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一部 故乡第34至36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15 点击数:2519次 字数:
  第34章
  
  应该回家了,一来看看家里人,二来暂避一下盈盈,三来躲开镇里混混的纠缠。
  这天天气晴朗,微风在灿烂的阳光里披着长发,穿过森林,来到焕气的田野里,油灿灿的稻禾泛着金边,此起彼伏。满空气都是质朴的稻草香,就像父亲身上那混着的旱烟味的汗水味,让人闻了就觉得心里踏实,父亲的英雄形象就是在这些田地里感染着他的,他崇拜的第一个英雄就是自己的阿爸。田间还有劳作的老伯,那些熟悉的黄色草帽,不知渗满多少汗水,写满多少默默的辛劳。
  这一切,不得不令人回忆起过去的时光,还有那逝去的懵懂童年。
  就在这些田间小垄上,脚步还在延续。那时候,早晨踩着露水,跟着小伙伴去上学,傍晚托着夕阳赶回家。雨天留下的小脚印在记忆里清晰可见,晴天闹着笑着,哼着“小燕子”或者“小吗小儿朗……”追赶着翩翩飞舞的白蝴蝶,那时就在这条田畔里抓了一条小壁虎,放在飘飘的书包里,还把她吓哭了。  
  他仍然沉浸在金色的回忆里。春天,光着脚丫,披着油薄膜,背着竹篮和小锄头,在田间挖猪草,被乌云赶着跑。那可恶的乌云像动画片里的魔鬼一样追逐大家,好在雷公公即时赶来,把它咂裂了,最后都化作雨雾,滑落下来,天空突然变得豁亮清新了。夏日时穿小短裤打赤膊,或是玩捏黄泥巴,或是跳下小河里玩游泳抓人的游戏,秋天,骑在牛背上看蓝蓝的天,淡淡的云——云上真有神仙哪!寒冬里,小伙们点燃稻草,烘着小手,稻草里的谷子炸成了爆米,大家争抢着。见别人都吃完了,自己还剩下最后一粒,就自豪地喊着:“吃光光看光光罗!”还往老鼠洞里放火烘烟熏老鼠,有时也玩跳绳,跳皮筋,跳房子,把稻田踩踏得光秃秃的。  
  这田野里也有自己流过泪的痕迹。割草割破了手指头,第一次看见那鲜红的血,泪水也喊了出来:“妈呀,妈呀!”划破天空,还有就是第一次被阿爸打骂一顿。阿爸在老远就举着那根赶牛的竹条,见阿爸“凶狠”的样子,他“扑通”倒在地上大哭。阿爸正要抽打时,他跑了,还叫道:“你打我一棍,就要拿一块钱给我,两棍子就两块钱!”旁人和阿爸都大笑了。当时他想这样很划得来,被打一条子就可以吃好几根冰棍,剩下的还能买几条蚕虫养。再大几岁,他也卖过冰棍,卖过蚕给比自己还小的伙伴……
  他突然从童年的美梦中醒来,童年已经消失在牛背上。纵然童年里有许多无忧无虑的快乐,没有太多束缚,但人还是应该学会长大,面对现实,继续自己的生活,确实会很累,内心也很困——为什么长大就要想这么多的事?这就是生活吗?在疲惫与浮躁的时候,会忘了生活到底是为了什么,也许生活是为了说不完道不尽的清晰而又模糊的欲望和情感。是为了得到各种欲望和情感的平衡,因而去追寻和弥补。若是没了了生活信念和追求,没有了牵挂和思念,没有了快乐和痛苦,作为一个正常人,不知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起身往家里赶,好想看看家里人,也不知道阿爸怎么样了。
  
