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6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0-25 点击数:214次 字数:

60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928,傅作义与宋哲元等50余名北方将领联名通电,“呼吁全国各方团结一致,同舟共济,群策群力,共同奋斗”,表示“愿为抗日救国,捐躯摩踵”。

同时对所部加紧抗日动员,每天早晚带领官兵,齐声高呼:“誓保国土,以尽责任,不惜牺牲,以雪耻辱”。

193313,日军侵占山海关,揭开长城抗战的序幕。15,傅作义分电阎锡山、张学良、蒋介石请缨抗日。

15日,以绥远省主席名义发表《告全省民众书》,号召全省同胞“奋起救国御侮”。

25日,奉命率部由绥远出师东进,开赴抗日前线。

2月上旬,傅部在张家口编组为第7军团,傅作义任总指挥,35 军的番号暂改为59军。

34,日军侵占承德后向长城各关口进犯,遭到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

由于蒋介石谋求对日妥协,长城各关口相继弃守,日军直趋平津。

蒋介石担心平津丢失,使华北局面难以收拾,一面派黄郛向日方求和,一面在北平周围布防。

430傅作义部奉命开往牛栏山西至昌平一线布防。

日军为胁迫国民党当局接受苛刻的停战条件,于522以第8师团西义一部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傅部阵地进攻。

傅作义亲临指挥,全体官兵抱定有我无敌,有敌无我的牺牲精神,英勇抵抗。

董其武团在牛栏山一带,孙兰峰团在怀柔以西阵地,与敌白刃相接,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双方形成拉锯态势。

然而,正当傅军痛击顽敌,英勇苦战时,23日晚黄郛在北平接受日方的停战条件。

何应钦随即令傅部停止战斗,撤出阵地。

傅作义接到停战撤退命令,无比愤慨,质问说:

“怎么抗日还有罪?”

坚持“只有日方先撤,我们才能撤,否则我们决不后撤。”经交涉双方同时后撤,傅才忿然下令撤兵。

长城抗战的最后一战,就这样宣告结束。

该战役击毙日军246 名,中国官兵阵亡367人,伤484人。

傅作义对阵亡官兵极感悲痛,后来特地派员将殉国官兵的遗骸护运回归绥(今呼和浩特市),安葬在大青山下,建立纪念碑,并将烈士名字刻于碑上,以寄哀念。

长城抗战是九一八事变后中国爱国官兵在北方第一次以武力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争,得到全国各界积极支持与赞扬。

长城战役后,日本侵略者利用《塘沽协定》不断在华北制造事变,又先后逼迫国民党当局签订《何梅协定》、《秦土协定》等卖国条款,华北危机日益加深。

日军为了阻绝中国西北对外交通,割断与苏联的联系,1936年春又在察绥积极扶植蒙奸德穆楚克栋鲁普(德王)和李守信,成立所谓“蒙古军政府”;还收买土匪王英,组织所谓“蒙汉西北防共自治军”和“大汉义军”。

同年4月,日本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公然窜到归绥,活动傅作义主持华北亲日政权。

此时,德王已充当日本侵略者的鹰犬,积极在西部各盟活动,直接挑起与绥远省政府的冲突。

并酝酿武装暴乱。面对日军在绥远的侵略、诱降活动和德王分裂祖国、叛国投敌的行径,傅作义怒不可遏。

是年10月,傅到洛阳见蒋介石,坚决要求反击日军和蒙奸,以伸张民族正义。

蒋介石要傅以忍让为主,非不得已时,不可轻易对日作战。

当得知德王在日军指挥下,准备分三路大举进犯绥远的消息后,傅认为到了“不得已时”,118秘密召开营以上军官会议,进行军事部署。

会上,傅对大家说:

“日寇占我察北,又犯我绥东、绥远,是我全军将士的耻辱。爱国军人守土有责,我们一定要打!”

“岳武穆38岁壮烈殉国,我已过了38岁,为抗日死而无怨。”

针对敌人三路攻势,采取以攻为守,主动出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各个击破的战略。

1115清晨6时许,日本驻蒙古军政府特务机关长田中隆吉指挥5000余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三路向红格尔图发起猛攻。

红格尔图是绥远东部的门户,由察北、商都通往百灵庙的重要驿站,日伪侵占红格尔图旨在打开绥东门户,会师归绥,进而占领整个绥远。

傅作义亲临集宁前线指挥,命令部队星夜奔袭,出敌不意,抄袭敌后。

日伪军猝不及防,至18日上午7时许,全线溃退。红格尔图战斗以我全胜告捷。

当时,敌人在百灵庙驻有一个多师的兵力,囤积着大量武器弹药和粮食,并凭借险峻的山势构筑坚固的防御工事。

傅作义决心拔掉这个钉子,于1122指挥各部秘密集结百灵庙附近,进入攻击位置。23日夜11时,部队在孙长胜师长和孙兰峰旅长的指挥下突然发起猛攻,至翌日9时半,全歼日伪军,取得百灵庙大捷。

