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46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0-11 点击数:400次 字数:

46

 

在那些日子里,并不是所有的村民都是共产党的朋友。尤其是一些地方上的“有头有脸”的有钱人。

他们即不抗日,也不反蒋。

每当有飞机在头顶盘旋的时候,这些人还鼓动老百姓向敌机叩头作揖。

当食物短缺时,他们便囤积粮食。把粮食藏匿在山洞里,即便发霉变质也不拿出来分给大家食用。

江青指出,《红色娘子军》中描写的南霸天就是这类人物的典型代表。

海南岛椰林寨恶霸地主南霸天的丫头吴琼花,含着几代人的冤仇,不堪忍受压迫与欺凌, 一次又一次地反抗逃跑,但都逃不出虎口,一次次地被抓回,狠遭毒打。

几次反抗后,南霸天命人将她活活打死,昏死在地的琼花在电闪雷鸣中惊醒过来,遇到化装成华侨富商的红军干部洪常青和通信员小庞。

琼花在他们的帮助下,决心走上革命道路。

她来到娘子军营地,要求参加娘子军队伍。

洪常青认出琼花,连长批准琼花入伍,并发给她一支枪,娘子军战士们决心打下椰林寨、活捉南霸天。

南霸天的公馆宾客满堂,正为南霸天做寿。

化装成华侨巨富的洪常青到来,南霸天见他气度不凡,接到寿礼后对他更是深信不疑。

夜深,琼花带领一名女战士化装成丫头,潜入南府,准备里应外合捉住南霸天。

但琼花见到仇人分外愤怒,贸然行动致使南霸天漏网。

连长严肃批评了琼花并收回她的枪,让她深刻反省,琼花对自己的错误悔恨不已。

部队又与敌人展开了激烈战斗,但洪常青为掩护主力不幸被俘,面对凶残的敌人,他宁死不屈,英勇就义。

琼花继任党代表,带领娘子军配合主力解放了椰林寨,击毙了南霸天。

这个故事不仅被搬上了银幕,还被搬上了舞台。是江青主抓的八个“样板戏”之一。

 

1947616,部队第二次进驻小河,直到81,差不多休整了一个半月。

在这段时间里,彭德怀指挥的第一野战军遇到了迄今为止前所未遇的最强大的敌人。

马步芳的骑兵,在西北地区及宁夏回族自治区是出了名的凶残彪悍。

马步芳,甘肃省临夏州临夏县韩集镇阳洼山人,字子香,甘陕回变首领马海宴之孙,马麒之子,马步青是其兄长。

国民党军高级将领,陆军中将加上将衔,民国时期国民政府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

早年随父马麒投西北军,历任陆军新编第二军军长兼第100师师长,青海省保安处处长,青海省政府代主席,西北“剿匪”第一路军第五纵队司令。

曾派兵阻止英国经西藏向内地渗入的青藏战争、“围剿”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参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又积极参加反共内战。