  第35章
  
  一想到阿爸,愧疚和怨恨就一齐袭来。多想让他过上好生活,哪怕是给他几包好烟;多想让他看到自己憧憬下的未来,让他知道他儿子是有出息的人;可是,现在自己毫无起步,想改变又改变不了。阿爸却只能躺在病床上,睁眼闭眼都是痛苦,想到自己有这么个大学生儿子就——他劳苦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别的老人上了这年纪,要么含贻弄孙,要么安享晚年。  
  越想越不是滋味,他加快了脚步,感觉有很多话要向阿爸诉说(一直来很少跟阿爸谈心事)。  
  在金灿灿的阳光下,村前的树绿得热闹,木桥下的水也流得喧哗,鸟儿叫的欢快。村里的空气却凝固了。村前那块烧死人衣服的凹地正冒着黑色烟雾,空气里游荡着剌鼻的焦糊味,一种不祥的预兆涌上他的心头。  
  很多人从他家里进进出出,还有老村长,他们在张罗着什么,凄厉的哭声也传了出来。鑫仔还没回过神来,鼻子一酸,泪眼就模糊了。  
  “怎么了!我们家怎么了!”他哭着狂跑过去。  
  众人一齐望着他,什么都没说,老村长只说了声“回来了啊,还说去喊你!”
  他走进悲痛的房里,害怕见到的一幕还是出现了,阿爸僵硬地躺在床上,一家人跪在床沿旁悲哭不停。  
  “阿爸!阿爸!”他重重地跪下了,紧紧握住父亲那粗糙干瘦而又冰凉的手,就算是叫破喉咙,阿爸也不会醒来了。他多么希望阿爸能够睁开眼睛,哪怕是瞪他一眼也好……你不是要打我吗,阿爸哪!你的烟斗还在那,快拿起来打我呀——可是永远都不能被他打骂了!  
  “时辰到了!”老村长带来一伙殓夫,要入棺了。在阿爸进棺的最后一刹那,鑫仔感觉模糊而麻木了,只想多看上几眼。  
  “阿鑫哥。”飘飘含着泪水,靠了过来,紧紧抱着他。  
  下午,晴转阴,后来还下起了小雨,老人们都说张仁头有福,喜好喝酒,老天开了恩。  
  当晚,鑫仔还没从悲苦中醒来,就被亲戚和叔伯们勒令跪在堂屋里,每人给他几巴掌。飘飘也跪在他旁边。  
  “晓得你阿爸是怎么死的吗?他晓得你今天会从牢房里出来,昨晚喝农药寻了短见……”
  他鼻子又酸了,泪水没有流出来,只是打湿了眼角。 
  被拘役的事怎么会不翼而飞呢,还滋生出如此荒唐的“事实”——鑫仔跟镇里一伙二流子抢劫长途车,还打了起来,被派出所的抓了。后来才知道,是张贵发的老婆回来告的状,也搞不懂他们怎么会相信。  
  在父老面前,他没有言辩,一直跪着,他还没有从痛苦中挣扎出来。  
  他彻夜未眠,早上起来,双眼浮肿,外面还在下雨,他猛地狂跑出去,静坐在雨雾中,以此来解脱自己。集了郁结,就想得到解脱,他总觉得阿爸还没有死,也许还躺在床上,说不定正捏着烟斗吸烟;或许刚从田地里回来,淋湿了雨水,正用他那汗布擦着雨水……但一想到他那僵硬的尸体,还有冰凉的双手,又从残忍的现实中醒了过来,止不住泪水——阿爸已经含恨而去。  
  飘飘手里撑着一把伞,在旁边站了许久,她那火焰般的目光,透过风雨,在鑫仔寂落的后背上燃烧着。  
  “下这么大的雨,回去吧!”  
  他似乎没听见,双手使劲往脸上混擦,呼吸沉沉。  
  看着他这个样子,飘飘禁不住涌满泪水,带着责怪,厉声哽咽道:“你怎么能这样!你这样就能有什么用啊!起来!……你这样子,叫人好伤心啊!”
  “你说句话呀!”
  “你还是不是阿鑫哥,你说呀……”
  她把伞一丢,急促呼吸,用力拖拉着鑫仔。 
  “起来呀!你,起来呀!”
  任她怎么摇,怎么拉,鑫仔还是一动不动,飘飘打起了寒颤,拉他没拉住,一个踉跄倒在了泥土里。鑫仔好像是被振动了,终于清醒过来,急忙上前把她扶了起来。飘飘的肚子挺得好大,她顺势紧紧抱住他,靠在他怀里,右手狠狠捶打他的胸口,放声哭了个痛快。狂风密雨拂乱了她的秀发,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鑫仔双手捧着她的秀脸,轻轻试擦她的泪眼。 
  “不哭了,啊!再哭我把你丢进河里。”
  听到他那爽朗的笑声,她也笑了,雨水冲洗着泪痕,她妩媚地笑了。
  “我最喜欢开玩笑时候的你,什么痛苦都压不倒你。”
  “你压得倒我啊,你们母子俩这么重,我都抱不起来了。”
  “你怎么就知道是个仔?”
  “应该是吧,那么调皮。”他凑到飘飘肚旁教训道:“小仔,小仔,别乱动啊,出来老子好好管教你。”
  他边说边咧开大嘴笑,飘飘也“哈哈”大笑了,他想,在痛苦中自己还不如飘飘坚强,她给了自己内心的安全和踏实,不管自己怎样的落魂,她都会和自己一起默默地承受压力,默默地支持自己,永远不离不弃。要不是她给自己抚慰,可能早患上深度忧抑郁症,终夜不能成眠,已不成人样了。他们紧紧依靠着,徒步在风雨中。河畔的柳树招展着枝条,柳絮飘飞着柔情,乌云在山头上碎成了雨雾,朦胧成美丽的仙境。狂风卷袭,飘飘感觉飞了起来,像行走在茫茫的天空里。  
  也许,人就应该这样吧,既要“享受”痛苦,又要摆脱痛苦,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对于生死这类严肃话题,我们还没完全明白应该怎样对待。但不管怎么样,每一个人都会有面临死亡的一刻。或许死亡并不是我们认为的那种可怕的死亡,而是一种超脱(其实佛教用来安慰心灵确实有效)。以上只是个人感想,当自己遇到类似的悲痛时,痛定之后,不妨这样想想,想开点,死去的人已经死去了,活着的人就应该好好活下去。
  
