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一部 故乡第1至3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04-11 点击数:2671次 字数:
  山山水水常相连,
  水水山山饶天边。
  大地恩情永难忘,
  故乡圆月别样圆。
  
  
  
  第一章
  
  在这秋来的深夜里,凉风拂拂,和着高高挂起的圆月泻下的丝丝清冷的月光,令人清爽之余,略晓寒冷。
  
  整个丘陵大地已经沉睡,天气凉了,张鑫的心却热得很,因为他渐渐闻到了睽别已久的家乡的气息。在他的感觉里,家乡的月亮也有着一张慈祥温暖的脸,就像祖母和母亲。
  
  走在逶迤小道上,越临近这熟悉而陌生的土地,脚步却越觉沉重,张鑫的内心极矛盾,忧心重重,该怎样面对……家里人的期望太大了。
  
  他已经到了村前的那座老朽的拱桥上,顿了顿脚步。桥头上的枫树有些光秃,木叶在秋风中飒飒作响,桥下河水清浅而缓流,在月光的浸透下碎成了金,远远望去,山水相接的地方渺渺茫茫。对面的村落依稀可见。村落还是三年前的村落,小小的房子散乱地堆成一团,有两百来户人家,全村早已死寂,唯有秋虫低吟,鸟雀惊叫。
  
  他们村叫碧云村,地处南岭一带,既偏僻又贫困,经济和文化都极其落后。村里的年经人一年四季都呆在外面打工,过年了才回家小住几天,他们一直要闯荡到三十几岁,实在没出息了才回家“买”一个老婆,耕种田土;而长成的女孩子,只要出去了,十有八九会跟着别人远走高飞,外面的乡村,发展变化得一年胜过一年,而碧云村却年年如此萧条又冷清。
  
  张鑫走过拱桥,迈着犹疑而急切的脚步,往村头的那栋矮屋走去。他停在了门口,他害怕阿爸,确切地说,是害怕阿爸那失望的眼神。屋门虚掩着,暗红的灯光从天窗和门缝里衍散出来,让人倍觉温暖。张鑫推开门。
  
  “阿爸、妈!”
  
  屋里的两位清癯老人手里把着正在绑的大蒜,未回过神。一会儿,那老妇女“咿咿呀呀”,盛是惊喜,丢下手中的大蒜,撑着腰过来给他解包袱。阿鑫迅急解下背包,母亲示意他去叫他爸,随后走近了了灶房。他靠近父亲,叫了几声“阿爸”,还是不应。
  
  那老头撇着嘴,嘴角紧着条条深深的沟纹,眼珠暴突,而他的手仍在不停地拣着大蒜。阿鑫内里殷忧,不知该如何是好。
  
  母亲端来了炒剩饭,他接过饭,大口大口吃了起来。母亲站在旁边,看着他那可怜吃相,又是高兴又是难过。刚放下碗筷,他望着母亲笑了笑。
  
  “吃饱了吧!”老头终于发威了,阿鑫吃了一惊。
  
  “你这死仔,短命仔,你还有脸回来,老子这老脸都给你丢光了,你这雷打火烧的……”老头积沉的愤怒一气骂了出来,老泪纵横,泪水涌满他那脸上的沟豁,母亲也抽噎不停,情急之下,阿鑫重重地跪倒在二老面前,不知该说些什么,该怎样解释,只能啜泣着喊着:“阿爸、妈……”
  
  “仁仔……”左道房里传达室来苍老熟悉的声音。
  
  “阿婆,阿婆,我是鑫仔,我回来了。”原本不想叫醒阿婆,这么晚了,她老已及耋耄之年。
  
  “哪个?”
  
  “我,阿鑫仔!”
  
  “噢!鑫仔乖仔,你回来了,阿婆就起来啊!”
  
