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一部 故乡第22至24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14 点击数:2420次 字数:
  第二十二章
  
  正月里喜庆的日子特别多。春节刚过,元宵节又到了。
  
  碧云镇人每年都会在镇里大搞元宵,从早晨7点一直到晚上11点,这天,阿鑫他们早早起了床,去了镇里。
  
  碧云村到镇里没有通马路,但小道上可以骑自行车。阿鑫带着飘飘,阿文带着阿莲。阿莲早偷偷跟出来的,若是让她阿爸知道了,不被打死也会被骂死。
  
  赶到镇里时,街上已经挤满了人。节日里,人们的脚步不再匆忙而疲惫。
  
  镇里的几条龙都在热舞着。周围大都是活力惊艳的青春儿女,他们穿着各色体闲喇吧裤,吹着哨子,挤着闹着。男孩子专往女孩堆里挤,女孩子们突然尖叫一声,却尖叫得欢快。人群里还紧夹着卖冰糖葫芦和小玩艺的小贩。一群小孩子跟着小玩艺,有小喇叭,哨子,还有风筝和气球等,五颜六色,特别醒目,给街道增添了不少节日气氛。
  
  阿鑫他们推着自行车,艰难挤开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碧水河在碧云镇甩了个大弯,从北弯向西,又从西倾向南坏绕着。有两座桥横过河流,一座石拱桥,一座现代化的大桥。环镇公路也沿着碧水河,一直通向国道。
  
  他们骑车到了白亮雄伟的大桥上。内道上,行车不再纷忙。两边的人行道上靠满了人,人们都来感受新春。有的打着伞,有的歪着鸭舌帽,戴着各色太阳镜。他们都倚在栏杆上,或悄声说着话,或低头看着桥下的风景。
  
  桥下的人欢叫着,男声混杂着女声,他们在奔游着汽艇。一辆辆小汽艇冲射在河流中,尾后卷起白亮亮的水沫,在和煦的阳光下碎开了花,就像他们的欢叫声一样脆嫩。
  
  “你想不想去玩一下!”鑫仔欢呼地说道。
  
  飘飘似乎没听见,她扶着桥栏,遥望着远方,偶尔会有一丝风抚过,不知是冬风还是春风,又干又爽,不仅模糊着眼睛,还模糊着感觉。
  
  远处山弈绵绵,松林苍茫,几座高峰耸峙云霄。候鸟在空中徘徊,也许它们也在感受着美好的一切吧。
  
  “山水仙”寺庙里人山人海。这不是人们迷信,而是他们对美好幸福生活的向往,更多的人是来感受这种祥和的气氛的。炮竹声拌着佛教音乐,硝烟味混杂着香烛味,一切的一切都在温暖的阳光下显得那么的和祥,寺庙左壁联题为“四面山水归眼底”右联为“万家忧乐在心中……”鑫仔从小就喜欢跟着祖母来庙里祈福,喜欢这种感觉,不过小时候还真以为有神仙,在梦里见过几次土地公公都以为是真的,他更喜欢梦里的仙境。
  
  他们还骑着车来到了环镇公路上。靠西的环镇公路左右临水,一边是碧水河,一边是从河里引向镇中心的渠道。公路临水边有一排排高直伟岸的白杨树。树上枯叶未尽,嫩芽却又吐了出来,偶有几片落叶轻舞飘零。
  
  飘飘坐在车后,靠在阿鑫背上,双手紧紧抱着他。他们缓慢地骑着车,树木像风儿一样从身边晃过。公路延伸着,看不到尽头。飘飘突然感到眼前的一切很飘渺很依稀,像在梦里,若是能永远永远,那该多好。
  
  他们邂逅了盈盈,阿诺,杨霞一行,每人骑着一辆女式摩托。飘飘忙跳下车,弯腰着地,随手挽了挽耳根的细发。
  
  “别忘了去年我跟你说的事,明天就上班!”
  
