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第一部 故乡第43至45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20 点击数:2476次 字数:
  第43章
  
  盈盈找到杨霞,向她哭诉。阿霞现在是情场得意人,一个劲地开导她。
  
  “可能是他自己认为配不上你嘞!”
  
  盈盈趴在床上,疲累至极。
  
  “身高你比他高,他只有1.74米……”
  
  盈盈黑红的眼圈里露出一丝笑意。
  
  “还有,他家住在穷山沟里,以后他怎么养你?”
  
  “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还在乎谁养谁?”阿诺说道。
  
  盈盈似乎睡着了。
  
  “我说呢,还不如李强好,人又潇洒,家庭条件也不错”!
  
  “他有什么好,自己工作几年了还花父母的钱。”阿诺极度敏感,说出这话分明是带有赞许的语气。
  
  “你紧张什么,又不是你……”
  
  “不要说了,我不会放弃鑫仔的。”
  
  这时,房门哐当一声开了,邝老师气冲冲地进来了。
  
  “你说什么,你喜欢那个没出息没教养的?”
  
  “没有,表姐开玩笑的。唉呀,妈,你怎么不敲下门就进来了?”
  
  “你闭嘴,我问盈盈话!”
  
  “喜欢又怎么了,这是我自己的事!”盈盈一副豁出去的性子。
  
  “你怎么能喜欢他,他有什么好!”高音喇叭再次提高分贝率。
  
  “管他好不好,我就是要跟着他!”
  
  “你!县里那么多优秀的男孩子,随便挑一个都比他强……你!你存心和我作对是不是?”
  
  “妈!”阿霞忙拖住她。
  
  “姑妈,是你跟我作对吧。你让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叫我以后怎么过,一辈子都受不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惯坏了!惯坏了!”她的脖子气粗了,“难道别人长得还差,那个交通局局长李建国的二仔李军华,1米8几的小伙子,通道比他张鑫差!”
  
  “邝老师,先喝口水啊……”阿诺说道。
  
  她似乎未听见,继续骂道:“跟他会有出息,想跟他去种田?你昨天不是没看到他什么德性,简直就是流浪汉,大老粗。你爸就你一个女儿,别把他的脸都丢光了!”
  
  “够了!”盈盈甩起一头碎发,“我爸以前是做什么的你很清楚……你不是常说“潮水有起有落,人也有起有伏”吗——就算是种田,只要是跟他,我也乐意。”
  
  邝老师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哐当一声把门关了,边走边说,“懒得管你了!”
  
  三个女孩子安静了一阵,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唉!阿霞,你第一次那个的时候痛不痛?”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她肯定发骚了!”
  
  “你才发骚呢,整天想着那个有妇之夫——快说啊,阿霞!”
  
  “怎么要我说?”
  
  “那不废话,我们三个就你那个了……”
  
  “你自己去找一个试一下不就得了,瞧你那德性,好像是处女光荣似的。老处女!”
  
  “小贱妇!”
  
  “不过说真的,社会真不公平,总要求我们女人在婚前是处的,他们男人呢?”
  
  “谁说的,我的第一次就不给跟我结婚的人,或许我一辈子也不嫁人,我要为打破他们的处女情结而献身。”
  
  三个人蒙在棉被里笑成一团。
  
  “你去献你的身吧,我一定要把第一次给阿鑫。”
  
  “你好贱啊,想夺人之夫!”
  
  “哼,我这叫打破世俗,为自己的幸福而奋斗。”
  
  “呵呵!别成了老姨婆还是处女。”
  
  “是处女不是处女别人怎么知道。霞尼子,刘建怎么知道你是处女的!”
  
  “好简单,那晚上,不知他从哪拣来一块白布放在床上……他还大叫‘见红’了。”
  
  她们认真听着,然后很神经的又羞又笑。
  
  “我觉得阿建变了。”杨霞呆说道。
  
  “变了什么?”
  
  “我也说不出来。”
  
  “是你变了吧,得到之前是多么的想啊,可得到后又感觉不是那回事了。”
  
  “他买马输了好几万,我不晓得的话,他差点去借高利贷了。”
  
  “怎么这么个老实人,也变成这样了,你可得管着点。”
  
  “唉!不想那么多了,睡觉!”
  
  第44章
  
  提到这个深刻影响过阿鑫的邝老师,他不禁回忆起那段难以忘记的少年时光。也许没有这份影响,他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也就不会再回到家乡,而是在外工作,应该会活得很轻松,至少在精神上是这样的。
  
  家住农村,经济不怎么宽裕,但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读书,阿爸也说过,在学校该买的就买,别让人家瞧不起,他的衣食也就还算无忧。阿爸对他是放心的,他表面看起来很调皮,但本质上还是个忠厚的好孩子,就是太要强了,总是按自己想法去行事,受不了气。还是娃仔的时跟村里别的小孩子打架吃了亏,他硬是要把人家打回来,背着棍子追着别人一直跑,冲到人家家门口了还不放……因此,每个礼拜去学校时,阿爸阿婆都会唠叨一阵,阿爸还语重心长地说:“蛮仔,到了外面可要忍得住气啊!”他不耐烦的应得很响亮,但那时的年少轻狂哪能理会这些。
  