  第36章
  
  日子依旧这样过下去,家常琐事,平平淡淡。阿鑫有时喜欢这种平淡,有时又害怕这种平淡。  
  最近家里灾难不断,阿婆总叼念着是鬼神作怪。她嘱咐阿荣找了位巫师,来家时施法。为了能让她老人家安下心来,鑫仔也没劝阻。事后没过几天,飘飘就生了个仔。村民们都说这位巫师很灵,见鑫仔就说:“多亏人家地理先生”,这下走好运了。鑫仔不跟他们争辩,根本争辩不出什么好结果,这种思想在村民们心中是根深蒂固的,在一些老年人心中甚至是骨子里的。只希望年轻一代不再继承这些思想。  
  飘飘生孩子那天,鑫仔急乱了手脚。她在床上痛苦挣扎,母亲和大嫂,还有村里的接生婆都在房里照看着。鑫仔急着走进房门,又走出来,反复转着。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慌叫道:“让我送去医院吧!”
  “傻孩子,哪个女人生孩子不是这样?放心吧,我都接过几十年了。”接生母不紧不慢地边说着边忙着。
  果然,他刚点燃一支烟,就听到房里新生命刚来世界的啼哭声。他急忙把烟丢了,冲进房里,飘飘生了个仔。他几乎是跳着去报喜,“阿婆,飘飘生了,带把的。”
  柳叔留给他们的房子一下子挤满了人。见孩子刚出生就哭个不停,有人说:“唉?人就是来受苦的,哭着来这里,又在别人的哭声中离开这里。”也有人说:“来的时候,大家欢笑;走的时候,大家敲锣。”村民们虽不明白,新生孩子的啼哭声是受空气刺激喉部的产生的,但他们说的都各有各的道理。  
  “这个时辰不怎么好。”有老人议论。 
  “瞎说?”
  “唉,都是上天安排的。”
  “外面有钱人生孩娃时,为了赶上好时辰,都去医院开刀,把娃儿从肚子里拿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34至36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