  还没等鑫仔反应,他们加着油门甩头就飙了,只留下缕缕青烟,还有体闲装的一袭白色。
  
  还不到下午四点,他们就累了,也就不再打算看夜里的炮竹,早早骑车回家。
  
  第二十三章
  
  盈盈生气了,迁怒于杨霞。
  
  “你嫉妒那个叫飘飘的,干嘛找我出气!”
  
  “哼,谁嫉妒她,我才不会将自己的痛苦建立在别人的快乐之让呢!”
  
  “自欺欺人!”
  
  “是你自己想男人想疯了吧!”盈盈翘起下巴疯叫道:“小心,刘建那小子又去找别的女人了。”
  
  他们俩有时亲密相贴,有时相互攻击,寻常反复。也难怪,牙齿也有咬舌头的时候。
  
  过了正月十五,张仁头把鑫仔和飘飘分了出去,还嘱咐他们去办理结婚手续。他俩没把这事放心里,一直未办理。
  
  鑫仔跟家里人说,他去镇里干点事,工资还可以。家里人没怎么反对,现在找点事做也很难。
  
  鑫仔赶到镇里时,他们等候多时了。杨霞,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把他带到了酒店里。
  
  桌上坐满了人,刘建和李强也在,随后,大家都鼓起了掌。
  
  “鑫仔,你受骗了!”杨笑哈哈地叫道。
  
  “不要乱叫,这里是酒店。”盈盈故意,睚着眼微笑着说。阿鑫摸不着头脑,傻呆着。
  
  “明天才上班,盈盈骗你来的!”
  
  他一时受不了这种被捉弄的感觉,自感卑微,但又想到这么多高中同窗在场,还是忍住了。
  
  “好蠢呀!”
  
  “在美女面前,男人都会变蠢的。”
  
  “有一种愚蠢叫诚信,阿鑫,咱干一杯”。刘建举起了酒杯。
  
  阿鑫也举过杯,看看刘建,奇怪,杨霞怎么没坐在刘建旁边,她坐在斜对面,跟几不个熟悉的男人聊着,干着杯。这一着是她姐教的,她姐说过,拉得太紧的绳子容易绷断,还有“男人就是这样,当他失去你的时候才知道你的重要。”于是她故作不理睬阿建的样子。当她与别人聊着时,会不自觉地将目光转向阿建,嘴巴含着杯子喝酒时,眼珠突然斜滚上去,瞄着阿健。
  
  烈酒下肚,人们都有些醉意。
  
  “不尽情的事不是好事,不醉人的酒不是好酒,大家只管尽情喝吧,喝完算我的。”几个县城来的不很熟悉的老同学还在劝酒,不胜酒量的盈盈也大喝着。
  
  阿鑫感觉有些难堪。他知道,这几个县城的同学一直来看自己不顺眼,他们还这样骂过他,“你他妈乡巴佬,真他妈没见过世面,素质也低。”他们还在街上拦着阿鑫打过一顿,打破了头皮,他一直记得,有形的伤痕早已愈合,而无形的伤痕却时不时隐隐作痛,因为它是心灵上的,是一触即发的,是记忆深处的,不是痛过之后没有了的。
  
  终于有一位发起了酒疯。
  
  “张鑫,你以前没有偿过这么好的酒菜吧!”那人张着肥溜溜的嘴皮,粗着嗓音喊道。
  
  阿鑫没理他,故作不屑迎和他那神气。
  
  “你他妈的我说你怎么混成这样,亏你还拿了本科文凭。你原来不是很嚣张的吗?我们虽然在社会上也混得不算很好,但有车有房子,你呢!你他妈算个屁啊!”
  
