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一部 故乡第28至30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14 点击数:2170次 字数:
  第28章
  
  小两口回到家后还是沉默着。鑫仔不知该怎么跟她说,虽然自己没有那回事,但对她还是有愧疚感。他逗了逗阿黄,阿黄打着颤,全身的毛都淋湿了。
  
  “给我洗下衣服吧,我的衣服几天没洗了。”
  
  飘飘依旧不理他。
  
  他捡了脏衣服走出来,又进来,正色道:“真的没那回事。我跟她只是同学和兄弟的关系,上次你也见过她,她就像一哥们,我怎么会喜欢她,不信你去问问啊!”
  
  说完他去了河里,没带刷子,搅了洗衣粉后,浸些水用脚板踩,然后又加洗衣粉,用手揉搓着。这么久没洗过,确实不习惯。
  
  “呵!我来吧!”飘飘突然偷笑着冒了出来。
  
  他愣了一下,“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看了好久了,你这样会把衣服洗烂的。”说完,她接过衣服,揉了起来。
  
  “你不生我气了!”
  
  她低着头说道:“我干吗要生你气?”
  
  “真的!”
  
  飘飘一展妩媚,笑脸赶走了残留的泪痕。
  
  雨后天晴,格外清新,鑫仔点燃了一支烟。河水游荡着,润爽的清风抚面而来,两岸的杂草树木在绿意中微笑。
  
  “阿鑫哥,你能不能把烟戒了。”
  
  “边抽边戒”。
  
  太阳一晒,泥巴路就渐渐隰了,他俩调笑着滑走在路上,路边剩下的油菜花黄得灿烂,白色蝴蝶弄翅飞舞,蜜蜂嗡嗡闹唱。
  
  这天,鑫仔犁了几分田。他读初中时学会了耕田,还真应了阿爸的那句话,读了这么多书还是回来跟牛屁股……他回到家,边啃着一条大黄瓜,边打理饲料喂猪。
  
  晚上飘飘兴奋害羞地说她怀上了,鑫仔大叫着把她抱起,心里的那个喜啊!两人爱抚过后,都未能睡着。
  
  “你想要仔,还是女儿?”
  
  “都一样,我都喜欢。”
  
  “真的,阿婆想让我生个仔。”
  
  “那你就生个仔吧!”他故意笑道。
  
  “但我不能保证呀!要不要去县里照个B超!”
  
  “唉呀!管他男的女的,都是我们的!”
  “好吧,反正还可以再要一个。”
  “生一个够了,剩下的任务交给荣哥他们。”
  
  “可阿婆说过好多次了,要我生个仔。”
  
  “不能生也不能怪你啊!你忘了那个性染色体了,男的是xy,女的是xx,要怪也只能怪我没能把y送给你。”说完都嗔笑了。
  
  开心过后,他渐渐陷入了深思。就这样要当父亲了,太快了,要不是阿婆催促,是不会这么早要孩子的——有了家,就要为家负责,但自己对以前的家都还没尽一份责任。他简直不敢相信!生儿育女,难道就这样把孩子养大,然后自己慢慢的老去……他不想就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一直到老。原本想改变家乡落后的面貌,不但一事无成,连自己的家都顾不好。
  
  “怎么了,阿鑫哥!”
  
  “没什么!”他无以言说此时的复杂心情。
  
  飘飘侧着身躯,头倚在他手臂上,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略喜略忧的说道:“阿鑫哥,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我晓得,绝不是因为你考上了大学。说实在话,我读五年级时就喜欢你了,从那时一直到现在,我不在乎你能不能在外面闯出什么世界来,只在乎能跟你生活在一起,再平淡再穷苦我也不怕。我很想我们就这样生活下去,但我也晓得你……”
  
  她停了停。“其实没了你地球一样会转的!”她嘴唇微颤着,说得极有怨气。“你真的要做下去的话,我也不会拦你,村里人都说男人讨了老婆后就变成耕牛了,但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的,你想做就继续做吧!”
  
