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十三章
发表时间:2015-10-22 点击数:1437次 字数:

第十三章

 

王院长私下邀请蒋正到家中吃饭,对蒋正说:“蒋正呀,我有些想法,给你说一下。”

“恩。”蒋院长点点头。

“我向三江医科大学领导层建议,邀请林院长重回附属医院。”

“林院长?”

“对,就是林娜的父亲。你看是否可行?”

蒋正思索了半天,没有做声。

王院长继续道:“林院长是个传奇呀。他在学校时,是三江医科大学最优秀的学生。他作院长后,又成为附属医院最杰出的院长。”

“是呀,林院长确实让人拜服。”

“我做院长这几年,很失败呀,附属医院在全国的名次原地踏步。”

“王叔叔,你太谦虚了。你在任期间,我院开展了全省首里EXIT手术和首例妇科肿瘤靶向给药。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这些成绩与林院长在时,不值一提。”王院长接着说:“林院长在任期间,短短十年,我院就有十几项医学研究成果。排名从第十六,提高到第十二。也从三甲医院,升级为三特医院。”

王院长又说:“林院长在的时候,整个医院,全体医护人员,对他都十分敬佩。而我这个院长,随便一个主任,都敢要挟我。”这时,王院长又想起当初何晶留院,自己被尤主任要挟的事情。

“王叔叔,你和林院长各有千秋。他更像孔子——勤奋好学,乐观向上。你更像老子——随遇而安,荣辱不惊。”

王院长闻得此言,微笑着说:“好吧,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曹院长退休前,您接任院长是众望所归。曹院长征求其他副院长,以及各科室主任,所有人都支持您做院长。就连林守礼也支持您呀。”

“是有这么回事。”

“但您却主动让贤,尽心尽力辅佐林守礼做院长。您的高风亮节,谁不佩服?”蒋院长继续道:“当时林院长只有三十多岁。是个科室主任,刚刚晋升为副院长才三个月,连常务副院长都不是。您真是不拘一格降人才。”

王院长也回想起当时他主动让贤的情景……

“王叔叔,是您造就了林院长。林院长是管仲,而您是鲍叔。您更了不起。”

“当时,我拿林院长和我做了对比。我发现,他处处比我强,你说。能不让贤吗?”王院长又认真起来:“我让林院长回来。有两点考虑。”

蒋正认真的听着。

“一个是为私。林院长今年五十三岁,李院长今年四十四,你今年三十六岁。林院长退休后,你正值当年,是院长的不二人选。二是为公,李副院长如果作院长,会比我强一点,却不如你。为附属医院未来前途考虑,我只希望李院长临时代理一下院长职务。他如果真的作了院长,对你的未来不利,对附属医院的未来更不利。”

蒋正的父亲与王院长是多年之交,他对王叔叔原本只有亲情,但此刻忽然多了一份敬意。

“我已经向医科大学校长作了汇报。希望三江医科大学的领导们一起出面,把林院长请回来。”

“林院长会回来吗?”

“他现在在美国。不一定回来。我们附属医院对不起他呀。就因一个救护车,他就辞职了。”

“那真不是他的错。”

“如果不行,就把省卫生厅的李厅长搬出来。”

“李厅长?”

“他肯定会帮忙的。作为卫生厅厅长,他是希望全省第一的附属医院原地踏步?还是蒸蒸日上呐?!”

“哦。”蒋正轻轻的点点头。

“于公,于私。李厅长都会帮忙的。”

 

李院长与王院长商议,袁主任职位的问题。袁主任当初留洋时,由魏丽丽代理第一产科主任。第一产科主任的位置一直给她准备着。但肖程来到附属医院后,作了主任。抢了袁主任的职务,后来肖程的课题组被批准后,他要离开第一产科,魏丽丽把他挽留了下来担任副职,魏丽丽被扶正。

李院长与王院长取得了一致意见:

袁主任重回附属医院后,不再担任第一产科主任的职务。担任大产科主任,兼副院长。魏主任则担任大产科副主任。

王院长有些许疑虑,问道:“魏丽丽的工作那么优秀。前不久刚刚在省二院实施了全省首例自体血输血的手术。却把他从大产科主任,降职为副主任。不太合适吧?”

