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部 浮萍第13至14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30 点击数:2327次 字数:
  第13章
  听晴姐介绍,子娉是个职业闪烁人,也就是没有固定职业的人,她自己很乐于这样。平时做下自由撰稿,还兼编外记者,她会突然消失,任何人都无法联系到她,可能是她背着DV又到了哪个山角落或山村里。她会为自己的偶然兴趣付诸行动,而她感兴趣的东西又很多,用晴姐的话来说,“她是一个超级野人!”有时候你会看到她驾着出租车载客,她还跟晴姐学会了下米粉条……总之,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事情她都有可能会做。阿鑫急忙打住,这样听下去越听越神,越会令自己自惭形秽。不过,她给自己的神秘感是愈来愈强,想了解她的欲望在膨胀。
  晴姐拿来了几张报纸,上面有子娉发表过的作品,包括摄影和文章。摄影多是关于华南乡村的风土人情的,很朴实,但视角很独特很丰富。看了她的多篇文章更是佩服,精彩句子让人深思。“……我怀疑我们那个时候反封建反过了火,反错了位。被我们因为‘反封建’而基本抛弃了的传统观念,似乎在韩国人身上还保持着鲜活,并以这种精神气质而使民族迅速崛起……”“为什么‘国货’和‘洋货’在质量和服务都一样的时候,很多人还是排斥‘国货’。我想这是一种心理定势。以前,由于刚起步的‘国货’质量低下,给我们留下了这种质量差的意识,一直‘余震’到现在……很多人买了东西想炫耀一下时,总忘不了说句‘我买的是进口或’。望国内商家继续‘精心打造’,为‘中国制造’打出好形象,好品牌。”“……随之是文化上的错位,很多人认为外来的就是新潮的,都是时尚前卫的,而自己古代留下来的就都是落后老土的。粘了点洋东西就自觉高傲自信的人真******!看了日剧韩剧耳目一亮,他们那么……其实他们是很传统的国家,而且他们的传统是从中国古代传过去的。只会看到他们表面上的时尚前卫,没有看到日本人内在的勤劳诚恳,认真负责,还有韩国人的民族自尊。看到别人表面上怎么样就去学,然后把老祖宗留下的宝贵遗产一件一件地丢了,丢吧丢吧,变成‘四不像’丢得什么都没了的时候就会知道错了,难怪‘端午节’差点就让韩国人申请为他们的节日了。其实想一想,为什么传统能够传统下来,肯定有他的道理。当然,并不是说要拒绝外来事物,相反,我们应该吸收外来营养。只是,我们不能乱了根和本,我们的根和本是‘民族传统精神血脉’,以此为根基,再吸取外来营养,那么我们必会塑造健康的现代中国人格,这才叫人格本位。”这篇看来有点偏激,看来她是有点极端的人。但看了另一篇关于民工的,又觉得她挺可爱的。“……不但别人瞧不起,就连工人们自己也感觉挺不起身板子做人,自己又没偷没抢没骗,何必呢。只要自己干净点,时尚前卫点,适应城里的生活,多学点科学文化知识,提高自身素质和修养,有何必自惭形秽呢,旁人又有什么权利歧视他们{就算他们不改变自己}!这种病态心理,可恶的病态心理,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什么原因衍生出了这种怪物,进而发展为当今的大众病态心理。我们国家这么多民族,幸好没有民族歧视,要不早天下大乱了。其他的什么男女歧视,还有生理歧视似乎在变弱。但像城乡歧视,地域歧视和职业歧视却有愈演愈烈之势。同样是人,一张户口把他们拉得远远的,有多少乡下孩子在歧视和自卑中艰难的成长,多少乡下人享受不了城里人的待遇。中国的农民是最具忍耐力的,是最善良纯朴的,但也是最具爆发力的,这个历史已经证明;同样是人,哪里人就怎么样怎么样,本地人能有的权利,外地人却不能平等拥有。在某些地方,有这样的病态傲气意识:外地人都是XX人,有的人还把修养和素质也跟地域挂上了钩。甚至有人打心里认为外国人就是高素质高等人,弯下腰来遵从他们。而对本国的外地人却是打心眼里瞧不起,难怪XX地方成了外国人的天堂,也成了本国外地人的地狱。{并无怠慢国际友人之意,只是对崇洋心理太过愤怒}……”看样子她还有点“愤青”的可爱味道。
  第14章
  这条老街巷道比较陈旧,两旁是低矮的小楼房,墙面都已经晦暗得破旧不堪。由于大都是开小吃店米粉馆的,路面不怎么干净,尽是油水残杂。不过,这些质朴的破旧建筑,能给人以人文怀旧感,感觉很温暖。这跟霓虹灯闪烁,商铺林立,人流如织的商业繁华地带形成了鲜明对比。