  “哪里,我的乖仔?”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挪着步子走了出来。
  
  他急忙上前扶着阿婆,拿过椅子给他坐下。
  
  “你们是怎么了!”老阿婆故意问道,其实他早听说了,
  
  “阿婆,我……”
  
  “你什么你,老子一把汗一把血,辛辛苦苦供你上大学,老子为了谁,你却活得潇洒罗,读完大学又参军……还说回来建设家乡,你有什么狗能耐,读这么多书,还不如别人不读书的好,老子送你读书是要让你当村长啊!读书,我看你变了猪,你舅的大仔小学毕业,人家现在在县里当了老板,唉!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早点回来犁田……”老父亲边抹泪边骂着。
  
  阿鑫的行为凿实令人匪夷所思,就连一向疼爱他的祖母也不理解。读大学不就是为了走出农门,出人头地,过上城里人的好生活吗?
  
  阿婆问他:“鑫仔,你想些什么呀!”
  
  “阿婆,”他咽了咽,“我有我的路……”
  
  话没有说完,阿爸高举着烟杆,幸好被母亲拖住。
  
  “死仔,你有什么路?”父亲怒道。
  
  “我、我……”阿鑫鼓起勇气说:“我要让碧云村富裕起来。”
  
  “短命仔,就怕连你自己都喝西北风。”
  
  鑫仔又跪下了,“我会做得到的。”
  
  “你去做,去当你的村长,我就不信我这老骨头会没饭吃。以后不要叫老子了,就当没你这个仔”。父亲深闲固拒。
  
  他跪了许久,流下许多泪,还没起来,祖母、母亲都叫他去睡觉。
  
  “我哥去哪了!”
  
  “相亲去了,再个把月就讨老婆了,是同关村的”。阿婆微微喜笑,母亲也笑了。
  
  阿鑫躺在床上,目不交睫,是不是自己太独行其是,当了村长后该怎么干……家里经济还是困难,本来已经欠了债,大哥今年娶亲肯定得花一笔钱——父母都老了,越想越觉得忤逆不孝,他也想过让家里人过上好的生活,但有一点,他敢肯定,自己的决定不是一时冲动,因为高中就有这种想法,而且慎重考虑过。他想,自己还需要勇气,既然迈出了第一步,就不要回头,他一直坚信,一个人的一生有没有价值,就看他能否做出有价值的选择。
  
  外面早已静下来,偶尔有几声狗吠,村后的林木在秋风里呼啸,声音苍凉渺远,犹如茫天里寒星的闪烁。
  
  他展转反侧,难以入睡,困到极点,终于梦魇不断。
  
  第二章
  
  没过几天,村里人都知道阿鑫回来了。
  
  碧云村顶多二百五十户人家,这几天人们热闹起来了。村前小河洗衣服的,村后山上放牛的,还有村间巷道的,在家里歇着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谈论着阿鑫,从拂晓一直到深夜。
  
  “这个仔呆,读了大学不也还是回来?”有人惋惜。
  
  “本来就蠢,头脑子不灵幻,读死书读了这么多,还不是在外面混不下去。”有人庆幸。
  
  “怎么现在不包分配了。”好像读书是为了分配工作。
  
  “大学生,又当了兵,以后叫他‘副司令’吧!”
  
  “读不读书没什么,灵不灵活是天生的。”
  
  “外面好多初中都没有毕业的人当老板,很多大学生还不照样给他们打工……”
  
  “现在国家不包分配了,大学生也是要打工,读死书啊,读再多也是枉然。”
  
  “我那仔以后别读那么多书,拿个初中毕业证,能识字算数就可以了。”
  
  “读这些书的钱能讨十个同关村的老婆了。”
  
  (注:同光村比碧云村更穷,那里的人家大都是把女儿“卖”给别人作老婆,而碧云村的人很难从外面取进,大都从同光村“买”来,讨个老婆还要跟岳父讨价还价。)
  
  特别是村里的那个古怪的单身公张干头,整天死皮赖脸地烦着阿鑫。
  
  “工不工,农不农,好像一条虫!哈……”
  
