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一部 故乡第25至27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14 点击数:2389次 字数:
  第25章
  
  为了解愁,阿鑫跟着盈盈他们去了“伊甸园”,一个娱乐场所。
  
  这里有舞厅,滑冰场,台球室等。舞厅里,人们尽情跳着舞。男的抽根烟,挺着肚子任意摇摆着身体;女的疯狂一些,穿着紧身衣发着颤。有的人定是吃了摇头丸,脑袋和头发一齐乱摆着。这些人互相磨擦着,碰撞着,他们感觉很刺激很入迷,游走在快乐与堕落的边缘。所有的这一切,杂合着震耳的粗音乐,让阿鑫觉得恶心。
  
  当迷彩灯一停,这些人丑态百出。阿鑫不会跳舞,他坐在旁边独自吸着烟,他猛抽一口,星火将他的脸膛照得通红,脸上轮廓分明。他打开窗户,往外看了看,一阵风吹来,乱发粗长,好久没理发了。继续吹着风,有点想念飘飘,来了镇里一直没回过家。
  
  “在干吗?”盈盈过来了,“来跳舞吧!”
  
  “不会跳!”
  
  “我教你”。
  
  “算了吧。”
  
  盈盈跳舞蛮好看,她体态均匀,满头碎发,姿态优美。
  
  他们还去了滑冰场。阿鑫不会滑冰,盈盈和阿诺拉着他上了场。他紧抓着他俩的手一刻不放,撩人的体香和香水味扑鼻而来。毕竟两个女子还是承受不住,阿鑫壮实的身体往后倒时,慌乱中抱住了阿诺。她也倒了下去,倒在阿鑫身上,没伤着。她脸上飞满红霞,盈盈急忙把她拉将起来,刁了她一眼。
  
  后来还去打了台球。鑫仔是内行里手,开杆强劲有力,斜杆刚柔相济。盈盈看得眼放光芒,“哇,真顶啊!”
  
  “那是,差一点就去参加斯诺克了!”
  
  “去!夸你一下还真牛起来了!”
  
  这晚,大家都挺开心的,阿诺手托胸前,斜着头得意的说道:“哇,靠在鑫仔胸头上特有安全感哇!”盈盈突地来了神经质,假开玩笑道:“看你那骚样,他是色狠,小心奸了你。”
  
  “我才不怕,就怕他是色盲。”也许是开玩笑,也许是想尝一尝那种令人嫉妒的感觉。很多人都是这样,以这种艳事炫耀自己的魅力,以满足虚荣心的需要。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明明有了自己相爱的人,却还希望其他的人爱自己。
  
  盈盈真不高兴了,眼珠一齐往鼻根滑下,故作高傲地甩了甩一头碎发。
  
  第26章
  
  跑了个把月的长途,转眼到了春耕季节,这时节家里正忙得很。鑫仔说要回家,盈盈要取钱给他,说是发工资。他当然乐意,却笑说道:“我还欠你4000多块呢!”
  
  “我晕,以后再说。”
  
  “行!我无所谓!”话没说完,他目瞪口呆了——戴上头盔的盈盈越加俊俏。他不由自主地来了个由上至下的大扫除。天蓝色的头盔,淡红色的T恤,洁白色的马裤,深蓝色的休闲鞋。好一个活泼清丽的盈仔。他只有惊讶,没有非分之想。
  
  “还不上车?”“她打开安全罩,透出清莹的目光。”
  
  “哦!随手接过她递来的太阳镜”。
  
  盈盈很快飚起了摩托。工商银行在镇东头,骑车往国道最快了。刚进国道,股股清新的空气袅袅扑来。明朗灿烂的春晖透过云层,浸染大地。微风披着清爽的秀发,在野地的绿意中兜转徘徊,泛起微微碧浪,显尽妩媚之态。微风拂煦,沁人心脾!呆在嘈杂浮躁的镇里,多久没如此享受过了。
  
  取钱之后,盈仔让鑫仔搭着她,他没想到,在春意盎然的境地里飚风会有这般的意韵。他摘下太阳镜,迎面的清风迷乱着双眼,飘忽忽的。
  
  快进镇的时候,盈盈突然环手抱住了鑫仔。他先是一震,然后是心跳加速,但没有拒绝。内心却矛盾地挣扎着。她是自己兄弟,怎么会是有韵味的女人?又想到了飘飘。不!对盈盈不会产生爱意的,一直来没有。可他又不好拒绝。她一直抱着他穿过菜市场。
  
  “还不放手?”
  
