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一部 故乡第13至15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13 点击数:2530次 字数:
  第十三章
  
  离开医院,杨霞大笑了起来。
  
  “这人怎么样!”盈盈突然呆着问道。
  
  “什么怎么样,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唉呀,你说说吗!”盈盈急了。
  
  “我发现你说话老是提他,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
  
  “是又怎么样。”
  
  “不会吧,这人看起来傻傻的。”她睁大眼睛,张开嘴,肥肥的脸上挂满了惊叹号。
  
  “你懂个屁呀!这叫憨得可爱。”
  
  “哈哈……,真想不到,表姐,你也会这样。”
  
  “不可以呀!”
  
  “当然不是,其实这人也还不错,眉宇间很有男儿气,特有热血味。”
  
  “真的!”
  
  “你还没发现呀!”
  
  “少来!”
  
  “你有没有向他表示过!”
  
  “有哇!”
  
  “他有什么反应!”
  
  “没什么特别,一向都跟我玩得很好。”
  
  “那可不妙!”
  
  “怎么!”盈盈陡然一幅想揍人的样子。
  
  “要么他对你没感觉”。全然不顾盈盈的感受,继续道:“我听说有些男孩子也会像我们女孩子一样,对自己钟意的人说话时会有约束感,又怎么会一向来都玩得好呢。”
  
  “那可不一定。”阿诺插话道:“我和盈盈是女孩子,我们都不是这样。”
  
  “总有特别的吗。你以为在那方面谁都会像你们那样大胆呀,还随时敢公工自己的心上人。”她为自己多懂一点而自喜,见盈盈不高兴了,她又故作高深道:“要么他是木头。”
  
  盈盈喜了。
  
  “可木头是不导电的。”
  
  “用高压电!”阿诺微眯着眼睛道。
  
  “也不行”。
  
  “木头应该是半导体吧,可以先加热,再放电呀!”
  
  “对呀!加热就烧起来了!”
  
  不管他们说什么,盈盈就是高兴不起来,她那高中的男儿性格已经丢尽,竟也忧郁起来,阿诺都说她变得太快了。
  
  第十四章
  
  第二天,柳老头被接回了家。
  
  村里的那段泥巴路已经修了一大半,早已入冬了,在外打工的汉子大都回了村,大家都投入到了修路的行列中。
  
  老头们都爱坐在太阳底下,懒洋洋地晒着太阳,谈话时嘴巴还冒着气。
  
  家家户户做饭菜了,云烟氤氤,气味温香,香气和烟雾都绕着整个村子不散,开工的人闻着这香味,看着这烟气,肚子咕噜作响。
  
  柳老头这几天倒怪,见了人不话话,却又蹒跚着步子,从村头走到村尾,看这看那,有时还闷闷地叹气。
  
  他跟飘飘说话,也显得语意深长了,晚上在昏暗的灯下,他把飘飘叫来了身边。
  
  “飘飘呀!阿爸命是不长了。”
  
  “阿爸!”泪水已经溢满着那秀脸。
  
  “不要哭,孩子,人总会有这天的。”
  
  “阿爸,您还没享福呢,过几年后,我要让您享享福,您得养好身体啊。”
  
  “怕到那时,爸的骨头打得鼓响了吧!”
  
  “不会的,阿爸。”泪水又刷地流了下来,她已经啜泣了起来。
  
  “别哭了,阿爸给你谈些正经事,啊!”
  
  “嗯。”
  
  “你也不小了,过几天我去找杨阿姑(当地媒婆)给你介绍个人,相亲时可要多说话啊,不要又像傻婆一样啊!”
  
  “不,我不嫁,我要陪着您。”飘飘拭着泪水,心里急了。
  
  “放心吧,阿爸不会随意把你嫁出去的。”柳叔笑了笑,见飘飘那反应,心里就有了底。
  
  “我就是不嫁,还没让您享福呀!”
  
  “孩子,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阿鑫都跟我说了,哈哈……”
  
  “阿爸!”飘飘霍地低下了头,感觉脸火辣辣的。
  
  “可我讲句实在话,孩子,你俩是不般配的。”
  
  “为什么呀!”她瞪着柔眼,“我知道我配不上他”。
  
  “不是这样,乖闺女”。柳老汉突然哽咽了起来,“他太厚道,今后会吃很多亏的。”
  
  “就因为他厚道,所以才可靠。您不常说好人会有好报吗!”
  
  “他太老实了,你也一样,今后不是亏上加亏吗!”
  