李院长说:“当初我院任命第一批主管副院长时,就说将来要任命一位首席主管副院长的。当时大家都已经认可魏院长。现在是晋升的最佳时机。”

“好,就这样吧。”

“那我去征求其他几位院长的意见。”

“好,你去忙吧。”

 

附属医院高层召开会议,王院长在会上谦虚的说:“我这个院长,早就退休了。被返聘回来作临时工。一眨眼快一年了。下个星期,我就正式回家养老了。院长的职务,暂时由李院长代理。”

众多主任和副院长都议论纷纷。

“这是我最后一次主持本院的会议。下面,我宣布几项任免决定。经领导层研究决定,由留洋归来的袁丽颖博士担任大产科主任,兼副院长。”

袁丽颖起身,向大家点头致意。

王院长又说:“魏院长的职务作一些调整。一是由大产科主任,降职为大产科副主任。”

“降职?!”贾天舒怒火中烧,欲站起作梁山好汉。被魏丽丽拉住。

王院长又补充道:“魏院长是我省产科的权威,她是我们附属医院全体医护人员的楷模。前不久,她在省二院抢救大出血,实施了全省首例自体血输血。被二院上报省卫生厅,作为厅编教案,在全省推广。”

“是呀,魏院长太了不起了。”众人议论纷纷。

“当初,我院设立主管副院长时,还预设了一个首席主管副院长的职务。现在,正式晋升魏丽丽为首席主管副院长。在众多主管副院长中,她是唯一一位能够参与附属医院管理和领导层决策的。”

“恭喜魏院长。”“众多主任和副院长纷纷鼓掌。

贾天舒也晴转多云,转怒为喜,把大拇指伸在魏丽丽面前,低声说:“丽丽,升官了。进决策层了,院领导了!”魏丽丽白了他一眼。

这时,袁丽颖起身说:“我能说两句吗?”

“袁院长有什么话,只管说吧。”

“我重回咱们医院,是为了我院在生殖医学领域取得突破。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管理大产科。只能协助丽丽。所以,我建议由魏丽丽担心大产科主任,我作副职。”

魏丽丽起身说:“我一直是袁丽颖的助手,我愿意协助她。”

“你们产科的两把刀,就别谦让了。”王院长说。

蒋院长补充道:“干脆,袁院长还是大产科主任,魏丽丽担任副主任。但大产科的日常管理工作,由魏丽丽全权负责。这样可以吗?”

“好,就这样吧!”王院长又问:“袁院长,魏院长,你们两个没意见吧?”

“没意见。”

王院长拿起笔,边写边说:“我补充一条:大产科的日常管理工作,主要由魏丽丽负责。”

 

会后,魏丽丽向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介绍了一位故人,原第一产科主任袁丽颖。袁主任已经离开附属医院,出国深造四年有余,很多医生都还记得。但何晶等新来的医生,以及小韩等进修医生,完全不识。

魏丽丽在第一产科说了袁丽颖的职务:大产科主任,兼副院长。而自己则作她的副手——大产科副主任。

最后,魏主任专门向袁院长介绍了几位“新人”:第一产科副主任肖程、何晶、小李医生,以及进修医生小韩。

下班时,何晶就袁主任的情况,问林娜。林娜说:“袁主任不是三江医科大学毕业的,是天津医科大学毕业的。人家更牛,是211。”

“啊?那么厉害。”

“放眼全省产科,魏主任只佩服两个人,一个是曲院长,一个就是袁主任。”

“啊?袁院长好厉害呀。”

“袁主任原来的学历是硕士,和魏主任一样,擅长高危妊娠。后来出国读了博士,学的好像是生殖医学。”林娜补充道:“她第一产科主任的职务,就是我爸爸提拔的呐。”

“啊?真的?”

“那当然,我爸爸可是附属医院历史上,最优秀,最有作为的大院长。”林娜又开始翘起尾巴,觉得自己高一头。

“对了,你爸爸现在在哪里?”

“在美国霍普金斯医院外科做主任。”

“是不是很牛的医院!”

“那当然了!在美国是顶尖的医院!”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林院长。大神呀!”

