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4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0-12 点击数:267次 字数:

47

 

随着国民党在各个战场军事上的失败,西北的局势亦岌岌可危,此时,三马亦开始了分化。

马鸿宾于19487月出任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后,国民革命军第81军军长职务由其子马敦靖接任。

1949年初,蒋介石想以第八十一军和甘肃白海风的骑兵师合编为固海兵团,以马敦靖为司令,希望马鸿宾部配合马鸿逵、马步芳部抵抗人民解放军解放大西北。

对蒋介石的命令,马鸿宾不能不执行,但是,此时,马鸿宾已愈来愈感到前途无望,他约束部队,静观局势发展再作出抉择。

19494月,张治中作为国民党方面和谈首席代表到北平与中共谈判,遗下西北军政长官一职,成了马鸿逵与马步芳争夺的目标。

西北军政长官一职,在二马的眼中,就如同“西北王”,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宝座,虽然在蒋家王朝分崩离析之际,二马仍不放过这一机会。

当时,甘肃省主席郭寄峤以副长官名义暂时兼代理军政长官职务。

马鸿逵认为,要想获得西北军政长官之职,必须要到兰州活动,同时,要想办法挤走郭寄峤。

于是,4月下旬,马鸿逵以养病为名住到兰州,每日宴请各方大员,请他们为自己制造舆论。

他还邀请马步芳、马鸿宾来兰州,共商西北大局,俨然以“西北王”自居,但马步芳、马鸿宾并不买他的账,来电拒绝。

与此同时,马鸿逵抓住郭寄峤准备发行三百万元公债一事,大肆揭露和指责,弄得郭寄峤狼狈不堪。

就在马鸿逵得意洋洋,以为大功告成之际,忽然从广州方面得到消息:代总统李宗仁和行政院长阎锡山打算委任马步芳为西北军政长官。

原来,就在马鸿逵在兰州大肆活动的时候,马步芳却悄悄地走上层路线,施展“黄金外交”。

青海生产黄金,马步芳依靠手中掌握的黄金,很轻易打通了李宗仁、阎锡山等的门路,李、阎等认为:

马步芳是匹野马,马鸿逵是匹滑马,在此“戡乱”的紧要关头,只能用野马。

当然,黄金有很大的效用,而马步芳的实力胜于马鸿逵,这也是李、阎任用马步芳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马鸿逵比马步芳长十一岁,是马步芳的长辈,19369月加授陆军上将衔,194512月即任西北军政副长官,军衔、职位都比马步芳高,败在马步芳手下,令他十分恼怒。

然而,自己的实力终逊一筹,只得让步,另做打算。

5月上旬,马鸿逵约马步芳到西宁与兰州之间的享堂会面,经过讨价还价,双方达成“君子协定”:

马鸿逵保举马步芳为西北军政长官,马步芳保举马鸿逵当甘肃省政府主席,并且将宁夏兵团开赴陇东,与马步芳之子马继援率领的青海兵联合作战,阻止人民解放军西进,以保住甘宁青。

于是双方各怀鬼胎分了手,马鸿逵回到兰州后,一面致电国民党中央保举了马步芳担任西北军政长,一面电令宁夏国民革命军第128军军长卢忠良出兵陇东,与青海兵团组成宁夏联合兵团合力进攻陕西。

518,国民党行政院明令发表马步芳代理西北军政长官(不久又实任)。

马步芳率领自己的一套班底从西宁赶到兰州上任,原长官公署的要员几乎全部撤换,只留下属桂系的副长官兼参谋长刘任等人。

另外,马步芳故意留下甘肃省政府主席郭寄峤,以抵制马鸿逵,等时机成熟再逼他让位。

与此同时,马步芳还发动各地大肆献马献旗,派代表来兰州祝贺,为自己大造声势,完全把马鸿逵撂到一边。

马鸿逵在兰州左等右盼,也不见马步芳保举自己当甘肃省主席,一怒之下电令宁夏兵团往后撤。

此时,宁夏兵团近十万人由马继援指挥,正在进攻陕西,但由于二马交恶不和,彼此无法协同行动。

马继援在进军时,故意把宁夏兵团摆到正面第一线,而宁夏兵团则只听命于马鸿逵,对马步芳父子的命令根本不理。

这样,宁夏兵团进攻陕西很快遭到失败,两部争相往后撤退。

青海兵团撤退在先,想截住宁夏兵团退路。

宁夏兵团一夜猛冲,冲过了马继援的警戒线。

马鸿逵当不成甘肃省主席,心里感到很气愤,又无从发泄,还是最得专宠的四姨太刘慕侠给他出了主意,趁马步芳暂回西宁之机,到广州见李代总统。

马鸿逵到了广州,见到李宗仁,但李宗仁并不支持他,想飞往台湾见蒋介石,但李宗仁又不予批准。

马鸿逵唯有再电令宁夏兵团继续后撤,结果,很快丢失了长武、泾川、平凉等重镇。

新中国成立后,马鸿宾历任宁夏省副主席、甘肃省副省长、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等。

为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和统一大业作出了有益的贡献。

19601020,马鸿宾在兰州病逝。

19499月底,马鸿逵及其妻妾儿子飞到了台湾,马鸿逵即受到台湾“国防部”次长郭寄峤及马步芳父子的指控,要他对西北败局负责。

不久,台湾当局发表给予他“撤职查办”的处分。

马鸿逵心灰意冷,决定出走。

他先把四姨太刘慕侠送到香港“治病”,不久报称病危,马鸿逵以此请假离台赴港,接着“赴美就医”,以后长期居留美国洛杉矶。

1970114,马鸿逵在洛杉矶病逝。

19499月下旬,马步青飞到了台湾,马步青在台湾历任“国防部”中将参议,台湾“总统府”国策顾问,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等职。

