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豆蔻年华
本章来自《通往NBA之路》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0-26 点击数:756次 字数:

豆蔻年华

伴随着庄严的国歌声,高安路一中的小旗手缓缓地升起国旗。没有人注意到站在学生队列最后的初中一年级学生姚明脸上流露出的羡慕之情。

多少年之后,20021019,当姚明离开中国踏上NBA之路之前,特意回了一趟母校,上海市高安路第一中学。和授课恩师谈及在校时的往事时,姚明说:“当我进了一中之后,我最大的理想就是想成为一名光荣的升旗手。”

 “光荣的升旗手!”

在高安路第一中学,只有最优秀的学生才能得到这一荣誉。不无遗憾的是,姚明从来也没有被选上过。

“姚明是一个好学生。他的学习成绩不但不差,而且行为举止也很规范。只是他胆子小,不善表达。老师们谁也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个心愿未了。”

倪静说道。她是姚明三、四年级的班主任老师。

姚明读三年级时,已经长成了五尺六(一米六八)的高个头。当然,有其子必有其父。姚明的爸爸,个头也不矮。放学时,当姚明的爸爸和其他学生的家长们一起到学校来接孩子们回家时,他只要站在课堂外,脑袋就从门窗上露了出来。于是,倪静老师便立马打发姚明回家:“姚明,你爸爸接你来了。”

在倪静老师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并不是姚明的个头高,而是他的“忠厚”。他是一个诚实而谦虚的学生:

“学校组织去公园春游。那时候的条件没有现在这么好。学校租来的公共汽车没有足够的座位满足每一个学生的需求。一些学生必须站着。姚明从来不坐,总是将他的位子让给小同学。”

 

高安路第一中学,位于康平路四里弄九号。是上海市一所有名的中学。在姚明之前,学校曾培养出许多的著名运动员。像国家排球队的沈富林。实话实说,老师们谁也没有料到,姚明后来会成为篮球巨星。

倪静老师说:

“他是一个上课很专心听讲的学生。从来就不需要老师做课外辅导。他很守纪律,不像大多数其他同年龄段的孩子那样调皮捣蛋。”

龚伶珍,姚明初一时的班主任老师。身高只有四尺一(一米三六)。第一次见到姚明时,竟然惊愕地大叫起来:“哎呀!一年级的学生比老师还高!”当姚明临出国前,前来看望她时,这位矮小的老老师,高昂起头,怔怔地望着昔日自己的学生。

在龚伶珍的眼里,姚明仍是那个老实巴交坐在最后一排的好学生。

“尽管他个头很高,但是,他生性温和。从不欺负弱小的同学。相反,有时候那些个头比他小得多的学生,倒敢欺负他。我跟他说,要是有人找你的茬,你就来告诉我好了。”

一、二年级时,姚明经常光顾教师办公室。可是到了三、四年级之后,没有人再敢跟他过不去了。一方面,大家都知道姚明是个好好人。只是不爱说话。但他并不孤独,而且乐于助人。另一方面,也没有谁敢再挑战牛高马大的姚明。龚伶珍老师担任他的班主任时间并不是很长,可他还是经常去龚老师的教室,帮忙打扫卫生。并经常参加龚老师组织的各种课外活动。上四年级时,姚明几乎成了专职的“清洁工”。负责高安路第一中学的所有的窗户的清洁工作。任何一个年级的老师都可以使唤他:“姚明,快来!帮我们擦一下窗户!”姚明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龚伶珍老师执教36年。现在已退休在家,颐养天年。她是一个注重传统教育的老师。很有敬业精神。“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话,在别的老师那里也许只是说说而已。可她却将这话当做了自己的座右铭,身体力行。哪怕是在信奉“会捉老鼠,就是好猫。”的年代里,她也总是教育自己的学生,怎样先学会做一个好猫,再去学习抓老鼠的本领。直到今天,她仍然坚信“只有品学兼优的学生,才是国家未来的栋梁!”她将自己的一生全部奉献给了孩子们。尽管经济上一贫如洗,没有成为首先富裕起来的一代中国人。可是她精神上却十分富有。没办法,像她这一代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人,世界观的改造已经完成。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已成为他们的行为标准。马克思说过:“资本的原始积累,是充满着血腥味的。”翻开中国改革开放的近代史,有哪一位富人的双手是干净的呢?不然的话,也用不着国务院总理亲自上门为数百万民工伸手“讨”工钱的了。

