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52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0-17 点击数:298次 字数:

52

 

内容:

中国人民的革命战争,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转折点。

这即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打退了蒋介石的数百万反动军队的进攻,并使自己转入了进攻。

还在一九四六年七月至一九四七年六月此次战争的第一个年头内,人民解放军即已在几个战场上打退了蒋介石的进攻,迫使蒋介石转入防御地位。

而从战争第二年的第一季,即一九四七年七月至九月间,人民解放军即已转入了全国规模的进攻,破坏了蒋介石将战争继续引向解放区、企图彻底破坏解放区的反革命计划。

现在,战争主要地已经不是在解放区内进行,而是在国民党统治区内进行了,人民解放军的主力已经打到国民党统治区域里去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在中国这一块土地上扭转了美国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匪帮的反革命车轮,使之走向覆灭的道路,推进了自己的革命车轮,使之走向胜利的道路。

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蒋介石的二十年反革命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

这是一百多年以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个伟大的事变。

这个事变所以带着伟大性,是因为这个事变发生在一个拥有四亿七千五百万人口的国家内,这个事变一经发生,它就将必然地走向全国的胜利。

这个事变所以带着伟大性,还因为这个事变发生在世界的东方,在这里,共有十万万以上人口(占人类的一半)遭受帝国主义的压迫。

中国人民的解放战争由防御转到进攻,不能不引起这些被压迫民族的欢欣鼓舞。

同时,对于正在斗争的欧洲和美洲各国的被压迫人民,也是一种援助。

从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战争的一天起,我们就说,我们不但必须打败蒋介石,而且能够打败他。

我们必须打败蒋介石,是因为蒋介石发动的战争,是一个在美帝国主义指挥之下的反对中国民族独立和中国人民解放的反革命的战争。

中国人民的任务,是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帝国主义被打倒以后,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完成新民主主义的改革,实现国家的统一和独立,由农业国变成工业国。

然而恰在这时,在反法西斯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地结束以后,美国帝国主义及其在各国的走狗代替德国和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地位,组成反动阵营,反对苏联,反对欧洲各人民民主国家,反对各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运动,反对各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民族运动,反对中国人民的解放。

在这种时候,以蒋介石为首的中国反动派,和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汪精卫一模一样,充当美国帝国主义的走狗,将中国出卖给美国,发动战争,反对中国人民,阻止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前进。

在这种时候,如果我们表示软弱,表示退让,不敢坚决地起来用革命战争反对反革命战争,中国就将变成黑暗世界,我们民族的前途就将被断送。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解放军坚决地进行了爱国的正义的革命的战争,反对蒋介石的进攻。

中国共产党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清醒地估计了国际和国内的形势,知道一切内外反动派的进攻,不但是必须打败的,而且是能够打败的。

当着天空中出现乌云的时候,我们就指出:这不过是暂时的现象,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即在前头。

当着一九四六年七月,蒋介石匪帮发动全国规模的反革命战争的时候,蒋介石匪帮认为,只须三个月至六个月,就可以打败人民解放军。

他们认为他们有正规军二百万,非正规军一百余万,后方军事机关和部队一百余万,共有军事力量四百余万人;他们已经利用时间完成了进攻的准备;他们重新控制了大城市;他们拥有三万万以上的人口;他们接收了日本侵华军队一百万人的全部装备;他们取得了美国政府在军事上和财政上的巨大援助。

他们又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八年抗日战争中已经打得很疲倦,而且在数量上和装备上远不及国民党军队;中国解放区还只有一万万多一点的人口,其中大部分地区的反动封建势力还没有被肃清,土地改革还不普遍和不彻底,就是说,人民解放军的后方还不是巩固的。

从这种估计出发,蒋介石匪帮就不顾中国人民的和平愿望,最后地撕毁在一九四六年一月间签订的国共两党的停战协定和各党派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发动了冒险的战争。

那时,我们说,蒋介石军事力量的优势,只是暂时的现象,只是临时起作用的因素;美国帝国主义的援助,也只是临时起作用的因素;蒋介石战争的反人民的性质,人心的向背,则是经常起作用的因素;而在这方面,人民解放军则占着优势。

人民解放军的战争所具有的爱国的正义的革命的性质,必然要获得全国人民的拥护。

这就是战胜蒋介石的政治基础。十八个月战争的经验,充分地证明了我们的论断。

十七个月(一九四六年七月至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为止,十二月的尚未计入)作战,共打死、打伤、俘虏了蒋介石正规军和非正规军一百六十九万人,其中打死和打伤的有六十四万人,俘虏的有一百零五万人。

这样,就使我军打退了蒋介石的进攻,保存了解放区的基本区域,并使自己转入了进攻。

我们所以能够如此,在军事方面来说,是因为执行了正确的战略方针。

我们的军事原则是:

