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一部 故乡第7至9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13 点击数:3038次 字数:
  第七章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些天阿鑫心情极好,渐觉前几天遇到的困难不算什么。他想趁早去镇时走走,跟镇长谈谈修马路的事,看上面能否拨点款下来,若事成了的话,来年打修山石路大有收益,有资金不怕开不了路。
  
  他约阿文一起去,顺便挑担米,凑巧碰上了柳叔。
  
  “你没事吧,柳叔?”见他挑了一大担气喘粗粗的,阿鑫关心问道。
  
  “还能扛,只不过骨头不够硬朗了。”豆大的汗珠结在他深深的皱纹里,折射出丝丝笑意。
  
  “过了这段山路就有汽车了,要不咱搭车去。”
  
  “你们是有钱没地方花吧,又没多远的路。”柳老头皱着眉。
  
  一路上,阿鑫阿文快步挑着走一段后又返回来帮着柳叔挑,两人轮换着,阿文膂力过人,连挑几担也不累,起初柳叔推着不让他们挑,可实在走不动又不得不放下。
  
  柳叔还说鑫仔不听话,怎么就不替家里想想,父母送你上大学是想让你回家种田吗,鑫仔只听不言。
  
  到了镇上找了半天没找到镇长,这天米价又不好,他们好不容易才降价把米卖出去了,柳叔却咬定昨天的价不放,他说他们蠢,同样的米,昨天今天怎就不同的价。后来又来了一买米的,价钱比昨天少了一毛,可柳老头死都不肯卖,尽管鑫仔极力劝说。面对他的冥顽不化,他们毫无办法,只能叹气,怎就不懂得随行就市?最后他硬要挑回去,阿鑫阿文只能再吃点苦了。
  
  “便宜卖给人家,还不如留着自己吃。”他如是说。
  
  在回家的路上,阿文忸忸怩怩说了件事,原来他与阿莲相好了,可不知怎样说通他阿爸,想请鑫仔帮忙,他还问阿鑫有没有心上人,“当然有!”他问是谁,阿鑫说:“你别问这么多了,反正我已经搞定了。”
  
  冬日里,大地只剩下深情的泥土,单调而质朴。
  
  阿鑫一直做同一个梦,梦里面一条宽广明高的大道从村旁跨过,路面上有很多飞驰的汽车,感觉直路通往广州,一派欣欣向荣的豁亮的气象,很清晰很真实。有一次他兴奋地醒过来了,才知道是梦,这让他大为振奋和鼓舞,他还梦见过修路的场面,十几辆推土机同时作业,壮观……
  
  等了几天,终于开工了。
  
  老村长放完鞭炮后,阿鑫、阿荣、阿文带领着村民们来到了开工场地上,场面虽不壮观,但在村里也算热闹。拿的拿铁锹,背的背锄头,还有的挑箩筐,簸箕。
  
  集合点名时,发现张贵发没来,而他的四个兄弟都来了,连村里的孤寡老人(除张干头)都来了,他们也说要造福子孙。张贵发近年在外地下煤矿卖了点血汉钱,又带着妻子在镇里开了五金店,生意不错,赚了一笑。他在村里有房也有田,也还种地,常常是家里呆会又去店里,可再怎么说,按理他也应该来开马路啊,又不是没通知到他。
  
  人们都动起了手脚,几个上了年纪的老汉拿着钢尺把量着路面,其他人挖土挑泥,干得起劲时还在一起喊“一、二、三”渴了就大叫姑娘们名字“……拿水来。”阿飘阿莲也在送水的行列中,往往飘飘是被喊得最多的,这可累坏了她。阿莲总是笑,还嘟起嘴巴啼咕着:“瞧那张阿文,呆头呆脑的还指挥人家。”可就是掩藏不了她内心的欢喜,她那脸上的红晕早已开了花,男男女女,互相应喝,几个小伙子在争论哪家姑娘漂亮。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村民们干了几天,路才开十来米远。阿鑫粗略算了一下,要从石山上开进村口,要到十二月才能完工,而这只是一段黄泥路。
  
  几天不见张贵发的影子,鑫仔去他家问了问,他腆着肚子,气派十足地叼着根香烟。
  
  “你大学生样子还蛮大吗?要当官用不着回家当吗?在外面找不到事做的话,要不帮我打工!”
  
  面对自己现在的情况,加之张贵发是父辈人,阿鑫不知该说什么好,根本没有说话的底气,真拿他没办法,最后他还丢一句:“我又不住这了,我干吗去开马路,我吃饱了没事做呀!别以为还是毛泽东时代学雷锋做好事!”
  
  这些天里里外外好多事,又没人支持,不知该怎么撑下去,特别是修路要面对很多棘手的实际问题。最大的是调整田地,路面难免要占用一些田土,有些人寸土不让,只能用其他地方的田土来换,这些矛盾难以一一解决。
  
  第八章
  
  喜事到了,全村放假一天。
  
  阿荣乐开了怀,拿着几条香烟见人就发,请叔喊伯,其他人帮着搬桌椅,姑娘们挑水、洗菜、洗碗、村里的几个厨师也开灶了,宰了一条200来斤的大猪,听阿婆说养了一年的大猪。几个懂风俗的老人正在主持迎亲。
  
  探风的跑回村大叫:“来了、来了!到了桥那头了!”时辰一到,村民们闹了起来。阿荣、老村长、还有几个老妈子走在前头,后面是放炮接嫁礼的,也有看热闹的。小姑娘小伙子嬉闹着,小孩娃随时准备上前去拣鞭炮。
  
