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第一部 故乡第10至12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13 点击数:2217次 字数:
  第十章
  
  阿鑫累得手脚发麻发酸。白天在村里马路上开工,晚上还要骑着自行车赶到医院来陪柳叔和飘飘。
  
  也许,事情太多太凌乱会让人觉得无事可做,事事都理不清头绪,可是愈乱,心里就愈急,越急又越乱,就像山头的云雾一样,分不清是清晰的茫然,还是茫然的清晰,简直寸步难行。他多想一步就搞定这条路,但村民们都不急,还是常拿他当话柄。
  
  “自己的事都做不清,还替公家做。”
  
  “如果你鑫牯头搞得名堂出,有谁会不服你!”
  
  “我们仔不去读这么多书,要不又变成这样的,不会要自己应该要的东西,人家掉的东西也不要,有便宜不会要,这样的人能搞什么啊!”
  
  吃点亏算得了什么,要是每个人都拣便宜那谁来吃亏吗?但社会上却流行着:“吃亏的人要么是蠢,要么是窝囊废。”他的想法越是不同于别人,他就越是心力焦悴,他甚至想过暂时放弃,但不能抛弃不管。面对困难有四种处理方式,一种是越过去,一种是绕过去,一种是将它踏平蹂碎,还一种是后退,最后一种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下下策。
  
  人们说得有理,没钱没本事的人说话都不响亮,那些大老板说话像敲锣打鼓一样,他们掉根头发会有声响。鑫仔想出去挣钱,让村民们看到自己的能耐,再带他们致富,又想到马路已经在修了,就修宗路再去搞吧。
  
  阿爸虽然不再大发脾气,但见了阿鑫还是当作陌生人不骂也不笑。鑫仔感觉甚是悲怜,他本是爱开玩笑的人,可在阿爸面前不得不严肃,沾闷闷的。没料到,要做自己想做的事,会失去这么多,不是说得与失是平衡的吗?怎么失去了这么多却未得到什么呢?也许以后吧。
  
  又似刚回来的那些天,心情差到了零界点,只有祖母母亲的慈祥和朋友们的关怀,他的心灵才有所支撑。
  
  下午去医院,碰见盈盈总要调抖一翻,哪怕假装开心的样子。
  
  “欠你的钱不还的话,不会揍我吧。”
  
  “我还真的发痒了!”说完就弯腰踹了他一脚,阿鑫也不示弱,给他背上一拳,疼得她往下沉。
  
  “好男不跟女斗”。
  
  “你是女的吗!”
  
  “你真欠揍!”
  
  一次还遇到周诺了。她穿着蓝色牛仔裤,上身紧秀着一件水红色羊毛衫,她也留着碎发,眼睛小小的,笑起来一条缝迷人极了。
  
  “哇!鑫仔,这么酷!胡须都这么长了。”
  
  “老了!你好‘醚’啊!”
  
  “哦,呵呵……”
  
  “你的牙好白!”
  
  “是说我的皮肤黑吧!”阿诺故意说道:“对了,那次找我有什么事?”
  
  ……
  
  第11章
  
  村里,人们又开始议论着阿鑫,把飘飘也扯了进去。阿文终于知道了这个秘密,他笑说鑫仔:“原来是她呀,她是你女朋友?”
  
  “不行吗!”
  
  “我怎么就想不到呢!怪不得你这几天给他们家忙来忙去。”
  
  “你仔别这么讲,再怎么说她老爸也是我柳叔吗,又是我师傅。”
  
  “嘿嘿,你小子打起了人家的主意还来这套。”
  
  “说我,你这个仔,喜欢人家又不敢给她家表示表示。”
  
  “谁说我不敢!”他动气了,“今年春的时候我还帮他们家翻了田呢!”
  
  “那算什么,有本事就跟他们家挑明了,就是要了他们的女儿。”
  
  “你敢呀?”
  
  “我明年就要把飘飘娶过门,信不信。”
  
  “还真不信,就你板得动柳老叔?”
  
