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甄泽之家
本章来自《通往NBA之路》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0-23 点击数:921次 字数:

第一章  快乐童年

甄泽之家

姚明家的祖屋,在江苏省吴江县甄泽镇。离上海很近的地方。中国有句古训:“少壮不努力,老大图悲伤。”一个人的成长史,每每与发生在他童年时的一些趣事,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

姚明家的祖先,没有做官的;没有经商的;也没有读书的。追溯回去三、四代人,也找不出一个成名成家,可歌可泣之人。全都是平民老百姓。没有人对姚明家的过去感兴趣,人们只关心姚明的现在。正如姚明的父亲姚志远所说:“要是我们知道姚明会像今天这样出名,我们一定会写个日记什么的,将他小时候的事儿,全都记录下来。”

回顾姚明的家史,最辉煌的历史是半个世纪之前,有一对新婚夫妇,男的叫姚雪明,女的叫徐丽珍。经过多年的奋斗,他俩终于在苏嘉河边的一片开阔地,建起了一栋像样的宅子。就是现在甄泽镇上姚明家的祖屋了。像大多数上海的外来移民一样,都是要经过一番苦斗和奋斗,才能在上海这块土地上扎下根来的。他们的第二代,说话时仍带着浓浓的乡音。只是到了第三代,他们的孙子姚明(上海生,上海长的。)才能说一口道地的上海话。

姚雪明,身高六尺六,也是一个巨人。至少在他那个时代。其妻徐丽珍却生得十分娇小。据姚明的姑妈姚志英回忆,徐丽珍只有“五尺高”。姚志英从未见过自己的祖父,她只记得自己的祖母“很高”。在那个时代的女性中,仍是一个高个子。

 

甄泽,位于吴江市西南,上海以东72公里,苏州以北30公里,湖州以西28公里处。甄泽坐落在江苏省的最南端,西面毗连浙江省的湖州。地理位置极佳。从前,曾有“吴头越尾”之说。(吴国和越国,曾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两个国家。)甄泽,杨子江畔古老的传统水乡。条条水道宛如城镇中的街道一样与集市相通。建筑物上的有着精美雕刻的横梁,油漆得通明透亮木椽跨越在狭窄的小巷上。天气好的日子,你要是爬上慈云寺的宝塔,极目眺望,眼前的小河就像一条波浪起伏的彩带,将甄泽与西边的太湖连在了一起。太湖,中国最大的内陆湖。一望无际的水面上,常常笼罩着一层朦胧的薄雾。太湖的雾,像轻纱,像烟岚,像云彩;挂在树上,绕在屋脊,漫在山路上,藏在草丛中。一会儿像奔涌的海潮,一会儿像白鸥在翻飞。霞烟阵阵,浮去飘来,一切的一切,变得朦朦胧胧的了。顷刻间,这乳白色的轻霭,化成小小的水滴。洒在路面上,洒在树丛中,洒在人头脸上。轻轻的,腻腻的,有点潮湿。人们吸进这带有野菊花药香味儿的气息,觉得有点微醺。

 

甄泽,历史悠久。据史料记载,公元741年,(唐开元29年)地方官张敬尊便在此大兴土木,修建甄泽大屋。作为吴文化的发源地,甄泽留下了许多的名胜古迹。如传说中的斩龙潭。当年大禹治水时,在此怒斩兴风作浪的黑龙。栗子湖,范理在此养过鱼。养鸭池,唐朝的陆桂孟在此养过鸭。张家码头,唐朝第一学子张志鹤在此钓过鱼。还有水帘洞,乃宋朝宰相杨绍云动工兴建。更有《地方志》上记载的“甄泽八景”。慈云寺,凤飞亭,极乐园,观虹桥,码头月色,蒲济钟声,康庄小屋,钓鱼楼台。遗憾的是,昔日的这些美丽景点,在几个世纪的历史变迁中,有些毁于战火,有些遭到人为的破坏,已不复存在。

所幸的是,已有一千七百四十年历史的慈云寺古塔,在吴江市政府的精心呵护下,得以保存了下来。这也是甄泽八景中,唯一幸存的一处名胜古迹。古塔山下有一座建于清康熙54年的“念禹桥”,纪念大禹治水。往前走不远,村西就是“思范桥”。这座建于明朝年间的小桥,自然是为了纪念范理。当地文人称颂:“蜿蜒水路月亮桥,婆娑杨柳宝塔山。”

