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一部 故乡第40至42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19 点击数:1499次 字数:
  第40章
  
  张干头被石头打伤后,鑫仔两口子天天都去给他缚药、送饭。鑫仔打伤了他,他一直记恨在心。刚开始几天,他们送去的饭都被他倒了。他还破口大骂,“谁要你们假惺惺来做样子,我儿子要不是死得早,我也子孙满堂……”他们毫无怨言,特别是飘飘。
  
  这里有两个十几年前的故事。
  
  一是张干头救了飘飘的事。那时,飘飘还是个黄毛丫头。在初春的雨天里,她光着小脚丫在小河畔的菜园里拣猪草,不小心滑倒掉进了河里,竹篮子也浮沉在河水里。幸好在岸边放牛的干叔看见了,他丢了斗篷就跳进河里……飘飘永世不会忘记,村民们都疏远张干头,背地里骂他臭他,但飘飘不会。她见了就喊“干叔”,甜甜的,因为她感受过他的温暖,她不把他当“怪人”,他对她也就不古怪。鑫仔也佩服飘飘的亲和力,她是那样的善良纯朴。
  
  还有就是两口子小时候偷张干头地里的红薯的事。大约也是在那些年,临近秋收的时候,他俩每天下午都在旱地坡上放牛。阿鑫偷了张干叔的红薯,点燃柴火煨烤。小飘飘不解地问“怎么每次都扒干叔的啊!”小鑫仔拣了个煨熟的黑黑的大地瓜,大块的撕裂着薯皮,靠近鼻子“嗯~多香,你闻闻!”随即将黑黑的小手在飘飘脸上一抹,“哈哈”大乐。小飘飘不哭不笑,眨巴着水眸子,扎着衣袖擦了擦脸。他分一半给飘飘,笑着说道:“谁家的有干叔的好吃,又大又甜!我阿爸说过,干叔红薯种得好,可挖得马虎,一块地会漏一箩筐,丢了喂老鼠,还不如喂我们呢。你说是不是?”
  
  “可干叔知道了会骂我的。”
  
  “那你就不要吃了!”小阿鑫发了火,“以后不要跟我来了!”
  
  小飘飘被吓呆了,微低着头望着他,颤斗着噘起的小嘴,清莹的泪水正往童眼中集结。
  
  他更火了,“你哭啊,越大声越好,最好把你妈也哭回来!”小飘飘一直向往有自己的妈妈,她问过阿爸,但阿爸从没有讲过妈妈的事情,她有时做梦梦见自己的妈妈很漂亮,还给她做漂亮的衣服。
  
  “啊……”她真哭了。
  
  “你哭吧,我赶牛回家了啊!来了巫婆,把你抓走”。
  
  她哭得更大声,小鑫仔害怕了,忙哄着她,后来总算没哭了。尘土飞扬,小阿鑫骑在大水牛背上,“去!去!去!”连声赶着,见小飘飘被老黄牛绷得就要往后倒似的,“啪!”两辫子甩在牛背上。老黄牛突地往前奔,飘飘被甩在了牛后面,她又惊又笑,阿鑫差点乐得摔下来。欢乐而纯朴的笑声,还有那有趣而遥远的童谣,都浸染在秋风的浮尘之中。
  
  他怕飘飘说出偷干叔红薯的事,在路上一直在说服她。
  
  “回去不要说啊,说了不对你客气!”
  
  “不会的啦!”
  
  “以后我当老公,你当老婆,等他老了,我们就养他好不好!”
  
  “好啊!那哪个来当我们的娃仔!”
  
  “……”
  
  “记住了啊,你也吃了红薯,你也有份!”
  