  “不信咱打赌。”
  
  “赌什么?”
  
  “她过了门的话,你就得去他们家门前放一担炮竹,把阿莲背回去。”
  
  “赌就赌,谁怕谁!”说完,他面带难色,还真怕鑫仔明年就娶回了飘飘。
  
  “唉!你怎么会娶她,真想不通。你在外面读了那么多书,就不在外面娶个有文化的。”
  
  “嘿嘿!”
  
  “也想不通,你还会回来,像我一样跟牛屁股,哈哈……”
  
  “三百六十行,务农是上行!”他无奈地说道。
  
  医院里,柳叔挂了几天的吊针,气色好多了,鑫仔跟飘飘说了件事,关于他俩的,要她跟她阿爸说一下。她低着头透着眸看着阿鑫小声说:“我不敢说,阿鑫哥,你说吧。”说完还羞答答地微笑,没办法,真不忍心为难飘飘。只能再一次鼓起勇气罗。
  
  趁飘飘不在的时候,鑫仔拿了支烟给柳叔。那递烟的样子的真够憨,他躬着背,双手拱着那支烟,拉着笑脸,浑实的嘴唇向后伸,在嘴角两边的拉开了小沟,恭敬地说:“柳叔,您抽烟。”
  
  “你还抽起烟来了!”边接烟边教训地说。
  
  “人家送的,我也久久地抽一根。”
  
  “后生家不要学会了。”
  
  “哦,说的是。”说完嘿嘿笑了两声。
  
  柳老头抽了两口,拧断了烟嘴,将剩下的烟塞进了烟杆里。
  
  “这烟没味,太淡了。”
  
  “嘿嘿……”又是笑,“我想跟您说件事。”
  
  “说吧。”
  
  还是嘿嘿地傻笑,“您不要再去跟飘飘找媒婆了,别这么早把她嫁出去好吗?”
  
  “还不嫁,老了嫁给谁,你会要呀?”柳老叔发怒了。
  
  “我要!”他很激动,怎么就说出来了,唉,总算说出来了。
  
  柳老汉却不再说什么了,他抽哒着烟杆,眼睛微眯着眨也不眨,好像在谋虑着什么。
  
  第十二章
  
  不知怎么搞的,医生观察了几天,才察出柳老头得的是什么病,这几天的费用已经上千元。住院久了,柳老头怒气越来越大,老是闹着要回家里去,大家只得将他接回去。医生悄悄告诉阿鑫,柳老头得的是肝硬化腹水,已经没得救了。鑫仔很为难,不知该怎么办,唉,只能瞒着他们吧。飘飘见阿爸气色蛮好,出院了也没追问是什么病,反正阿爸好了她就高兴。
  
  办完出院手续,柳老头却说不走了,他还要住一天,因为他听说当天的床位费已经缴了,他瞪着眼睛说:“钱都花了,我就再住一晚,就当作睡一回旅馆。”大家只能依他。
  
  听说他们要走,盈盈和阿诺来到了医院。后面还随着一位略胖的护士,叫杨霞,是盈盈姑妈的女儿。她高中没毕业就不想读书了,整天满街混,干不了别的,家里人只能给找个护士的工作。她在病房里叽里呱啦说个不休,眉飞色舞,还偷偷地觑了阿鑫一眼,好像在打探着什么。他们说这说那,飘飘一句也插不上,甚是烦闷,鑫仔也只听不言。当杨霞说某个医生怎么样的时候,周诺也讲了起来,她说她表哥本来也在人民医院工作,可后来被医院开除了,说是违反了纪律,医院要求他给一位重病患者开了主郊药还要开些贵而不对症的低效药,他坚决不同意。那年他还是不懂世事的毕业生,现在他自己开起了诊所,看病的人火得很,后来院方叫人去砸了他的诊所。听了这事,鑫仔感慨万千,先皱了眉,又舒了眉。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10至12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