  鑫仔未语也未眠,吸着闷烟。现在,只有飘飘了解自己。自己还年轻,还能干出事业来。他现在的理想不像高中时那么纯了,那时只想让村民们都富起来,让外面的人看得起山里人,而现在,他更想证明自己……
  
  
  
  第29章
  
  阿荣在外务工,家里的田地春耕落在了鑫仔身上。
  
  这天雨特别大,田间的路也很滑。为了赶季节,就算天上落刀子,也要下田,老天时不时裂开火缝,好似被山石砸碎了,轰隆隆,春雷滚得很。
  
  鑫仔披了蓑衣,戴着斗笠,与牛共舞——一头大水牛,幸好读书时没把眼睛读坏,要不然戴着眼镜犁田,那是怎样的狼狈啊!他赶得急,厉声吆喝着,突然一声惊雷,大水牛被吓得飚开了,田里泥水四溅,鑫仔被拉了个踉跄,他死死地绷着牛绳——两条臂膀。那条水牛裂着血色的眼睛,好像哭了,却动弹不得。他急忙松了手,牛被制服住了。
  
  不多久,他们也来了。阿爸背着锄头,大嫂挑了化肥。秧苗也挑来了,飘飘挑得吃紧,没扎裤管。
  
  阿爸刚来就大骂道:“死仔!多好一分田,给你搞成这样子,人哄地皮,地哄肚皮,老子来犁。”
  
  话刚完,他就下了田,抢过犁把和牛绳,顺手“老当益壮”地将鑫仔推开。鑫仔未能急料,“嘭通”一声倒在泥水里,整个人都成了泥人,飘飘和大嫂在风雨中笑弯了腰,笑声却淹没在了雷声里。
  
  鑫仔起身抢过竹条子,气喊着:“你去犁!”咬紧牙关,往牛后腿上猛抽鞭过去,大水牛狂飚了,犁背也脱了,阿爸抓着牛绳跟着跑,水牛越飚越起劲。飘飘忙催鑫仔去追,鑫仔怄气说:“他自己养的牛会制服不了!”此时他内心极其难受,有了怨恨又不知道该恨谁怨谁,更无法痛痛快快的去发泄,到头来却是自己错了。这种带着恨意的愧疚,令人不以释怀。
  
  情形渐渐不对,鑫仔也急了,他边追边大喊:“阿爸,丢了牛绳!”不知是他没听到,还是太固执,他仍旧在大水牛腿后挣扎。
  
  雷声回响,悲剧还是发生了,阿爸从高坡里翻滚下去,大水牛还在狂奔,褐黄的斗蓬倒扣在山坡上,被洪水和风雨冲刷着,仿佛瞬息就要稀烂。一时难以接受眼前的一切——几年前阿爸还把牛鼻子绷裂了。
  
  “阿爸、阿爸……”风声、雨声、雷声、喊叫声都凄然得见了血,雨水和泪水模糊了双眼,内心剌痛了新的伤痕。愧疚、悲惨种种难受纠织着鑫仔……他脑海里激射着两幅画面,一是刚才阿爸骂他那紧撇着的嘴巴,一是阿爸那干瘦的身躯活生生地翻滚下去……
  
  全家人都痛哭着,母亲倒在地上,捶着胸,哭得撕心裂肺。飘飘和大嫂将她扶起来,抱着哭,阿婆昏倒后,大家将她背去了村医务室。鑫仔拭擦着眼泪,跟老村长一起组织着村民,扛着张仁头赶去镇里医院。
  
  住院后,命是保住了,但他右脚折了,头部的淤血也一时难散。可是,咱农民是看不起病的,只要病痛暂不危及生命,人们宁愿在家里折腾,也不愿意多住一天医院。
  
  回到家里,儿子媳妇都陪着,还有老伴,两个儿媳天天不厌其烦地给他捶足,按摩,张仁头每每对着土墙壁流泪,欣慰得流泪,以前是很少流泪的。隔壁老汉常叹道:“能有这么好的儿媳,死了也值得咯!”
  