  本来学校生活是欢快无忧的。虽然他是靠小发明创造被学校录取的,但进校后文化科目太重了,他就没再搞那些玩艺。成绩是没得说的,当然不能保证每次考试都第一,但只要这次落后了,他会猛追,不管课间同学们怎么打闹,他都能静下心来学习,争取下一次拿第一。盈仔他们总说他是天才,天天一起玩,他却能拿第一。其实不然,他付出的不比别人少。这一点,他自己心里有数,李强也很清楚。他们同桌,上课都很认真,每次晚自习后教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俩也都清楚,他们不是绝对的朋友,亦不是绝对的敌人,相互敬畏。玩乐也是他们的爱好,开玩笑,恶作剧,打打闹闹……他还是班里的篮球主力后卫,李强个头高,打中锋。每次跟别的班打比赛,都有一大批啦啦队助阵,盈盈和阿诺穿着又宽又大的篮球服在场外又跳又叫,学着男生大吼。一次李强单扛,没把球传出来,后来比赛输了,哨子刚响,鑫仔接过球朝篮板奋力砸去,“看你有多顶,那鸟样!”李强低着头没话说。还有一次,阿鑫正走进教室,同学们哄笑不已,原来盈仔在读他的日记。她坐在讲桌上,边读边不停地笑,“虽然我也明白‘失败’是成功之母,但我讨厌失败,我生来就想当胜利者……”他忍无可忍,跑过去抢过日记本,给她留下一记耳光,大骂道:“男人婆,偷看别人隐私!”教室里一时间鸦雀无声,盈仔坐回自己座位上趴着,这个整日疯疯癫癫,天不怕地不怕的假小子哪里受过这等气,这也是同学们唯一一次看见她哭了。李强怪他太过伤人了,他说一时间忘了她是女孩子。
  
  错就错在他个性太要强,自认为不合理的东西总要顽抗到底,说话直言快语而不过滤,开玩笑不分场合。慢慢地,他跟语文老师邝主任结下了怨,师生关系转化成了又恨又厌的仇敌关系。
  
  很多事情都是累积起来的。
  
  一次,邝老师跟同学们谈生活中的事,刚说“……我们女孩子……”阿鑫急忙补了句:“你还女孩子!”全班寂静,老师瞪了他一眼,她最忌恨别人说她“老”。平时盈盈他们把她捧得美滋滋的,没想到一天的好心情让这小子给搅了。下课后盈仔责问他,他紧睁着眼说:“我真受不了啊,听了后就像身上有蚯蚓在爬一样的感觉。”
  
  他不喜欢上语文课,听不惯老师跟着备课本一字一词地读,感觉又回到了那可怕的小学语文课上,跟着老师抄写背涌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特别是讲析古诗的时候,她总是一字一句地讲道,这首诗写到哪些景物,表达了怎样的思想感情,还有什么情融于景……。听着这此空洞洞的词句,同学们哪会去想象诗词之外的意境,以至于回答问题时惯性地说:“写了……表达了……”完全成了老师这个模子的产物,就像五六十年代的人背涌《毛主席语录》一样。然而,邝老师感到很是欣慰,“同学们都会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了。”阿鑫偏不这样,结果每次的诗歌赏析题都比其他同学少一半分,老师生气道:“某些同学自作聪明……”把他叫去办公室狠狠训了一通。为了表示抗议,他转过身去面向墙壁,另一老师笑道:“你面壁思过!”他一本正经的说:“不!是背师思过!”一秒过后,办公室里哄笑了。后来他想出口气,整整邝老师,现在想想太不应该了。他拿着自己精心编的一首“诗”去请教老师,大体上是:
  
  迎风怀古
  
  骏骓悲腾落孤鸿,虞女回首古道风。
  
  多少春秋乌水泣,英魂萦绕望江东。
  
  他还说这是出自李白的。鑫仔去问她,她当然高兴。她看过一遍后,说道:“这首诗写得好,你看啊,它写到了……表达了……李白这首诗真的写得好,咀嚼起来回味无穷,有份悲情怀古色彩……以后你就记住,不管是什么诗,只要拿我给你们的公式去套,总可以拿高分,以不变应万变吗……”
  
  “哦!是这样啊。”他急忙跑出了办公室,路上一直忍不住笑,回到教室就把这事传开去了,后果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了,后果肯定很严重,老师的面子以后往哪搁,不过风波过后,邝老师也没对他怎样。
  
  学校例行任务,进行一次性教育,由各班班主任主讲。对此,同学们给予了很高的期望。教室里比上任何课都安静,男生不眨一眼地望着老师,女生则低下了头,大家都在紧张而认真地期待着。不管是大胆的,还是稍有掩饰的,都屏住了呼吸,压抑着心跳。谁知又是空等一场,像那次生物课一样令同学们失望——老师对性只字不提。邝老师代之讲了自己曾经的爱情故事,心急的阿鑫打破道:“你们那时候有什么爱情,老师别讲了,讲下性知识咯!”众同学望着他,但没笑他。邝老师装着没听到,继续她的爱情史。唉!同学们彻底失望!
  
  同学们都埋怨学校食堂饮食太差,个个宁愿到外面小饭堂用餐,哪怕要跑上一阵子。阿鑫回家报了商情后,忠厚老实的父母动了心,在表哥的帮助下,他们在学校后旁开了个饭店。不管是早餐,还是正餐,小小的饭店里外都挤满了人。阿鑫下了课也来打打下手。
  
  盈仔不解的说:“来你们家吃饭的比食堂还多吧?”
  
  “那当然!”他极有成就地说道:“这就是市场竞争。”
  
  “你爸做饭菜有一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43至45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