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部 浮萍第7至8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26 点击数:2573次 字数:
  第7章
  工地上风尘扑天盖地,一场大雨猛然泼降。雨势迅猛而持久,工人们高呼大叫,卷起裤腿慌忙赶回了宿舍。
  大家关紧门窗围坐在床板上打起了扑克,不打的人研究“马报”。阿鑫闲着没事情,也跟着斗斗地主,打下三公。
  “谁是张鑫,外面有人找你。”门卫闯了进来。
  “谁啊?”
  “有叫张鑫的吗,外面有个女人找你?”
  下这么大雨,会是谁啊,对了,肯定是晴姐,不知道有什么急事。他穿着拖鞋,带了把破伞赶了出去。
  街道上风急雨骤,行人稀少,驶过的汽车飞卷雨水,溅到两旁的人行道上。一个穿褶裙的披发女人艰难的打着伞靠在街边,似要被风雨袭走,裙摆和鞋子被打得透湿。阿鑫四处瞧了瞧,只有这个人在这里。他试探着移步过去,正眼看,是她!刹那的惊喜后是空胀的近似昏厥的痛和怨,恶梦成了现实,无法收尾。朝思暮想,为什么是在这里而不是在家里相遇,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出来,为什么要做那个。他用灼热的目光紧瞪着她,伞甩开被风旋走,整个人从头到底被淋得湿透了。
  “飘飘,你出来干吗,啊~你说啊?”他不禁含泪嘶声喊叫。她毫不掩饰的看着他,一句话不说,愣呆着。他对这个曾经最熟悉的人突然感到极度陌生恐惧。挥洒掉满脸的雨水,深吸一口气后,强忍内心的伤痛,故作猥亵状,用挑逗的目光打量她。她比以前胖了,皮肤白了,打扮妖艳,还画了眉,檫了粉底,身上多了些劣质香水味。
  “不错吗,今晚陪我,一个晚上多少钱,小姐?”
  “请你放尊重点。”她忍无可忍。
  “哼,尊重?!我就是尊重你才问你,干吗,今晚不接客吗?”
  “够了,张鑫!我好心来看你,你不要太放肆了!”
  “‘张鑫’?不叫‘阿鑫哥’了,哈哈,哈哈……你给我滚,我讨厌看到你,以后不要再回去了,那个家不再是你的家了,不要再碰我的小进仔。滚!滚!”
  她一言不发,招了辆出租车走了。朦朦的雨雾里,留下车轮飞溅的水花,直到黯淡消失。阿鑫不知道怎么挪回了宿舍,掏出钱来叫超人买了好几瓶酒,把酒往死里灌,以麻醉内心的痛楚。喝醉后尽说胡话,“我老婆做了‘鸡’……”叫别人大笑。
  经过几天几夜的醉了醒醒了又醉的痛苦思索,阿鑫心里暗自作了决定,不管有多么难有多么痛,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努力拯救,拯救自己的家庭,拯救自己的爱情,拯救自己和飘飘的命运。他借用闲余时间写了一封长信,感情真挚,大篇回忆和飘飘在家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想借此唤醒飘飘。
  收到信不多久,飘飘约见了他。相约在街道上,两人蹲坐在人行天桥的梯子上。飘飘被他深深的爱意感染着,却又无奈回说。所谓人成各,今非昨。
  “你回到家里去好不好,要不我们一起回去,我就不信他们会把我吃了。”
  第8章
  工地上,上到工头,下到杂工,都知道了“他老婆做鸡”的事情,人们论是论非何时能休。不过他已经无所谓了,任由别人去说。刘胖子劝道:“还要这样的老婆做什么,当作死了算了。跟我好好干,还怕没女人?”阿鑫听了无奈的苦笑。
  他慢慢感觉到,跟几个风尘女子一起的时候还会有人情的温暖。几个人谈谈朋友,聊聊新闻,想不到还能说说足球,好久没听过关于足球篮球相关消息了。聊到贝克汗姆时,几个女孩子都显露出爱慕不已的表情……偶尔谈论明星和时事,说到这些,她们都能各抒己见。
  一天晚上赶到她们住处时,她们正拿着安全套当气球吹,乐得像小孩子似的。听说这些安全套是上面什么部门发放下来的,她们领了好多。问到飘飘去哪了,都说不知道,边聊天边等她回来。
  “你们有没有恋爱过?”