姚雪明和徐丽珍,当年背井离乡来到上海。多少年之后,仍忘不了家乡的山水。最后又离开了熙熙攘攘繁华的大上海,安眠在了老家的土地上。大概这就是中国人所信奉的“落叶归根”吧。

 

姚雪明从上海金星钢笔厂退休前,对“篮球”,并不是一个门外汉。对于这个喜好篮球运动,人称“六尺六”的普通工人和他的篮球史,至今仍有许多种版本的故事。一种说法是,当年解放军解放上海时,姚雪明站在欢迎人群的最前面,给部队负责体育的首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另一种说法是,体委的人在国庆节大游行的队伍中,发现了姚雪明这颗好苗子。还有一种说法是,上海庆祝公私合营的时候,大街上满是喧闹的锣鼓声。姚雪明站在地上打鼓,看到的人还以为他是站在长凳上。

令人遗憾的是,当姚雪明被人们“发现”的时候,他早就过了最佳训练年龄。基本上可以说,已经无法将他培养成一名篮球运动员。作为工厂的专职干部,他只是偶尔参加一下工厂的业余篮球比赛。尽管他可以凭借着其高大的身躯,在场上横冲直闯。然而更多的时候是那些身材较矮小的球员,频频灵巧地绕过他那像一扇门板一样高大的身躯,轻易上篮得分。结果,他成了大伙儿的笑料和场上的开心果。他也曾刻苦训练,经常练球练得双手生痛。

 

1999年,姚雪明去世。享年七十六岁。他是在家乡老街的祖屋里,与世长辞的。

五年前,他领着自己的老伴回了老家。尽管他这一生中的大部分日子都是在上海大城市里度过的,可他在骨子里依然眷念着乡村的生活。姚雪明过世两年之后,徐丽珍也告别了人世,随他而去了。

 

那天是2001年12月24日。第二天,孙子姚明才从上海匆匆赶来奔丧。

当时正值CBA赛事期间,姚明所在的上海青年队,正力图摔掉连续戴了两年的“亚军”这顶帽子。

青年队发誓要扳倒八一队。八一队之所以实力最强,是因为他的主力队员大多是从CBA其它球队中选拔出来的精英。作为东方的“小巨人”,此时的姚明已经暂露头角。无论是搞训练,还是打比赛,他都是场上的主力。不仅是在国内,而且他已经成为了世界瞩目的球星。美国的NBA,从大洋彼岸主动地向他发出了“求爱”的信息。

然而,当姚明那高大的身躯,跪在祖母的坟前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多么的虚弱。当他给祖母磕完头,抬起身来的时候,怎么地也抑制不住满脸的泪水。

 

姚明肩负着过多的希望和疑惑,过多的荣誉和孤独,过多的成功和失败,过多的赞扬和谴责,过多的奉承和诋毁……。今年,他只有21岁。

在他生命的21个年头里,对他最痛爱有加的便是祖母了。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孙子将来会有多大的成就,会成为一个怎样的有名的人物。她只是担心和害怕自己不能再继续关心和呵护可爱的小孙子了。她甚至担心,有朝一日自己走后,这位平时十分挑食的孙子,吃饭时会遇到一大堆麻烦的。

身材纤细的祖母躺下了。而且不再起来。总是要为他准备许多的好吃的饭菜和饮料的祖母,再也不能昂起头来望着自己像小山一样高大的孙子欢笑了。

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一天。早晨,姚明要训练。晚上要赶回上海。比赛正等着他呢。

黑暗中,透过车窗,高大的石拱桥和古塔依稀可见。甄泽,家乡的小镇。养育和埋葬了自己的祖先的地方。越来越远去,并渐渐地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了。

他很难集中精神投入比赛。场上,他像坦克一样横冲直闯,像机器人一样投篮。最后,在观众的阵阵喝倒彩声中,砰然倒地。

有一位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比赛的人,看着倒在地上的姚明,生怕他从此再也“站立”不起来。

 

姚明回过头来。脸上依然挂满了泪水。他必须站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上一章:美梦成真
下一章:大姚大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甄泽之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