龚伶珍老师教给学生们的第一个字,就是“爱”。

“你们要爱同学,朋友之间要爱对方;不要打架和吵嘴。”

她站在黑板前讲课,姚明紧握拳头,座在最后一排座位上,认真听讲。

在早期教育中,姚明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如果别人和你过不去,一定是你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别人。”当然,那时候的姚明还不知道将这话上升到“无风不起浪”的至高理论。就好像美国要打伊拉克,那一定是萨达姆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小布什。

龚伶珍老老师回忆说:

“小小年纪,姚明就已经养成了慷慨大方和宽宏大量的性格。从不和别人争个什么东西。”

那个时候,在龚伶珍的眼里,姚明是一个比他实际年龄更成熟的好孩子。又稳重,又孝顺,而且学习成绩又好。经常被评为“三好学生”。好像这样还不足以向世人夸耀自己的学生,龚老师最后幽默地总结道:

“姚明的脑子和身子,是一起长大的。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控制体内的荷尔蒙的?”

 

刚入学时,姚明很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意思。说话时,总爱低头望着地板,不敢抬起头来直视对方。龚伶珍老师上课时,有针对性地尽量多向姚明提问:“姚明,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要不,就让他大声朗读课文。一方面,她想多给姚明说话的机会,以提高他的表现能力。另一方面,姚明的座位在最后一排,上课时很容易分神。

 “我想姚明现在的口头表达能力一定很好的了。”

龚伶珍老师笑道。

“现在他经常要面对记者和摄影镜头,说话已不再胆怯。不但很有自信,而且话也说得很得体。”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还得归功于龚老师打小就对他所进行的严格的训练。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结果,姚明的口语比数学更好。读二年级时,姚明就已经成了班级里最优秀的学生。练习写字时,姚明总是一笔一划地书写。态度虽十分认真,可写出来的字仍然很难看。于是,写不好再重写。直到一个字正儿八经地爬在方格子上。遗憾的是,这个好习惯他没有保持下来。直到今天,姚明的字依然写不好,除了写自己的名字。数学,他很少得满分。

老师说:

 “姚明算数很马虎,最多打90分。”

姚明和龚伶珍的师生关系最好。初中毕业后,每年的教师节姚明都要回母校看望龚老师。如果外出打比赛,错过了‘教师节’。回来后,他也一定会抽空去看看龚老师。后来,龚老师调到了高安路第一中学附小执教时,姚明仍然记得去看望她。爱菊路附小很不好找。姚明左打听右打听,最后终于找到了老师。就为了向她说一声:“教师节好!”

每当龚伶珍老师回忆这些往事的时候,总是非常感动:

“别的学生回高安路第一中学时,都不来看我。只有姚明,心里总记得我。”

临出国前回母校时,姚明简直大步朝一年级的教室奔去。教室的门是关着的,姚明大声地问道:“老师在吗?”有人告诉他,龚老师不在教室里。正在三楼等他。于是姚明又朝三楼跑去。龚伶珍老师满面笑容地从自己的得意门生手里接过一束鲜花和问候。临别时,送给他一句思想了很久的忠告:

“如果你到外国去打球,一定要更坚强一些!还是那句话:‘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我和我们家的老头子每次看你打球,都替你捏一把汗。美国不比中国,虽说美国人中有好人,但也有坏人不是?小布什不是克林顿,你要是把美国人打得太惨了,小心小布什拿你当‘恐怖分子’办!”


  
上一章:童趣无欺
下一章:热爱篮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豆蔻年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