  鑫仔忍无可忍,借着酒气冲上去勒紧了那个肥仔的衣领。愤怒将他的拳头充得胀胀的,幸好别人拉住,不然那肥仔定会脑袋开花飘着走。
  
  鑫仔忍不住皱着鼻根怒吼道:“我看你他妈的有几个妈!”旁人没料到,平时忍耐度这么好的人暴发起来会如此凶猛。
  
  盈盈他们已经醉倒。那几个人县里来的继续跟阿鑫聊着,语气没再带刺。
  
  “干吗读了大学还回老家!”一位平碎发的有点帅气的同学问道。
  
  阿鑫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
  
  “谁不喜欢过逍遥的生活,说明白点,谁不想在社会上混好点,吃香的喝辣的,玩爽的。
  
  阿鑫就要醉倒,感觉意念已被郁结,不多久,剩下的人都喝的酩酊大醉,他渐渐进入梦境。不知不觉,毫无目的来到了一片荒芜的沼泽地,然后陷了下去,像是被一个清晰的而模糊的恶鬼拉了下去,愈陷愈深,越挣扎就越乏力。最后一点阳光都看不到了,黑漆漆的一团。更糟的是,淤泥腥臭得令人窒息,一片污浊,周身沾满了蚯蚓,水蛭……
  
  第24章
  
  工作是让他跟着盈盈的表哥叫“八哥”的去跑长途。听说,是要到广州去拉建筑材料。他读高中时就跟盈盈学过开汽车,后来在部队跑运输。
  
  八哥是个让人看一眼就讨厌的人,虽然阿鑫一直以来克求自己不能仅凭第一印象去判断一个人,但还是忍不住厌恶他。
  
  八哥个子不高,年纪轻轻就瘦骨嶙峋的,像个吸毒的人。他那挂在腰带上的手机往下垂得厉害,裤脚拉得老长。这人哪里都瘦,连脑袋都是尖尖的,小小的眼睛也突着,脸膛没巴掌大,尽是骨头。最可恶的是他下巴上的那颗毛痣,当他眯着眼睛笑的时候,这颗毛痣,也淫笑着,还往上翘,差点要掉下地。
  
  听别人说,这八哥蛮搞笑。他外公(也就是盈盈的爷爷)过生日时,他本想去的敬杯酒。谁知见了他舅舅(刚骷头)时傻了眼,竞一个劲地给他舅舅敬酒,“您老人家越老越红,年年发大财”!被刚骷头当场破骂一顿,他处公更是气得眼珠都炸了。这也难怪,他平时最喜巴结他舅舅了,但又干不了别的,只能在年底招些二流子替他舅舅收些高利贷。
  
  在后来的交往中,阿鑫发现八哥这人卑怯阴险,圆滑世故。
  
  这次跑长途,去时他说跑空车轻松,让给阿鑫。回的时候,这竹杆喝了酒,又让阿鑫开。鑫仔无所谓,反正自己不累。八哥有时还要下车去路边的酒店嫖妓。一路上,鑫仔很少跟他讲话。
  
  快到镇里时,八哥要来开车。可鑫见他酒已醒,让开了司机座。八哥弹开手中的烟嘴,撇着尖嘴道:“你们这些后生仔,开车没点劲头,哪像个男人”。
  
  说完猛地起动了油门,松开了刹车,旁边突然驶进一辆摩托车。他急忙把着方向盘,但车身还是斜撞了过去,他的脚还一直踩着油门。阿鑫迅急一脚踢开八哥的脚,紧踩刹车,车终于停住了。摩托车司机已被撞倒在地,痛苦的呻呤着。
  
  “没人看到,快开车”,八哥已跳上了车。
  
  阿鑫下意识地往周围扫了扫,颈上的两条大劲脉和脸上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他看了一眼那人,睁着眼瞪着八哥道:“送他去医院吧!”
  
  “送你妈的头啊!”他那毛痣上的粗毛紧缩着,“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你有几个卵钱,够他在医院开销呀?”放心吧,他死不了的,走吧,再不上车我走了啊!说完他起动了发动机。
  
  阿鑫踌躇了一会,想到自己还欠这么多钱……他擦了擦满脸的汗水,狠狠心,上了车。
  
  在车里,八哥很是老练地说:“男人不狠一点,怎么能干大事?”
  
  “你他她妈的闭上你的鸟嘴!”阿鑫有些后悔,内心矛盾,充满愤懑又不知道是恨自己,还是恨八哥。做亏心事后真的不好受啊!
  
  “靠?还大学生,经常他妈的他妈的。”八<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22至24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