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部 浮萍第9至10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27 点击数:2313次 字数:
  第9章
  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到了,华南也渐渐凉爽起来。
  工期不太紧,工人们都休息一天。他们在外面搓了一顿,回来后阿鑫半醉半醒的睡着了。之前超人跟鑫仔借钱去打牌被他臭骂了一次,这回超人闲着没事情跟别人斗地主,一打耳光为赌注。阿鑫醒来的时候,刚好看见超人被左一个耳光右一个耳光的打得似已麻木了。气得他暴跳,当即阻止,把超人拉了下来。
  “傻B,自己的脸皮也不想要了吗?”见他的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阿鑫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纯属娱乐,不要太当真了,鑫哥。”超人傻笑到。
  “这是他妈的哪门子娱乐啊,为了娱乐连脸皮和尊严也不要了吗?”
  “想骂你就骂个痛快吧!”
  “好了好了,别吵吵闹闹了。”说话的是工地上出了名的赌王,“跟你们讲清楚吧,超人还欠我们52巴掌,兑换成人民币算两块钱一巴掌,总共104块钱。给我100块算了吧,剩下4块钱你们自己留着抽烟好了。”
  “钱我们确实没有,”超人道,“要不你们继续打完这几十巴掌吧?”
  鑫仔一脚踹过去,超人迅急躲开,被击中的爬床的木梯子“啪咂”一声断了。
  “你还嫌被打的不够是不是,有本事就不要躲啊?”
  “不躲就不躲,大哥你打吧!”
  “傻小子!”鑫仔眼眶湿润,“哥不是真的想要打你,哥只是不想看到你受欺负,这么好的兄弟我去哪……你怎么跟他们玩呢,没钱就别打吗,有钱输点钱没关系,就算赢了点钱又管什么用呢?”
  “我也不想这样,鑫哥。我只想用耳光作赌注搞点钱。”看着鑫仔湿润的眼睛,他有些说不下去,“你知道的,你被打伤后我们欠了很多钱了,今天在外面吃的那一顿也是跟别人借的钱……”
  “钱我能慢慢还的,你又何苦呢。”终于哭出了声。
  “我知道你对我好,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你还把我当人看,所以我就更不能对不起你啊……”
  见两个大男人都哭作了一团,赌王他们走出了宿舍,后来也没再提还钱的事情。这出戏虽然是演的,但真的成分也不少。
  超人自小无父无母,在堂叔的打骂声中长到14岁后从老家跑了出来。到了城里,先是要过饭,后来进了收容所,跑出来后做过洗碗工,因摔破一叠瓷碗被小饭店老板打了出来,从此流浪街头,直到碰到鑫仔,就是在天桥露宿那个时候。老家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地狱,看见叔叔心里就发愫,整天提心吊胆,饭吃不饱觉睡不好,更别提像其他小孩子那样可以上学了。每天早上被早早骂醒去干成年人干的累活体力活,稍不听话就要挨打。村里只有一位孤寡老人对他好,别的人都拿他当猴子玩耍。这位老人想收养他,但一直遭到他堂叔的野蛮拒绝。他饿了伤了都会跑去老人那里,去感受童年里唯一的温暖。老人死后不到一个月,他就跑了出来。即使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在流浪中长大,他还是那样的乐观和开心。鑫仔把他当作亲兄弟,待他很好,一是因为同情其遭遇,二是被他那乐观快乐的情绪深深影响着。虽然没上过学,但很有学习的欲望,跟鑫仔学识字写字算术,还学学电脑,人也挺聪明的。不足的是,自控力差,没有自己的主见,没有反抗意识,也就是没有那种捍卫自己人格和尊严的意识。
  晚上,街灯闪烁,烟花四起,秋风爽爽,繁华的羊城夜景增添了无尽的妩媚。无论漫步街头,还是踏上天桥,整个人都醉然其中。索性的陶醉,迷离的沉浸,心里所以难解之事转瞬释然。
  兜玩了一阵,两个流浪汉去了飘飘他们出租屋里。两手空空,肚也空空,走进屋恰巧碰上他们吃团圆饭。两头饿狼逮得真好,又赚了一餐。面对如此丰盛的菜肴,两人喝完几支啤酒,把饭吃得锅底朝天,才感觉6分饱。再整了几个月饼,肚皮勉强撑了起来。吃饱喝足整理完,鑫仔约了飘飘上楼顶看夜景,超人陪着其他女孩子打麻将。
  又一次置身于夜色里,两人缠绵倚靠,风继续吹。灯火迎着浩月,依稀交织。明月当空几度秋,风含清泪闲空愁;悄悄独行忙夜里,浩浩闯荡莫回头。飘飘感觉虚凉,越靠越紧。阿鑫反转身体将她紧紧搂抱着。
  “我是不是在做梦?”声音微弱。
  “你说什么?”他不解的问。
  “是梦也无所谓,就让我做个美梦,我愿意在梦中悄悄的死去。”
  “别说胡话,你怎么会死,我怎么会让你去死?”