  工地上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晴姐还帮他们把工钱拿了回来,她真是个大能人。阿鑫抽了个闲自己一个人去外面逛。走在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流如水,自觉渺小起来。突然又想起了飘飘,这么多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她,可能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找不到她了。他不再为此悲伤,只是有点淡淡的忧思。不知不觉中走进了一家超市,里面的人都在悠闲购物,或三三两两,或一家三口,或亲密爱侣。人家一家人可以和和乐乐平平淡淡的生活,自己却落的这个地步,都怪自己。也不知道小进仔怎么样了,应该会说话了,大哥会待他如亲子吧。生为他老爸,连件衣服都没给他买过,愧疚冲袭心头,他躲在货柜的角落里擦了擦湿润的眼睛。本想出来闲散心情的,没想到……就要离开超市时,看到有球类货柜。这么久没打过篮球了,在学校在部队跟伙伴们玩的不亦乐乎,现在看到篮球感觉生疏而亲切,也不知道学校和部队的熟悉的篮球场换了多少拔身影了……他挑了个气足的斯伯丁篮球在跨下运着,技术不那么娴熟了,有点找不回以前那种系队连队控卫的感觉。没条件啊,现在连吃住都成问题,哪还有……他越拍越起劲,拍打得忘乎所以,打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汗水淋漓了。超市的销售员过来阻止了他,无奈之下,他把球放了回去。过了一会,他又倒回来,把球带走了,还选了一把二胡。
  等到打公交车回晴姐小店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把带来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摸来摸去只摸出个5毛的硬币,钱怎么用起来这么快。还没等他跟旁人借点钱,售票员就怒目将他赶下了车。真丢脸,竟然在众目睽睽下出这样的丑。太倒霉了!早知道就不买这么多东西了。下了车,他蹲在站牌边蒙着头,听着杂乱的汽笛声,闻着发烫的汽动机和烟筒滚出的汽油青烟味。脑子里在想,该走回去呢,还是想个别的办法。走回去吗,还不认识路,况且要走那么远的路。手机又在超人身上……他站了起来,舒展舒展身体,点了根烟抽着。正在想其他办法的时候,一个带着眼镜的白面小子走到他跟前,腼腆的吞吐道:“先生,能不能借个火?”他一时没反应,顿了下,那小子傻笑道:“大哥,借个火。”他也笑了笑,把火机递了给他。那人接过火机点着了烟,顺便还递了根烟过来,阿鑫以手势示意自己正在抽。虽然遇到了麻烦,他还是乐了乐,想不到还有比自己更倒霉的人,真有趣。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年乞讨者在等车人面前依依走了过来,他双手捧着小罐子,慈祥的和颜悦色着。偶尔有人把硬币丢进罐子里。阿鑫一直把那仅有的5毛硬币捏在手里,看着乞讨老人罐子里那么多硬币,真想跟他借两枚。没想到那老人看到了他手上的硬币,以为是要给他的,站在他面前不走,可能是自己长得太像个好人了。他一不小心就把钱丢了进去,老人连声感激。这下可好,真的身无分文了。转念又想,自己何不也试试,强烈的尝试性想法催使他有了进一步的举动。他扭头看了看,看见刚才那位眼镜仔还站在那等车,太好了。他走了过去,不好意思的说道:“兄弟,能不能救个急?”“大哥,你还没走啊。有什么事,我能帮的话一定帮你。”“我想……想”“说吧。”“能不能借我2块钱,我出来时没带够钱,都没钱搭车回去了。”那小子又傻傻的笑了笑,掏出两个硬币给了他,还问他够不够。他接过钱道尽谢意,太感激了。世间事真是无奇不有,人间缘真是无处不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二部 浮萍第13至14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