啊,表姐?”子娉笑她。
  “不行,今天‘日子’不怎么好。明天再走吧,明天很适合出行的!”让她安心点,明天就明天吧。
  晨曦微亮,几个人带着行李搭上了广州天河-东莞的班车。一路上,总感觉眼睛蒙蒙的,但头脑很清醒,因为一切都太快了,就这样正式工作了,全身的细胞都处于极度兴奋状态。特别是临近东莞,朝阳冉冉升起的时候,照得整个天空和大地都豁亮而广阔起来,给人无限希望。班车到达东莞总站,下了车,春风迎笑脸,吹得人润爽而舒朗。心里总想着,公司是什么样的,自己去了应该做什么,怎样开始新的生活……带他们的人不怎么说话,带着他们兜转几圈上了一两公交车。
  车里挤满了人,没地方放行李。汽车一路奔波,每一站上下很多人,他们三人慢慢挤到了车厢后面。车到了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很偏僻的地方的时候,上来了七、八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上车就前后穿插挤着。鑫仔几个人警惕了起来。果然,就在超人眼皮底下,那些人动起了手脚。其中一个穿着黑色短袖T恤衫的短头发蹲在他们的猎物屁股后面,动作熟练的从嘴里含出一块刀片。“猎物”是个白胖子,屁股本来就大而显眼,竟然还穿牛仔裤,要命的是还把鼓鼓的钱包塞在后面的兜里。另外两个同伙靠在胖子后面作掩饰,主犯正用小刀片划着胖子的裤兜。超人屏住呼吸,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拉了拉鑫仔。其实后面的人都看到了,不但没一个人做声,而且都装作没看到。很快,那人又换出另一块小刀片,轻轻几下,胖子的裤兜被划成了小碎布,钱包也随之掉了出来。刚才鑫仔在想,该怎么样才能既安全又让胖子知道有情况,一直在作思想斗争。现在再不作声是不行的了,只盼车里的人能同心协力。
  “有小偷!胖子,钱包掉了!”那些人早把钱包收了起来,胖子转过身只摸了摸屁股,摸到还挂着的小碎布,又迅速把头转了回去,当作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这下遭了,不但车里没人响应,就连当事人都……这些人报复心理很强,就一刹那,那个短头发抽出腰间的一把刀狠狠的朝阿鑫捅来,超人在他左侧,迅疾靠了过去,刀子捅进他右腹部,鲜血顿流了出来。鑫仔双手抓住扶手杠,一个飞腿过去把那人连刀一起踢翻了……突然车停了,歹徒全一溜烟跑了,而车里的人们还在惊余当中。鑫仔跟着跑了出去,又一个急飞脚把那个短头发再一次踢倒,然后把他抓了起来。这时候,车里人才大叫着责骂司机,问他为什么给歹徒开车门,有的也在报警,打急救电话。鑫仔气愤的把这些人推开,厉声喝道:“中国人都像你们这样,早亡国了!”见超人流了很多血,他慌忙抱起了他。幸好警车和急救车都赶来了,超人没什么危险。鑫仔上了警车,协助调查,都已经抓了一个,抓获全部应该没问题。从上警车到警局,阿鑫总在虚叹着,这些人怎么都这个样,那么怕事……可想而知,当年鲁迅是怎样的痛恨可怜这样的人!
  住了几天院,超人基本没什么事了。大家都受到了表彰,公司的一位领导级人物也来看望了他们。领导自说叫他们管他叫“彪叔”就可以,他头发花白,但精神很旺,大有童颜鹤发之气韵,而且话音洪亮刚正。他夸他们有胆量有正义,鑫仔就说当时只想“博弈”一场,看有没有人响应,结果失望了。他又一次气愤的说那些人怎么怎么样,等他不说了,彪叔慢条斯理的说:“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他们,面对这种突发事件,人都有害怕心理,何况有生命危险……只是我们的社会机制和社会氛围还不够……”现在心平气和的想想也的确如此,看样子这老头子不简单。他给彪叔介绍自己是张鑫,另一个是李超。彪叔爽朗的笑道:“我早知道你们了,你们真的很不错。好吧,你先在这里照顾他吧,等他痊愈了再一起过来报道上班,医药费和这几天的住宿费你们不用担心,公司全给你们报销!”把他们乐坏了。
  几天没吃肥肉,见鑫仔给他打上来的盒饭里有肥肉,超人直流口水,美美的端详道:“多性感的肥肉姐姐啊,我要吃了你们!”叫阿鑫暴笑得肚子都痛了,乐观的人处于什么状况都这么有才华,他心里暗骂道:“小子太有才了!”