“我也好久没见我爸了,我也很想他。”

 

省二院妇产科,有一个孕妇检查出凶险性前置胎盘。转到了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入住第五十床。

五十床患者患者30岁,有剖宫产史一次,完全性前置胎盘、胎盘植入。患者孕晚期随时可能出现大出血、DIC、胎儿窘迫、胎死宫内,需要剖宫产终止妊娠。剖宫产术中需要在胎盘上打洞取出胎儿,而且在剥离胎盘过程中瞬间会急性大量出血,导致DIC、多器官功能衰竭、产妇死亡。

袁院长和魏主任对手术方案及术前准备进行了反复论证,并请泌尿科、介入科、血液科、ICU、麻醉科、输血科多学科会诊,袁院长决定在腹主动脉球囊阻断术后行剖宫产术。

凶险性前置胎盘腹主动脉下端球囊阻断剖宫产手术,对附属医院和全省来说,都是第一次。

袁丽颖说她在外国做过此例手术,可以担任此次手术的主刀。赵新称他在上海读博士时,跟导师做过此手术的麻醉。就由赵新担任麻醉师。

林娜听闻此事后,对赵新说:“到时候你帮我说说话,让我作产科的二助。”

赵新说:“你还是给魏主任说吧,她有权决定手术人选。”

见赵新公私分明,林娜有些不乐意:“你不帮我,我自己去找魏主任和袁院长。”

林娜找到袁院长和魏主任,表示自己愿意作这台手术的二助。两人表示会考虑她。

林娜走后,袁院长问道:“这个林医生,是叫林娜吧?”

“是呀。”

“我记得,她是林院长的女儿吧?”

“恩。”

这时有人敲门:“丽丽在吗?”

“是周护士长,请进!”

周慧英推开办公室们,说道:“你们两个再商量什么国家大事呐?”

魏丽丽应道:“在说林医生。”

“惠英,坐。丽丽,刚才说到哪里了?”

魏丽丽说:“她是林院长的女儿。”

“对,当时林娜被分配到第一产科,她转正几年后,我就离开了。我对她有印象。”

“你还记得她是林院长的女儿。”

袁丽颖顿时有一份亲切感:“她为人怎么样?工作表现怎么样?”

“人品是没问题,就是大小姐脾气。自认为高人一头,从来不正眼看人。”

“不会吧,我印象中的林娜很谦虚,很有礼貌的。”

“那是刚来第一产科,刚来的新人,当然要谦虚一点了。”

“还谦虚,礼貌。你们林大医生,还动手打过我们护士呐!”周护士长接道。

魏丽丽赶紧说:“你别添油加醋嘛!”

“我可没添油加醋,林娜打白荷,好几人都是亲眼看见。”

“不会吧,林娜还打人?”袁丽颖有些不相信。

“不过现在林娜有不小的进步。工作中也有耐心了,对他人也知道尊重了。媛媛,你知道她为啥会有改善吗?”

“为啥?”

“因为林娜和何晶成了闺蜜,和赵新成了恋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哦。反正我见到过的林娜,没有大小姐脾气,没有看不起人。”袁院长有些护犊子。

“哦,看来你还挺喜欢她的。”

“那当然了,林院长的女儿,我心里多少有一分亲切感。如果林院长能回我们附属医院,那该多好呀。”

“是呀。林院长如果能回来,那就好了。他可是我的偶像呀!”周护士长说。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

“什么?”

“我听说,林院长要重回附属医院。”

“我也听说了。感觉不靠谱。”

周慧英说:“媛媛,丽丽。今天晚上,我们姐妹三个,好好聚一聚。”

“好,我正有此意。记得,一定要叫上林娜。”袁丽颖说。

“啊?叫上她,我们姐妹聚会。叫上林娜那个小丫头,不合适吧!”周慧英说。

“什么不合适,今天晚上,我作东。一定要叫上林娜。”袁院长很是坚持。

“爱屋及乌呀。看来林院长的粉丝!除了周护士长,还有我们袁大美女。”魏丽丽调侃道。

“对了,再叫上林娜的男朋友,赵医生。我要看看这对小两口,有没有夫妻相。”

晚上,五人来到望江楼。三个姐妹谈起以往的点点滴滴。仿佛就在昨天。

袁丽颖先问魏丽丽:“对了。丽丽已经晋升首席主管副院长了。你们第一产科的医生,怎么还叫她主任呀?”

“叫我主任好多年了,都习惯了。”

“哦,以后也可以让她们也叫我袁主任。”

然后袁丽颖开始把话题转到林娜身上:“娜娜,你怎么称呼我呀?”

“袁院长好!”

“你叫我院长?”

“袁主任好。”

“我记得当初你刚分配到第一产科的时候,你父亲让你怎么称呼我,你忘记了吗?”

“哦?我想起来了,我爸爸说:‘在医院,叫袁主任。出了医院,就叫袁阿姨。’”

“还有呢?”

