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二部 浮萍第5至6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23 点击数:2530次 字数:
  第5章
  事情慢慢平息了,鑫仔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活。由于干活卖力,跟工头刘胖子关系也好,待人又不错,有一定的协调能力,鑫仔被刘胖子提拔成了班长。刘胖子拍着他的肩膀说:“跟着我好好干不会吃亏的!”鑫仔只是笑笑。
  别看胖子貌不惊人,他可是个大能人。鑫仔跟他学了不少东西。他上对老板负责,执行工期任务,控制节约成本,处理各方面的关系;对下分派任务,监督工人干多少活,并以此来确定工分和工资。整个工地的大小事务,如材料预算、进出库、工程进度、质检、工人间的关系、情绪等,他都能掌握。他对工地上的各类技术活、脏活累活都懂行,让人服气。
  唯一让人厌恶的是,喜欢“搞”女人,连工友的老婆只要他看上的都不放过。听说前些年有位工人盗取工地上的大件工具被抓,最后还是他老婆跟胖子把事情给“私”了。胖子还经常邀阿鑫出去逛发廊,进夜总会。听他说他在广州玩腻了,现在大都去花都,还有番禺。
  当不当班长无所谓,阿鑫不打算在工地长久干下去。正好二痞也有此打算,两人约好出去看看人才市场。
  人才市场里面还真是热闹,穿着得体的求职人员个个都证件齐全,什么大学毕业证,英语等级证,计算机等级证,会计证,驾照等等。二痞只有身份证和初中毕业证,毕业证还是叫办假证的人办的。鑫仔自包袱被拿走后就只剩下身份证。两个人战战兢兢的在求职处左晃右晃。看到跟自己所学专业类似要求的职位时,阿鑫实在忍不住了,即使明明看到那里要求英语六级,大学本科学历证明,三年同类工作经验。他一屁股坐上去,用英语跟面试官问好交流。面试官反问他有没有所须证件。情急之下,他摸出身份证往前一摊,莫名其妙,面试官连声叫他走,“没证假证者请勿试!”无奈,两人灰溜溜的离开了人才市场。想想也是的,自己连初中毕业证都没有,想进工厂都难。
  后来不去人才市场,转去职介所。职介所里面空间不大,但联系的职位很多,听起来挺诱人的。几位前台小姐热情的招待着,说找好工作不一定要学历要证照,看你有没有能力,主要是口才好……越听越被吸引住。还承诺说通过他们职介所没应聘上或是自己对工作不满意,介绍费全退。二痞按奈不住,急忙交了几百块介绍费,还跟阿鑫借了百来块。见是跑房地产业务的,鑫仔也交了介绍费,看他这职介所有门面有营业执照,难不成还怕他们跑了。
  这几天在工地干活心不在焉的,老是丢三落四。总盼着跑业务那事情,虽然知道跑房地产业务很难,但总觉得自己就是这块料,应该把握住这次机会。好些天不见二痞踪影,问到超人方知道,那小子早跑了,去搞业务。阿鑫气火冒出,顺手掀起他没带走的被子仍到地上,再狠狠踩上几脚。“妈的,背着我耍这一手。”二痞早知道应聘名额有限,亏自己还当他是兄弟。等到休息那天,他即刻跑去职介所。一去方知,被骗了。职介所早已经关门大吉,门前站着坐着大堆带着大包小包的求职务工者,个个神情疲惫,好似几天没吃饭几夜未合眼一样。还有的人一直咳嗽,真怕染上非典。被骗者中老的四五十岁,小的只有十六七岁。几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子眼巴巴的坐在门口,脸上还有青肿的伤痕,听说是几天前想索回介绍费时被职介所的二流子打的。阿鑫走过去狠踢了几脚卷铁门,破骂道:“这什么世道,真他妈不是人!”