  “……”
  
  鑫仔和飘飘每次送饭去张干头的屋里,总要被他破骂。前几次听他骂“死绝你们!”时,他真火了,瞪大眼睛,握紧拳头。但想了想后,又控制住了,这老头子见人就骂,听到屋门前有脚步声也骂,吓得人家小孩“哇哇”大哭,阿鑫也有不想再养他,但自己又接管了,村里人都说:“这种人养着有什么用,难道还想靠他那亩田发财,还不如送去养老院呢!”日子久了,在两口子的照护下,张干头的伤好了,人也变了,不再骂人,有时还帮着做点事。
  
  阿婆骂他:“你还养他!你不晓得他们那房人做了多少坏事?土改时你公公被他们害得多惨啊!天天批斗,脚肿得比腿还大……不做绝了坏事,天地神明会让他们绝种吗,连一个后人都没有!”说着,说着,她双眼糊糊。他忙过去给他捶着背,阿婆习惯性地掏出老手帕,擦了擦泪眼,然后缓慢地抓些谷子撒在过道里,嘴里“咕咕咕”地唠着鸡。一群土鸡赶了过来,争着抢着啄着。
  
  “干叔还救过飘飘一命呢!”
  
  “阿婆,都什么社会了。”
  
  “……”
  
  “管你们养好了,我什么都懒得管了!”
  
  鑫仔无趣地离开了老屋院子,他不敢拂逆老人家的意旨,但又不肯放下张干头不管。
  
  中秋节那天,照习惯,全家人聚在一起过节,吃粽子和月饼。大家都没动什么筷,而端去给张干头的一大盆子都吃完了。饭桌上剩下一大桌菜,见大家都不吃,母亲不高兴。她放下碗筷走进了猪圈,飘飘跟了进去,看见那被烟熏得干燥的眼睛里糊着泪水,飘飘心里一阵酸痛,忙抢过她手中的活,“妈,我来吧。”看到原来和乐的家变得如此冷清,看到自己的儿子分家后不再喜欢吃自己做的饭菜了,老人家心里难受啊!
  
  晚上,飘飘跟鑫仔说了这事,他恍然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又叫上阿荣和大嫂去老屋吃饭,他抱着娃仔走到母亲身边,觑着眼调说道:“小仔仔,看到阿婆了吗,那边是老阿婆。”哑母亲忙抱过娃仔,“咿咿哑”亲哄着,皱纹里写满幸福慈祥的微笑。
  
  鑫仔边吃边一个劲地说:“飘飘,你得学着点,妈的一手好菜可不能失传啊!”
  
  “你们男人就会吃现成的啊!”嫂子反驳着。
  
  “荣仔,你可惨了!”大家哄笑了。
  
  “又叫“荣仔”,没大没小的,别人听了要骂我们家没教方的。”阿婆严肃地教导晚辈们,随后又是一阵哄笑。
  
  第41章
  
  中秋过后,一切都凉爽了。
  
  天空高高篷起,几片洁白的云朵漂浮在深邃的蓝色天海里,显得干净,壑亮。在秋风的浸染下,阳光温和得近似妩媚,远处苍翠的山也意韵了起来。
  
  铁路上有几个年轻人,他们的笑脸幸福着秋天的一切,铁路两旁的大树在舞蹈,“哗啦啦”叫着欢乐。
  
  鑫仔端着照相机,立刻按下快门键,其他四人快乐的瞬间留在了回忆里。他们互相两三之间都合了影,但无法五人合影,大家也没在意。飘飘和鑫仔总算一起照了相,有她靠着鑫仔的,还有一家三口逗着乐的。
  
  两个男人坐在树下,抽起了烟。
  
  “你小子不错啊!还抽“红双喜”了。”
  
  “人总会变的吗!”阿文咧嘴乐着。“喂,鑫仔,都这么凉了,怎么这知了还死叫着,你不是说知了在20几度才会叫吗?”
  
  他一时不晓得如何回答是好,笑话道:“它肯定是发高烧了。”
  
  “讲卵话!”
  
  “哈,你今年就去搞饭店?”
  
  “嗯,我舅说趁过年可以赚不少。”
  
  “文仔。”他望着远处说道:“能不能跟我干完这个冬天,那路搞得差不多了,”
  
  “你是说修马路?”
  