林娜想了一下,说:“当时您说,您只比我大十来岁,叫你姐姐也可以。”

“对,对。我比你大十二岁,你妈妈比我大十三岁。你叫我阿姨也可以,姐姐也可以。”

“袁阿姨,颖颖姐。”

“好,好!真乖!”袁丽颖笑的合不拢嘴。

 “赵医生,你什么时候,把我们娜娜骗到手的?有没有欺负过她?”

林娜赶紧接道:“袁姐,你错怪他了。是我把他骗到手的。是我天天欺负他。”

赵新有些羞涩,给林娜使个眼色。让她说话有些分寸。

“我听说赵新很优秀,在三江医科大学时,全校麻醉专业的第一名。在上海复旦大学读博士时,也是年年拿奖学金。”

“袁院长,过奖啦。”赵新谦虚的说。

袁丽颖看到林娜一直拉着赵新的手,不由的说:“恩,确实是天生一对。不错。有没有谈过婚嫁?”

“父母们谈过一次,找个合适的日子,就可以结婚了。”

“好,好。”

“赵主任,作为本次手术的主麻醉师。你看,林娜能上台做二助吗?”袁丽颖试探着问。

“你就叫我赵医生吧。”

“你可是堂堂的麻醉科副主任呀。怎么能叫你赵医生呀?”

“颖颖姐,他是麻醉科的主任,又不是产科主任。我们第一产科都叫他赵医生。”林娜开玩笑道。

魏丽丽说:“大家叫他赵医生,叫我魏主任,都习惯了。”

“刚才说到哪儿了?”袁丽颖问。

“刚才你问到,林娜能不能作凶险性前置胎盘腹主动脉下端球囊阻断剖宫产手术的二助。”周慧英应道。

“哦,对对。你看咋样?”

“本次手术产科人选的安排,由你们两位领导决定。我不能越俎代庖呀!”

“我只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林娜看着赵新,看他替不替自己说话。赵新思索了一下,说:“这个问题,我没考虑过。我只考虑过我的助手,可以让麻醉科的小刘,作我的助手。”

袁丽颖打量了一下赵新,初步觉得赵新不错——公私分明。

林娜与赵新走出酒店,与三位领导道别后。林娜问道:“赵新,袁院长问你能不能给我安排作二助。你怎么不帮我说句话?你是不是我男朋友呀?!”

“就因为我是你男朋友,我更不能表态。”

“为什么?”

“在私人聚会上,就把手术人选确定了。你觉得,这光明磊落吗?”

“你真是一根筋!”

 

袁丽颖与魏丽丽商议二助人选,魏丽丽提议肖程,袁丽颖提议林娜。袁丽颖说:“有你这个助手,她只是二助。你还用担心吗?”

“你主刀的手术,助手由你决定。”

袁丽颖通知林娜,让她做二助。

虽然只是二助,林娜也很兴奋。

全省首例凶险性前置胎盘腹主动脉下端球囊阻断剖宫产手术,附属医院和其他医院的领导,以及卫生厅的领导参与观摩。袁丽颖专门强调:让尽可能多的产科医生参与观摩,座位不够就加椅子。

整个观摩室挤的满满的。

历时一个小时,手术顺利完成,出血量比预计少很多

袁丽颖刚回附属医院,就一鸣惊人。

 

袁丽颖把魏丽丽和周慧英叫到她的办公室,问道:“我刚回来的第一天,就发现整个第一产科,连一面锦旗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肖主任不让挂,说这类似收红包。他收到锦旗,就扔掉。”

“胡说八道。”,

魏丽丽和周慧英都没有吱声。

袁丽颖又说:“病人送锦旗,是对我们工作的认可。可以更好的激励我们工作。”

“对,当时我就是这么说的。但当时肖程是主任,我只是副主任。”

“那后来你作主任了,怎么不把锦旗挂起来?”

“为了表示对肖主任的尊重,才没挂。”

“他一个副主任,一个星期来不了两天。是他一个人的感受重要,还是第一产科全体医护人员的荣誉重要?”

“好!”魏丽丽拿出电话,问道:“何医生,咱们第一产科的锦旗,你都扔了吗?”

“我没扔,全放被服间了。”

“好。全部挂起来。”魏丽丽看了一眼袁丽颖。

“太多了,挂不下。”何晶补充道:“魏主任,最近五年的锦旗,我挂起来。五年以上的,我还放被服间。收藏起来,可以吗?”