  几个小孩子两天没进食了,连打电话的钱都没有,晚上累了就睡在职介所门口----他们父母知道后会多伤心啊。阿鑫买了些面包给他们,问他们愿不愿去工地,去干个把月积攒点车费再回家。他们都跟着去了。
  这样的话,自己那几百钱又泡了汤,看样子得在工地好好干上一段日子了。
  
  第6章
  八月份天气炎热到了极点,不过每天下午都会降场大雨减减温。
  雨下得又大又猛,工人们不得不收工。晚上没事情做,刘胖子说带鑫仔去夜总会见见老板。这鸟人其实是想让鑫仔替他喝酒。进了包房后见到了老板,个子不高,身材胖胖的,大约五十岁左右,嗓门很粗豪。鑫仔这个跟屁小弟在这里没说话的份,胖子叫他喝酒他就猛喝下肚。不多久,白酒红酒灌满了肚子,不省人事。晕晕乎乎中,感觉有女人拉扯自己。通过蒙蒙而眩晕的视线,看到了很多穿着热辣的女人。胖子和老板等人左拥右抱,做着各式粗野的动作,忘乎所以。
  在昏沉和清醒的临界点里,他偶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摇摇晃晃的情不自禁的走过去拉着她,“是你,飘飘,你怎么会来这里!”这惊叫声扰到了正在极度欲望中畅游的男人们。
  “哪个鸟毛在这里大喊大叫的,把他撵出去!”老板翻过身叫道。刘胖子随即叫了些人把鑫仔强拉了出去。“飘飘,飘飘,是你吗,我是阿鑫哥啊,我是阿鑫啊!”他挣扎着被拉走了,被送回到工地宿舍。
  醒来时已经是中午,刘胖子还守在他旁边。
  “醒了,我还以为你小子醒不来了呢?”
  “哎哟,头好晕啊!”他摸摸额头,突然想起昨晚的事,“我昨晚是不是喊着‘飘飘’?”
  “是啊,想上人家就上吗,叫什么‘飘飘’,吓倒人家了。不过这妞还问过你名字呢,我告诉给了她。谁知道一点酒就把你给搞醉了,你不知道后面的节目多精彩啊,老弟,看脱衣舞,狂干好几个。老板咳了‘伟哥’才干翻两个……”
  鑫仔根本就无心听下去,努力的回想那张面孔,一再安慰自己那是不可能的,飘飘肯定不会来这里的。他很想打个电话回去,但村里根本就没电话,只能写封信回去,郁闷的是,自离开家写回去的信总是有去无回。
  几天开工上班晕乎晕乎的,脑子里闪现的都是那幅画面。有时候不知不觉睡倒在工地上,差点被推土机捣在泥巴里。空气又湿又热,推土机冒出的青烟滚烫着气流,大架吊车在炙热的阳光下翻转。胶鞋和安全帽也被烧的发烫。井下作业还挺凉快,而地面作业的工人热得受不了时跑到水龙头下放水冲洗一翻,然后光着膀子跑去小店猛灌菠萝啤酒。
  夜里也睡不好觉。空气闷热蚊子多,还有牌鬼大喊大叫。人也累得腰腿酸痛,心里想着太多事情,纠扎得心急气燥的。关灯后有人摸进宿舍,拉他脚喊他。一看是二痞,气从头降,翻起身来横手两巴掌过去,“你来找死啊?”
  “鑫哥别生气,”他满幅可怜相,“来来,先抽支烟,来吗。”一个大男人,哭相都快出来了,鑫仔不得不接过他递来的香烟。
  “其实我也被骗了……他妈的是搞传销的……好不容易我才跑了出来……”伙计们听了都咒笑他,阿鑫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他约阿鑫来到乌七麻黑的地方,把钱还了。他说有笔生意很好做,问阿鑫去不去。
  “不怕告诉你,鑫哥,我以前是卖假火车票的,前段时间风声紧,我们一直闲着没干。现在好了,返乡的人也多了,一张票能赚好几十块。我们那伙人干什么的都有,有负责制作的,有联系买票的,还有查询列车空座的……跟我去吧,鑫哥,我看你做事情蛮稳重的,我做你的介绍人……”
  “说完了没?”
  “去不去吗?”
  “不去,我要睡觉了,你早点走,免得我叫保安过来!”
  “好,我马上走。鑫哥,再借几百块钱给我吧,等我发了我翻十倍还给你。”
  “去你妈的,滚!”
  “走就走吗,这么凶干吗。妈的,给你脸不要脸,出了工地最好小心点。”气得阿鑫急手挥拳,那鸟人撒腿就跑,翻墙出去了。
  早上起来才发现,还的钱都是假钞。干他娘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二部 浮萍第5至6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