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第一部 故乡第31至33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14 点击数:2379次 字数:
  第31章
  
  县里有个同学结婚,婚典在金星大酒店举行,请贴发给了很多人。
  
  大家赶来时,酒店门前早已靠满了各色轿车和摩托车。鑫仔一身老二着架,自惭形秽,这真是个大闹剧,害得他大出洋相。
  
  新朗、新娘一左一右站在门口。鑫仔走在前面,他靠前去,喜笑道:“祝福你们,老同学。”新朗新娘愣在那,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过了一会,新朗眼皮笑开了,“哦,阿鑫呀,谢谢了。”鑫仔正要走进门口的时候,新娘伸出了右手,他急忙了伸出右手,握着她的手,再次祝贺道:“恭喜”
  
  “谢谢!”新娘笑得好不自然。
  
  鑫仔又往里面走,这时新朗伸出了手,他只好又握着他的手,说了些喜庆话,盈盈急忙上前去把他拉回来,后面的人都忍不住笑他。
  
  他问盈盈:“怎么了?”
  
  “你没准备红包吗?”
  
  “原来如此,我哪知道!”
  
  “你当兵当昏头了吧,这点社会常识也不懂!”
  
  “以前不是这样的。”
  
  “真老土,以前是以前,社会是发展的。”
  
  鑫仔的心突有感慨,又不得发泄,既然来了……盈仔给他买了一个红包,塞进几张“大团圆”,递给了他,这次总算顺利进了酒店。
  
  酒席上,大家闹得极沸腾,好不热闹,阿诺喝一口酒,私下跟盈盈说:“等我结婚时要请更多的人,一定要赚回来。”盈盈忍不住偷笑了。
  
  昔日的同学很多成了大款,穿的用的都是名牌,他们正拉着嗓门,谈论着轿车,或是讲着自己更换手机的速率……
  
  同学们突然讲到了鑫仔。也许是酒能壮胆,大家任意大声说着话。
  
  “我还以为鑫仔会有什么出息,现在混得什么鸟样!”
  
  “听说他的手机还是盈盈买的。”鑫仔听了这些话不是没有反应。毕竟,这是在同学的婚庆上,他强忍着。
  
  李强喝醉了酒,满嘴胡话。鑫仔扶着他回家。
  
  “哼……”阿强奋力掀开。
  
  “别闹了,回家去睡一觉就好了。”
  
  “好个鬼,我是派出所干警,你认识不认识!”
  
  “认识”。
  
  “碧溪镇碧云村村长张鑫呢?”
  
  “认识。”鑫仔将他劳劳扶住,“你真的醉昏头了!”
  
  “没有,别的我比不上那个仔,喝酒他可不是我的对手。”
  
  “好好,知道了。”
  
  “我他妈运气没他好……现在呢,我喜欢的女人喜欢他……”鑫仔听了心里直喊冤,其实自己最不好过,强仔的处境好多了,至少父母有工作,身体又健康。苦闷重重,真想喊唱一首:“男人哭吧不是罪”。
  
  “都说男人唱醉酒了会想很多的女人,我他妈却像一个女人,还是想那贱人一个……”
  
  第32章
  
  镇里,买马的还是买马,还有赌博的、嫖娼的,偷摸拐骗的……
  
  浮躁的一切继续浮躁,现在这个多极化的社会不会因为某个人的力量而改变,也用不着想着自己怎样去改变这个社会,越想怎么样就越不能怎么样,该怎么样的还是会怎么样。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自己能够把握好自己,在内心里保留一方净土就已经是难得可贵了。
  
  盈盈的大哥,也就是镇长,把阿鑫请到了“绿仙壶”茶吧。他全身肥硕,挺着将军肚,腰间却别着一个小巧的手机。他卸下了平时的官样,和颜悦色,直奔主题。
  
  “老弟,我今天就想清你去给我考个试。”
  
  “考什么试?”
  
  “拿个证书”
  
  “我不行的!”
  
  “怎么会呢,你是本科生,帮个忙吧。”
  
  “我真的不行,都忘了。”
  
  “没事的,你只管大胆放心去考场,其他事我负责。”
  
  他软硬兼施,最后鑫仔还是没答应。他还抛出了鑫仔入党的事,这事快半年了,现在还没点音讯,也不知道组织上考察得怎么样了。
  
  鑫仔愤然离开,他受不了别人威胁,他不相信自己要入党还会受到阻止。后来又想想,入党不成也算了,就做个不入党籍的党员吧。反正现在很多人入党不是为了光荣,不是因为觉悟高,而是因为人们认为有利可图,有利于自己的前途。
  
  “我哥说不让你开车了。”
  
  “我也不想干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怎么了!”
  
  “不就帮他考试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不想做自己不愿做的事。”
  
  “你以前读高中的时候还不是帮人家考过?”
  
  “什么考试!”
  
  “补考呀,毕业会考补考。”
  
  “以前是以前,现在不同了。”
  
  “你别太自以为是了!”
  
  “别说了,我不干了!”
  