“好!”

“这个肖程,也太自以为是了。”袁丽颖打心眼里对肖程反感。

何晶从被服间取出锦旗,让第一产科的医生帮忙,挂满了办公室。

 

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都在传一个消息。林院长要重新回到附属医院做院长了。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都问魏丽丽:“魏主任,林院长要重回咱们医院了,消息可靠吗?”

“这个问题别问我,去问林医生。”魏丽丽看了一眼林娜。

医生护士们都凑到林娜身边:“林医生,林院长要回来的消息,可靠吗?”

林娜洋洋得意,轻轻摇了一下头说:“不————道。”

何晶也摇着林娜的胳膊,略带着撒娇的口吻说:“娜娜,赶紧告诉大家,是真的吗?”

“嘘!”林娜卖着关子说:“要低调,要低调。”

 

刘主任这几天心情特别差,因为林院长重新附属医院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李院长问刘主任:“这几天,你怎么老是黑着个脸?”

“师父,咱们的努力都白费了。你这个代理院长还是没转正。他林守礼凭什么……”

“凭什么?你不服林院长?”

“服,当然服。但总觉得心有不甘。这些年咱们的努力都白费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很多事情,是强求不得的。”

“唉!”刘主任直摇头。

“你说林院长和我,谁作院长更称职?”李院长略带质问的口吻问道。

刘主任思索了一下,说:“当然是林院长。”

“我们附属医院由林院长作院长,是众望所归,实至名归。就你有意见?”

刘主任有些赌气的说|:“你还说我,你当初不是一心想作院长吗?”

“我当初争取作院长。是因为我是众望所归,林院长也没有回来。现在林院长回来了,他比我更有威望,更有能力。现在我应该作的,是当好我的副院长,好好协助他。”

“哦。”

“以后心胸开阔一些。”

“师父,我知道了。”刘主任点点头。

 

这天下班前,林娜对赵新说:“明天下班后,我妈妈请你到我家吃饭。”

“这么客气,有啥事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第二天下班后,赵新来到林娜家,苏虹为他准备了丰盛的晚饭。苏虹先问了两人的情感问题:“赵新,最近有没有欺负娜娜?”

“妈,他可没胆量欺负我。我天天欺负他。”

“那就好,那就好。”

“赵新,有件事我要请你帮忙。”

“阿姨,您说吧。”

“前些时,在省二院,看了你的产时手术,太漂亮了。现在,伊利莎娜也有一个孕妇,检查出胎儿颈部肿瘤。”

“让她转到第一产科吧!”

“不是转院,手术要在伊利莎娜医院作。”

赵新犹豫了一下,说:“不行,伊利莎娜没这个实力。”

“你说的太对了,就因为没这个势力,才请你和魏丽丽去。”

“阿姨,还是转到我们附属医院吧。我申请一下,让林娜做一助。”

“EXIT手术成功最重要的麻醉和产科两个环节。产科有曲院长主刀,魏丽丽作助手,麻醉由你坐镇。这个手术不就已经成功90%了吗?”苏虹质问道。

赵新说:“产时手术,除了产科和麻醉科外。还需要新生儿外科、新生儿内科、超声监测科、影像科、新生儿检测中心等众多科室的大力配合。如果没有这些科室的保障,10%失败的概率就等于100%。”

苏虹有些气愤,这个未来的女婿,居然不给自己面子。

赵新接着说:“阿姨,曲院长是什么态度?”

“他让患者转院。”

“阿姨,我恳求你尊重曲院长的决定。”

“赵新,你什么态度,我妈妈请你帮忙,你居然拒绝!”林娜很不乐意。

“你也是一个医生,医生首先要为患者的安危着想。”

“医生也是人,就不能为自己的事业,为医院的未来考虑吗?”林娜争执道。

“人当然可以有私心,但我们医生,首先要把患者安危放在第一位;然后,再考虑自己利益。”

“伊利莎娜没把握,没实力。就是因为考虑患者的安危,才邀请你去作麻醉师的。你不来,这例手术就很可能失败,你为患者的安危考虑过吗?”林娜有些气愤。

“转院,不就可以了?!”

“你就是一根筋!”