197729因病在台北市死去,终年79岁。

19499月下旬,马步芳及马步銮、马继援等飞到了台湾(后马呈祥也到了台湾)。

到台之前,马步芳已因“擅离职守”受到“撤职议处”的处分。

到台后他预料会有不利,于是以三千两黄金贿赂蒋介石的几位亲信,取得了出国护照,飞到埃及开罗做寓公。

后来,又移居沙特阿拉伯。

1957年,台湾当局任命他为“驻沙特阿拉伯大使”,1960年辞职。

1975731,马步芳在沙特阿拉伯病逝。

 

1950年初,马步芳率其家小及马步康、马步銮、马步龙、马步鳌、马继融、马步瀛及其家属等分乘欧亚公司四架包机飞抵世界伊斯兰教圣地——沙特阿拉伯的麦加城,向世界穆斯林的圣地作了伊斯兰教最隆重最庄严的祈祷,履行穆斯林教徒们终生向往和渴求的宗教仪式。

朝觐活动持续了三个月之久。

他们除了做各种“功课”外,还游览了麦加圣地的风光。

马步芳以国民党政权官员的身份晋见了沙特国王。

国王对这位流亡将军表示了他们政府的关怀,并派了几部汽车供马氏等备用,可是马步芳拒绝了这一安排,他自己买了两部车子,并在麦加城一家旅馆住宿。

马步芳一行自幼生活在中国西北,突然来到这炎热的亚洲大地,生活上、气候上均很不习惯。

朝觐毕便去沙特的塔乙夫避暑。

在此马步芳又一次遇到新的打击;其三弟马步瀛因中暑死亡。

马步瀛的小妻(藏族)也与之办理了离婚手续,改嫁给一个当时也在麦加朝觐的中国宁夏阿訇。

料理完其弟的丧事,马步芳一行抵达阿拉伯著名海港准德城。

这里国民党领事馆还保留着合法地位,当时的临时代办是王嘉祥。

在王嘉祥和其侄马跃武的安排下,马步芳决定到埃及的开罗定居,并通过此二人在开罗买了房子,办理了入境手续。

19505月,马氏一行乘轮船过红海至开罗,由王嘉祥陪同晋见了埃及国王,获得在埃及侨居的许诺。

此后他们便搬至开罗郊外的马尔地住宅区,住马尔地33号。

马步芳在这里共买下二幢楼屋,一座大楼共九层,为随行人员及家属亲眷占用;一座二层小楼为马步芳及其妻子所居。

为了生活上的方便,他们买了三部汽车,雇用了一个会做中国菜的埃及厨师,马步芳还请来二名阿拉伯阿訇,帮助他们补习阿文、讲经和读报,后来又为各家亲属子女办起了一个私人学校,请人帮助他们学习英文。

马到开罗不久,佯称其妻病重,去电要马继援离台速去埃及看望母亲。

他不愿自己和儿子再留在蒋氏身边。

马继援素以孝子自居,接电即飞开罗,及至,马步芳便再不放行,并从经济上控制他。

不久,马呈祥由新疆转道印度赶到开罗,马步芳当时对马振武通电起义一事尚恨声不绝,责其败坏门庭声誉,马步芳向其子侄弟们宣布,他此生再不做事,再不做官,将来死后,也就在此埋掉。

马步芳在开罗定居不久,蒋介石从台湾给他汇来了一万元美金,作为生活津贴,同时多次来函来电或派人去开罗看望,希望马氏及他身边师以上军政人员尽早返台,马步芳均未置可否。

后台湾方面又提出在阿拉伯或埃及大使一职中供其挑选,马步芳亦表示拒绝。

马氏集团流亡国外,政治上没有出路,生活上坐吃山空,一切完全是异国风情,精神上十分苦闷。

马步芳大有看破红尘,遁入空门之意,他闭门不出,专心于伊斯兰经典,并让马步康、马步銮、马骥等每日陪他念经。

上午一般在自己楼内做祈祷和功课,下午多去他没有公开的秘密妻子法图麦处(经名法图麦,临夏人,与马步芳在西宁时生有一子,四九年外逃时已八岁,由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中校参谋马发元负责将其母女连同各家眷属一起携往)。

在国外,马步芳尽管已失去了往日的权势,但在整个集团和家庭中仍保持着独有的威严。

在马尔地他深居简出,很少进开罗市区,偶尔也陪同家人外出暂短旅行,但生活范围十分狭小,仅限于二座楼内。

对属员和家人管理也十分严格,不许轻易远离。

随着时间的推移,“反共救国”、“光复大陆”一切都已成为泡影。

马步芳自知在台湾无立足之地,后来终于出任阿拉伯大使,并于1975年死于麦加。

据传闻,1975年,一位到麦加朝圣的青海穆斯林老人曾暗访马步芳。

弥留的马步芳已说不出话,两人在袖中用西部独有的方式手谈。

说到欠下家乡的感情时,老人出示一个羊头、一个马头和一个牛头。

马步芳连连摇头。

再问时,马步芳老泪纵横,他颤抖着指指天、指指地、又指指自己的心,用生命做思念的情感岂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马步芳在无限的乡愁中辞世,尸骨留在了数千里之外的沙特阿拉伯。

也算是历史给他的一个“报应”吧。

共产党人心胸开阔,自然不会学伍子胥之举,跑到沙特阿拉伯的沙漠上掘墓鞭尸,替当年无数被屠杀的红军报仇雪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4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