  鑫仔点了点头,神情忧伤了眼睛。
  
  “我——可能——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
  
  “说实在的,”鑫仔拍着他的肩膀道:“兄弟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有你在,我底气足一些!不要说那些挡路的大石头,就算是几座大山,我也有信心劈倒!”
  
  阿文显得有些为难,阵阵烟雾从睫毛边骁过。
  
  “怎么了,不相信我啦?”
  
  “不是我不相信你——你以前说过,到二十一世纪我们都会过上好生活,我他妈的就等啊盼啊!现在二十一世纪都过了两个年头,还是个鸟样。”他甩了烟头,又抽出烟盒。
  
  “抽我的吧!比你的差了点,味道也还可以!”
  
  他从兜里摸出一大袋在集市里称的卷烟丝,这种烟俗称“喇叭筒”。
  
  “哼哼,这样干下去,我怕连‘喇叭筒’都抽不起啊!”
  
  两人都同时移开了对视的目光,鑫仔微眯着眼,眼神忧伤得无奈。
  
  “你不干是吧?”沉默了许久后问道。
  
  “路不是说通就通的,那么多的石头,村里有多少钱买炸药?”
  
  “这些你别担心。”他眼睛有些光亮。
  
  “开通后又搞什么?”
  
  “我打算搞个小型的养猪场,养母猪的。你吗就去做你的店老板吧,就这样说定了啊!兄弟俩一起拼到今年年底!”
  
  “好吧!是该让我赚的钱,它也跑不了,明年去搞饭店!”
  
  “就是吗!”鑫仔笑道:“等路通了,在镇里也不会让别人取笑啊。(外面的人笑他们‘你们村啊,讨个老婆还真要抬轿子,卖生猪出栏还要抬桥子’)”。
  
  “具体怎么搞?”
  
  “到时候我会去镇里一趟,去搞点钱,再请些开石路的老手,等秋收完后就开工。”
  
  “没必要找别人,开石路就是放炮吗,村里有十来条汉子都进过煤窑了,都是放炮老手。”
  
  “真行?”
  
  “当然!”
  
  “好,就这样定了。”
  
  第42章
  
  盈盈发来短信,说有急事找他,为了避开流言,他本不想去,但顾虑到去镇里筹钱还得靠她帮忙,再怎么说也是好朋友,借了钱也没还给她。
  
  风尘朴朴赶到镇里,陌生感油然袭上心头。镇里的气象富有朝气,各色广告牌靠在层层楼面上睁大眼睛招来行人,大减价商店争相放大音箱。大街上,小路口处处都是衣着时尚前卫的年轻人,街道改建后更是宽敞明亮,路灯整齐而美观。鑫仔站在那确实有点老土,他再一次强烈感受到,外面变化真大,行驶的汽车络绎不绝,游荡的汽油味仿佛给整个城镇都开起了马达,城里面一年一个新样,农村却年年一样;城里人瞧不起乡下人……他发了一阵呆,想了些关于城里和农村的问题。
  
  迎面过来一位中年妇女,挎着皮包,穿着深紫色裙子,略显富态。她那白皱松驰的脸些许有点慈祥,但细细眉毛下不大不小的眼睛好似有色眼镜,瞧不起人。她就是邝老师,他们高一高二时的班主任,鑫仔一眼认出来,略觉惊慌。六七年不见,她老了。虽然从前师生间有矛盾,但毕竟是自己的老师,他见了她还是有份亲切的冲动。他正想开口时,她也看了他一眼,眼神像看犯人,又像看乞丐,要命的自尊心又一次被击中,他迅急扭转头去,差点昏愦,头脑清醒时,她已经扭着步子走远了。他又想起了从前的事,想起了阿爸,想起那时阿爸莽撞地闯进教室大喊大叫时同学们的笑闹声,还有邝老师那尖锐的眼神,甚至想起了阿爸耷拉着布鞋无趣地走出教室的样子,还想起了邝老师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40至42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