“没事,没事。工作上的事情,不要影响你们两个的私人感情。”

“阿姨,我告辞了。”赵新辞别苏虹。

赵新回家后,给曲院长打电话。问伊利莎娜是否有患者需要作产时手术。曲院长称,苏院长已经同意转院,转到附属医院第一产科。赵新总算放心了。

 

魏丽丽想和郑伟有个孩子。准备切除卵巢囊肿。袁丽颖表示:自己在美国读博士,研究的就是卵巢。尤盛美只能切除你卵巢囊肿,而我还有很高的概率,让你怀上孩子。

袁丽颖最后问道:“我的丽丽姐,你愿不愿意作我回国之后的第一个试验品?”

“好,我就作一次小白鼠。”

袁丽颖给魏丽丽实施了手术。手术十分成功。

魏丽丽手术后,第一产科的工作暂时由肖主任和袁丽颖负责。魏主任在病房休息,郑伟在一旁伺候。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都来看望她,。

魏丽丽说:“真不好意思。这几天,第一产科的工作,要让媛媛和肖主任费心了。”

袁丽颖说:“丽丽,你好好养病。第一产科事情你就放心吧。”

肖主任说:“魏主任,我是第一产科的副主任,我责无旁贷。课题组我先放一放。”

这时,朱爱萍也来到了病房,看望魏主任。魏主任赶紧介绍:“媛媛,这是朱医生,以前曾经到我们第一产科进修,现在省二院妇产科。”

“你好。”袁丽颖主动与朱爱萍握手。

“朱医生,这位是袁院长。原第一产科主任,现在是大产科主任兼副院长。我一直是她的副手。”

“袁院长好。”

魏丽丽说:“以后二院产科遇到疑难杂症,可以请袁院长去指导工作。”

袁丽颖说:“朱医生人不错呀,只是在这里进修过,就来看望丽丽。”

“您不知道,魏主任和郑院长,对我有大恩呀!”

“什么大恩?”

“我这份工作,就是丽丽阿姨和郑叔叔给我介绍的。”

“哦!”袁丽颖这才明白,她们的这层关系。

魏丽丽看着朱爱萍的大肚子,问:“几个月了?”

“六个月了。”

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与朱爱萍问长问短,寒暄了一阵子。

“阿姨,大卫今天忙。过几天他休息,我带他来看您。”

“不用了,不用了。你现在大着肚子,不方便。”

“过几天我一定带他来。我先回去了。”临走之前,朱爱萍看了赵新一眼,示意让他出来。

赵新刚要出去,林娜说:“你们两个有什么隐私,不能当面讲吗?……”

“哪有呀?”

“那说话就不用偷偷摸摸了。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好。朱医生,有什么话,就公开说吧。”

朱爱萍只得迈进病房,她扫了一眼赵新,问道:“赵新,你有没有牵挂过我吗?”

“当然牵挂过。”

“我现在很好,陈大卫对我特别好。你对我的好,他都有。但他有一点,你是不具备的。”

“哪一点?”赵新轻松的笑了一下。

“他肯包容我的缺点,我的任性,我的不足。而你老是指责我,他比你更有胸襟。”

“你就是说,我不如他?”

“对,你就是不如他。不过,你也很优秀。我你打99分,他是100分。”

“好好,只要你过的好,我就放心了。”赵新故意轻搂着林娜的腰。

“林医生,赵新肯包容你吗?”

林娜见朱爱萍挑衅,就主动反击:“我不用他包容:我林娜—— 一没有重大历史问题;二没有为了不上手术台,故意割破自己的手;三没有剽窃别人的口诀;四没有把别人诊断的宫颈癌,说成自己的功劳;五没有在B超中期排畸筛查中……”

“好了,好了。没完没了了。你简直就是朱爱萍第二!”赵新怒斥林娜。他这句话,没有经过大脑,一下子招惹了两位美女。

“什么,朱爱萍第二!”两位美女思索了一下——这究竟是损朱爱萍,还是骂林娜!

“好你个赵新,你居然说我是朱爱萍第二。”“好你个赵新,你什么意思?谁是蛮不讲理,谁就是朱爱萍第二?!”

两人分别拧着赵新的一只耳朵说:“你给我解释清楚。”

“我错了,我错了。”赵新赶紧求饶。

这时,病房里所有医护人员,都在偷笑。郑伟和袁丽颖都用诡异的目光扫了一下魏丽丽。魏丽丽把手指放在嘴前——嘘!三人和其他人一样,都屏住了呼吸。

“嗨!”朱爱萍叹了一口气,对林娜说:“我说的没错吧,没一点胸襟,不能包容你。这一点,赵新确实不如陈大卫。林医生,他还值得你爱吗?”

