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部 浮萍第19至20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5-11 点击数:2240次 字数:
  第19章
  他们来到一家大型网吧。事先约定,开机后马上单挑CS。她果然不是菜鸟,不管是手枪,还是大鸟,还有AK等都用的很熟练,各种地图也极熟悉。刚开始的时候,阿鑫没买枪,想凭那把警察自带的匕首干掉她。就在沙漠地图A大道上,他拿着刀晃动前进。她放了几枪空枪,然后大叫:“没子弹了!”等他冲上去,正想玩她时,她也换出匕首,狠狠地在他身上划了一重刀加一轻刀,还剩下25滴血。这个时候,阿鑫换出了手枪,冷笑了几声。可还没等他开枪,她已经换出AK“哒”一声点射了他,自己被诈了,她笑的很奸……玩够瘾了又玩冰封王座,最后各玩各的,她玩网络传奇,他在网上看招聘。
  不知不觉到了凌晨一点,网吧里面的人少了很多。她伸个懒腰,看看时间叫道:“啊,春晚都过了,都怪你,跟你玩的忘了时间!”
  “是你自己要玩的!”
  “哎,好困啊,我先睡了!”说完她就趴在了电脑旁,而他陷入了沉思。又一年过去了,就这样过去了,毫无察觉,新的一年会怎么样……家里过年还是和以前一样吗。他想着想着,也困了,子娉突然起了身,拉着他往外拽。
  “干吗,都困死了!”
  “去看烟花,就在附近的公园里面,盛大的烟花大会,我差点忘了!”
  迷迷糊糊走到公园,里面挤满了年轻人,大多是情侣配对。烟花在噼里啪啦声中闹开了舞姿,伴随新年气味的到来。花雾四起,一道道零碎绚丽的白色光线瞬间闪亮,随即熄灭。也许,美丽的东西都是瞬息的,也都是永恒的。瞬间和永恒就这样对立统一着,奇妙到了极点。就拿烟花来说吧,它那美丽的展现是是一瞬间的,但它的美丽也定格在了人们心灵里面,进而升华成永恒。此种感触,既有失落,也有喜悦。
  他们两人穿梭在一对对男孩女孩当中,离开了公园。
  “好累了,去哪啊,要不开房睡觉吧!”
  “开你的头!”她瞪着眼按了下他的头,生气道:“把我当什么人了,啊?!”
  “哎呀,别想歪了,不就睡觉吗,你睡你的我睡我的!”
  “谁想歪了,是你……”
  ……
  两人又回到了那家网吧。鑫仔坐下就趴着睡倒,而子娉开机浏览网页。这个女人精力超好,就这样通宵下去还是兴致勃勃,毫不卷怠。鑫仔一直在睡,趴久了手脚麻木了又换个姿势,睡到天朦朦亮被搅醒。
  “哎!起来啦起来啦,太阳要晒屁股了!”她拉扯着他,他抬起头看她一眼又倒下了。
  “喂!一年之计在于春,你还不起来,怎么把握自己啊!”
  这次他慢慢醒了,对呀,应该要把握住,先呼吸呼吸新年的新鲜空气。他也开了机,登上QQ,里面有很多同学的留言,都是新年祝福。他神经似的把QQ改为隐身状态,怕遇上在线的同学问他现在在干什么。好久没见过这些老同学,从他们的QQ资料里看到,很多同学都已经成了XX经理、主任等,基本上都是社会的骨干精英了。而自己呢,连找份象样的工作都找不到……愈想就愈害怕见到他们,现在自己和他们已经分化成了两个世界的人。难道自己当时的选择确实是错误的。
  子娉问了他的QQ,还有电子邮箱,相互加为好友。什么都不去想,只愿早点找份工作。他浏览着网上的招聘,企望找份合适的工作。
  QQ里有了新的消息,网名是“小脚丫”,就是子娉,“恭喜发财!”过了一会,她又发了过来,“新年好!”“干吗,无聊啊?”他也敲击了键盘。“有点,想跟你聊聊!”“聊什么?”“恩~无所谓!”
  “无所谓就无所谓!”
  “哎,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弟弟?”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有弟弟的?”
  “昨天啊,说话也占人家便宜!”
  “哦,我乱说的,我怎么知道你有个弟弟,我不说是你弟弟的姐夫那小子还真以为我管闲事呢!”
  “你也不能这样说吗!”
  “你以为我真想做你弟弟的姐夫啊?”
  “哎,什么意思,别太过分了啊!”
  “哈哈哈,生气了吧。”
  “切,才不会!”
  “你太可爱了,想听听对你的评价吗?”
  “想说就说呗!”
  “第一印象吗,就是你采访我们的时候还有看到你的文章的时候,觉得你是个很严肃很理性的人,就像新闻联播的播音员一样,很难让人靠近。后来接触到了,才了解到,你很像个小孩,也许只是生活当中吧,挺感性的。真的很可爱,小孩子!”