1)先打分散和孤立之敌,后打集中和强大之敌。

2)先取小城市、中等城市和广大乡村,后取大城市。

3)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为主要目标。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是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结果,往往需要反复多次才能最后地保守或夺取之。

4)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两倍、三倍、四倍、有时甚至是五倍或六倍于敌之兵力),四面包围敌人,力求全歼,不使漏网。

在特殊情况下,则采用给敌以歼灭性打击的方法,即集中全力打敌正面及其一翼或两翼,求达歼灭其一部、击溃其另一部的目的,以便我军能够迅速转移兵力歼击他部敌军。

力求避免打那种得不偿失的、或得失相当的消耗战。这样,在全体上,我们是劣势(就数量来说),但在每一个局部上,在每一个具体战役上,我们是绝对的优势,这就保证了战役的胜利。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就将在全体上转变为优势,直到歼灭一切敌人。

5)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每战都应力求有准备,力求在敌我条件对比下有胜利的把握。

6)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即在短期内不休息地接连打几仗)的作风。

7)力求在运动中歼灭敌人。同时,注重阵地攻击战术,夺取敌人的据点和城市。

8)在攻城问题上,一切敌人守备薄弱的据点和城市,坚决夺取之。

一切敌人有中等程度的守备、而环境又许可加以夺取的据点和城市,相机夺取之。

一切敌人守备强固的据点和城市,则等候条件成熟时然后夺取之。

9)以俘获敌人的全部武器和大部人员,补充自己。我军人力物力的来源,主要在前线。

10)善于利用两个战役之间的间隙,休息和整训部队。

休整的时间,一般地不要过长,尽可能不使敌人获得喘息的时间。

以上这些,就是人民解放军打败蒋介石的主要的方法。

这些方法,是人民解放军在和国内外敌人长期作战的锻炼中产生出来,并完全适合我们目前的情况的。

蒋介石匪帮和美国帝国主义的在华军事人员,熟知我们的这些军事方法。

蒋介石曾多次集训他的将校,将我们的军事书籍和从战争中获得的文件发给他们研究,企图寻找对付的方法。

美国军事人员曾向蒋介石建议这样那样的消灭人民解放军的战略战术;并替蒋介石训练军队,接济军事装备。

但是所有这些努力,都不能挽救蒋介石匪帮的失败。

这是因为我们的战略战术是建立在人民战争这个基础上的,任何反人民的军队都不能利用我们的战略战术。

在人民战争的基础上,在军队和人民团结一致、指挥员和战斗员团结一致以及瓦解敌军等项原则的基础上,人民解放军建立了自己的强有力的革命的政治工作,这是我们战胜敌人的重大因素。

当着我们避开优势敌人的致命打击,并转移军力求得在运动中歼灭敌人,而主动地放弃许多城市的时候,我们的敌人是兴高采烈了。

他们认为这就是他们的胜利和我们的失败。

他们被一时的所谓胜利冲昏了头脑。张家口被占领的当天下午,蒋介石即下令召集他的反动的国民大会,似乎他的反动统治从此可以安如泰山了。

美国帝国主义分子也手舞足蹈,似乎他们将中国变为美国殖民地的狂妄计划,从此可以毫无阻碍地实现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蒋介石及其美国主子的腔调也发生了变化。

现在是一切国内外敌人都被他们的悲观情绪所统治的时候。

他们唉声叹气,大叫危机,一点欢乐的影子也看不见了。

十八个月中,蒋介石的前线高级指挥官,大部分因为战败被撤换。

这里有郑州的刘峙,徐州的薛岳,苏北的吴奇伟,鲁南的汤恩伯,豫北的王仲廉,沈阳的杜聿明、熊式辉,北平的孙连仲等人。

负指挥全部作战责任的蒋介石的参谋总长陈诚,亦被取消此种指挥职权,降为东北一个战场的指挥官。

而在蒋介石自己代替陈诚担任全局指挥的期间,却发生了蒋军由进攻转入防御,人民解放军由防御转入进攻这样一个局面。

蒋介石反动集团及其美国主子,现在应当感觉到他们自己的错误了。他们将日本投降以后一个长时间内,中国共产党代表中国人民的愿望,力争和平反对内战的一切努力,看作是胆怯和力量薄弱的表现。

他们过高地估计了自己力量,过低地估计了革命力量,冒险地发动战争,因而落在他们自己布置的陷阱里。

我们敌人的战略打算是彻底地输了。

现在,比较十八个月以前,人民解放军的后方也巩固得多了。

这是由于我党坚决地站在农民方面实行土地改革的结果。

在抗日战争时期,为着同国民党建立抗日统一战线和团结当时尚能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人们起见,我党主动地把抗日以前的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农民的政策,改变为减租减息的政策,这是完全必需的。

日本投降以后,农民迫切地要求土地,我们就及时地作出决定,改变土地政策,由减租减息改为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分配给农民。

