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一部 故乡第19至21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14 点击数:2205次 字数:
  第19章
  
  除夕到了,空中弥漫着祥和质朴的气息,幸福着每一个人。
  
  阿鑫一家也一样,都聚在一起吃年夜饭。左等右等,大嫂迟迟不到。飘飘正要去喊她时,她埋着头一声不吭地走了进来,她重重地跪在阿婆面前,抽泣着,阿荣忙把她拉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她唏嘘不已,脸色愧疚。
  
  “阿婆、爸、妈、阿荣,我对不起你们。”
  
  “怎么了,孩子!”
  
  她一气道了出来,她本来并不同意这门亲事,但她妈妈得了糖尿病,实在需要这笔钱。她本来打算先嫁过来,再逃走,到外面去,这山沟里的人怎么样也找不到她的。于是,每天晚上她都不让阿荣碰他,难怪老实的阿荣结婚后还一直愁眉苦脸的,又开不了口,她有几次想逃走,可又不忍心。
  
  “我错了,阿婆、你们都是好人,我不走了,没有谁能碰到这么一家好人,我真幸运……”
  
  “对对对,该吃团圆饭了。”
  
  吃完饭,大家守在黑白电视机前等着春节联欢晚会,连平日不看电视的阿婆也坐在了电视前面,阿婆双脚围着火盆,两手提着火盆杆。飘飘靠在阿婆脚边。看着看着,赵本山登台了,阿婆突然笑了起来,像个小孩子第一次看见火车那样,她慈慢的眨着眼,露出稀疏的老牙,说道:“现在的人真是聪明,人影子造得和真人一模一样,连说话都一样。”大家听了都忍不住笑开了,阿鑫本想解释一下,但看到阿婆乐祥的神态,又隐了回去,也许越解说会让她越模糊。一家人团团圆圆过年,感受着无尽的和乐,春节晚会里全是一幅幅亲切的面孔和一声声美满的祝福。凌晨一到,炮竹声响遍了条条巷道。
  
  在农村,年前半个月和年后半年月都是过年,人们尽情幸福着,也难怪,农民一年到头来忙里忙外,只有在这时才能清闲一下。
  
  这些时候,一些卖艺的、算命的,还有乞丐都会来碧云村。舞龙的到每家每户拜个年,鸣一块鞭炮,然后等着送红包,没拿到红包不会走。唱歌的抱着吉它,站在门口,唱些“来年好运发大财”的歌,后面跟了一群调皮的小孩娃。再怎么穷,村民们还是乐意花这些钱的,一来图个吉利,再来可以热闹一翻。
  
  算命的育老头带着老伴在村里住了两三天,村民们都管他叫先生。白日里,先生旁边围满了人,有的想卜一挂,有的来看两只刁签条的金黄公鸡,还有的是来听二胡的。人们见阿鑫也来了,笑说了起来。
  
  “大学生,一个人八个字,你给我们说说是哪‘八个字’”。
  
  “这个我不太懂。”
  
  “你们老师没告诉你吧?”
  
  几个老头哄笑着,面对他们,鑫仔不多说些什么,只陪着假笑,他接过先生的二胡,试拉着,随便拉了一曲乡下调子,冷凄而喜庆,人们都喝采,‘“还真有两下子”。本来,阿婆是让他带着飘飘来算一挂的,飘飘按阿婆教的说出时辰日子后,给了些米给先生的公鸡啄,那只鸡迅速刁了一张签条。先生拉了段二胡,接过签条,给他老伴读了起来。这一挂说飘飘将会享福贵,好运不断,遇上了贵人,特别是五年内定会享齐福。阿鑫笑了笑说:“再给她来一挂。”先生不肯,说算多了就不灵了,村里的老头骂他蠢,阿鑫本想倒了先生的摊,看他一个盲老头,生活也不容易,算他说得还有点准,飘飘遇上贵人,天知道先生是怎样打探到的。
  
  第20章
  
  每天都有乞讨者来碧云村。对于行路踉跄的老者,或是残疾人,村民们比较同情,人们都会施舍些衣食之类的东西。
  
  这天来了个有模有样的行讨者,村民们不理会。
  
  “这人年轻力壮,不缺胳膊又不断腿,肯定是太懒了,要么是躲债的……”
  
  阿鑫听说后,也去看了看,乍一看,那个倒像一个过路的打工仔,凑前一瞧,囚首垢面,眼珠深陷,带有血丝的眼睛透露出丝丝疲惫。
  
  “这要饭的还系着领带呢!”
  
  “样子还不错,强牯老头子,你家这么多女儿,还不如领他回去招朗过门。”
  
  人们哄笑着,几个小孩子是对着他做鬼脸。
  
  鑫仔上前跟他说了几句话。他普通话说得很流利,讲话慢条斯理,语气很斯文,语调平和而利落。这人定是受过教育的人,暂不管他是什么人,别人有难的时候帮他一把也算做了件好事,一个人出门在总会碰到这样那样的始料未及的问题,或许某一天自己也会遇上是非曲直麻烦。
  
  “到我们家去吧!”
  
  “谢谢,谢谢!”那人立马站了起来,眼神充满了神采。
  
  到了家里阿鑫说:“我同学来了!”
  