  “我又没叫你走。”见他那样,盈盈像要哭了,“我爸那里我说了算。”盈盈变了很多,陷得太深了,像是得了痴狂症。鑫仔想找个机会向她澄清,不能这样敷衍下去了。
  
  心里乱了,就想漫无目的地走走。愀然的脸色,映着汪汪的暮色。在大桥边,见桥中央卡着一辆长途大货车,旁边围着一群人正在争吵。
  
  “快点,啊,给五千就让你们把车开走。”说话的正是八哥。
  
  事情原委是货车司机不小心撞坏了他们的摩托车,他们要求赔偿。其实,谁不知道,这只是八哥他们惯用的敲诈伎俩。旁边围观的人只是看热闹,事不关已,他们都不想“惹事生非”。况且,这些人都是当地的路霸,恶棍,地大蛇。
  
  两个长途司机蹭在桥边,吸着闷烟,疲惫的脸上交织着无奈和惊慌。不知那些交警去哪了!很多东西都是这样,不需要的时候满地都是,需要的时候半天见不着。
  
  自己也跑过长途,了解出门在外的心情,特别是遇上麻烦。
  
  “八哥,怎么了!”
  
  “大学生,你来的正好,来,抽根烟。”他递支烟过来,指着那两个司机道:“这两个远路佬撞坏了我们的摩托车,现在不想赔钱,你说该怎么办?”
  
  “叫派出所的来吗,要不我打个电话叫李强来?”
  
  “算了算了,这种事还是私下解决好。”
  
  几个人跟着八哥横了过去。一个又壮又矮的打赤膊的短平头吼叫道:“他妈的还不拿钱出来,老子打断你们腿!”说完将烟头弹向司机脸上。
  
  看他满脸横肉,右眼角边还有一条刀疤,着实令人胆颤。
  
  “老乡,有话好说吗。我们身上没那么多钱呀,我们是替别人打工的。”
  
  “有多少全拿来。”
  
  “千把块钱,还有,手机也给你们了。”
  
  “算了吧,八哥。”鑫仔吐出烟圈,“过会交警队的来了可不好搞!”
  
  八哥眨下眼皮,犹虑再三,终于接了这些钱物放了他们。
  
  鑫仔正要离开之时,八哥叫住了他。“有人找你点事,不关我事啊。”
  
  “帅哥,过来!”短平头黠笑道。
  
  “干吗!”
  
  “拍!拍!”突如其来的恶狠的巴掌打在鑫仔脸上。他还来不及反抗,就被他们拳脚相交打倒在地。他们抓着他的手,他反抗不了。
  
  “麻子、卷毛,过来看看是不是这个仔。”
  
  那天在阿诺网吧里遇到的那两个毛小子钻了出来:“就是他!”
  
  “刀疤哥可不是好惹的。”八哥故作同情道:“这就是爱管闲事的后果,今天我也帮不了你了。”
  
  鑫仔什么都没说,他知道说什么都没用,只能受些皮肉之苦了。
  
  “算了算了,都自己人,抽口烟吧!”刀疤紧捏着烟火,趁鑫仔没注意,把烟头塞进他肚皮下,狠狠按了下去。
  
  “啊!”灼烧剌痛着他,借着本能将抓紧他的人掀翻了,借机往桥那头狂跑了过去。
  
  “追!追上去,打断他的腿!”
  
  谁知桥那头也冲来一群人,有的挥着砍刀,有的手拿铁棍。见这阵景,他不由得害怕起来,前几年镇里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大群人砍死一个人,最后那些人坐了几年牢就没事了。法律在这里没有起到“震憾”的作用,因为他们不懂法不知法。就连村与村之间的纠纷也靠斗架来解决。
  
  他害怕死于乱刀之下。如果就这样死了或伤残,那会……自己的理想,前途,飘飘,一切的一要都会残忍地归于零。
  
  情急之下,他从桥上硬生生跳下河里。映在河底的灯光闪烁着,鑫仔感觉满眼都是金子。今天撞上这些人,让飘飘见了,不知会有多伤心,日后要是跟这些人打交道,那可惨了,看来镇里是不能久呆了。
  
  他上了岸,打了个冷颤。全身湿透,感觉五月的风也凉凉的,心还在恐惧的狂跳——差点就死于非命。
  
  警笛声从国道传了过来,警车停在了大桥上。“快!快上来!”
  
  第33章
  
  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会进拘留所。在别人看来,被警察抓的人肯定是干了坏事的人。现实当中,被社会“确定”是坏人后,人们会把你说得怎样的坏,这不,刘建的同事将鑫仔的“事迹”搬进了课堂“……我们刘老师的一位同学就是因为小的时候不听话,总以为自己的是对的,现在呢,虽然是本科毕业,但还是没名堂,跟二流子混在一起抢劫长涂车……我说你们呢可不要调皮,不要以后也落得这种下场。”事情一传再传会传得如此歪曲,道听途说者多了,众口铄金,任你怎样也洗刷不了。
  
  作为现实中的人,芸芸众生,有谁会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没有人能完全解脱自己。鑫仔害怕被打上“坏人”的烙印,希望这事不要传到村里去,不然家里人知道了……但谁会想到,这件事在镇上流传开来,一直影响十几年,成为学校的反面教材——这都是以后的事。
  
  面对以前的许多事,还有现在滋生的琐事,他忧虑重重,胡须也粗黑得更快了。
  
  盈盈知道这事后,想请她大哥来说下情,她大哥没答应,还说鑫仔太不会做人了。李强每天都来看他。既把他当作朋友,又当作情敌,每当谈到盈盈,他就会忍不住发火。
  
  个把月后,鑫仔被放了出来,盈盈早早地来了派出所接他。
  
  “出去就让车撞死啊!”还在关押的一恶棍说道,其他的都哄笑着。
  
  “吵什么吵!”阿强大吼。
  
  “鑫仔,踹他几脚!”盈盈大吼。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31至33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