解放后移居埃及,曾任台湾当局驻沙特阿拉伯“大使”,19757月在沙特阿拉伯病逝。

马步芳早年在西宁东关大清真寺当“满拉”,经名“呼赛尼”。

入宁海军官训练团,1917年结业后任宁海巡防军帮带(营副)(管带为其兄马步青),1921年任宁海边防第十五营管带(营长)。

1926年随父马麒投西北军。

1928年后,任副旅长、旅长、师长。

中原大战前后,马麒、马步芳一面暗中活动,加强自身力量;一面积极搜集蒋介石与冯玉祥、阎锡山双方的情报,伺机应变。

交战初期,马麒派马步芳率骑兵一旅随冯军进军陕西,并以“前防接济费”名义向冯每月解银五万元。

19309月,冯、阎失败,马麒父子立即易帜拥蒋反冯。

马步芳以在西宁组成的青海暂编第一师为资本,布置对国民军余部的进攻;又征得蒋介石方面同意,参加追剿马仲英部的战斗。

先以所属第九混成旅第一团由西宁开凉州(今武威);1931年又亲率部众,自西宁经门源、扁都口进占甘州(今张掖)和肃州(今酒泉)。

马仲英被迫退处敦煌、安西、玉门,后进入新疆。

同年7月,马麒病死,经马步芳等人运动,南京国民政府遂改变由王玉堂继任的初衷,发表马麟为青海省主席,任马步芳为新编第九师师长。

19321月马步芳又兼青海省政府委员,旋又兼青海南部边区警备司令。

当时胡宗南的中央军第一师进驻天水,有并吞青海的企图。

马步芳感到压力,遂挑起青藏战争,大造舆论,致使蒋介石不得不委令马步芳出兵打退藏军。

胡宗南进占青海的计划也只好搁浅。

1933年,蒋介石任命孙殿英为青海柴达木屯垦督办,孙率部经包头西进。

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对此强烈反对,迫使蒋介石收回成命。

但孙殿英不肯示弱,遂与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在宁夏血战。

19343月,孙殿英失败。

宁夏作战期间,马步芳乘机扩大军队,又派人在何应钦、陈立夫、朱绍良等处活动,将其所部新编第九师扩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二军,他任军长兼第一○○师师长,后又先后兼任青海省保安处处长,青海省政府代主席,西北“剿匪”第一路军第五纵队司令,西北五省(陕甘宁青新)总长官。

其间曾派兵“围剿”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

抗日战争爆发后,所部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82军,他仍任军长兼第一○○师师长,[1]派兵参加抗日战争。

19383月,任青海省政府主席,直至1949年。

1943年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十集团军总司令,并挤走兄长马步青,并兼并其国民革命军骑兵第五军。

19455月当选为中国国民党第六届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

19495月代理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7月正式任职,积极参加反共内战。

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击败后,马步芳及马步銮、马继援等飞到了台湾后经埃及到沙特阿拉伯。

马家军,西北诸马的先人,起先趁太平天国内乱,在西北事,史称陕甘回变。

后被左宗棠镇压,投归顺清政府,参与压“回乱”,加官晋爵而发家的,他们先后依附和效忠清政府、北洋军阀和蒋介石等历代统治者。

他们以“甘、河、回、马”(即甘肃人、河州人-今甘肃省临夏人,解放前临夏称河州、回族、马姓)这四条为用人标准,核心权力采取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封建继承方式,经数十年的发展,逐渐成为左右西北局势的军阀武装。