  家里又欠了一大笔帐,张仁头几次要去寻“短路”都被老伴和儿媳拖住,他哭喊道:“你们这么狠心……”
  
  鑫仔几次去看他,他都不说话,也不再骂了,他老是叮嘱老伴关了电灯泡,点着洋油灯。
  
  盈盈打手机叫鑫仔去上班。飘飘不想让他去,但又怕自己成为他的累赘,况且家里确实需要钱。
  
  这次鑫仔飘飘一起来看望张仁头,喊了“阿爸”许久,老人家没应,然后两人都跪下……张仁头忍不住老泪纵横。
  
  第30章
  
  鑫仔就在镇里,但飘飘总觉得相距很远,她了解鑫仔在外面栉风沐雨是为了什么,相信他不会跟别的女人……她牢记鑫仔的嘱托,照顾好家里。
  
  鑫仔去一次镇里,一般很久才回一次家,并非乐不思蜀。刚牯头一家显赫一方,就连帮他家打工的鑫仔在镇里也出了名。镇里人叫他叫“大学生”,当面背地都取笑奚落他,拿他当饭后闲聊的话柄,大家都把他当边缘人看。
  
  刚牯头承包了镇里新开发区的装潢工程,正需要材料,鑫仔跑了半个月的长途,奔驰在广州与碧云镇之间。盈盈也陪着去,她找人帮她打理时装店。
  
  在车上又闷又累,两人都很疲惫,要么聊天,要么抽烟,要么睡觉。盈盈再怎么无精打采都要问很多的话,鑫仔不怎么回答,他精神压抑,说出来也没人能解决,连最近家里发生的事他也只字不提。盈盈觉得烦躁,点燃了一根烟。
  
  路上一直下着雨,鑫仔小心地驾着车,一阵烟雾吐在他的脸上,呛乱了眼睛。
  
  “唉,干什么!”
  
  “给你烟抽,叫个死呀!”
  
  “少来呀!”
  
  “你要知道,国家还不发达,吐出来的烟雾还可以重吸收,资源共享吗。”
  
  “我戒烟了!”
  
  “好哇!我也想戒了,其实不戒最好,多为国家做点贡献。唉,对了,想起来还挺矛盾的,抽烟吗,有害身体健康,要是大家都不抽吗,那国家不少了很大一笔税收!”
  
  听来叫人忍俊不禁,确实双有点道理。
  
  “哪里,国家每年治肺病花的钱更多,而且还有人员损失,说不定我们也到四五十岁就得肺癌死了。”
  
  “早点死也好,老了不好玩了。”
  
  “我不想早死,我要戒!”
  
  “好,我也戒,想的时候还是要抽一根,高兴的时候抽一根,烦闷的时候与可以抽,缓解缓解情绪。”
  
  其实鑫仔也早觉得,当一串串烟圈腾绕过后,自己内心的压抑和困惑也随之散开了,而整个人也好似站在了白云端上。
  
  天空中暮云暧逮,一辆辆长途汽车奔跑在春意澜珊处。
  
  跑完长途刚回到镇里,阿诺就找他有事,说她网吧主机系统出了问题。阿诺见他满头髻髻,先请他上了发廊,他很少上发廊,进去见了穿着性感的发廊妹很是拘谨。盈盈他们和发廊妹大笑了,问他要不要“小姐”50块钱包夜。见他那呆样,大伙儿都笑得肚子痛。盈盈笑他乡下人进城,还告诫说别以为发廊都是干那种事的地方……
  
  来到网吧,打开机子,他轻轻敲了敲键盘,随意点了点鼠标,问题就解决了。他们都跳起来了,李强却露出不屑的神情。鑫仔早知道,李强钟意盈盈,一直狂追着她。
  
  阿诺请大家上通霄,盈盈坐在鑫仔旁边。李强时不时刁一眼过来。阿鑫懂<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28至30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