  第22章
  XX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服饰设计、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私营企业,总部在佛山,创立于80年代初,创始人林老板已经逝世,先接手人是他女儿林嘉琪。她毕业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后自费留学美国,中途未修完学业就遭遇家庭变故,不得不回国承继家业。创建初,公司只是一家小型的服装面料加工厂。到了90年代中后期,发展成了以服饰为主导的有自主品牌的、兼营鞋业和电子玩具的复合型公司,XX牛仔系列不仅在珠三角地区占有一定市场,还远销北非和东南亚。而临近二十一世纪,特别是98金融风暴之后,公司业绩逐年下滑。到了现在,在国际国内竞争如此激烈的市场环境下,这种弊病百出的家族企业势必难逃一劫,要么倒闭,要么转卖被吞并。要不是彪叔的坚持,不是因为父亲的遗业,林总早撒手不管了。她每次跟彪叔争吵情绪失控的时候,都会说:“不管了不管了,把公司卖了算了,几千万大家各分一笔就好了!”彪叔是元老级人物,年纪虽近70,但工作劲头一点也不逊于年轻人。公司一路发展过来,他既有功劳也有苦劳。尽管他们两人经常发生争吵,然而他们的关系胜似父女。只是,她的兴趣不在经商,而他不想让自己最好的朋友同自己共同辉煌过的事业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毁灭。于是,他们共同面对外部和内部的问题与压力,苦苦维持下去。
  如今,公司确实内忧外患。内部管理问题主要是复杂的家庭关系引发的争权夺利,外部则打不开销路。本来自有的品牌淹没在了众多服装品牌当中,使得库存压力极大,大量的利润都压在仓库里面了,流动资金严重不足。平时只能依靠珠三角区域的部分学校校服订单和企业工作服订单维系公司的正常运作。
  阿鑫初来乍到,慢慢的也发现了公司的种种问题,但他对此只字不提。只管加倍勤奋的学习。他刚第一天来上班,彪叔就特地来到他们市场部向各位介绍,算是给了他莫大的面子。还送了本笔记本和一支钢笔,首页赠言:“学会做人,学会做事,学会学习!”,还有亲笔签名字样。这简单的十二个字从此在他心里打上了烙印,贯穿了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他早就认识到,虽然自己学的是市场营销学,但只是理论,而且几年未涉及相关的知识了,加上这里是个服饰行业,自己对这个行业一窍不通。因此,他勤恳的工作学习,一连几个月不休假,每天到凌晨1点。白天,在各类营销活动中跟同仁学习,在生产设计部学习,学习生产营销管理的各个环节。晚上则通过电脑和网络学习平面设计制图,网上营销,浏览同行业……彪叔给了他很大的机会。这种加强型的成熟表现跟他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在社会上碰了那么多壁,现在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努力再努力,对其他的一概只闻不问不说。要是没有那些痛苦的社会经历,没有那些磨练,他也会像刚毕业的锋芒毕露的大学声一样,自恃有才,刚到一个地方就指责这里不是那里不好,一气道出公司管理和业务方面的种种不是,好象公司其他人和老总都不知道似的,只有他一个人懂,别人都是傻B,没了他公司就会倒闭似的;也有可能像一般的退伍士兵,到哪里都横冲直撞……
  如此反复,工作学习了大半年,彪叔找他谈话了。
  “年轻人,来公司这么久了,有什么感受吗?”彪叔开口就微笑而哄声问道。
  鑫仔看了看他,只是笑笑。
  “就说说公司有什么好的或者不好的方面吧!”
  这次,鑫仔想了想,整理一下后,坦诚的说出了自己在公司里遇到的听到的看到的很多问题。彪叔认真的听着,还专门准备了笔记本和笔,他认为深刻的地方总要叫鑫仔重复一次,然后亲笔记下。特别是鑫仔讲到关于服装品牌以及销售的观点,“我觉得我们公司品牌服装遇到的销售问题主要是终端市场打不开……设计-市场-销售脱了轨,没有站在受众即消费者那边去分析……只有终端实现的销售才是实实在在的销售……在当今这个品牌时代,消费者选择品牌,其实就是选择一种生活主张,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他们要展现自我,就决定了他们不仅要求高品质的产品,还希望得到有形我形的附加值能量……”
  “能有这样的体会够到位的,不愧为大学高才生,不过理论是不错,以后要好好实践。不管什么,说的再好都不能算好,我只看能力。我相信我没看错人,以后好好干,要每天坚持不断的做对自己的未来意义重大的事情啊,年轻人!”
  “多谢彪叔教诲!”
  “对了,看看你的毕业证,是哪所大学毕业的?”
  “我毕业证丢了……”
  “你回学校去补办吧,让你休假半个月,来去食宿路费公司给你报销。回来后我们就要处理销售的问题,仓库积了一大堆货……公司所有管理人员包括我和林总都得涉足营销……”
  鑫仔感恩带谢的连声答应,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为公司也为自己好好工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公司效力,除非自己没有什么能力给公司带来效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二部 浮萍第21至22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