  “死就死,死了我就可以飞奔月亮,你不是说月宫里面很美好吗?”
  “是很美好,但你不能去。”
  “为什么?”
  “你去了我不就要冷清一辈子吗?”
  “不会的,我会借着月亮的光线每天晚上都看着你的。”
  “不要说了,你绝不能去,要去一起去!”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她痴痴的看着他问道。
  “不为什么!”
  一度进入无语状态。
  吹着凉风,看着冷冷的月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心头。不敢去想,不要去想,不去想!他不去盘问,她也无须解释。
  相拥相抚,气息相通,渐渐感觉身体发酥发热。他脱去上衣,边轻吻轻抚,边解掉她的裙带,继续抚摩,继续舔吻全身;她轻轻哼声,身体软瘫发颤,酥痒了起来……就在关键一瞬,她挣扎拒绝了。好久没有过夫妻性事,他不忍就此罢休。他已经成为一头饿狼,使出浑身解数,挑逗求爱,但她还是死死不肯。她说就在这里那个太那个了。他仿佛明白了什么,索性狂放的抱着她进了楼顶角落的天棚里,任他怎么爱抚,她依旧拒绝。最后一个巴掌,外加一句“流氓”,结束了争斗。
  第10章
  建筑工事到了收尾期,工人们慢慢闲了下来。每天只干些清杂整理工作,干一天算一天,就等着拿工资了。
  超人莫名其妙的跟鑫仔说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他,但当他问起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却吞吞吐吐说不出来。他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既然不说,阿鑫也就懒的追问。
  阿鑫抽闲去了趟晴姐家里,看脸色晴姐比以前好多了。听她自己说,她那里生意还可以,就是偶尔有小混混来收点保护费,其中有些人还是她老公以前的小弟。最让她欣慰的是,她老公在监狱里表现极好,由无期改判了有期。之前她觉得生活很无望,就当作死了老公,想一个人把孩子养大过一辈子算了。现在有了希望,她经常带着小孩去探监狱,鼓励老公继续努力,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狱。她还说现在政策好,允许服刑人员跟自己老婆在监狱小聚,过正常人的夫妻生活。看着她满心的笑脸和放亮的眼睛,鑫仔明白她的幸福就要来临,生活有了盼头。他也替她高兴,除了祝福还是祝福。
  晴姐听说过鑫仔的事,为之难过之余,只能好言相劝。
  “你可以带她离开这个地方啊!”
  “没用的,我根本说不动她。”
  “那~我想你该放弃了!”
  “放弃?!绝不可能!”