1933年冬,孙殿英以奉命入青屯垦为名,率大军进攻宁夏,志在吞并西北。

马鸿逵、马鸿宾、马步芳、马步青等恐被各个击破,地盘难保,乃联合拒孙,史称:“四马拒孙”,同时,蒋介石也希望孙殿英与马家军相互攻伐,两败俱伤。

经过激战,四马将孙殿英击败。

193610月,红四方面军2.18万人西渡黄河组成西路军,经河西走廊向新疆方向前进。

马家军马步芳部,马步青部对红军作战,马步芳派遣马元海,马步青派遣马廷祥(后被红军击毙)为前线总指挥。

红军(徐向前为总指挥,战败后率残部退至宁夏)与马家军在黄河沿岸,古浪以及永昌城进行了激烈战斗。

由于战略错误以及马家军的凶狠攻击,最终不能击败马家军,西路军失败。

西路军的五军、九军和三十军共两万多人,只剩了四百余人,大部分同志都在作战中英勇牺牲了。

这年五月一日,中共中央派陈云、滕代远带着几十辆汽车,满载着服装和慰问品,与西路军在星星峡会见,送他们到了新疆,结束了这次悲壮的西征。

19378月,马步芳、马步青派遣军队参加抗战,征调大通、互助、湟源3个县的民团共8000余人组成。

其中有回、汉、撒拉、东乡、保安、藏等各民族人民,以回族较多。

全师辖3个旅。马步芳、马步青先后派出了两个师的兵力,分别是暂编骑兵第一师和暂编骑兵第二师。

第一师师长是马彪,第二师师师长是马禄。

马家军作战英勇,以骑兵见长,亦曾发生过马家军士兵不愿做俘虏,数百名骑兵投河自杀的“壮举”。

19495月,华北、华东地区的战争形势一日千里,西北地区也解放在际。

李宗仁一面在作仓皇南逃的准备,一面还强打精神与马鸿逵共商改组西北军政长官公署的计划。

原来,原西北军政长官张治中已率代表团去北平参加和谈,所遗职务现由甘肃省政府主席郭寄峤以副长官名义暂行代理。

尽管解放军的攻势已如破竹,却还有少数执迷不悟者,仍旧在做着接任西北军政长官职位、再当几年“西北王”的黄粱美梦。

“西北群马”中实力最强的,是宁夏马鸿逵和青海马步芳两家。

马步芳大力开展“黄金外交”,走上层路线,给李宗仁、白崇禧、阎锡山等国民党大员送礼。

白崇禧几经考虑,认为马步芳是匹“野马”,虽难驾驭,但还可以拿出来拼一拼,容易利用,而马鸿逵则是一匹“滑马”,常以“保境安民”为由保存实力,有些靠不住。

当然,马步芳的实力还是在马鸿逵之上的,这也是他最后竞得军政长官一职的主要原因。

1949518,马步芳被任命为代理西北军政长官,同时还以陆军中将加上将衔,实现了他梦寐以求的当“西北王”的夙愿。

7月,由于张治中留在了北平,马步芳就正式担任了西北军政长官。

野心勃勃的马步芳,决心由过去仅统治青海一隅,扩大到统治整个西北。

他带着青海省政府秘书长马骥、建设厅长马禄和国民党青海省党部主任马绍武到兰州上任。

马步芳大刀阔斧,对西北长官公署的原有高级人员,作了大规模调整,凡行政、财经、建设等“肥缺”,一律由“马家将”充当,只留下属桂系的副长官兼参谋长刘任等人。

另外,马步芳故意留下甘肃省政府主席郭寄峤,以抵制马鸿逵,等时机成熟再逼他让位。

马步芳还发动各地大肆献马献旗,派代表来兰州祝贺,为自己大造声势。

兰州挤满了前来献礼的代表,连日大摆宴席,跳舞作乐。

马步芳任命的兰州城防警备司令赵珑大肆搜捕共产党和进步人士。

马步芳指示他们要“宁可错杀一千,不让走脱一人”,凡发现对马步芳黑暗统治有不满言行的,便施以拷打或者枪杀,之后更是颁布了《紧急治罪法》,实施法西斯统治,把死刑扩大到了无所不包的范围。

但马步芳的迷梦很快破灭。

820,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指挥下发起了兰州战役。

就在解放军对兰州发起总攻的前一日,马步芳悄悄溜回了老巢西宁,留儿子马继援督促部下作拼死一战。

马步芳花重金雇陈纳德“飞虎队”9架飞机,将历年搜刮来的财富源源不断地运往国外,先运往香港,后运往中东。

827,兰州解放。

广州国民政府不放过马步芳,827,国民党国防部长徐永昌受阎锡山委派,飞抵西宁,一面要追究马步芳的责任,一面指示他以西宁为基地作困兽之斗。

马步芳不服气,同徐永昌大吵一通。

最后,马步芳借口要向国民党中央求援,带着一大群姨太太乘上陈纳德的民航大队飞机,背着徐永昌飞往重庆,永远离开了自己残暴统治了40年的青海。

96,到达重庆的马步芳得知西宁已被解放军攻占,号啕大哭。

也抵达重庆的徐永昌一方面责难马步芳,另一方面借机扣留了马步芳运到重庆的一部分财富。

马步芳不敢在重庆久留,不久就飞抵广州。

马步芳电令还在西北战场上的儿子马继援速来广州会合。

不久,马氏家族和青马集团的部分核心人物也先后汇集到广州。

但广州也非久留之地。

9月下旬,马家所有人员迁到香港,聚居于皇后大道100号,这是北临海湾、南靠香港山脚下的一条繁华大街。

在此期间,10月上旬,蒋介石电召马步芳去台湾。

马步芳无奈,不得不遵命到了台湾。

他把西北战场失败的全部责任完全推到了马鸿逵的身上,而蒋介石却命他重返西北,收拾残部,继续同解放军对抗。

西北战局已无法挽回,这实际上是叫马步芳去送死,马步芳不寒而栗,遂萌生去意。

10月初,台湾当局的“行政院”召集第52次会议,以马步芳擅离职守,给予“撤职议处”的处分。

马步芳感到此生作恶太多,再在台湾呆下去后患无穷,决定离开。

他施展了惯用的“黄金外交”,以2000两黄金贿赂了能在蒋介石面前说得上话的国民党元老吴忠信,由吴向蒋周旋,才获准暂不返回西北。

马步芳深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和恶人先告状的做法难以持久,一旦马鸿逵赴台,一定会同他算账。