  “不会的,他对人老实,对事精明。”
  
  柳老头感觉自己无力照看飘飘了,唯一能给她的幸福就是同意与鑫仔的事,他在盘算着,而飘飘却彻夜未眠。
  
  飘飘把这事告诉了阿鑫,叫他这几天少去她家里,免得阿爸生气。鑫仔更是不安了,下午到柳家门外悄声喊飘飘。柳叔听了大骂;“亏你还是大学生,你这个没出息的,想娶她就给我一万块。”
  
  “我会有出息的!”他毫不示弱,“您等着啊!明年就给你一万块!”说完就走了。
  
  柳老头听了高兴得很,笑着跟飘飘说:“这个仔说话蛮硬的,我同意你们了。”
  
  飘飘乐得说不出话了,又乐又羞。
  
  “你先别跟他说我答应了,再看看他的表现。”鑫仔坐在常去的河堤边,不停地往河里扔石头,远远听见飘飘喊自己,便叫道:“老地方。”不一会,飘飘奔跑了过来,头发飞舞着,柔细的手臂在娇小的身躯旁晃动。见他垂头丧气,轮廓分明的脸上沉默着怒火,她没敢靠近,呆在那挽了挽细发,搓着小手,闪着眸子微笑道:“怎么了!”
  
  “你很高兴是吧,不用嫁给我了。”
  
  “你说什么啊!”她又爱又气地说道,果真不告诉他,不乐也不急躁,很平静。但阿鑫急得很,万大明年没法凑够钱那该怎么办,只怕到时候飘飘成了别人的老婆了。
  
  暮色拉开时,鑫仔约飘飘来到一块田地的稻草堆旁,迅急将她摁倒在地。
  
  “不要啊,不要!”
  
  “我就要!”
  
  “人家看见了多不好!”
  
  “怕什么,冬日里晚上没人来这的,连狗都不会来。”
  
  “阿黄就在那!”
  
  “去!”他把大黄狗赶走,“可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明年你阿爸就将你嫁出去,我,我……”说完默不做声,抽起了闷烟,火红的烟头在暮色中明晃晃的。
  
  “阿鑫哥。”飘飘靠了过来,躺在稻草堆上,闭上双眼,呼吸急促,阿鑫二话不说,搂着她狂吻了起来……事后俩人心里都踏实了,但飘飘哭了。
  
  “不要哭吗!飘飘,明年我就娶你,啊!!”
  
  第十五章
  
  村外的劳动力大都回来了,很快,那泥巴路就要完工。马路从村后修进村时,张贵发纠集了一帮镇里的二流子来阻拦。因为要通过他的田地,不管怎么劝说,他都不肯,村民们火了,跟那些二流子哄打了起来。二流子见村里人多,被吓跑了。但张贵发死活不让步,还睥睨着眼睛,刁着香烟吐烟圈。大家实在拿他没办法。
  
  冬天的夜晚,村里狗声吠吠,时不时有镇里派出所的来抓赌博,抓一个罚几百块,听说镇里干部多,到了年尾发不下工资,这样能抓点钱业。
  
  他们从村头来,首先就闯进阿鑫他们家,家里只有阿鑫阿爸、妈和阿婆,阿荣结了婚就分了家。
  
  原来他们是来抓人的。村里的张军因抢劫在逃,现正被通辑,想都没有想,鑫仔就给他们指明了张军的家,张军被当场抓获。
  
  第二天,这事被传出去后,村民们都在暗地里骂鑫仔太坏了,张军的父母倒没来哭场,毕竟自己的儿子做的不是好事。阿鑫家却热闹了,向来疼他的祖母也忍不住骂他脑筋不会转弯,爱管闲事,父亲则咬牙彻齿的,哥嫂也来说他,叫他不要得罪家里人,今后自己还要做人呢!
  
  人老了,要么不病,病来了说倒就倒,昨天人们还见柳老头到处走走,谁知道回光返照,今天却听见飘飘凄厉的哭声了。张鑫一家急着赶了过去,柳老头神志不清,也不能讲话,见他那模样,就知道挨不过冬天了。飘飘哭得伤心,阿婆也抱着她哭着,见此情景,人们都泪眼花花的。老村长喝住:“别哭,越哭让人家闺女越伤心!”其实,当自己伤心时有人陪着一起伤心,自己心里会好受此。
  
  果然,阿鑫在那守到第二夜时,柳叔断了气。飘飘又哭了一天一夜,这回阿婆也劝她“孩子,还有阿婆疼你呢!”
  
  人到伤心处,伤得泪白流。柳叔走后,飘飘变得更寡言了,阿鑫也滑下两行泪,不知是为了柳叔,还是为了飘飘。他内心强烈发誓,今后绝不让飘飘受委屈,否则遭雷劈。
  
  下葬了,几条汉子抬着棺材哟喝着往前冲,飘飘穿着长长的白色孝衣落在后面落了很远,大哭着跪下拜了又拜,阿莲和荣哥嫂上前拉起她,好不容易拉回了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13至15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