敌伪军阵前反正两个旅,击毙日军顾问29人,俘敌200余人,检点敌尸600余具,草地尚有冻毙敌尸200余具,缴获武器、弹药甚多。

我军伤亡400 余人。124,傅军击退敌人反扑后,乘胜收复了百灵庙以东另一战略要点大庙。

至此,绥远抗战胜利结束。

傅作义领导绥远抗战,曾得到中国共产党及各方爱国人士的声援。

战役开始前,中共派南汉宸携毛泽东亲笔信到绥与傅联系,对其抗日表示热情支持和鼓励。

121,以中共中央及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名义发表援绥通电,要求南京政府“调集大军增援晋绥前线”,决不能坐视傅作义等抗战而不救。

黄炎培、朱自清等著名爱国人士,组成慰问团赴绥慰劳。

爱国华侨陈嘉庚,不远万里捐赠药品、服装和钱财,后来还写了《傅作义高义》一书,称赞傅作义及其所部的抗战功绩。

绥远抗战胜利告捷,天津《大公报》发表文章,赞扬此役“揭开民族历史的新页”。

中共中央特发电祝贺,称赞是中国人民抗日的先声。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南京国民政府任命阎锡山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统领晋绥抗日军事全权。

晋绥军共编第6、第7两个集团军,傅作义任第7集团军总司令。

8月,傅率部参加平绥路东段作战。

由于第68军军长刘汝明作战不力,加之傅部动作迟缓,未能给在南口、居庸关、延庆、怀来一线的汤恩伯部有力支援,平绥路东段各据点于8月下旬相继失守。

9月,日军板垣第5师团由宣化南下攻取广灵,傅奉命在雁门关布防。

日军以雁门易守难攻,倾主力向平型关进攻,傅部奉命驰赴平型关接替第6集团军。

当日军向傅部猛攻时,适八路军115师伏击板垣师团预备队和辎重队,歼敌千余人,给傅部以有力支援。

日军在平型关受挫后,由东条英机察哈尔派遣兵团突破茹越口。

傅向阎锡山建议由晋军主力围歼孤军深入的东条部,然后向板垣师团反攻。

阎为保存晋军实力,拒绝采纳,致使东条部占领繁峙县砂河镇,拊平型关我军侧背。

9月底,傅部被迫向五台山、代县、涡阳转移,旋奉命开赴忻口地区御敌。

10月,忻口会战开始。

傅作义指挥董其武218旅夜袭敌板垣司令部前线指挥所,并派部救援友军。

忻口会战延续到10月下旬,历时23天,敌人遭受重创,被阻于忻口不能前进。

此时,娘子关失守,太原告急,傅部奉命向太原集结。

112,阎锡山召集高级将领军事会议,提出保卫太原,依城野战的计划。

实际上,阎为保存自己的实力,已将晋军主力调往临汾等地,因此对于“保卫太原”,晋军将领个个缄默不语。

傅作义虽知其不可为,但他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挺身而出,毅然请命。

“弃土莫如守土光荣,太原城我守!”

周恩来作为十八集团军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对傅作义这种知难而进的精神深表敬佩,语重心长地希望他“多保重”。

当时,傅部主力不过两个旅,虽训练有素,有一定的实战经验,但几个月来的南北转战,伤亡过半。

仓促中扩充了部分新兵,又缺乏训练。

6日,日军第5师团开始进攻太原城郊,驻防城外的军队纷纷溃退,倚城野战计划完全落空,傅部陷于独守孤城之境。

7日,晋北和晋东的日军会合,在数十架飞机和数百门大炮及坦克掩护下,连续攻城。傅作义下定舍身报国的决心,激励部下英勇杀敌。

并给荣河老家写信,表示”只要一息尚存,誓与日寇血战到底,为国捐躯,义无反顾”。并以“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生而取义者也”,告慰国人和家人。

在傅作义誓死如归的精神鼓舞下,全军将士咸抱决心,奋勇抗敌。

8日敌突入城内,展开激烈巷战。

黄昏后,接蒋介石撤退电令,傅作义率部突围,撤至石楼一带。

太原守城之战,掩护了卫立煌、孙连仲、王靖国、陈长捷等部安全转移。

日军虽侵占了太原,但也死伤惨重,无力继续南犯。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6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