  “乱说,呵呵~人有很多面的,我也一样。其实很多时候我也很忧郁,特别是看到什么社会情况和相关的文章后,总会想很多的问题,不管是自己想得通的还是想不通的,总会去想个不休,好象大脑不受自己的控制。想的通的,我就会写出来发表在网上或者报纸上,想不通的就会一直停留在大脑里折磨我的脑细胞……我还去看过心理医生,基本上没什么用处,只能靠自己来排除这些让我郁闷的东西,幸好我的心理调节能力不是很差。有时候我还会怀疑,都是读这么多书的结果,要是少读些书头脑简单一点就会少想很多事,生活不就很简单很快乐……特别是中山大学新闻系毕业后……要是我出生时就大脑不正常该多好,什么事都不用想,饿了就吃,冷了就穿……好了,不说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么多。我只觉得,跟你们一起我会很轻松,很快乐,特别是超人,很搞笑的。”
  鑫仔深思片刻,回了她信息。
  “这很正常的,正常的人多少都会有心理上的问题。而你呢,我个人认为,是你对社会问题过于关注投入了。很多事情是我们个人力所不及的,没必要过多的顾虑。以前我也在这些方面挣扎过,但后面想通了,社会是复杂多样多元化的,但不管怎么样,它始终会往进步方面发展的。我觉得,只须管好自己及身边的事情就够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该怎么样的做了也没什么用。好了,不说这些了。”
  “好吧,有道理,这方面我要向你学习。我早知道,你不是个简单的人,我听晴姐讲过你的事,你从种种痛苦中煎熬出来是我所想象不出的……听说你是XX大学毕业的,专业是市场营销。”
  “你怎么知道的。”
  “傻瓜,你QQ资料里面写的。你应该去找份对口的正当工作啊,有没有想过?”
  “当然想,但是我现在除了身份证,其他什么证都没有了。更何况毕业好几年了都没做过相关的工作……”
  “不介意我给你介绍一个吧?”
  “求之不得!”他陡然来了精神,真不敢相信,难道她就是自己遇上的贵人,自己从来不相信命的啊,把握住!”
  “那好,那家公司主要是生产成人衣服和皮鞋的,公司在东莞厚街镇,你过几天就可以去他们市场部,到时候有专人带你的。”
  “我感觉你越来越神秘了。”他很久没有如此兴奋了,“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你还不了解我,我没有固定职业的,只是朋友多而已,公司是我朋友的,他很信任我的,我推荐的人他肯定会要的。”
  “但你怎么就相信我有那个能力?”
  “凭直觉,你不是说我挺感性的吗。况且,就算你不能干,也坏不了大事。”
  新年的太阳光线从玻璃窗透射进来,送来了新的气象。他们下了机,走出网吧,卷入人潮中。鑫仔整个人都焕然一新了,时刻笑脸迎春风。新春佳节到,好事随风飘。走在街道上,感觉平时那难闻的汽油味也不再令人颓废,而是给自己双脚加上了马达。看他乐的那个劲,子娉也不留神展现出迷人的笑容,灿烂如花。
  第20章
  回到小饭店时,晴姐他们都已经回来了。鑫仔内心的激动还未平息,来不及新年祝福,就依依给了他们一个大拥抱,“我找到工作了!”晴姐看呆了,怀疑他是不是阿鑫,从来没见他乐成这样,像个孩子。他抱住晴姐的小女儿小雨亲了又亲,然后高高举了起来。“无辜”的小女孩“委屈”的问他:“叔叔,你今天怎么了?”
  “哈哈~”他傻傻的笑了笑,“叔叔今天太开心了,请你吃东西好不好?”
  “好!”
  “叔叔很快就去买啊!”
  还有一件喜事,晴姐在监狱得知,龙哥的刑役又减了!想不到新年第一天就有这么多好事。
  晚上,鑫仔和超人买回很多菜和酒,还给小雨买了几个小玩具和布娃娃,痛快的庆祝了一翻。待小雨睡后,大家还在饮酒,直到饭菜一片狼藉,都醉得一塌糊涂。冷冷的夜风吹袭醉酒的人们,酒醒时到了凌晨3点。收拾完桌上的碗筷,都睡去。鑫仔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继续独自抽烟喝酒。
  看着窗外昏暗朦胧的街景,心绪飘零而深远起来,是喜是忧都分不出来,是喜是忧都分不出来……如果飘飘还活着,如果能在之前就找份好工作,如果当初大学毕业时就参加工作,太多的如果和当初,太多的东西都已经失去,就算自己是齐天大圣也挽回不了了,除非拿到“月光宝盒”。现在唯一能做的是,珍惜机会,然后好好工作,等时机好了回到家里,尽尽作人儿孙的孝和为人父亲的责,愿他们健康平安!醉意又起的时候,有人给他披了件外套,是子娉,她顺便捎来一杯热茶。“怎么了,想什么?”“没有,睡不着而已。”“是吗,坐着享受下清静也好。嘈杂喧闹的广州城只要到了凌晨才会这么娴静安逸。”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偶尔闲聊一句,举杯喝茶,思绪飘飞迷离在无边的夜色和孤独的街灯里,直到曙光降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二部 浮萍第19至20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