我党中央一九四六年五月四日发出的指示,就是表现这种改变。

一九四七年九月,我党召集了全国土地会议,制定了中国土地法大纲,并立即在各地普遍实行。

这个步骤,不但肯定了去年《五四指示》的方针,而且对于去年《五四指示》中的某些不彻底性作了明确的改正。

中国土地法大纲规定,在消灭封建性和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的原则下,按人口平均分配土地。

这是最彻底地消灭封建制度的一种方法,这是完全适合于中国广大农民群众的要求的。

为着坚决地彻底地进行土地改革,乡村中不但必须组织包括雇农贫农中农在内的最广泛群众性的农会及其选出的委员会,而且必须首先组织包括贫农雇农群众的贫农团及其选出的委员会,以为执行土地改革的合法机关,而贫农团则应当成为一切农村斗争的领导骨干。

我们的方针是依靠贫农,巩固地联合中农,消灭地主阶级和旧式富农的封建的和半封建的剥削制度。

地主富农应得的土地和财产,不能超过农民群众。

但是,曾经在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三四年期间实行过的所谓“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的过左的错误的政策,也不应重复。

地主富农在乡村人口中所占的比例,虽然各地有多有少,但按一般情况来说,大约只占百分之八左右(以户为单位计算),而他们占有的土地,按照一般情况,则达全部土地的百分之七十至八十。

因此,我们的土地改革所反对的对象,人数甚少,而乡村中能够参加和应当参加土地改革统一战线的人数(户数),则有大约百分之九十以上这样多。

这里必须注意两条基本原则:

第一,必须满足贫农和雇农的要求,这是土地改革的最基本的任务;

第二,必须坚决地团结中农,不要损害中农的利益。

只要我们掌握了这两条基本原则,我们的土地改革任务就一定能够胜利地完成。

旧式富农按照平分原则所多余的土地及其一部分财产之所以应当拿出来分配,是因为中国的富农一般地带着很重的封建和半封建剥削的性质,富农大都兼出租土地和放高利贷,其雇佣劳动的条件亦是半封建的。

还因为他们所占的土地数量较多,质量较好,如不平分则不能满足贫雇农的要求。

但是按照土地法大纲的规定,对待富农和对待地主一般地应当有所区别。

土地改革中,中农表现赞成平分,这是因为平分并不损害中农利益。

在平分时,中农中一部分土地不变动,一部分增加了土地,只有一部分富裕中农有少数多余的土地,他们也愿意拿出来平分,这是因为在平分后他们的土地税的负担也减轻了。

虽然如此,各地在平分土地时,仍须注意中农的意见,如果中农不同意,则应向中农让步。

在没收分配封建阶级的土地财产时应当注意某些中农的需要。

在划分阶级成分时,必须注意不要把本来是中农成分的人,错误地划到富农圈子里去。

在农会委员会中,在政府中,必须吸收中农积极分子参加工作。

在土地税和支援战争的负担上,必须采取公平合理的原则。

这些,就是我党在执行巩固地联合中农这一战略任务时所必须采取的具体政策。

全党必须明白,土地制度的彻底改革,是现阶段中国革命的一项基本任务。

如果我们能够普遍地彻底地解决土地问题,我们就获得了足以战胜一切敌人的最基本的条件。

为了坚决地彻底地实行土地改革,巩固人民解放军的后方,必须整编党的队伍。

抗日战争时期我党内部的整风运动,是一般地收到了成效的。

这种成效,主要地是在于使我们的领导机关和广大的干部和党员,进一步地掌握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的统一这样一个基本的方向。

在这点上我们党是比抗日以前的几个历史时期,大进一步了。

但是,在党的地方组织方面,特别是在党的农村基层组织方面所存在的成分不纯和作风不纯的问题,则没有获得解决。

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七年,十一年时间内,我们党的组织,由几万党员,发展到了二百七十万党员,这是一个极大的跃进。

这使我们的党成了一个在中国历史上空前强大的党。

这使我们有可能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并打退蒋介石的进攻,领导一万万以上人口的解放区和二百万人民解放军。

但是缺点也就跟着来了。

这即是有许多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和流氓分子乘机混进了我们的党。

他们在农村中把持许多党的、政府的和民众团体的组织,作威作福,欺压人民,歪曲党的政策,使这些组织脱离群众,使土地改革不能彻底。

这种严重情况,就在我们面前提出了整编党的队伍的任务。

这个任务如果不解决,我们在农村中就不能前进。

党的全国土地会议彻底地讨论了这个问题,并规定了适当的步骤和方法。

这些步骤和方法,现在正和平分土地的决定一道在各地坚决地实施。

其中首先重要的,是在党内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彻底地揭发各地组织内的离开党的路线的错误思想和严重现象。

全党同志必须明白,解决这个党内不纯的问题,整编党的队伍,使党能够和最广大的劳动群众完全站在一个方向,并领导他们前进,是解决土地问题和支援长期战争的一个决定性的环节。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5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