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4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10-10 点击数:320次 字数:

45

 

当部队第一次来到王家湾时,在当地老百姓中引起了很大一阵子恐慌。

国民党的部队刚刚过去,他们席卷了小镇和村庄。

共产党的部队行军途中秋毫无犯,从不扰民。所以他们很快地便赢得了民心。

共产党不同于国民党的是:国民党抓人,共产党放人(包括政治犯和监狱里的其他犯人);国民党抢粮,共产党放粮(或帮助农民收割庄嫁)

相比之下,人们自然要感谢共产党。他们不但踊跃参军,而且再三恳求部队不要离开。

“我们不能白吃老百姓的白面馒头。”

这是战士们常说的一句话。

言下之意是老百姓如此对待我们,我们做得还很不够。

部队即将开拔时,许多当地人找到主席居住的窑洞里来了。要求参军。

尽管他们明明知道如此抛家弃子,很可能有去无回。可他们中的许多人仍然这么做了。义无反顾地跟着红军走了。

67傍晚,部队到达陕北与内蒙交界处的一个名叫“小河”的小镇。

雨下过不停。

好容易找到了一间窑洞。

战士们请主席和江青进去躲雨。被主席坚决拒绝了。直到所有的战士都安顿了下来,主席才肯进屋。

一觉还没睡醒,侦察员报告敌人已从东面“摸”了上来。

部队只得赶紧离开小河朝田家湾出发。

江青回忆说,接下来发生的戏剧性的一幕,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恐怕无人相信。

大雨磅礴。

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

部队就在敌人眼皮子底下移动,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

更糟糕的是向导迷路了。

他们不得不又退回到原先出发的地方。

这里已被敌人占领。他们甚至可以听得见敌人的说话声。部队顿时安静了下来,相互间只能通过打手势来交流。

毫不夸张地说,此刻只要有人咳嗽一声,或者是马匹打个喷嚏,他们这二百来人(中央工作团和警卫连)就得交待完了。

人不语,马不鸣。

有如神助。

在这最危险的时刻,江青为了不增加主席和警卫员的负担(免得他们分心来照顾自己),故意落在了领导人的后面。

她突然发现自己是队伍中唯一的一名“骑兵”。

一名战士赶了上来,拉住了马的缰绳:

“同志,风暴太大,不能骑马。危险——!马容易受惊,会把你摔得满嘴泥的……!”

从战士焦虑的声音中,江青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赶紧下马。

牵着马行走在泥泞的道路上。

天黑,路滑。

根本看不清道路。

战士们默默无声地手牵着手,一个跟着一个组成了一条“人链”。就这样从敌人眼皮子底下穿了过去。

黎明前,“人链”移动到了一座山峰前。

走在队伍前面的主席停了下来,等候江青。

部队就地休息。

江青“连滚带滑”地朝主席奔去。

滑到主席身边时,江青第一时间所做的事就是忙不迭地脱下自己的雨衣。

这是整个部队中唯一的一件雨衣。

雨衣早就湿透了。

起初主席不肯,经不过江青“软磨硬泡”地再三恳求,最后主席才将又湿又重的雨衣披在肩上。

江青的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雨在继续地下,一点儿也没有要停的样子。

部队继续出发。

江青和其他同志们一样,拖着又饥又渴又疲倦的身子高一脚低一脚地继续赶路。

跟在主席身边的先锋营的一名警卫员注意到了江青走路东倒西歪的姿态,赶紧地靠了上来。

警卫员拔开随身携带的暧水瓶塞子,倒了一杯“水”,默默地递给江青。

江青接过杯子,喝了一口。顿时一股“暖流”流向心田。

杯子里的不是水,是酒。

江青舍不得多喝一口,转身将杯子又递给了其他的同志们。

天亮的时候,部队停了下来。

大伙儿想找几间房子或窑洞,作为临时指挥所。

结果一无所获。

当地人口稀少,而且找不到任何可以吃的东西。

江青看起来有些郁闷不乐。

周恩来走了过来:

“夫人,怕不怕?”

连他自己也没搞清楚,是想问:“怕不怕挨饿?”还是“怕不怕吃苦?”

江青想都没想,反问道:

“我怕什么?”

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这不,有两百名战士陪着我。我不是孤单一人的。”

(这时,会客室里旁边坐着的一位女同志插话道:“她打从娘肚子出世就没有吃过这样的苦,你说她‘怕不怕’?”。)

69,部队转移到了田家湾。

侦察员报告,敌人已经被甩开了。

于是,部队驻扎了下来。休整了一个星期。

时间没有白白浪费。

他们访贫问苦,深入了解当地的社会和经济状况,为将来的“土改”做准备。

江青也没闲着。

她什么事都做。有一次还帮助一位卧病在床多日的女人,梳理她那又脏又乱又长的头发。

田家湾有七户地主,控制着绝大多数的土地。

通过与当地的一些佃农交心谈心,江青了解到了这些地主是怎样盘剥农民的。

比如说,有一位佃农他租到了九十亩地,但他仍然无法耕种。因为他没有犁或其他农具。

虽然土地的租金很便宜,但农具的使用费很贵。一年忙下来,粮食都进了地主的粮仓。佃农们的生活依然艰苦。

1947年夏天,毛泽东仍然牢牢地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敌人就像“瞎子”一样,跟在共军的身后。

毛泽东很辛苦。

他要负责指挥两支部队。

一支是自己的,另一支是敌人的。

总得来说,他得让自己的人“跑”。然后,再让敌人来“追”。

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毛泽东就这样牵着敌人的鼻子在陕北兜圈子。

有意思的事是,共军每每住窑洞或直接进村子住在老百姓的家里。而“胆小如鼠”的国军却只能露宿在山上。

这里是根据地,老百姓早就被赤化了。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被追的共军舒舒服服地呆在家里烤火;而强大的国军却只能猫在寒风刺骨的山顶冻得打哆嗦。

寒冷的天气不仅冻僵了国军士兵的关节,更主要的削弱了敌人的士气。

共产党领导人放弃他们擅长的“山地游击战”,看起来有很大的风险,实际上却更安全。

毛泽东走的这步险棋,自己人都不敢想,敌人就更想不到了。

毛泽东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

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是“鱼”,老百姓是“水”。

鱼儿离不开水。

由此可见,毛泽东并不是盲目地在走险棋。

几个月过去了。

军民之间的鱼水关系变得更融洽了。

不但如此,老百姓还主动地担当起了共军的“守护神”。

他们只要看到队伍中有几匹马或几个带手电筒的同志,便知道毛主席在队伍中。

可他们从不向敌人透露这些。哪怕是面对刺刀和死亡的威胁。

(说到这儿,江青低声地对我说道:“他们帮助我们保守秘密。”)

江青接着说,按照主席的战略部署,中央工作团继续向西转移;主力则向东而去。意在迷惑敌人,保护党中央。

中央警卫团派遣了一支小分队,向南挺进到了安塞。江青跟着这支队伍最早到了附近的何家囵。

小分队里的另一位同志向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小插曲:

有一天,他掉队了。

突然间与几名国民党士兵撞了个正着。

情急之下,他大喊了一声:

“举起手来!缴枪不杀!”

这一嗓子将敌人弄糊涂了。他们本能地以为灌木丛中一定埋伏着很多的人,枪口正对着自己。于是,乖乖地举手投降了。

一个人抓了七个俘虏。

一时间成了根据地的美谈。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4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