1011,马步芳飞回香港,以到麦加朝觐为由请假,办了出国护照。

尔后,他同逗留在香港20多天的亲属部下,包租了英国航空公司的3架专机,大人小孩共200多人,从香港飞往沙特阿拉伯王国首都利雅得。

到利雅得后,沙特国王特地接见了他,并表示要赠送他一辆小汽车,马步芳婉言谢绝了。

马步芳安排完大家的生活,购买了4辆小汽车,率部分人员前往麦加朝觐,并到麦地那朝拜穆罕默德陵墓。

因为当地天气太热,只得暂时转到塔伊夫省避暑。

之后,马步芳又带着随行人员迁往吉达海港,那里气候比较凉爽,各国驻沙特领事馆多建在该市。

1948年新华社公布的43名战犯中,马步芳名列第40

马步芳阴沉持重,极富心计。

在二十多年的政治军事生涯中,无论是操控内部还是周旋中央政府,他处事果决,思虑周密,诸事分寸把握有度,拿捏得当,同时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踢开叔父兄长,独揽青马军政大权,恩威并重统驭宗亲部属;外,授封疆大吏,以甘、青为根据地,浸染新疆西藏,征伐藏区,追堵红军。

他做的每件事都可为自身和其“团体”攫取最大利益。

马步芳是个政客,虽自幼就混迹于行伍,但军事指挥上没什么建树,他只参与战略决策,除了征讨藏区因离得近管管筹划外,其他很少具体介入战役战斗指挥,也很少上前线。

这一点和他的父亲马麒不同,马麒喜欢“亲征”。

打西路军马步芳请出老将马元海挂帅,解放战争陇东战事中则干脆把军队交给儿子指挥。

但他决不是不过问,对前线战事,他通过现代通讯工具时时了解情况并督导。

马步芳为人荒淫无耻,在国民党上层中少见。

在大陆时,他曾公开说:

“生我、我生者外无不奸。”

部属的妻女,自己家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难逃他的魔爪。

在埃及,马步芳仍然难改其风流本性,酒店的女侍、舞厅的舞女、随他到开罗谋生的部属的家眷,都被他奸淫。

甚至连他的外孙女,也遭其强奸,后生下一个儿子。

为了掩人耳目,马步芳亲手将这个婴儿杀死。

据后来旅居中东的回族侨民向台湾国民党当局的控诉,包括汉、回、满、蒙、藏、哈(萨克)、撒(拉)等各族女性在内,被马步芳蹂躏过的,不下5000人。

马步芳兽性暴淫的行径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

一、凭借政治特权,奸淫某些部属的妻女,多次玩弄辖区内军政要员、土豪劣绅的眷属;

二、罔顾纲常,违背伦理,勾引部分亲眷的内室,对自己的胞妹、侄女,堂兄、堂弟的妻妾也不放过。

三、引诱或设计祸害在校女学生;

四、抢夺民间某些妇女,魔爪伸向贫民的妻女和女难童;

五、收买与霸占妓院的一些妓女。

据记载,被他玩弄过的女人有近千人。

他曾为了同时霸占一对漂亮的亲姐妹,将该户人家杀死三人。真是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据说他经常到西宁和兰州街头猎艳,看到美女后,就秘密将其抓到尾随他的一辆密闭卡车里,送回西宁公馆。

他还在自己的公馆里养了一批“乳姐”,不但每天要亲自在她们身上饮人乳,还要尽其淫乐。

当年他趁到南京出席国民党代表大会的机会,还专门跑到上海去搞俄国和日本的妓女,搞到最后连南京国民政府的大员们都看不下去,纷纷在暗地里指责他,批评他。

在开罗,马步芳继续过着他“青海王”时的荒淫生活。

埃及与新中国建交后,他又变卖房产,移居沙特阿拉伯。

马步芳刚到沙特时,有一次带着一大群姨太太去麦加朝觐,阿訇见了大为诧异,他从没见过一个男人会有这么多妻妾,认为马步芳肯定是拐了别人的老婆。

因此当面骂他道:

“你这人带别人的太太来朝觐天房,把天房亵渎了。我要打你的耳光,赶你出去,还要报告沙特政府,驱逐你出境!”

吓得马步芳赶快把太太们就近送人,别人说养不起,他又贴上一些钱。

等朝觐结束后,又去讨回来,在当地传为笑话。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4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