  新娘接到村头,“噼里啪啦”的炮竹声轰了起来,满天萦滚着青色的烟雾,硝气扑鼻。
  
  按风俗,每席上十二个菜,两瓶乡晨酿的米酒。乡里的大菜小菜口味地道,绝不比酒店里的差。阿荣带着新娘子桌桌敬酒,他喊了“叔、伯……”新娘子也跟着喊,然后接过红包,挺亲和人的,新娘子脸颊绯红,不知是不胜酒量,还是喜事当红。
  
  人们尽情吃着、喝着,一直到中午三点钟,才渐渐散了席。张干头这一桌还在吃喝,这里有几个酒鬼,像老村长、柳老头、张干头、突然,柳老头倒了下去,手上的瓷碗也随声碎地。人们扶将他起来,说他有晦气,阿鑫他们也过来了,飘飘又急又怨,拉着她阿爸。鑫仔忙说:“这碗打得好,打出金花来了。”确实,金花还在一闪一闪的呢,人们又笑着说好话,柳叔脸色发青,气息微略,鑫仔慌忙背了他起来,送往医院,后面跟了几个后生仔,飘飘哭着跟着跑了去。
  
  好不容易赶到医院,但医院不肯接收,他们凑不够钱。院方说住院要预交2000元,这是规定。飘飘急得跪着求他们,求他们先救人,自己会想办法拿钱来。院方领导起初还说话和气温暖,但几经哀求,无人置理,有个胖得发福的声称是主任的还撇撇嘴说:“我们又不是没见过死人,医院里天天都有死人。”鑫仔恶狠狠的盯着他,怒道:“哪里有见死不救的,还说是人民医院,你们还是不是人!”飘飘止不住的流泪,哭得让人心疼。阿鑫也很是难受,他安慰道:“不要哭了好不好,飘飘,我有办法,我就不信有过不了的坎,相信我!”
  
  看到亲人朋友受苦忍痛而自己又无能为力的时候,是最心痛的。无奈之下,他只能这样了,管不了面子问题了,他出去打了个电话,他找到高中时候的死党,邝盈,周诺。这两个调皮的假小子如今都当了老板,邝盈开了家大服装专卖店,周诺开个游戏室,后来还开了网吧,不多久,邝盈过来了。阿鑫差点没认出来,当年那个留着短头发,带着白色鸭舌帽,常年穿着蓝白相间的运动服的假小子变成了大姑娘。眼前的阿盈皮肤白晰润红,一抹长碎发丝散而不乱,还染成了迷人的酒红色,不过眼睛还是那样大,骨碌碌的眼球似荷叶中滚动的水珠;她仍旧穿着休闲装,洁白洁白的——看起来还是那样活泼清新。
  
  “张阿鑫!”她笑着喊道,不像以前那么大大咧咧的。
  
  “盈仔!”他斩断疑视的眼神。
  
  “你看起来成熟了很多”。
  
  “你也一样,怎么变性了,做了手术吧!”
  
  “哪里”她显得有些歇斯底里,润白的脸上添了一抹红霞,阿文瞪着眼老是瞧着盈盈,飘飘也盯着她。
  
  “快去办手续吧,我这带了4000块”。
  
  在挂号台,差点闹出事来,因为没零钱,挂号员不给挂号。阿鑫让他找一找,她凶巴巴的,像打雷一样怒吼:“晕死!你是猪呀,有零钱我不会找?”鑫仔强忍心里的火气,他最厌恶听到:“晕死、我晕、我日、我靠、我操”之类的话语,这些垃圾词语在社会上横行着,令他受不了。曾经因为别人的“我操”他一拳打出了人家的鼻血。
  
  性子烈的阿盈实在看不过去,跟她吵开了。
  
  “你叫什么叫,月经失调啊!还是没发工资给你,小心砸了你的饭碗。”那人被骂得耳根发红,一声不吭。这不足为怪,盈盈的父亲兄长在镇里地位显赫,周围的环境或多或少影响着她,可以说造就了她的高傲任性。
  
  阿盈回头睁大眼睛望着鑫仔,耸了耸小肩。鑫仔偷笑道:“你还是出口成‘脏’”
  
  “对这种人不凶不行啊!”
  
  “忍忍啊!”
  
  “女人不能忍,不像你们男人,头上一把刀!”
  
  上楼下楼,经过重重手续,到暮色降临的时候,柳叔才住进了院。安排妥当后,大家要出去走走,而飘飘留在了阿爸身边。
  
  第9章
  
  镇里灯火闪烁,不像村里那么单调。河面映衬的灯光一波一波的,和着清水一起在晚风中荡漾,泛起片片光水交和的涟漪。
  
  阿鑫、阿盈在前面边走边聊,阿文走在后面左顾右盼。
  
  “你性子还是挺火暴的!”
  
  “真的吗!”盈盈感觉有点涩,“我给你的印象就是这样啊!”
  
  “当然不是,你火暴中有温柔,况且该出手时就出手吗,老兄,你还是那样行侠仗义啊!”
  
  “过奖过奖。噢,穿迷彩服了,不喜欢蓝、红、黑、白了(他们几个就是因为共同的颜色爱好才结为死党)!”
  
  “是军装,我现在没衣服穿”。
  
  “我送你几套吧,明天来我店里拿,‘李宁’的。”
  
  “那怎么好意思?”他笑道。
  
  “没什么的”。
  
  沉默了一会,鑫仔严肃道:“那4000块钱是你的,还是你爸的?”
  
  “当然是我的,我现在吃住都是我自己的。”
  
  “真的!”
  
  “怎么,瞧不起人了,不相信我呀!”
  
  “不是,只是不晓得什么时候能还给你。”
  
  “我不急,不还也可以。”
  
  “那可不行!”
  
  “那这样吧,明年我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
  
  “暂不奉告!”
  
  “噢,那好,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心效劳”。
  
  “你说的啊!”
  
  “当然!”
  
  走到一卖杂志报纸的小店边,阿鑫去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7至9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