  “你说放就放呀,那不多没面子!”
  
  鑫仔二话没说,抓起她那环靠的手紧捏一阵。
  
  “啊!痛呀?”她终于松开了手,双手互相揉着,骨碌着眼珠看着他蓬乱的头发道:“不去理个发,又脏又乱了!”
  
  “你谁呀!”他实在受不了了。
  
  “你说呢?”她直着探寻的目光,眼珠一动不动。
  
  鑫仔没再理她,径直走开了。
  
  第27章
  
  晚上又下雨了。剧烈时春雷滚滚,温顺时细雨绵绵,微风渺渺。电视里正在直播中国国家足球队的一场热身赛,真想不到,中国队在米卢的带领下第一次打进了世界杯,不得不令人激动。可惜的是,自己没能看上一场小组赛,也不能看到6分份的韩国世界杯。
  
  第二天早上起来,雨还在下。春雨性子最好,不急不躁,一下就没完没了。街上蓬起各色雨伞,新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鑫仔买了些东西,往村里赶。下了车,还得赶山路。春姑娘还在细细编织着雾纱,一层笼一层,旖旎多姿。茫茫的细雨穿着淡淡的白雾长裙,在飘渺的天空中摆动婀娜的舞姿。
  
  人们已经在插秧了。也许城镇里的人,不会在风雨烈日下从事野外活动。但我们农民不得不冒着风雨,或顶着烈日干农活。
  
  这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满眼的绿,在风雨中飘摇,一股近似清冷的凉爽突袭心头。梯田一叠一叠的,迤逦攀延。稻田里灌满了春水,细雨撒落,水面上泛起微微涟漪。人们正弯着腰,点插着秧苗。那捆着的棕褐色蓑衣,令阿鑫不禁想到了父亲苍实的怀抱,倍觉温暖(小时候的事。)系着的透白色薄膜油纸,随着雨丝,在春风中飘舞。
  
  人们发现阿鑫后,手撑着腰,说了些话,眼睛异样着。路上撞见了阿莲。她挑着担秧,没搭理他,眼神里透着敌视的怒气。鑫仔感觉莫名其妙。
  
  他赶回家时,看见飘飘正从田地里回来,她全身湿透,酥胸显现。
  
  “飘飘,去田里也不戴斗逢,还不换衣服?”
  
  她只是惊呆着,略显憔悴,脸上分明还挂着怨恨。
  
  “煮饭了没有,我饿了!”
  
  她仍旧不语,进了房门。
  
  “我给你买了双凉鞋,试一下合不合脚!”他拿来鞋,房门紧闭,到底怎么了,真搞不清。他转身提了猪肉和水果去了老屋。
  
  “阿爸”。
  
  张仁头没理他,不停地拿捏着烟杆,扎着半截裤管,脚背上沾了些泥巴。阿婆开口就责备道:“鑫牯仔,你都已经讨了老婆了,不要在外面学坏了。”
  
  “什么呀,阿婆!”
  
  “你在镇里都干了什么,你没看到飘飘多委屈?”
  
  “我怎么了!”
  
  “某某媳妇说在菜市场……”
  
  这时他终于想明白了,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我们家在村里可是正得很的,你可别把自己家门槛给歪了啊!”
  
  “真没那回事!”
  
  “你给我小声点!还嫌不丢丑啊!男儿大丈夫,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明日后注意点就行了。”
  
  “噢!”他实在是无法解释,
  
  吃早饭,鑫仔正要拿筷子时,阿爸突然瞪着他。“嘭”张仁头重重地敲了一下饭桌。
  
  “你干吗?”他忍受不了。
  
  “不要这样吗?”嫂嫂劝道,阿婆也劝骂着。而飘飘一声不响的,低着头一粒粒的扒着饭。
  
  “短命仔,没出息也就算了,还在外面乱搞!”
  
  “我是没出息,可我怎么乱搞了!”
  
  “拍”阿爸举起一只碗用足老劲砸在地上,气得喘不过气来。
  
  “拍”鑫仔也冲着气咂了一只。
  
  阿爸又抢过一只碗,被母亲拖住了。阿婆大骂他们,还关起了大门。
  
  飘飘一直未作声,泪水悄悄滑落,她放下碗,和嫂嫂一起收拾着打碎的瓷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25至27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