  家里人都跟他寒喧了起来。阿荣他们很兴奋,从前只在电视里听过如此纯正的普通话。
  
  阿鑫给他倒了水,让他冲下澡,换上自己的衣服,晚上聊了个通宵。
  
  他叫王志刚,河北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主修经济管理,在深圳一家私营企业工作。过年回家时由于没有搭上直达老家的火车,坐到碧云镇下了车,想换乘另一次列车,但还没买票,背包和提包都被人抢走了,钱和手机全放在了包里。他就沿着铁路走,一路乞讨。鑫仔不完全相信他的话,但同情他的遭遇,开玩笑说:“年轻人多些经历也好。”他也说出了自己的经历,那人满口震憾,“佩服,我真的佩服你的勇气。我们毕业的时候,学校鼓励我们去西部,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像你这样的真的挺难得的,简直是凤毛麟角。”
  
  “别太夸张了,我只不过做自己想做的事罢了。如果一个人想做的事都不能下大决心去做,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那不一定。很多人为了过上所谓的好生活,追求财富,不得不扭屈自己的心志。”
  
  “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穷仔,还不清楚富人的心态。开始我也想找份工作,好好赚钱,朝中层阶级靠近。”
  
  “我倒觉得你应该到城里找份工作,现在呆在村里也不适合。”
  
  “为什么?”
  
  “城市包围农村!在城里赚够钱,带回经验来村里办企业……”
  
  “想倒容易想,做起来就难了。说不定在城里也混不下,说不定……”
  
  “不是说在村里内心很压抑吗?,难道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也会觉得痛苦。”
  
  “当然!有苦也有乐。没有伤心和痛苦,也不会有快乐和幸福,应该是两面性的。”
  
  “精彩!你对生活还蛮有体会的!”
  
  “过奖!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方式,我不能指责别人的不同的观念。世界在多极化,人格和生活方式也在多极化,我不能改变别人的观念,但我会坚持自己的信念。”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大学里学的东西哪还派得上用场?若是呆在村里蛮干的话,跟‘夸父追田’没什么两样。我建议你还是先出去干,等有了资金和经验,村民们也会看得起你了,什么事也就好摆平了。”
  
  “这个我也想过……”
  
  通过这样直爽而诚恳的交流,两人心灵上消除了隔阂,互相视为知已,人生何处不相逢,不知是否天意之为。模模糊糊将要入睡的时候,鑫仔还以为是在做梦,也许这就是缘。
  
  早上起来,天已大亮,初日瞳瞳,充满新春的朝气。他们爬上村后的大山,饱览了岭南北角的独特风景。可惜,半山腰的松林野木被砍了大片,缺少了些许森林的神秘。站在山顶,朝太阳初升的山头望去,让人感到豁然大亮。阿鑫突然觉得满是希望,山的那头就是发达地区,那头就是广州、深圳,那里有宽阔的道路和宏伟的摩天大楼……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王志刚要回河北了。在这短短几天的交往中,他们发现相互有很多相似之处,都充满着理想,热爱生活。阿鑫私下里给他一些路费。末了,王志刚递了张名片给他,“今后有事找我。”“会的!”他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我相信我们必有缘份。”
  
  第二十一章
  
  王志刚走了,阿鑫难免有些失落。其实这种失落寂寥的感觉很早之前就有过,第一次离开父母时,大学毕业时同学们的纷纷离去,部队退役时战友们的各奔东西。这一次算是重温,也许以后的道途上还会有,让人感觉无奈之余,也有几分温暖,人间情感的温暖。
  
  自己的事情还得自己来扛,靠自己搞定。村后山腰的树木所剩下无几,几近光秃。他召集人开了个村委会,动员村民们植些树。这可不得了,不但别人反对,连阿文也大叫:“真是吃饱饭没事做呀!”
  
  “讲什么屁话,没点树了,我看你们以后怎么活!”
  
  “没树就不能活了!”
  
  “好了,不跟你讲这些了,至少应该制止他们再去砍树!”
  
  “要搞你自己去搞,人家强杆子的老婆住院救命,不砍树哪来这么多钱……”
  
  面对种种现实的矛盾,阿鑫无法解决。他忍了忍,独自来到河岸,在河边彳亍。飘飘来了,见他耷拉着脑袋,问道:“怎么了?”
  
  “没事,”他弹了弹手中的香烟,“不跟阿琴聊了?”
  
  “哦!你怕我跟着她嫁到江苏去呀?”
  
  阿鑫无奈地笑了笑。
  
  “我听阿莲说,你叫人去种树。”
  
  “你也觉得不对是吗?”
  
  “唉!我阿爸常说乡里干部老是打雷不下雨,而你呢!反过来了,不打雷就下雨。”
  
  “哈哈……”
  
  “笑什么!”
  
  “你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可爱。”
  
  “你这人,人家跟你说正事。”
  
  回家时,他们碰到了阿琴,她眄视着阿鑫,含着富态笑着喊了声:“鑫仔!”
  
  面对这个周身珠光宝气的女人,他没多说什么,只假笑道:“阿琴姐。”语气和表情都没有半丝的惊奇和羡慕,她好像受不了似的。飘飘也只喊了声“阿琴姐”。
  
  “我真想扇她一巴掌!”他差点跳起来。
  
  “人家又没招惹你。”
  
  “不打我憋着难受啊!”
  
  阿鑫恨她的原因是,她竟然唆使大嫂去浙江,不知居心何在。幸好大嫂是个明理人,“我可不想嫁个老头子,我们家里人没病没痛,和和气气,这就是财富,这就是福气。”
  
  这个阿琴整日说浙江那里的生活怎么怎么好,连村里的老婆婆都听烦了,她家人倒还以她为荣。住了半个月,这个讨厌婆总算走了。
  
  “我还以为这人不想走了?”鑫仔松了口气。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19至21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