“你能不能学学人家陈大卫,有一点胸襟,心上人任性的时候,包容一点。别动不动给我扣帽子——‘朱爱萍第二’。你知道吗?——士可杀,不可辱!”

“好,好,好。”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林娜白了一眼朱爱萍,松开了赵新的耳朵。

朱爱萍却一直揪着不放:“好什么好?士可杀,不可辱。你没听出来吗?”

“听出来什么?”

“林医生说‘谁是朱爱萍第二,就是对谁的侮辱!’”朱爱萍使劲揪着赵新的耳朵:“我就那么那么那么差?!”

“你轻一点。”

“松开!”林娜不乐意了:“你凭什么揪他的耳朵,他可是我男朋友呀。除了我,谁都不能揪他的耳朵。”

“你问他,让不让我揪他的耳朵?”

“不让!”赵新坚决的说。

“什么?你说错了话,不应该受罚吗?我不应该揪你耳朵吗?”

“好好好,我错了。你揪吧。”

林娜又不依不挠:“什么?你让她揪你耳朵。你是什么意思。你们两个余情未了。”

“好,好,好,朱爱萍,你别揪了。”

见赵新左右为难,魏丽丽插了一句话:“听我说一句吧。赵新说错了话。我代他向两位美女道歉。给我一个面子,放过他吧!”

朱爱萍终于松开了手。

魏丽丽又说:“朱医生,你现在有身孕,不要动气,注意身体。”

“恩。”

“赵医生,你的耳朵是——只让林娜揪?还是谁都可以揪呀?”魏丽丽很严肃的问。

“只让林娜揪!”赵新揉着通红的耳朵,慢吞吞的说。

“噗嗤。”病房里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

“没出息。”朱爱萍低声嘀咕道。

“嗨。”朱爱萍叹了一口气,阴阳怪气的说:“亲爱的丽丽阿姨,保重身体,我先回去了。”

“林医生,赵医生,去送送朱医生。”

二人送走了朱爱萍。林娜紧紧拉着赵新的手,不时的看着他。赵新问:“看什么?我脸上有脏东西?”

林娜看着赵新被揪红了的耳朵,突然心疼起赵新来,轻声说:“对不起呀,我今天不应该说那番话。你说的很对,我当时确实成了朱爱萍第二——蛮不讲理。你生我的气吗?”

“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吗?你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是朱医生用话激你。你才说了那番气话的。”

“那我再问一个问题:你对朱爱萍,是不是真的余情未了?”

“那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只爱你一个。”

“你不是亲口说的‘牵挂她嘛。’”

“我当然希望她能过的好,能幸福。陈大卫对她这么好,我就不牵挂了。”

“哦。”林娜看着赵新,娇滴滴的说:“你说你只爱我一个,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那你亲我一下。”

“这是医院,我们是救死扶伤的医生,众目睽睽之下……”

“我就让你亲我!”

“不行!”赵新看到林娜有些生气,就安慰她,轻声说:“好,好,好。等会儿到麻醉师休息室,我亲你十下!”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得美。”

赵新把嘴凑到林娜耳边:“今天晚上,让我这个癞蛤蟆再吃一次天鹅肉。好不好?”

“讨厌!”

 

袁丽颖问道:“丽丽,这个朱医生,以前真的在这里进修过?真的是你的兵?”

“是呀。”

“那第一产科可真热闹呀!”袁院长模仿着魏丽丽的口吻说:“赵医生,你的耳朵是——只让林娜揪,还是谁都可以揪?”

白荷模仿着赵新:“只让林娜揪!”

小于医生、王医生,白荷护士等人,笑了起来。

小于说:“袁院长,您是不知道。她们三个是我们第一产科的活宝。”

“这个朱医生,以前是赵医生的女朋友吧!”

“恩,后来朱医生嫁给了陈大卫,林娜就跟赵新在一起了。”

“哦。”

“林医生一直暗恋赵医生,现在总算如愿以偿了。她们还有很多奇葩的故事,以后您慢慢就知道了。”

“还有更奇葩的?”

小于又说:“她们的故事,可以写成一部电视剧了。”

魏丽丽问:“如果写成电视剧,应该叫什么名字?”

大家思索一下, 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那就叫——《产科医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