  他跟晴姐说了中秋晚上求爱之事,晴姐听后眼神敏锐起来,凭直觉慎重告诉他,飘飘很可能患了性病,或者其他什么病,难道是非典,太可怕了。鑫仔不敢相信,但又不禁担心害怕起来。
  南国也渐渐有了些秋的味道,凉风在整个闲置的工地上悠逛,浮起依稀的尘土。食堂已经撤了,工地上也没事可做,工人们还一直呆着,等着拿工钱。阿鑫正若有所思的抬头望望刚建好还未装修的楼房的时候,超人匆忙忙跑过来说有急事,他说刚才小灵打了他手机,飘飘出了事,要他们赶快过去。
  当他们赶到时,眼前是一场恶幕。
  可怜的飘飘绻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脸色苍白脸型扭曲,奄奄一息。这电影里的一幕怎么能够在现实当中出现呢!阿鑫疯了似的急忙抱起她,问她怎么了。旁边的女人都吓坏吓哭了,小灵哆嗦着捡起地上的一次性注射器给他看,是“海洛因”。没时间想那么多了,阿鑫大叫道:“快帮忙打电话叫医生啊!”一切都没用了,飘飘最后挣扎一下就不再动弹,气息没了,抽搐也停止了。“快叫医生啊,为什么你们不叫医生?”他还没有放弃,可能是他真的疯了,也可能是他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双手抹去飘飘嘴边的白沫,给她做人工呼吸,一次又一次,直到她的躯体变的冰冷僵硬,他只能抱着她痛哭流涕……
  命运喜欢捉弄人。残酷的现实,你就是不想面对也得面对,除非不想活了。没错,人是情感的动物,当自己心爱的女人离开后,会感觉生活失去了方向,迷茫沉沉。
  昏昏噩噩过了半个月后,心绪渐渐平稳下来。一切的努力都已经完了,这样的不现实的情绪纠缠应该告一段落。既然无法拯救她,无法拯救爱情,那就应该拯救自己,拯救残破的家庭。一想到家,就想到了家人,想到了和飘飘的唯一结晶--进仔。他突然感到内心豁然起来,即使他知道是一个不现实的想法。想到进仔,他又觉得飘飘没有离开自己。他安慰似的想象着,把前一段时间当作一场噩梦,就当飘飘一直没来过广州,她一直待在家里,在家里照顾老人和孩子,在家里洗衣服做饭……这样想象着让人很温暖,明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梦,除非时光倒流。就这样安慰着自己吧,创伤会慢慢愈合的。很想回家,看看家里人,看看进仔,看看家里的一切,看看大黄狗。但真的回去的话,怎么向他们交代,最可怕的是这个温暖的梦不是就会破灭吗?
  见他恢复了正常,超人将一封信给了他。“这封信是那天我们在飘飘身上发现的,写给你的。”他接过信,并没感觉太沉重,轻松自然的拆开了。
  “……不知道是我骗了你,还是你骗了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你被骗了。其实我不是你的那个什么飘飘,请相信我。我的真名叫李丹……那晚在夜总会,你深情的挣扎着看着我,我确实有点着迷。说真的,像我这样的人长这么大还没尝过爱情的滋味。不知道是你犯傻还是我犯傻,总之,是你先犯傻。我明知道是你认错了人,还想将错就错,试探着以另一个人的身份跟你交往。于是,我就去找你,谁知道你那天很生气很不正常,我……后来你写的那封信让我看了很是痴迷,写的都是你跟飘飘以往的甜蜜生活,你那么爱飘飘,如果我真是飘飘就好了。说出来你不要怪我,我还借信里的内容去熟悉你们的过去,然后让自己更像飘飘,继续骗你……还有些事本来不想告诉你,但想想自己反正就要死了,也就无所谓。我有爱滋病,我还吸毒,我有很多坏毛病,所以我想在你知道之前就结束自己。我说过,我在做美梦,就让我在梦中美好的死去吧,我害怕梦醒之后才痛苦的死去。如果有下辈子,我要生长在正常的家庭里,然后正常的认识你……感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二部 浮萍第9至10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