  “有啊,当然有!”来自XX的亮白皮肤的小玲很激动,她回述起许多曾经的浪漫。
  “现在还有联系吗?”
  “没有啦,他结婚了,做了爸爸。”满脸的遗憾。
  “你们XX妹子皮肤真好。”见她脸色不好,阿鑫转移了话题,“XX女孩子也不错。”
  “可能是吧,我们从小就喜欢吃辣椒。”几个女孩子都自信的笑了。
  “有没有想过以后结婚生子?”
  “想啊,就怕别人嫌弃。像我们啊,想嫁个男人都难,嫁个好男人就更难,嫁个有钱的好男人简直是难上加难。话又说回来,我最害怕最痛恨的就是贫穷,要嫁就嫁给经济上还过得去的人,看样子这辈子是嫁不出去了。”
  “不过要是碰上个像你这样的痴情种的话,再穷也愿意嫁。”姐妹们都大笑,话题转移到了阿鑫身上。
  他感到一阵莫名的窝囊,夹杂着羞耻的酸楚,却又不以回避。
  “她真有服气,你叫她什么来着?”
  “飘飘啊~”
  “哦,我们一直叫她‘阿丹’,她说她不认识你的。”
  “我们都已经结婚了,还有了儿子。”
  “可能是她害怕面对你吧。”大家都心有领会。
  头发染成酒红色的女孩子的手机突然响了,她随便说了几句就将手机捎给了阿鑫,说是飘飘打来的。他急忙接过手机,“喂喂,是飘飘吗?说话啊!”重新拔过去已经关机了。鑫仔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刚才好像听她说揽上阔老了,应该是在XX夜总会,我带你去吧。”
  “现在就去!”
  来到XX夜总会,贸然闯入一间间包房,终于找到了那个熟悉而陌生的人。他怒目瞪视着里面的人,强扯开拥着飘飘的阔老,硬生生把飘飘拉了出来。到了门口,被一群声称是保安人员的堵了个正着,带头那位发型酷似贝克汗姆的人问他来干吗,他说来找人。
  “找谁呀?”
  “找我老婆!”
  “来这里找老婆。哎,你是不是他老婆?”
  飘飘摇了摇头。
  “摇头就不是咯,人家都说不是你老婆,你还拉她走!”
  “我拉我老婆不关你们事!”
  “你妈的,来我们这里闹事还说不关我们的事,不想活了是不是。我警告你,还闹的话就不客气了,先打你一顿再送到派出所去,叫你吃不了煨着走。”
  阿鑫不肯罢休,那群保安当即把他扭倒在地,拳打脚踢。他强忍疼痛,凭借超常的体能和反应挣扎开,溜了出去。
  回到工地宿舍,随便擦了点药水。看着他高高肿起的眼睑,超人实在看不过眼了,“他妈妈的,谁干的,鑫哥,我,我……”
  “算了吧,兄弟,一点小伤,给我去小店拿瓶酒来吧!”
  “好的,明天你就别上班了,我替你那份工。”
  喝完一瓶白酒,半醉半醒中阿鑫哭了,超人以为他醉了,将他挪到床上。鑫仔哭着喊道:“我他妈这样活着还像不像个人,我感觉跟流浪狗没什么两样。”见这么个大男人哭成这样,室友们都被感染了,好心劝他放弃那个女人重新生活。他没有醉,他自己心里明白,他绝对放不下飘飘的,换了是其他女人他早放弃了。是她曾经给了自己信念,是她在自己的黑暗中点燃了灯火,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将她从魔鬼的化身中转回到天使,一起在光明中生活。绝不放弃!自从宽容了飘飘干上那行后,他没有再责怪她,他只能恨自己没有能力,没有能力爱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二部 浮萍第7至8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