  村民们的“关注”令全家人坐立不安,张仁头(鑫仔父亲)每次出门,看见人们神秘地议着什么,见了他又散开了,剩下的立马堆起了笑脸,有的还搭讪几句,张仁头在外面不做声,在家也不理鑫仔,每次气来了就砸凳子,敲桌子,不得安宁。
  
  “前几年还吹牛皮说你们仔怎么怎么样……不是说要分配到省城工作吗,现在呢?”有的人有种报复了别人的快感。
  
  祖母也急了,把鑫仔叫到神龛面前,说:“仔要争气呀……”母亲则只能咿咿呀呀。
  
  阿鑫甚是苦闷,但他并不觉得村民们愚为可及,他们只是暂时的愚昧,他出门时,在他们异样的目光里还得强装笑脸,按辈份称呼他们。他有时甚至会问自己:“我真的很蠢吗?”。只有在夜深要静的时候,他才能真正认清自己,这个时候,他筹谋着该如何开展自己的工作。
  
  第三章
  
  祖母不只一次说过:“咱鑫仔会有出息的”。他一日三次天天都在神龛祖宗面前祈祷,求他们保佑阿鑫,给他一条好的出路。母亲则老往庙里跑。父亲整日板着脸,不搭理人,总是默默的干活,默默的抽老旱烟。
  
  在阿鑫的心里,祖母和母亲永远都是伟大和宽容的,无论你是怎样的卑微落魄,他们永远是你可以停泊的栖息的港湾。
  
  烦闷了几天,他想出去走走,村头只有两户人家,一户是他们家,另一户是柳家。柳家在土改前是地主,被批倒后,柳老头一直单身,后来捡了一个女儿,唤名柳飘飘。阿鑫早想去他们家了,柳老头一直对他很好,还教了他拉二胡;更主要的是那个女孩儿柳飘飘。
  
  吃完午饭,阿鑫问祖母道:“阿婆,柳叔家现在有人在家里吧?”
  
  “在吧!”
  
  “我想去看看。”
  
  “你想去看看飘飘吧?”
  
  “哪里!”鑫仔突感脸有些热,阿婆怎么会知道。
  
  “唉,这闺女相过几次亲都没成,她还是那性子,不敢和生疏的人说话,一说话就脸红,人家问一句,她才说一句,人家还以为是傻婆……”
  
  村里姑娘一般在十八九岁就找了婆家,飘飘已经23了。阿婆一直很喜欢她,她乖巧,听话,有事没事会来看阿婆,还帮着挑水,有时卖菜回来还捎个白面包子过来。
  
  “我去了啊!”
  
  推开柳家院子的樊篱门,见老土屋左前方的葡萄树已经干枯,几只褐色土鸡在葡萄架下东啄西啄,偶尔啼咕一声。他静了静心,放慢了脚步,强硬着头皮喊道:“柳叔,柳叔在家吗?”
  
  “汪、汪……”
  
  一条大黄狗窜了出来,阿鑫被吓了一大跳,慌忙之中捡了块石头。那狗竖着大尾巴,狂叫几声又退一下,四条内挺挺的长腿结实地绷着,随时会奔过来。鑫仔握紧石块,盯着它喊:“你别过来啊!过来我打死你。”
  
  “回来,阿黄。”一个系着围裙的村姑站在了门口,大黄狗摇起了尾巴,喘着粗气撒回到村姑旁,嗅了嗅她的裤角。但那村姑却无法注意这些了,她腼腆地呆着,那娇小的身躯在裙裤的围系下显瘦弱单薄,如秋风中的落叶。她的脸上已经泛着红晕,眼前好似蒙了一层薄纱,感觉飘忽忽的,两只小手不知所措地揉搓着。
  
  “阿飘!”他终于开口了。
  
  “阿鑫哥,你回来了。”   
上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一部 故乡第1至3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